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自行车”屡遭破坏,能否盈利主要取决国民素质?

希鸥 2016-11-21 09:45 双创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王天德今年56岁,来自山东临沂,来北京七年。前三年他在建筑工地打工,后四年他骑着一辆电动三轮车载客。他说,建筑工地的活儿太重,一个月差不多收入8000多块钱,蹬三轮车轻松一些,跑一趟收10块到30块不等,一天平均能跑15趟,除去油钱差不多也能挣个七八千。

王天德平时载客以地铁站为中心,一般拉客距离是两公里左右,“跑的最远也就四五公里,这种活儿少”。再远了客户就不坐他的三轮车,因为四五公里他要客户25块钱,这价格和客户直接打出租车差不多。

我付给他30块钱,他说可以和我唠一小时。现在是中午,路上人少,王天德蹲在马路边上,看着路上不时跑过的汽车。我问现在这活儿好干吗?王天德说,不好干了,我们这行在四年里受到了两波冲击,感觉他们破坏了生态链。他指了指不远处停在路边的汽车和另一边马路上的“小黄车”和“小红车”。

我问他,什么是你们这行的生态链?

王天德抽了根烟,说,“四年前我刚入行的时候,一天能拉20个活,到了周末一天能拉30多,一天我能挣三四百。谁坐我们的车,不就是住在地铁附近的这些小区吗,出了地铁离家还有一两公里,走路回家得10分钟20分钟,叫个三轮车5分钟到家,花个8块钱10块钱。另外一直也有黑车,就是那种小汽车,他们跑的远一些,一般四公里以上,他们的客户是离地铁口更远的、又不想在路上等出租车的人。这就是我们的生态,有负责远距离运输的,有负责近地方的,相互不竞争,挺好。”

“现在生态链打破了,被互联网搞坏了”,他指了指远处的汽车,“你看那些滴滴,以前都不是这个地方的,现在就等着客人从地铁里出来,因为客人在地铁里提前一站就开始在手机上叫车,这样出站的时候就有车等着他。”

王天德说,“滴滴补贴厉害的时候,我们这些三轮车根本没有生意,因为客人用滴滴都不花钱,或者是花上几块钱。后来我们周边这些黑车都去做滴滴了。互联网真了不起,能把黑车洗白。”

“后来滴滴补贴降下来了,客户叫滴滴得花15块钱20块钱了,于是我们的生意又起来了。”王天德扔到路上的烟头,被一辆黄色自行车碾压了过去。“现在出了这些扫码自行车,我们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一天就是五六个客人。之前的常客,现在都是出了地铁骑着扫码自行车回家。”

王天德口中的“扫码自行车”就是指智能单车,小红车是摩拜单车,小黄车是OFO单车。

“那些都是老孙干的。”王天德说。老孙是他的的同行。

不远处一辆小黄车的前轮不见了,自行车把贴在地面,就像一个人跪在地上。而一辆小红车则被加一个链锁,锁在了树上。

“感觉生态链被破坏了!他让我们没饭吃,我们就搞他们的车。”“生态链”是老王提到最多的三个字。“老孙说了,明天把这附近的扫码自行车全破坏了,老孙是这个行动的总指挥。”

准备怎么搞?我问。

老王从兜里掏出一张邹邹巴巴的纸递给我,我看到上面分条写了几个操作方案,因为不让拍照,我印象中有这么几条:

1,下载过软件的,把车先骑到对面小区老赵他们小区,然后把车推到地下车库或者把车锁在小区里的树上。

2,明天早上6点,用你们的三轮车挡着远处的摄影头,我把车子上的号码牌和二维码全部涂掉。

3,再有送新车过来的,要和他们制造矛盾,让他们赔偿我们生活费,或者小李去碰瓷,让他们赔偿。

我把30块钱递给王天德,他感谢了一会儿,问我要不要再找个人采访采访,他说给我介绍。我说不用了。

智能单车一夜之间在祖国大地铺开,单车出行领域更是创造了10天内累计融资20亿的新纪录。随着业务覆盖的地区越来越多,单车的使用人群也从最初的白领上班族扩散到了年龄的各个阶段和各个行业。“给自行车加一把私家锁”、“偷走自行车一个部件”成为了这个行业从业者破局的最头疼问题。

没被市场打败,反而被大爷大妈打败了。

无疑,每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总是以革命者的身份在“搅局”,出租车司机围攻滴滴大厦的新闻尚在眼前,三轮车师傅破坏智能单车的新闻便开始刷屏。可这个社会总得进步。正如马克思所说,矛盾才是推动事务发展的根本动力。矛盾来了,如何解决?

据了解,为了降低返修成本,摩拜单车采用了无链条设计,靠轴转动;为了避免爆胎,采用了实心胎;为了保证耐用,整车金属化设计,整车重量达到了25公斤。没有车筐、车子太重、座位不能调整高度、车停了还在计费、扫码几次都开不了锁,这些都是摩拜单车推向市场时遇到的吐槽。而且从一开始就出现了用户把单车私用(直接搬回家、放办公室、锁在树上)的问题。

摩拜单车成本价约为2000元,一辆单车每天使用10次可收益10块钱,一年约为3500元。除去公司研发和运营等其他费用,理想条件下,单车从第二年便可以开始盈利。当然,前提是365天单车都不出任何问题。如果10辆单车里有三辆遭人破坏或出现返厂维修等问题,可能延迟三年才能盈利。

目前单车平台是通过拍照举报的方式减少恶意损坏和不正当操作,也就是“坏人破坏,好人监督”。但往往很多时候取证困难,知乎网友说,“我发现一辆车停在一个封闭的小区里,要拍照片或者输入单车号码才能继续举报,但私人小区我进不去,所以我无法举报”。单车平台要完善举报机制,同时公安行政政府部门要增加对车辆破坏者的惩罚力度,最重要的还是“人人不自私”。

滴滴和优步等共享经济的产物在中国快速发展时,都是围攻平台,几乎没有破坏工具本身,即出租车司机不会因为滴滴得出现去损坏私家车,而酒店不会因为airbnb的出现去破坏别人的房屋。那为什么现在三轮车司机要破坏小黄车和小红车呢?

因为这些工具是平台直接提供的,不是其他人共享出来的。从这点来说,摩拜单车和ofo单车要伟大很多,同时,道路也艰辛很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