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北大数学系高材生,曾经一秒赚7万,厮杀10年冲上巅峰后却为26亿出局

2017-02-24 09:2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他是视频界的先驱,直播界的鼻祖,他个性十足,公司不挂牌,门口只挂了“何事慌张”四个字,他就是六间房的创始人刘岩。

  初二那年暑假,刘岩到读高一的表哥家串门。晚上表哥有道三角函数的数学题怎么也搞不定,要去翻答案,结果刘岩拿过来两分钟就做出来了。表哥当然有所不知,那时的刘岩已经把大学的微积分全部自学完了。1992年18岁的刘岩如愿考上了北大数学系。1974年,刘岩出生在河北石家庄,父亲是当地一家军工厂的负责人。从3岁开始,刘岩就缠着父亲做飞机、火箭、汽车模型,父亲没有时间,他就自己吭哧吭哧做,一整就是大半天,小手指磨破皮了也不撒手。

  北大数学系号称“第一学府第一系”,编号是“01”号,著名数学家段学复、丁石孙、姜伯驹都曾执教于此。牛叉学生更多,一个班上智商超过140的占了一大半,后来那个拒绝麻省理工全奖而去龙泉寺当高僧的柳智宇就来自这个系。

  刘岩知道自己当不了高僧,他就去校学生会折腾。去哪个部门不好,五音都认得不太利落的刘岩偏偏要去文艺部。大二上学期,刘岩就接到文艺部部长的指示“为元旦晚会拉点赞助。”

  去哪里拉赞助呢?第二天,刘岩信步来到五道口,当他看到一家服装店,马上有了主意。他走进服装店,对小老板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想一天之内把服装卖完吗?”小老板马上打起了精神“我保证你一天卖出500件服装,条件是赞助费1万元。”

  元旦晚会当天,每个在第一体育馆入场的同学拿到门票的同时还领到一张北大专用打折票,想想看,当天入场的至少有2000多同学。据说第二天,那个小老板一共追加了两次货,数钱数到手软。

  也就在那年,王志东在中关村成立了四通利方,田溯宁成立了亚信科技。

  1995年冬天,刘岩面临找工作。第一次大规模招聘会当天,刘岩早早就去燕园餐厅吃饭,在门口碰到一位40多岁的男子找他借饭卡刷早餐,刘岩就顺手多买了六个包子,一碗小米粥塞给那哥们“不要钱!”

  在二体招聘会现场,刘岩看到有个美国投资公司叫“罗伯森•史蒂文斯”,他挤进去递了份简历,却奇迹般发现面试官就是那位找他借饭卡的中年人冯波。一周后刘岩收到了冯波的入职通知,通知后面还有一句话“感谢你的早饭。”

  于是,22岁的小毛孩就给冯波做助手,出门坐头等舱,住五星级酒店,工资是同学的十多倍,爽坏了。半年以后,冯波也给刘岩配了个助手——美国人戴维。

  更重要的是,作为外部顾问的他接触到了四通利方以及亚信这样级别的公司,并成天与王志东、田溯宁等人在一起谈合同、谈VIE架构。

  当时,亚信做的是电子工业部下面的宽带骨干网169、163的系统集成。短短两年,刘岩就看到宽带光纤已经铺到了酒店、家属楼、宿舍楼的旁边,意味着跑视频、跑音频可以无限制了“互联网一定会是未来巨大的行当”。

  于是,刘岩拉着新浪的首席技术官刘菊芬跟他一起做视频,1999年更是拿出全部家当签下了所有的电影网络版权,一共3000部进口片、3000部国产片。两人成立了北京新视宽带。

  找谁运营呢?刘菊芬带着刘岩去深圳见了长城电脑的王总,要知道王总可是中国IT业的教父级人物。王之看过方案,“抱歉,我们不能跟你合作,除非你能把方案直接交给我们做。”

  看到老大态度不明朗,刘岩也就熄了火,第一家网络视频公司就这么流产,不过半年后的2000年4月,长城宽带就诞生了。

  2001年,王志东从新浪离开,成立了点击科技,听说刘岩没有事情干,就把他叫过去打杂。

  4年后的2005年3月,刘洋在罗伯森的助手戴维来到中国出差,两天在凯宾斯基大搓一顿。戴维告诉刘岩“美国开始做网络视频,有个叫youtube的已经上线。”

  结果,还没有等刘洋反过味来,一个月后,王微成立了土豆网。当年12月底,一个叫胡戈的创作了20分钟的网络短片《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网络点击量突破5000万,竟然比陈凯歌的《无极》还要高。

  刘岩再也按耐不住了。2006年初,他从人才市场招来9个技术人员,着手做视频网站,并以他老婆的老家“六间房”命名,5月15日六间房正式上线。此后,李善友酷6网古永锵的优酷网大举进军,网络视频马上进入春秋战国时代。

  5月下旬,刘岩一心想签下胡戈的影视版权,但是手里没钱,他想起了老领导冯波。

  于是刘岩做了40页PPT去东城区秦老胡同找冯波。都是10年的交情了,当然不能拒绝,冯波痛快答应投2000万美元。

  有了钱就好办多了,当年6月,《鸟笼山剿匪记》全片在六间房首播。一时间,流量蜂拥而来,六间房一炮打响,一个月就有超过500万的访问量。

  2007年1月,胡戈的贺岁片《007大战黑衣人》在六间房“首映”,6个小时视频播放了20万次,六间房成为视频领域的头名。

  当年6月,奔驰总部有款新车要在北京首发,并花大价钱请来了大名鼎鼎的“国际章”做代言人。不过,奔驰去找了好几家电视台做直播,电视台却没答应,最后奔驰的中国区老大找到了刘岩。

  刘岩对奔驰的事情相当重视,事前做足功课,结果当日直播就引来5万人观看,奔驰老板大喜“跟电视台没区别,牛叉!”当场又签署了上百万的广告投入。

  此后,刘岩增加了一个功能叫连续播放,全屏状态时,播放每集45分钟的电视剧可以无缝连接。一时间,六间房好评如潮,播放量持续增长。

  但是播放量多了对网速就有了要求,刘岩一年光买宽带就花了400多万美金,而且流量还要悠着点用。

  2007年10月,刘岩和古永锵、李善友到安徽开会。三人在大厅洗脚,电视里播出一条新闻“土豆宣布融资6500万美元”,三人立马没有了心情,会还没开完就分头找钱去了。

  此后,土豆宣布砸3000万播放电视剧,还买了大量的宽带播电影,看视频根本不卡,用户呼呼聚集到土豆,一夜之间土豆成了第一。

  刘岩只好厚着脸皮再去找冯波“要断粮了”刘波二话没说,2007年12月底再次领投1500万美金。

  但是,当时大家都疯了“没有最流畅,只有更流畅”。视频领域已经不是产品竞争,而成了烧钱的竞争。还算刘岩有点良心,当他烧了1000万美金后,感觉对不住老朋友冯波,就去找供应器服务商蓝汛赊账。

  不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来了,蓝汛的财务总监沙涌上门要债“必须还钱!”此后,老沙每天给刘岩打个电话,看跑没跑。最后,刘岩索性将“何事慌张”四个字,用毛笔写好后,挂在了六间房的大门。

  总这样下去也不行,于是11月3日,刘岩推出了自己三条的“过冬”计划。

  首先是裁员,从250人裁到60人,取消员工的五险,工资降为原来的70%。当然,刘岩专门让财务留出30万“打死也不能动”主要是防止员工家属过来闹事,可以拿来应急。

  其次是把长视频删除,保证网站排名不出前五。刘岩给技术下了死命令“必须保证网站排名前5位”。那三个月,刘岩与5个技术吃住都在公司,每天工作20个小时,最后终于想出了缓存技术的点子。

  三个月以后,六间房的网站真的稳定在了第五名。不过,代价也很大,刘岩眼睛看什么都重影,好几次差点在东直门地铁站摔倒。

  最后是卖广告。刘岩瞄准了当时赚钱的游戏行业,上传了大量的游戏短视频,逢人就讲“”我们是游戏行业最大的视频网站“”,后来还真获得了五家游戏网站的1000多万广告业务。

  到了2009年3月,六间房首次用自己赚来的钱给员工发基础工资,当年6月开始全额发薪,并补上了“五险一金”。

  2009年8月,刘岩让技术搭了一个平台做直播。刚开始,直播的内容无非就是“给小动物做绝育手术”等等,后来刘岩发现唱歌跳舞等演艺类的节目直播时,用户互动最多,他索性决定把演艺直播做大。

  为了好玩,刘岩特意让技术设计了虚拟礼物、身份等级认证等模式,当时设计了一款100块钱的飞机,是礼物中最贵的。

  2009年10月,演艺秀场正式上线,上线刚刚十分钟,刘岩就听到办公室的员工大喊大叫,原来一个土豪一下子买了50架飞机。

  紧接着,刘岩又搞了一个历时三个月的歌唱比赛,让观众投票。一下子涌现出四五十个“明星歌手”,纷纷组建自己的粉丝后援团,有的甚至超过了一千人,最后一个20岁的女歌手获得冠军。在最后直播的颁奖典礼上,她一下子收到了700架飞机。

  仅仅一秒钟刘岩就赚了7万,他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突然逮住了一个金矿。

  当时,有个18岁的男孩高中毕业闲在家,没事就在秀场里跟人家起哄、聊天,像脱口秀一样。有一次,声音太大,把他妈招来了“天天不干活,就知道玩电脑”,一木棍打在那男孩头上。整个过程直播出去,没有想到这孩子就火了,房间涌过来几万人,每月少则挣三五万,多了十万八万。

  农村小伙一爆红,马上引来了众多草根的疯狂加入,尤其是二三线城市收入一两千的打工仔,六间房也提前实现了“农村包围城市”。

  两年后的2012年1月8日晚,“六间房”北京演唱会在五棵松体育馆震撼开唱,何炅担任主持。这次演唱会是中国第一次以“互联网歌手+互联网音乐”为主题的大型演唱会,歌手全部是由亿万网友通过网络投票选出的。

  据说北京演唱会结束第二天,高原资本就塞给睡眼朦胧的刘岩2000多万美元的融资。

  到了2014年,六间房的营收已经上亿。5月有消息传出六间房将会在美国上市,当年10月刘岩已经为赴美上市做好了准备。

  然而2015年3月17日,传来一则爆炸性的新闻“中国演艺第一股宋城演艺以26亿元收购六间房100%股权。”

  剧情怎么就突然峰回路转?有业内人士分析主要有三点原因。首先是中概股在美股近年来持续遇冷,六间房上市拿不到好的估值。其次是当时国内股市人傻钱多,各种概念股很容易给出高溢价。最后是VIE结构正面临越来越多的潜在政策风险。

  事实上,2014年底,刘岩在杭州找到了宋城演艺的黄巧灵。黄总也很不解“去美国上市分分钟可以搞定,为什么找我?”“就是为了钱。”刘岩话音刚落,在座的十几位投行人士鸦雀无声。

  “公司总监以上的人跟了我快十年,但是在北京四环、五环外连一套房子都买不起,我对得起这般兄弟啊!”刘岩说完,大伙全站起来鼓掌。

  有人问,六间房没有独立上市会不会后悔?刘岩说“一辈子长着呢,咱们走着瞧!”的确,刘岩的事业才刚刚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