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熊科技——有“大梦想”,还有“小目标”

T客汇 2016-12-08 11:41 SAAS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近日,我们电话采访了一熊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晓敏,与大家一起分享他和他们“大梦想”背后的“小目标”。

      

采访嘉宾:一熊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唐晓敏

嘉宾简介:唐晓敏,一熊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后来加入了阿里云从事搜索工作。前后参与过 delicious、美味书签、玩拍和 LeanCloud 的数据挖掘项目,并在此期间获得过 chad 和 steve 成立的创始人奖。目前在一熊科技专注于开发 BearyChat。

公司简介:一熊科技团队成立于2014年3月,团队分布在深圳和北京进行远程开发协作,公司专注于开发企业协作类工具产品。目前已推出两款明星产品:白板和BearyChat。白板主要解决设计师或者团队在讨论设计图时的不便,用户可以通过在讨论图上原地做标注、评论,来完成设计图的讨论和协作工作。从2014年的4月25日 Alpha 版本上线至今,零推广下「白板」已经积累了超过10万的用户。

     BearyChat是团队倾力打造的一款面向企业和团队的沟通工具,通过“各种第三方服务集成”、“全格式的文件共享”、“自由定制的团队机器人”等方式用户所关心的信息快速汇聚到平台上,再通过信息的“永久保存”、“一键收藏”、“全局搜索”、“实时预览”将信息流快速梳理,从而提高工作效率。

      唐晓敏与他的合伙人、CEO李蠡相识于LeanCloud,在二人共同参与创业的过程中,他们切实感受到了国内外SaaS环境的差别。“美国硅谷的公司团队特别推崇使用SaaS工具对传统的工作方式进行替代。”在日常工作中对很多SaaS工具的应用,使得他们对SaaS工具带来的便利也有切身的体会。

      认识到国内SaaS工具的缺乏之后,唐晓敏发出了这样的感叹:“任何一款好的SaaS在国内都能成为一个创业项目。”于是,创业的初心就这样形成了。

       工程师出身的唐晓敏,自然精通各种企业内部沟通工具。在一系列的沟通工具使用经历过后,他们有了自己的目标。“其实我们一开始对标的是国外一款叫做HipChat的产品,在2013年初,我们开始着手做这款产品的时候,Slack就火了。我们对比了两者的目标和方式,最终选择了Slack作为我们的对标企业。”就这样,他们决心打造一款国内的类Slack产品。


      “BearyChat——国内Slack替代的不二选择”一熊科技为旗下的产品BearyChat打出了这样的标语。这一口号可能会让很多人嗤之以鼻,毕竟这两年,类似的口号实在是太多了。今天某某公司号称要做中国的SalesForce,明天又有一个公司跳出来说要做中国的PeopleSoft,每家公司似乎都雄心勃勃,要做各自领域的独角兽。然而,现实呢?

        当SaaS领域的火爆场面不再,资本进入寒冬,一轮又一轮的厂商面临出局的厄运,人们对SaaS领域的信心似乎打了折扣。所以当“做中国的XX”之类的口号声在耳边响起的时候,人们自然会抱有一丝戒心。

       然而,在对一熊科技的采访过程中,笔者捕捉到了一些信息,让我对这个刚刚创立不足三年的小公司多了一点美好的期望。

       “早在2011年,类Slack产品已经出现的时候,国外的SaaS市场已经比较成熟,每个SaaS领域的垂直领域都有很多SaaS厂商在提供服务,SaaS生态已经慢慢成熟。而当我们在2014年创业的时候,国内的SaaS服务做的并不是太好,而且已有的SaaS服务很少会提供对接第三方厂商的API,SaaS服务的开放性很低。”

       所以,从2014年开始创立的时候,一熊科技是想为中国SaaS领域生态的建设出一份力。

       “当我们对接国内SaaS服务,跟国内很多厂商沟通的时候,我们发现它们这方面的意识并没有那么强。因为他们做的很多API是专门为我们做的,只适用于我们这个平台。所以我们特别建议他们把API做成标准的格式,然后我们来接入他们。这样的话,不仅仅是我们的平台,其他任何的平台都可以集成他们的服务,这样他们被曝光的几率就会高很多。”

        唐晓敏接着说:“国内很多在SaaS领域起步较早的厂商,比如SendCloud、Teambition、Worktile、禅道等等,都在与我们的沟通三、四个月之后,都推出了Webhook。现在开源中国oschina也有类似于GitHub的Webhook,我们也与它进行了对接。”在Slack浪潮的推动下,如今的SaaS厂商,在推出SaaS服务的时候都有了提供对外标准接口的意识。

       因为是电话采访,我没有机会见到唐晓敏本人。但是我想象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定是两眼放光,脸上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毕竟,一熊科技也是推动这股浪潮前进的一股细流,在中国SaaS生态从“0”到“1”的过程中,也有他本人的耕耘。“我们希望,国内的SaaS服务在各个垂直领域都有更多的竞争者出现。”当然,这也包括一熊科技自己的竞争者。“有竞争者是很好的事,可以使整个市场热起来。”

        这就是唐晓敏看待自己竞争对手的态度。一方面,竞争对整个市场的发展无疑是有益的。另一方面,他们也绝不会在自身领域的竞赛中甘拜下风。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唐晓敏的回答同样令笔者印象深刻。


        首先,唐晓敏对公司产品有着清晰的市场定位。“我们可以简单地把企业市场分成两类,一类是传统的中小型企业,有很大的人口红利。另一类则是美国硅谷模式的高新企业,它们的人口红利非常少,人力成本非常大,需要用工具来替代人力。一熊科技则主要专注于第二类市场,因为这些企业最需要我们的产品。而传统中小型企业对第三方集成、串联工作流没有那么高的需求。”

       在谈及如何做“中国Slack”的时候,唐晓敏回答道:“我们得先活下去,谈其他梦想都太虚了。”这样的回答,我不得不说,不是很高调。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有如此务实的态度实属难能可贵。“我们需要不断地争取客户,需要不断的有大企业客户来支撑我们,能让我们的这条路顺利走下去。”同时,唐晓敏表示,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够获得资本青睐的原因。

        今年年初,一熊科技获得千万级A轮融资,在资本寒冬的今天,可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动作。对此,唐晓敏的回答同样接地气:“现在的资本更加谨慎,它看重的不是你的流量,也不是你的数据,而是看你的收支和客户情况。现在我们这个小团队已经啃下了华为、澳门太阳城集团等三个标杆客户,证明我们的商业模式行得通,有比较健康的收入和现金流,资本自然会觉得你比较安全。”

       要建立竞争壁垒,一熊科技最看重的是用户体验。“我们必须不断地深入大企业,获取他们的需求。”唐晓敏说。

       这不禁让笔者想到了一熊的对标企业Slack。

       众所周知,Slack真正做到了以用户和产品为中心。没有参与过任何一次大型营销竞争,也没有花几百万美元购买广告牌,公司中甚至没有 CMO,Slack却拥有惊人的用户数量。大型客户服务对大部分公司来说是一种负担,Slack却把它作为最重要的资产。它的用户支持团队有 18 名员工,他们 6 人一组,全天候在 Twitter 上为用户提供服务。

        在之前的采访中,一熊科技CEO李蠡也曾表示,他们一直坚持第一时间认真地处理每一条用户反馈,有时候为了处理这些信息,他与同事们会熬夜到凌晨。同时,公司在积极在博客、微博、Twitter等平台上积极处理用户反馈的信息。唐晓敏还透漏,一熊的产品设计师联合一家工作室,正在打造BearyChat 2.0版本,希望能为企业用户带来更好的交互体验。


       “在国内我们做得比较早,有一批忠实的用户给我们提反馈。”唐晓敏说,“我们也很幸运,提早进入了一些大企业的内部,这些经验可能会帮助我们建立一定的行业和产品壁垒。”

      可能吧。

       整场采访笔者的感觉是,有着工程师的情怀的CTO唐晓敏和拥有“大梦想”的一熊科技,正在以坚实的脚步向一个个“小目标”迈进。但是,在做好产品和用户体验的道路上,一熊科技距离“中国Slack”还有多远?我想,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