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成名?揭秘天使投资的残酷真相:失败率高达96%,薛蛮子懊悔、蔡文胜痛彻反思!

范文茜 2016-11-29 17:03 新三板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前阵子,新芽NewSeed拜访一位业内知名天使投资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天使投资某种程度上靠赌,投十个项目,前面九个全失败了,最后一个赚了100倍,就成功了”。这位投资人的故事颇为传奇,在互联网红利高峰期,他两年间用400万投了50项目,其中1个项目就让400万全回本。在他身上看到的另一面是,失败对于天使投资来说,是常态。

  天使投资成功的故事和经验太多,辛酸、难处和失败则少有人提及。风光背后,这个行业究竟有几分灰暗的角落?备受追捧的顶尖天使投资人,如何看待自己失败的经历?

  你所不知道的行业真相

  《XXX天使投资人一战成名》、《天使投资创造100倍回报率》……圈内流传太多这样的文章,甚至流行“券商抢PE的饭碗,PE抢VC的饭碗,VC又来抢天使投资的饭碗。”与此同时,有许多有了原始财富积累的创业者,也纷纷加入到天使投资的队伍中来。近两年,为了鼓励“双创”,天使投资越来越受到政策的支持。“全民天使”已成为创投圈的普遍现象。

  但是,天使投资真的赚钱吗?有数据显示,天使投资的失败率是96%,成功率只有4%。别说“九死一生”了,实际上,投10个项目往往只有“半个”可能成功。过去两三年资本市场过热,有些机构闭着眼就投了几十个项目,你以为他们今年都去度假了,没有看见他们偷偷躲在厕所里哭:这个项目又黄掉了,那个项目又黄掉了。找不到“接盘侠”,大部分天使投资人相当于以做“慈善”的方式结束投资的个人生涯。

  关于回报率的问题,吃瓜群众也常常被误导。一位天使投资人表示,通常情况下,早期项目,10-20倍的回报属于正常,也有获得成百上千倍的回报的情况,但是账面的回报倍数是没有意义的。IPO之后,成功套现退出,资金回到手上时,那个回报才是真正有意义的。相比起VC/PE,天使投资的回报期相当长,短要5、6年,长则十几年,天使投资人想“一夜暴富”,还真的没那么容易。

  天使投资发源于美国,但目前中美的天使投资环境还是有着很大差异。美国技术类创业公司多,天使投资人在某一专业领域扎根很深,如智能硬件、AI、大数据、基因检测等等。但是在中国,往往只有模式上的创新,这就造成中国的天使投资人大多数拼的都是人性和资源,谁最懂人性和市场,谁就可能投出独角兽。

  赌运气、拼人品,看天吃饭,这样的大环境下,想不失败也难。有一群传统行业的东莞老板去年转行做天使投资了,今年听他们抱怨道,投了一百多万,最终换回来的只不过是几个桌椅和几台电脑,这TM就是互联网投资?!

  顶尖天使投资人如何看待投资失败?

  徐小平:不能看,忘记它!就算失败,至少创造了当年的GDP

  徐小平凭借当年投资聚美优品一战成名,在短短4年间翻了近千倍,账面收益近3亿美元,是他迄今为止回报最高的投资。但这位充满理想、激情与情怀的天使投资人,在多年的投资生涯中也并非战无不胜,95后少女王凯歆项目“神奇百货”失败恐怕就是其中之一。

  如何看待天使投资的失败?徐小平曾经的态度是:第一不能看。失败了就忘记它,否则你会活得非常痛苦。第二算大账,不要算这个项目失败了,那个项目失败了,而要算:十个项目,哪个赢了。

  天使投资的本质是什么?高风险,高回报。几十个项目全失败了都不要紧,只要有一个成功就能赚回很多倍。使投资人一定要成人之美的心态,要有支持创业者的心态,失败了,亏钱了,至少创造了当年的GDP啊!

  徐老师总是如此乐观,不禁让人想起他眼睛眯成一条线的招牌式笑脸,以及罗辑思维撤资后力挺papi酱的文章。他用一切语言和行动告诉我们,只有强大的心态才能屹立于腥风血雨的资本市场。

  蔡文胜:与大佬合作的天使会项目无一成功

  前不久,著名天使投资人、美图秀秀董事长蔡文胜抖了一堆风投的干货。过往的失败经历,让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如果一开始有很多出名天使人投资的项目,我都不会参与”。

  反思失败的原因,蔡文胜总结有以下两点:

  第一,大佬都投了,所以创业者以为可以得到所有人的资源助力。但实际的情况是,资源协调分配上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到头来,谁也没办法帮更多的忙。

  第二,这些项目不是黑马,而是所谓的白马。当大家看清楚这个公司的时候,它的投资价值也就变得普通了,因为PE们早已经对它虎视眈眈。

  这件事给了蔡文胜很大的启发,从2005—2007年,他投了差不多有七八十个项目,后来也在反省,真正能让你赚钱的就是两三个公司、两三个股票。“同样我自己也犯了错,一般都是把赚钱的先卖掉,所以投资有时候一定是要反人性的。”

  薛蛮子:千金易得,一将难求,后悔过早退出

  作为中国天使投资的“元老级”人物,迄今最让薛蛮子得意的是投了两个比自己牛的人——蔡文胜和李想,一个初中毕业,一个高中毕业。而最让他后悔的人也是蔡文胜,原因是他过早退出了蔡文胜做的265.com。薛蛮子反思“我们犯的愚蠢错误是,2008年的时候以2000万美元就(把265.com)卖给了谷歌,因为这个公司今天最少值几十亿美元。”

  千金易得,一将难求,天使投资是傻X干的事儿,薛蛮子如此道出天使投资人的难。“就算你爸是刘翔,你也要12个月才能走路;就算你爸是姚明,你也不可能12个月就能打篮球。”做天使最难始终是找人,真正算得上创业者的不多,有时候是要看运气的。

  从1991年做天使投资到现在,薛蛮子看到过无数创业项目因资金不足、股权分配不适、没坚持下来等原因相继死亡,而它们最大的问题在于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创业,更不清楚为什么他们的创业和项目没有市场。

  他总结,做天使投资要用闲钱,要有闲心,输了没关系,只有冷静的心态才能赢。

  雷军:做天使投资就像买六合彩,90%都会失败

  现在提起雷军,人们多半想起的是小米的创始人,忘记了他天使投资人的身份。2007年,金山在港交所上市的2个月后,雷军辞去了金山CEO,一门心思做起了天使投资,总共投了20几个项目。他的投资经验有三条:第一条不熟不投;第二条只投人;第三条就是帮忙不添乱。

  他常说,天使投资有点像“六合彩”,投进去很可能血本无归。但是,也可以把天使投资看成朋友凑份子,赔了没关系,一旦成功,带来的回报可能超一千倍。

  雷军认为,做天使投资和做股权投资不一样,“我可以在他们的创业历程上帮他们一把,这样我不就获得了一种精神层面的享受吗?做天使投资,一方面要看2万倍的回报;另一方面要更多地从支持社会的创业、支持整个科技进步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黄明明:再牛的投资人也会失败,时间越长越胆战心惊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的经验是,成功的投资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如果现在哪个投资人跟你说,“我投的项目现在获得百倍千倍回报,是因为当时我就非常看好这个哥们,也很看好他的商业模式。估计他今天能做成10亿或者100亿美金的公司!”这个投资人80%是在忽悠,因为创业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天使投资人在台上分享的都是百倍、千倍回报,你没有看见他们偷偷躲在厕所里哭:这个项目又黄掉了,那个项目又黄掉了。失败的案例你没有听到过,其实是很多的,再牛天使投资人的失败案例也是很多的。

  黄明明现在经常会质疑自己过去的经验,比如说在个人天使投资时总结了一些经验,但现在基金化运作之后,之前所谓的一些成功经验,在今天可能未必是正确的;之前对人的一些判断,和自己设定的一些条条框框相比,也有很多是反传统、或者是不正确的。确实不是谦虚,越做天使投资,越觉得这个事很难。

  结语:一战成名只是少数,投机很痛苦

  创业维艰,这些愿意在创业者一无所有的时候出手相助、相伴左右的天使投资人们,也过得不逍遥。就算牛掰如徐小平、薛蛮子、蔡文胜、雷军……也有失手、有悔恨。

  谁都希望一战成名,然而成功的毕竟是少数,或者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做天使投资。说到底,这是一个靠运气还是靠方法论取胜的活儿?如果你有勇气和实力,能用“做慈善”的心去撒钱的话,那还是有经验和方法可循的;如果只是为了做投资而做天使,那就算只亏了几个小项目的钱,那对你来说也是相当痛苦的事。

  (来源:新芽NewSeed 范文茜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属于原作者,不代表清科私募通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