陈钦武:孵化器沦为“二手房东”,联合办公才是创业福地?

大咖约 2016-11-03 14:25 众创空间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689585153643848954.jpg陈钦武 | 阿基米互联网公社创始人

「他说」

“创业者都是不撞南墙不死心的,你不能拦他,如果失败了,那是他的学习成本。”


两年前,陈钦武创办阿基米时,也许未曾料到“联合办公”会有这么火。

一周前,美国联合办公创业公司WeWork拿到了新一轮2.6亿美元融资,其估值达到169亿美元,这个数字比2015年翻了三番。

当我们到达阿基米位于南山科技园的办公区时,这里正在举办一场路演活动。热情的创业者在台上讲述自己的梦,更热情的观众在台下听的热血沸腾。这样的活动在阿基米互联网公社几乎每周都有几场,投融路演、产品展示、主题会议……这里始终人流如织。

开放式工位、咖啡吧台、考究的装修,会让你觉得这仿佛不是一个办公室,但这就是如今年轻创客们的玩法。

从卖文件夹到上市的五兄弟

陈钦武出生于广东汕头,一个以“潮商”精神闻名的地方。从这里走出去的生意人很多,他们大多善于经营,吃苦耐劳,守信重义,低调不张扬,有着“东方犹太人”之称。

陈家五兄弟,陈钦武排行第四,他们身上都流淌着商业基因。

1987年,陈钦武的兄长陈钦鹏来到深圳,从小百货推销开始做起。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陈钦鹏拿着五金、文具、化妆品在商场里推销,靠真诚和苦干完成了最原始的财富积累。

1991年,陈钦鹏成立“齐心”,寓意兄弟齐心协力。齐心最初从生产文件夹开始做起,一路做成自己的文具帝国;高峰时,光文件夹一年就有数亿元的销售额。2009年,齐心在A股上市,成为综合办公行业里唯一的一家上市公司。

1.webp.jpg

2016年潮汕地区部分富豪榜单(表/天一潮表)

齐心创业的时候,陈钦武年纪尚小,对于兄长们经历的艰难时光他并没有切身的体会,他印象里只有搬不完的货,开不完的会。他有时候会感叹,“最苦的时候几个哥哥都已经吃掉了,我不苦。”

低调是潮商们的一个显著特点。

比如腾讯掌门人马化腾,腼腆内向,鲜见他在公开场合发表观点;比如“万宝之争”中宝能系掌门人姚振华,在此之前几乎“默默无闻”;再如大众最熟悉的李嘉诚,虽然生意做的极大,但公众场合从不“显山露水”。

齐心虽然贵为综合办公行业“第一股”,也有着不错的业绩,但关于齐心的报道并不多见;在公众场合,也很难发现创始人陈钦鹏的痕迹。“做人做事要脚踏实地,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呢?没用的。”陈钦武话不多,但每一句都能给你想要的答案。

陈钦武虽然自小在深圳长大,但潮汕人的习惯、精神、理念他也有耳濡目染。

比如关于“正直”,陈钦武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在上个世纪吃不饱饭的日子里,陈钦武的爷爷是村里粮仓管理员,拿着粮仓的钥匙,但他大公无私,陈钦武的姑姑就是饿死的……

这个故事让人听的心头一紧,难以想象,潮商们对诚信正义的维护到了什么程度。而潮商的精神和良好口碑,也正是这样一代一代传承积累下来的。

当下正是创业大潮最火热的时候,但如今的创业圈,早已没了早年那种白手起家的历史沧桑感,取而代之的是高调张扬、喧嚣浮华,不断上演着一场场“烧钱大戏”。已经鲜有人会在采访中提到信仰、诚信和家庭,它们都不如数字游戏来的直接刺激。

但陈钦武不是,他会一边解释阿基米是一家商业公司,是企业经营行为;一边告诉你,在他心中,诚信、价值、家庭,这些对他创业有多么重要。“做这个事情,如果没有我几个哥哥的帮助和支持,是绝对做不成的。”

这比冷冰冰的项目,多了一份温情,又比干巴巴的数字,多了一些故事。

阿基米“老司机”,终于找对了路

陈钦武创办阿基米的时候,情况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开始意识到,低调有时候是一种缺点,这与如今很多投资人的看法一致,他开始尝试着做一些改变——采访期间,他一边说着,助理一边把透明玻璃杯撤下,换上了带有阿基米标志的陶瓷杯。

2003年,陈钦武从暨南大学毕业后,从齐心销售部销管科的一名小职员做起,这段经历对他后来的工作大有裨益。

2014年,陈钦武离开齐心,创办阿基米互联网公社,办公场所选在了南山科技园的繁华地段。这里高楼林立,每一座大楼里都孕育着许许多多的企业,谁也不知道他们之中的哪一个,会率先飞出成为“金凤凰”。

提到办公场地,很多人会天然的联想到孵化器,但陈钦武要做的是联合办公。“其实不应该把我们定位为孵化器,我们对标的企业是美国的WeWork。”

联合办公的概念源自美国,而WeWork则是联合办公的鼻祖。这是一种为了降低办公室租赁成本而共享办公空间的模式,不同的企业在一个联合办公空间里工作,彼此独立又相互联系。

2.webp.jpg

WeWork的一处联合办公场所

最开始,陈钦武曾犹豫要不要直接做大面积的出租,把场地租下来,加个玻璃隔间,出租,做一个纯粹的二手房东。但他放弃了,“你出发的时候想干嘛?别走着走着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阿基米成立前,陈钦武去美国考察了WeWork,Facebook,谷歌等企业,又回国看了不少孵化器。最终给阿基米确定了两个标准,第一是做旗舰,树立行业标杆;第二是允许试错。“你既要做的很好,又不允许犯错,那怎么行呢?”

陈钦武自诩阿基米“老司机”,这里其实是年轻人的天下。他喜欢把决策权交给年轻人,自己则当起了“把关人”。

“老司机”把关,并不是所有项目都能进来。“不是我这里有空场地,我就要租给你赚钱。”面对一些不合适的创业者,他会耐心的解释,劝退。

曾经有两个小女孩,准备入驻阿基米,做情感电商创业,陈钦武认为这个项目过于宏大,两人又无经验资源,建议放弃。但执拗不过,还是给了3个月免费租期。“创业者都是不撞南墙不死心的,你不能拦他,这是他的学习成本。”

除了“老司机”把关,阿基米还有一个更为简单粗暴的“筛选”方法。“用钱啊,钱就是最好的衡量标准。”

陈钦武恪守严格的商业逻辑,阿基米的目的是共享空间降低成本,但并非免费。当我问到,一些好的项目初创时也缺钱,这样会不会拒掉一些优质项目时,他反驳道,“你项目那么好,为什么资本不青睐你?说明还是有问题啊!”

孵化器3000家,创业者需要吗?

陈钦武做阿基米的初衷其实很简单。

在齐心时他就一直在思考未来的企业办公形态,他认为,一家初创公司不应该把时间和成本花在办公室装修、后勤保洁、行政人员招聘等事务上,正因为这样,主打“拎包入住”的联合办公应该有巨大价值。

3.webp.jpg

阿基米互联网公社内景

从2012开始,伴随着创业潮的爆发,各地的孵化器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原来闲置的传统写字楼,教室,甚至厂房都被改成办公室,冠以“孵化器”的名字。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范围内已经有两三千家大大小小的孵化器企业。

它们要么打免费牌,要么宣传提供代账、快递、法律等各种便捷服务,一些孵化器甚至干脆做起了“二手房东”。然而,创业者需要的是这样的办公场地吗?

一个成功的办公场应有五大要素:共享空间、共享服务、租用企业、孵化器管理人员、扶植企业的优惠政策,能够帮助创业者迅速壮大,培养成功的企业和企业家。

显然,传统孵化器做不到这一点。

《IT时代周刊》总编曹健如此描述他所见到的孵化器:

“创业的思路、项目的提炼、PPT的制作等这些基础性的工作,就很少有人去帮助创业者提高,尤其是缺少有行业经验的人帮助辅导。有的创业者大谈自己的产品,冗长无比;有的创业者穿着拖鞋就上台了,语无伦次。台下很多投资人只听了几个演讲,就纷纷走掉了,有的评委开始还点评几句,后来就一言不发了。”

从硬件层面来讲,在创业者眼里,最完美的办公场地首先得环境优美,其次要“什么都不用操心”。

这一点,阿基米的确无可挑剔,6000平米的办公空间分布在3层楼里,有中式庭院设计、有欧美小镇式设计,也有蜂巢式设计提供给小团队,每一层都“漂亮的不像个办公室”;这里也的确什么都不用操心,除了卡座费,关于创业的一切都免费……

4.webp.jpg

阿基米互联网公社内景

在“软层面”上,走过资金关的创业者,通常更需要的是有创业经验的导师,在技术、管理、融资等方面提供更好的帮助,从现实情况来看,国内的办公场所显然很少愿意沉下心来帮助创业者。

阿基米有一句口号叫“随时为你的突发奇想让道”,陈钦武解释,当创业者需要任何资源帮助时,他们都会随时提供帮助。在阿基米,陈钦武作为“老司机”扮演了创业导师的角色。他会时常与创业者交流,了解需求、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同时对接资源,寻找合作。

他还特意强调,“已经不属于房东关系了,业务、思想、情感上都有交流。”

其实,无论是“孵化器”也好,“众创空间”抑或者“创客工场”,它们的本质都差不多——提供办公场地。

而联合办公则不然,它最大的价值是为创业者带来的社群关系。年轻的创业者们在一个开放式的环境里交流,“做互联网的能遇到做金融的,做医疗的能搭上做硬件的,碰撞出火花”,这是最大的意义。

近年来,这种越来越注重平台,资源和渠道的联合办公模式已经开始超越传统孵化器。

在创业潮越来越壮大的时候,创业者需要真正懂他们的孵化器,帮助他们少走弯路,快速成功。

5.webp.jpg

2007-2015年全球共享办公空间数量变化

2000亿市场下的焦躁与不安

联合办公塑造的多元化办公环境,已经掀起了一场创业办公场景革命。但目前联合办公占写字楼市场的份额依然很小,具有广泛的拓展空间,保守估计,国内联合办公市场规模达2000亿元。

相对而言,联合办公鼻祖WeWork带给从业者的最大惊喜在于估值,2015年,其估值就已高达50亿美元;到了2016年,这个数字翻了三倍,达到169亿美元。这给国内联合办公创业者们吃下了定心丸——联合办公前景广阔。

从国内的情况来看,目前中国的中小企业高达7000多万家,并且正以每年8%的速度增长。这个市场比美国更大,因此在企业红利优势逐渐凸显的情况下,国内联合办公场所若能规模化发展,169亿美元估值并非不可能。

但同样的,国内联合办公企业面对的问题也不少。

首先在办公习惯上,国内外办公习惯的差异,决定了国内创业者不可能完全模仿WeWork的模式;需要探索出一条更符合中国市场的道路。

从成本上,中国房地产价格更为昂贵,场所租赁往往占到资金成本的8%-9%,而美国这一数字仅为2%-3%。这意味着中国联合办公创业者需要付出更为昂贵的原始成本,在盈利上需要更大的代价。

另外,关于联合办公的“泡沫论”一直存在,即便是WeWork在美国也少不了被质疑。而国内赶在风口上的联合办公企业,如何在这片“未成熟的红海”找到自己的位置,仍然需要等待检验。

面对这些问题,陈钦武很坦然。他坚持基本的商业逻辑,但是又认为“钱并非最重要的,如果一切都盯着钱,事情没法展开。”陈钦武告诉大咖约,阿基米的定位决定了其在短期内不可能赚到很多钱。“我的投入在长期运营里,能够挖掘更好的标的,参与到这些企业运营中,分享他们的成长果实。”

6.webp.jpg

未来联合办公发展的七大趋势

这其实走的是一种"联合办公+孵化器"的模式。既能囊括联合办公的社群资源优势,又有孵化器式的帮扶创业者的政策,同时降低自身的运营风险。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许多联合办公场所本身就是脱胎于孵化器,生来就带着浓厚的“创业基因”,这决定了他们在面对创业者时,优势更明显。

陈钦武对此感到十分乐观,他认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趋势,“有的人看好了就有机会,看不好就没机会。”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背景下,需要阿基米的企业只会越来越多。

趋势:你知道两年后你该干什么吗?

从齐心集团到阿基米,上市公司的工作经历深深的影响了陈钦武。

“如果我没有在齐心呆过,可能就会很不规范,阿基米就会野蛮生长。”成立两年,阿基米至今只在深圳开设了一个场地,而未来一年的规划也仅仅是,“希望在深圳多开一个点”而已,这个步伐看上去甚至有些“保守”。

但陈钦武并不是一个保守的人,相反,他乐于接受新事物。

比如他把阿基米定位为“互联网公社”,希望倡导一种活跃、聚合的氛围;他对同行“挖墙角”表示“无所谓”,不仅不会阻拦,而且还愿意提建议参考;他觉得“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趋势,“有的人看好了就有机会,看不好就没机会。”

“趋势”也是陈钦武认为创业中最棘手的事,“你现在要做什么,两年后要做什么?要判断好,但这不是现阶段就能看清楚的。”

在互联网经济大潮下,处在传统行业的齐心,同样面对着趋势难题,电商对其传统业务带来了直接冲击;无纸化办公的发展趋势,也对软件应用服务能力提出了要求。

好在齐心早早的就开始了传统业务的互联网化转型, 2015 年建设了齐心在线商城和齐心办公渠道宝移动 APP;收购杭州麦苗进入互联网营销SaaS软件服务领域;2016年收购银澎云计算,进入云视频会议领域。目前,齐心的主营业务已经转变为软件+硬件+服务三大板块。

7.webp.jpg

2009年齐心上市,陈钦武兄弟合影

最让陈钦武引以为豪的是,2015年,齐心获得了“深圳市企业互联网转型升级项目资助金”1000余万。“商业的东西,如果你不在适当的时候做一些升级,你迟早会被淘汰。”

陈钦武自己也在尝试跟随趋势转变,他向来不吝于进行尝试。

他从传统企业出来,进入与互联网紧密相关的行业;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投资人。过去的两年里,陈钦武先后投资了点点租、来画等多个项目,阿基米有合适的企业,他也会投,“商而优则投”,似乎是一个不变的法则。

如今,齐心、阿基米、投资,对于陈钦武来说都是撕不掉的标签,再想要去分辨哪一个更重要,未必能分的明白。

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陈钦武唱起了他最爱的闽南语歌曲: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

他几乎从不谈论创业过程中的困难,因为他觉得如今的创业氛围比任何时候都轻松。“不要说现在做生意很难,任何时候都会难,因为难,所以你才有优势。”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本文转载自【大咖约】微信公众号


© 一起上

本文由一起上转载,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需寻求报道,请添加微信ID:zhangsan1988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