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创”背景下众创空间存在哪些问题

宋娟 2016-11-11 15:32 双创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财新网】(作者 宋娟)在经济新常态下,为打造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中央及地方政府出台一系列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措施,多层次、普惠性引导政策体系唤起了大众的热情,创业者和创业服务机构短时期内数量暴涨。据腾讯研究院发布的《2016创新创业白皮书》显示,仅2014—2015年间,国内众创空间数量已从50余家发展到2300余家,增长46倍,并预计2016年底国内众创空间数量或超过4000家。从创投规模看,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创投聚集地,仅次于美国,天使基金、创投机构总量接近3000家;整个2016年度,投资总额预计将跨入千亿美元时代。

  在这样的语境判断下,“双创”似乎已成为全民运动。然而数字繁荣背后,质疑“双创”特别是嘲讽大规模建设众创空间的声音,未有止息。2016年初,上海“双创”扶持政策(《上海市天使投资风险补偿管理暂行办法》)引发骗补监管质疑。大多数行业外人士对于众创空间的认识就是租房子、“二房东”或者骗补套利等,人云亦云,对于众创空间实际运行层面的具体问题,缺乏客观分析。我院基于多地区、多类型孵化器或众创空间调研,发现在孵化载体方面,众创空间存在如下问题:

  1、众创空间建设体现政绩指标化

  按国务院《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提出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要在全国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的众创空间等新型创业服务平台。在此指导性意见推动下,地方政府也纷纷出台政策,支持“双创”及众创空间发展并提出一系列政令化目标。

  从省级到市、区县级,甚至镇级层面也有目标任务,如海门市出台《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工作实施方案》,提出区镇也要实现“众创空间”全覆盖;上海市也出台了《浦东镇域经济布局众创空间》。据今年6月闭幕的“十二五”科技创新成就展的数据,我国各类众创空间、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等平台已近5000余家,其中各类众创空间已超过2300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2500多家。而2015年上半年,我国较有规模的众创空间还不足70家。

  创新需要时间,需要积淀,创业更非易事。众创空间短时期内骤增,未来5年各省市还要建设更多的众创空间,但是表面的数字增长并不能反映真正的市场需求,创业市场出现泡沫化倾向。2016年5月30日,厦门市众创空间产业协会发布《2015厦门市众创空间发展白皮书》,指出厦门众创空间急剧发展,出现了“创客不够用”的局面,工位使用率仅51%,且总体还处于亏损状态。今年以来,北上深一线城市的多家众创空间因无法承受租金而倒闭。据我们调研,一些地区在当地硬性指标的指挥下,通过政策优惠强行推出一些成长性差、功能性较低的众创空间,实质上难以服务创新、创业的发展。

  2、专业化运营程度不高,服务同质化

  脱离原有国资支持下科技企业孵化器体系,“双创”推动产生了众多背景各异、形态各异的新型孵化器或众创空间。在政策引导,如财政补助、直接奖励、税收减免、房租减免或用房补贴等激励之下,经营众创空间成为一种新的利益驱动或创业形态,不少众创空间为获得政策性优惠补贴而来。但是,缺乏创业服务经验、相关行业资源和资本支持的空间运营者,可以说是缺乏进入行业资质的。正如普通创业者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需要行业经验、资源积累、资金支持等,技术创业者还须有竞争力的技术优势。所以,从众创空间运营者的角度来说,大多数人并不具备相关资质或资源整合能力,更毋谈空间的专业化运营。

  从运营团队的角度来说,众创空间扩张速度过快,管理团队水平和专业服务亦难以匹配,出现服务同质化问题。一方面,除物理空间提供外,大部分众创空间以提供综合基础服务为主(如综合服务型众创空间),即工商注册、法务咨询、财务咨询、政策解读、政策申请、培训辅导、人力资源等,具有很强的可替代性,缺乏经营上的亮点,容易做成“空架子”、“杂货铺”。甚至与传统的政府主导下的专业型科技企业孵化器、加速器相比,众创空间服务质量有所下降。另一方面,国家建设众创空间的优惠性政策,吸引了大批地产商等加入,其盈利思维侧重在盘活地产、“跑马圈地”或项目跑量的房租收益上,专业运营管理和服务不是重点。因而,此类“地产思维型”和联合办公型的众创空间,质量也不高。

  3、专业实验室和技术服务平台缺乏的问题

  相比重资产运行的国资背景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大学科技园和专业科研机构,民营孵化器或众创空间在技术创新基础条件上较为局限。在行业细分领域的孵化平台,专业化运营需要具备基础性的公共技术服务平台,而这又不是某一平台能够独立承担的,比如医疗健康行业的孵化平台,需要利用针对生物医疗行业的实验室或检测类的公共服务平台资源。大学科技园孵化器可以利用本校资源,与学校实验室、分析测试中心等开展合作,与学校图书馆合作,建立文献检索室,为企业提供科技情报数据库等资源。但对于体制外的孵化机构,受现有体制机制的制约,目前情况下,入驻其空间的创客群体还难以享受到均等化的公共技术研发服务等支持。有从业人员表示,“相关部门一直在推动大学的公共仪器设备等资源对外开放,但在实际操作中如何执行仍旧缺乏具体的流程。”

  4、房租依赖与盈利不足的问题

  在地方政府的指标导向下,众创空间遍地开花,一方面由于发展时间短,大部分众创空间的盈利模式尚未建立,仍承继传统科技企业孵化器提供场地、收取租金的模式;另一方面,众多地产商加入众创空间运营,按照地产思路出租空间。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场地提供仍然为众创空间、科技企业孵化器的主流服务,占比为81.2%。从盈利点来看,租金仍是主要的收入来源,其次是提供办公服务收取费用以及未来潜在的物业增值。

  就调研案例来说,能够在产业细分领域提供专业化服务的孵化机构(如产学研结合型、大企业平台型、产业链服务型、大企业创新服务型等),具有技术平台优势和产业资源,打通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具备良好产业资源整合能力,依靠自身资源整合形成良性运营模式的,我们把它们归结为孵化器3.0版本。但是,即使是此类孵化平台,就目前阶段来说,仍不能舍弃租金的盈利维持运转。究其原因,一是平台仍处于前期投入阶段;二是建立在其专业化服务基础上盈利模式仍在探索阶段,能够服务的好项目有限;三是通过投资收益反哺运营的时间周期还不够长,效果还不明显。与之相比,那些只提供场地租赁的孵化器1.0版,提供场地和办公基础服务的孵化器2.0版,能够形成良好盈利能力的就更少了。

  5、好项目分散及投资风险控制的问题

  政府主张市场化运营众创空间,社会资本积极参与,鼓励“孵化+投资”模式。与政府主导下的科技企业孵化器相比,众创空间运行机制更灵活,投资目的性更强。尤其是投资驱动建立的孵化平台,线上与线下相结合链接资源、筛选项目、培训项目以及宣传推广等,其通盘的考虑均是围绕投资而来。或者可以说,提供服务就是为了筛选和培养优秀的项目进行投资。但在孵化平台越建越多的情况下,争抢资源的情况也有出现,且客观上好项目分布比以前更加分散了,对于投资人来说看项目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另外,孵化平台通过投资与在孵企业进行“利益捆绑”,其长远收益与所投资项目的发展成败相关联,面临的风险也提高了。

  再者,获得早期投资对于项目来说固然是好事,但资本注入后有短期收益的诉求,不少情况下形成了对项目成长的干扰和打击。

  6、市场开发和运营管理人才缺乏

  政府鼓励高校、科研院所以及具有技术平台优势的龙头企业创办众创空间,其科研技术或产业资源是众创空间进行专业化运营的重要条件。但从此类机构中产生的创业者均为技术型创业者,有可能存在缺乏相关市场运营人员,或市场运营团队与科研团队融合不畅的情况。一是在高校、科研院所创办众创空间促进技术成果转化方面,因高校、科研院所的实验室成果有时并不能直接应用于市场,需要进一步打磨,市场开发团队需要绑定研发人员,可能产生合作不畅的问题。二是在大企业基于自身技术平台创办众创空间方面,企业内部被择选出的待开发项目,因其课题项目组成员均为研发人员,需要市场运营管理人员加入,而这个过程也可能产生融入不畅的问题。

  政府力推“双创”,有其时代背景下的必要性,目前主要在营造氛围并累积“双创”人群基数阶段。从2015 年3月《指导意见》颁布至于目前还不到两年时间,“路漫漫其修远兮”,“双创” 之旅只能说才刚刚起步,是成是败远没到最终定性的时候。众创空间在当前存在的问题,主要缘于政令指标导向、短期逐利驱动、数量规模增长过快、积淀不足而盈利模式未始建立等因素。掀起一股浪潮,搅动一池尘沙,裹挟其中者,或主动或被动,各有目的。问题总会有的,关键在于如何通过后续政策措施提高平台服务能力,提高创新、创业的成功率。

  作者为浦东创新研究院研究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