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熠:在永久单车助力下,优拜能否突出重围

未名 2016-11-10 14:57 新媒体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f77ab065d7424b9dae7cd807f8298acb_th.jpeg

余熠 | 优拜单车CEO


「 他说 」


摩拜之前被诟病的很多问题并不是无法解决,只是需要一个周期。借助永久的经验,优拜已经度过了这个周期。




由“出行最后一公里”难题和“共享经济”衍生而出的“共享单车”概念,近来风头无两。即使是公认为资本寒冬的当下,摩拜、ofo都获得了令人咋舌的融资金额。不过,目前整个“共享单车”市场尚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远远没有饱和。即使是在摩拜和ofo都重点布局的上海,在白领上下班的高峰期、学生上下课的高峰期时段,用户不管是选择摩拜还是ofo都经常会面临找不到车的窘境。


因此,传统单车市场的格局突破带来的远不止两家公司的战争,优拜单车、小鸣单车、骑呗等后来者亦蓄势待发。


今年7月,余熠创办的优拜单车获千万级天使轮融资杀入共享单车,由中路资本领投,初心资本、点亮基金和火橙创业加速器跟投。11月再获1.5亿A轮融资,由一村资本领投,黑洞投资跟投,天使轮投资方中路资本、点亮基金、火橙加速器追投。



余熠出生于1984年,大学毕业后便入职大众点评,作为该公司的第三个工程师,他工作了11年之久,曾先后负责点评的团购业务和电影事业部,并在点评和美团合并后担任猫眼上海公司的总经理。在历经了团购大潮,又做过酒店、旅游、电商等产品之后,一直对文化娱乐有浓厚兴趣的余熠最后选择了电影事业部,并做到了大众点评电影事业部的GM。


他说:“我是当年第一个冲入到千团大战里的人,对风口相当敏感。” 在认定“共享单车”靠谱且遇上风口之后,他毅然拉上另外两名大众点评的同事出来创办了优拜单车。


其实,“共享单车”这个概念可能值得商榷。我们首先要理解共享经济的本质是连接社会闲置资源与用户,使其充分发挥出闲置价值,而以摩拜、ofo等为代表单车公司则是向用户出租自家拥有所有权的自行车,这和共享经济是完全两个概念。


虽然ofo号称鼓励用户将自己的自行车分享出来,但是据调研的情况来看,这一类车的比例几乎为零,因此ofo也很难被归入共享经济的范畴中去。严格来说,摩拜、ofo都应属于一种B2C自营的自行车分时租赁模式,而不是被炒作的共享单车。


2016年6月,由余熠与另外三位合伙人共同创办了优拜单车。联合创始人MD马志,COO Albert chen曾为大众点评高级总监、格瓦拉VP,CTO徐敬德曾任职大众点评首席架构师,PM佟菲曾为携程高级产品经理。


成立仅一个月后,优拜就获得了由中路资本领投的数千万元天使轮融资,跟投方为初心资本、点亮基金和火橙创业加速器。


中路资本是上市公司中路股份旗下的投资平台,其负责人,中路集团董事长陈荣以80亿元财富跻身《2015年胡润点金圣手榜》第六名,而前五名分别为郭广昌、陈天桥、张磊、沈南鹏和梁信军。但是在陈荣之外,中路股份还有一个更加引人注目的地方——即国内家喻户晓的自行车品牌永久自行车的母公司。



对于优拜发展的基本策略,余熠介绍说,相对于市场上的竞品,优拜的切入方式比较特殊:通过政府现有的有桩公共自行车切入,利用已有车辆的规模效应快速获取用户,然后再通过自营车辆占领市场。除此之外,除了将近20万的公共自行车资源,永久也会把铺设后期维护、调度等方面的资源给到优拜,确保优拜在自行车体量及线下运维调度方面能够及时快速的响应的同时实现成本最低。


按照公司的财务模型计算,每辆单车的成本在1000元以内,车的使用频次取5到6次的中位值,单车本身的成本回收在半年之内即可以完成。当然,这种理想的计算方式并未把车的折损率算进来。余熠的解释是,由于实心胎和智能锁的改造,车的折损率相对较低。而永久既有的维修团队的支持,也将大大降低优拜单车的维护成本。


就目前来看,单车租赁市场竞争的焦点除了资产的投入,另一方面则在于车辆的研发设计和运营策略的差异化。


在自有车的设计上,优拜将同样适用铝合金的材料。而相比摩拜单车的单臂设计,优拜将使用双臂的车架连接。余熠认为,双臂单车的受力更好,更符合人体动力学,而质量也更容易减轻。


运营策略方面,位于上海的“优拜单车”从上海市8万辆的政府公共自行车切入,打造自己的用车入口。再逐步投放自行设计的无桩单车,全面进入单车租赁市场。


而对于存量的政府公共自行车,优拜App将替代原来并不便利的刷卡用车方式。不过相对而言,这一部分用户年龄相对较大,对App的使用频率并不算高。余熠的解释是,目前一二线城市中老年智能手机的使用频率已经很高,和排队充卡刷卡用车带来的不便相比,单车的优惠和便利将吸引很大一部分中老年用户。


优拜认为投放策略是站在市场上已有单车的“肩膀”上,把车投放在市区覆盖度并不好的区域。其中有桩的政府公用自行车将向郊区投放,而无桩车辆将在市中心人流量大的区域投放,将使用率高的点连成线,形成区域密度。



据余熠介绍,永久自行车2015年的销量约为两百万辆,并且还是国内最大的公共自行车服务提供商之一。虽然一起上没有找到相关的销量信息,不过京东今年8月3日发布的《2016中国体育消费生态报告》显示,永久在2013年、2014年、2015年连续三年都位列“骑行运动”类别销售额的榜首。


而在众多单车项目即将切入这个领域的情况下,余熠认为单车租赁的市场有区域性,单个区域的市场优势相对可以巩固。而用户对于单车的使用体验和外观偏好也各有不同,随着优拜单车的投放加速和持续迭代,也能获得相应的市场占位。


未来优拜单车的投放也将更多聚焦在一二线城市,而对于三四线城市,由于市民的平均素质和使用习惯,余熠认为自行车桩的存在还是必要的。未来优拜也将和更多城市的政府建立合作,把更多的政府公用自行车用起来。


据了解,优拜单车计划于11月初正式上线,届时将会在十多个城市投放数万辆单车,而其单车也将采用和摩拜一样的智能模式——其每辆单车都将配备智能锁与GPS模块,用户通过APP能够查看车辆的实时位置,并在手机端进行解锁、计费、支付等操作。


目前,优拜单车总共有四十多人,除了总部的研发运营人员之外,还有一支二十多人的自行车研发团队,优拜自己的智能单车也已经于10月初就研发完成了。但是余熠称其线下团队的招募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再加上永久旗下那支数百人的线下运营队伍,余熠称其实际的团队规模 “远比这个要大。”


优拜的投资人中路资本合伙人沈文杰表示“共享单车拼到最后,还是要靠产品说话”。


而优拜恰好借助了永久的研发优势。永久不仅具有多年的自行车生产经验,还是此前有桩公共自行车最主要的运营服务商。而永久也是投资方中路的子公司,因此毫无悬念会把资源全面开放给优拜。此外,永久的几位高层工程师都参与到了优拜的研发当中。


不过,优拜希望把具体的细节以及核心技术指标留在发布会的时候公布,留一些悬念。目前已知的是,优拜单车在技术上使用了很多进口配件,为了保证轻快,还用了很多特殊材质,尤其轴传动系统,使用是所有公共自行车都没有使用过的原件。


余熠称:“成本低不低和车好不好是不完全关联的两个参数,通过合理的设计、强大的供应链管理,以及成熟的生产技术、产线,就可以实现低成本,而不是将材料降级。此外,摩拜之前被诟病的很多问题,并不是无法解决,只是需要一个周期。借助永久的经验,优拜已经度过了这个周期。

 


除了单车业务本身,优拜看中的也是后端的大数据。


余熠说,相比打车数据,自行车的数据更为精细,因为打车所跨的区域较大,目的地很多时候也并不精确,和生活的半径差异较大,而自行车和生活的半径、路径更加相关。“如果通过用户的单车使用数据画出热力图,就可以很精确地知道用户在哪里工作、生活,平时行进的路线,从哪里坐了地铁几号线,在哪里出站,骑到了哪个办公楼等等,这在大数据方面很有价值。”


显然,优拜的野心不只是单车的分时租赁业务,它希望能够建立生态。余熠说,除了希望能够在出行领域拿下一定的市场份额,未来优拜希望能购连接人和生活服务的场景,做更多场景化的运营,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因为出行本身就是人和生活服务中的一环。而这也是余熠所擅长的。


然而在一起上看来,在滴滴的压力之下,优拜想实现这一步仍旧困难重重。但余熠依然持乐观态度,他认为,滴滴能够给到ofo的支持很有限,因为用户的属性、场景都有所不同。


沈文杰说,明年1月1日会是一个分界点,到那时候,规模、能力都会构建出较深的壁垒,对于新进入者而言,门槛会很高,因此会进入已有玩家快速开始产量、进入城市,拼运营,进行深度竞争的阶段。而政府也一定会参与进来进行监管,比如,安排专有停车位,制定事故责任制度,规定故障车的回收处理,对投放量进行监管等等。


此外,一起上发现,目前在上海还出现了模式类似的电动自行车项目,但沈文杰认为,虽然电动自行车的趋势不错,但充电问题仍旧无法解决,现在市场在从模式和技术两种角度探索中,暂时还不具备大规模复制的基础。


对于余熠而言,虽然优拜入局稍晚,但在永久的助力下也必定有所作为。而不管消费者对于“共享单车”唱好还是唱衰,摩拜、ofo和优拜带来的都是一种可预见性的新的生活方式。



© 一起上

本文由一起上原创,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寻求报道,请添加微信ID:dawnbrokenzwn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