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联想太子,如今的好老乡:出手就是150亿,谁更狂?

2017-01-19 08:27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1月13日,乐视宣布获得融创中国150亿战略投资,舆论称其在悬崖边上被拉了起来。

  150亿的巨额资金将两位不同行业的巨头绑在了一起: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乐视控股集团董事长贾跃亭。

  两位“山西好老乡”的合体,能顺利实现乐视千亿美金企业的目标吗?

  白衣骑士

  在中国企业家之中,孙宏斌算是绝无仅有的传奇。史玉柱、褚时健这类大牛,都有跌倒一次东山再起的经历,但“死”过好几回还能大放异彩的,唯有孙宏斌。

  1963年,孙宏斌在山西运城临猗县的穷困山村中出生。他上清华、入联想,深得柳传志赏识,先被当成“联想太子”悉心培养,后以“挪用公款”的罪名被柳传志送入监狱,不明不白坐了两年牢。

  1994年,孙宏斌出狱。他与柳传志恩怨纠缠,却并没有选择报复,而是决定与老上司和解、道歉。柳传志就此出手50万,帮他在天津创立顺驰,从此东山再起。

  这个极具野心的男人赶上了地产兴起的大时代,公然叫嚣要打败“地产一哥”万科。2002年开始,他仅用3年,就让顺驰的销售额从14亿到突破百亿,被视为地产业界“黑马”。结果,顺驰在飞速扩张中被资金链拖垮,孙宏斌为盲目成长的奇迹付出了崩溃的代价。

  2006年,绝境中的孙宏斌将顺驰卖给香港的路劲基建,淡淡地说了句“你买了个便宜货”。几年后,他转身靠融创中国再度崛起,成为地产市场上的“狩猎人”,开启了四处“捡便宜货”的商战“套路”。

  2012年,地产调控风云乍起,杭州的绿城中国几近破产。孙宏斌第一次充当“白衣骑士”,和绿城老板宋卫平抱在了一起。他豪掷33.7亿,共同创立项目公司“融绿”,把绿城卖不出去的豪宅项目运作得大获成功。宋卫平深感“兄弟情深”,决定将绿城完全托付给孙宏斌。孙宏斌把50亿的股权转让款都付了,宋卫平却因经营理念冲突,决定反悔。孙宏斌吃到肚子里的“鸭子”飞跑了。

  失败虽然令人沮丧,但孙宏斌却说:与绿城合作,融创始终是受益者。他继续在企业并购上狂攒经验值,很快盯上了深圳“旧城改造之王”佳兆业

  当时,佳兆业因卷入腐败大案引发债务危机。孙宏斌却看上它持有的大量土地,迅速拿下49.25%的股权,拯救了这个濒临崩溃的企业。因为绿城的前车之鉴,这次孙宏斌只给了24亿预付款。原本这次收购是十拿九稳,结果没料到,佳兆业老总郭英成竟然从腐败案中脱了身,决意反悔。于是,这场并购又打了水漂。

  失败并非一无所得,绿城和佳兆业的“反悔”,让孙宏斌赢得了“厚道”的口碑,一些项目公司开始主动上门“求包养”。孙宏斌也渐渐摸清了并购的套路:一要互相信任,二要能看懂公司,三要有整合能力。

曾经的联想太子,如今的好老乡:出手就是150亿,谁更狂?

  靠着“三板斧”,融创在2016年的一连串并购中顺风顺水:莱蒙国际中渝置地融科智地、金科地产、青岛嘉凯城等被其接连拿下。特别是以137亿的大手笔吞下联想旗下融科智地,不仅让融创新增1802万平方米土地,更让人感觉,孙宏斌以他独有的方式,了结了20多年来与联想的恩怨情仇。

  卷土重来、更快速的狂奔间,2016年,融创销售额创出1553.1亿的历史新高,全年豪取3900万平方米土地储备,位列内地房企拿地金额榜首。豪气冲天的“白衣骑士”孙宏斌公然表示:“如果你的公司现金流有问题,但还有价值,可以找我。”

  对于深陷绝境的山西老乡贾跃亭来说,孙宏斌的话不啻为天籁之音。

  乐视之梦

  乐视的处境有点糟,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面临生死危机。

  1973年,贾跃亭在山西临汾襄汾县出生,大学毕业后在垣曲县当公务员。1996年下海创业,洗精煤、倒钢材、做胶印、办电脑培训学校都干过,生意一直不温不火。

  2002年,贾跃亭突然听说了“基站配套设备”这个新鲜词,便在太原注册“西贝尔通信”,做起基站配套设备的生意。所有人都觉得他莫名其妙,做的事既不懂行、又不相关,没人觉得他能干成。贾跃亭便只干不说,开辆吉普车挨个县城慢慢跑,把山西大半个省的基站配套项目拿到了手。

  虽千万人吾往矣,贾跃亭就此认定,做生意不能太从众。

  2004年,贾跃亭又看准了网络视频行业即将爆发,便创办了流媒体平台“乐视网”。当年,这是个“神奇的网站”,优酷、土豆的视频全免费,它却收费;网上盗版视频多得看不完,乐视却到处花钱买影视版权。

  乐视完全不符合免费共享的“互联网思维”,所有人都觉得贾跃亭在犯傻。可他却认准了盗版必然消亡、合法必将替代非法的正道。

  然而,人间正道是沧桑。乐视的打法既不赚钱,也得不到风险投资的认同,怎么看都是死局。因此一度连工资都发不出来,贾跃亭连自己的宝马座驾都卖了。

  2007年,乐视的命运发生关键转折,贾跃亭控股的西贝尔通信在新加坡成功上市。他立刻套现股份,拯救了乐视网。此后,套现股票做实业,成为贾跃亭的一大“套路”。

  无比艰难的坚守之下,乐视守得云开见月明,熬到了2008年打击网络盗版政策的出台。一时间,盗版视频网站遭受重创,纷纷开始疯抢版权,却发现资源大多被乐视捏在手心。这些无人问津时低价购买的版权,顿时爆发出无限价值。各大视频网站不得不向乐视低头,当年乐视的收入就突破10亿。

  2010年,乐视网成功登陆创业板,后又凭借《甄嬛传》、《潜伏》等网播强剧几度火爆。

  乐视彻底火了,但贾跃亭并不满足。一连串的成功逆袭,让贾跃亭坚信:“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可能成就颠覆。”他脑洞大开地决定,乐视要打造一个包括互联网云、影视、体育、电视、手机、汽车、金融在内的“七大生态”,成就人所不能及的伟业。

  有人说,这是“苹果+特斯拉+三星+亚马逊+奈飞+迪斯尼”的合体、“赌徒+疯子”的节奏,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大忽悠”。但贾跃亭有着自己独特的产业逻辑。乐视面前有BAT这样的超级强者,只能“弯道超车”去夺取电视、手机、汽车三大终端的入口,覆盖用户的家庭、移动和出行三大场景,才能打造出乐视独有的竞争优势。

  这其中,汽车是“七大生态”的核心。

  贾跃亭曾说,乐视是最适合做汽车的互联网企业。这话乍一听不靠谱,但细想一下,在未来乐视汽车中,乐视电视是显示屏,乐视手机是控制器,乐视的影视、体育构成娱乐内容平台,乐视云为汽车提供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零派乐享、易到用车是汽车共享平台,乐视金融提供支付消费服务……

  看似不相关的产业,最终全部统一在乐视汽车这个超级移动平台上。贾跃亭要下的是一盘气吞山河的大棋。可惜,乐视当下的实力远远配不上如此宏大的野心。

  2013年,愈发严重的雾霾让贾跃亭破釜沉舟,决定打造比特斯拉还强悍的智能电动汽车。在他看来,这是件足够伟大的事,即便造车把乐视拖垮了,也在所不惜。

  野心勃勃的计划随即展开,但接着,乐视却突然遭遇一场无妄之灾。

  2014年,令政策之弟令完成的一笔融资涉及乐视,给贾跃亭惹下了超级大麻烦。供应商和合作伙伴都大惊失色,唯恐乐视突然倒下。在这段扑朔迷离的煎熬岁月里,贾跃亭在美国完成了对乐视汽车的整体筹划。

  但凡那些没能整死你的事情,最终都将成就你。危机一过,贾跃亭立刻回国放手一搏,创业板也掀起一轮超级大牛市。乐视股价在狂飙中冲至179元,市值突破1500亿。贾跃亭再次展开套现的老招数,套现上百亿,然后将所有资金倾注到乐视的“汽车梦想”当中。

  贾跃亭个性温和,却无比固执坚定。他始终认为,只要战略足够前瞻、产品极具颠覆,“钱不是问题”。巧合的是,孙宏斌在顺驰崩溃前几乎说过同样的话:“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了,自然会有人给你送钱来。”但他寄予厚望的“送钱人”摩根斯丹利在最后时刻,选择将顺驰抛弃,从此孙宏斌再也不肯在资金链上过于弄险。

  幸运的是,贾跃亭比孙宏斌多了乐视网这个融资平台;不幸的是,他将资金链紧绷到更令人崩溃的境地。

  极度险情

  很多互联网企业信奉极端激进的搏命式战略:成功了,就是以指数式增长碾压对手;失败了,便成为自杀式的疯狂大冒险。外界很难评判其中的对错,拼的是时机、胆略和运气。

  短短3年,乐视就从一家视频网站,狂乱地杀向电视、手机、汽车、金融等诸多战场。这种全面开花、四面出击的形态,比当年顺驰更疯狂:孙宏斌仅仅是在房地产业界成为脱缰的野马,贾跃亭则是在“七大生态”中“蒙眼狂奔”。

  2016年11月,乐视突然传出资金出问题。11月6日,贾跃亭随即发出一封“罪己诏”般的内部信,坦承公司扩张过快、融资能力不强,宣布将告别烧钱扩张。消息一出,顿时引发连锁反应。乐视欠款百亿的传闻不胫而走,供应商们则不管账期是否到期,蜂拥前来催讨欠款。一场近乎“银行挤兑”的风暴就这样骤然降临。

  事后看,乐视的危机几乎是被贾跃亭亲手引爆。

  关于是否发出内部信这件事,乐视高层有过讨论,但显然,所有人都低估了这颗重磅炸弹的威力。公司原本一切正常,内部信发出后,坏消息开始接踵而至:先是乐视股价跳水,接着供应商排队讨债,乐视体育甚至爆出欠钱导致英超转播信号被掐的消息……乐视的员工更是无比震惊,不得不面对亲朋好友的关切询问:乐视是不是要倒闭、裁员了?

  贾跃亭不得不开始火速救援。华商韬略梳理资料显示:11月15日,长江商学院的“中国好同学”们雪中送炭凑了6亿美元,却是杯水车薪;12月28日晚,乐视发布签订百亿《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消息,令人虚实难辨;2017年1月4日,乐视“新物种”汽车FF91在美国拉斯维加斯惊艳首发,立刻拿下64124台的预订单,也无法驱散在乐视大厦门口身穿“乐视还钱”衣服的讨债人。

  潮水般的质疑,依然无法击退贾跃亭的野心。他坚定回应:关于“造车”的所有决策,没有一项值得后悔。这位执拗的梦想家在FF91的发布会上更是深情表示:“颠覆之路上必定荆棘重重,但我们相信,一帆风顺的事业很难成就伟大,越大的磨难才是越好的锤炼。我愿意把我生命的全部交给我的梦想,Dream On and All In!”

伟大的梦想永远值得拯救!就这样,“白衣骑士”孙宏斌突然出手了。

  其“乐”融“融”

  2017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首次同框出现在世人面前。此前,两人从无交集,这次投资则是葛洲坝董事长何金钢牵的线。孙宏斌坦言,最近一个月天天在乐视“上班”,对乐视已经看懂了一部分。

  两位山西老乡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孙宏斌第一次聊就有了投资的冲动。他盛赞贾跃亭战略清晰,战术清楚,就是缺钱:“我最佩服老贾的是,用这么少的钱干这么大的事儿。”贾跃亭更不掩饰对孙宏斌的崇拜:“老孙一次次被打败,一次次崛起,非常打动我的内心。”望着格局气魄毫不逊于自己的贾跃亭,孙宏斌并不讳言:“我们俩搞上了。”

  孙宏斌此次跨界投资,只为布局未来。房地产的钻石年代即将过去,未来融创怎么办?孙宏斌第一看好房地产增量市场,买下链家;二看好金融平台;三是资源行业,看了不少矿山;四是大娱乐、大健康行业,乐视恰逢劫难,正好对孙宏斌的胃口。

  但细看公告会发现,融创资金仅注入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即乐视最核心、最有价值的电视、影视板块。对于贾跃亭最宏大的汽车梦想,孙宏斌则表示“我看不懂”。这其中的意味,值得深思。

  作为多次历经生死的老江湖,孙宏斌显然看透了乐视,甚至比贾跃亭更清楚。他说,“我给老贾看了业务的盈亏情况表后,老贾都傻眼了”。他对于乐视的遭遇感同身受,更多想着如何把坏事变好事,让企业能不断成长。

  “经过那么多事,我自己有特别大的变化,我年轻时谁都不怕,现在我谁都怕。老贾现在谁都不怕,但是怕客户。”显然,有了孙宏斌这位在商海中几度沉浮的“不死鸟”帮衬,外界有足够的理由看好乐视,贾跃亭收获的远不止是150亿。

  150亿对融创不是个小数目,但对一个账上趴着600亿现金、手握3900万平方米土地的房企来说,也算不上难事。乐视的电视、影视资产,都能结合融创的高端地产直接驱动,风险可控,这显然是孙宏斌敢于下注的重要原因。而乐视汽车的“未来梦想”,仍然要贾跃亭继续“化缘”,才能最终实现。

  融创的注资足以让乐视告别生死之忧。1月16日,乐视股票复牌就高开8%(融创中国开盘大跌8%),显示市场对乐视的信心得以恢复。如不出意外,贾跃亭大批质押股份被平仓的风险基本解除,乐视总体上已转危为安。

  贾跃亭依然野心勃勃,他在发布会现场就许下小目标:希望乐视成为中国最早突破千亿美金营收、市值的公司。但“段子手”孙宏斌却有个小顾虑:贾跃亭万一以后要弄火箭怎么办?这个为梦想而生的人,能改改吗?

  文章转载自:华商韬略(微信号:hstl8888),禁止私自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华商韬略授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