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17年熬到22亿,却半路被截胡,拱手将8000亿财富让出!

2017-03-04 12:2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他是我国第一代网民,误打误撞建立了全球华人第一大社区,可惜随后赶不上发展的节奏,错失了登顶珠穆朗玛的最佳时刻,他就是那个日渐被人遗忘的天涯大叔—邢明。

  1967年7月,刑明出生在河北沧州农村。赶上文革第二年,农村根本无人生产,玉米饼子成了稀罕物,刑明家里一年都见不着一点油星。

  2岁那年,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了,刑明饿得整天哇哇大哭,“活人不能被尿憋死”,父亲看着娃娃饿得实在可怜,就抹下面子带着全家老少投奔了远在海南文昌的亲戚。

  在“宋氏三姐妹”的故乡待了5年,邢明一家才渐渐有了起色。1974年夏天,父亲领着邢明去宋氏故居参观,听完宋氏三姐妹的故事,没有进过一天学堂的父亲只对刑明说了一句话“孩子,爹一辈子就吃了不识字的亏,你要多读书,将来上大学!”

  孝顺的邢明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1987年更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广州中山大学的中文系。

  读好书、好读书是邢明大学四年的写照。他尤其偏爱哲学,李泽厚的那本《批判哲学的批判》被邢明翻得面目全非。

  业余时间,邢明弹得一手好吉他,他还在广州大学生音乐节中拿过三等奖,此后隔三差五总能收到姑娘寄来的情书。

  1991年,大学毕业后,邢明在海南政府信息中心谋得一份闲差,虽然没有多少油水,但是没什么繁杂的工作,日子过得很清闲。

  也就在那年,上海股市开始走进中国人的生活。一年以后的春天,股市开始火爆,“万元不算富,十万才起步。”邢明也加入炒股大军。

  虽说邢明是学中文的,但是脑袋不糠,三个月就赚了十几万,他扭头就买了一辆本田雅阁,5分钟的路程也要开车上下上班。

  有一天,他碰见骑自行车的领导,“小邢,车不错啊!”于是,整个办公室的人都知道“刑明炒股赚翻了”,“股神”的名号不胫而走。

  1995年,互联网开始普及。当地政府出资建立了一个公共信息网,邢明担任负责人,他成了第一代站长。

  不久就流行聊天室。为对得起“股神”的称号,邢明不惜每个月交1000块的话费,下班后就泡在聊天室和各路股民讨论赚钱大计。

  1999年初,邢明在31元吃进海虹控股,刚好刚上5.19网络股大爆发,最后他以84元全部抛出。几轮炒下来,邢明账户的几十万变成了两千万,他第一次意识到“网络是个好东西”。

  淘到了第一桶金,邢明底气大增,2000年春节后,他干脆放弃了铁饭碗,辞职出来创办了“海南在线”。

  然而好景不长,到了2000年秋天政府就加强对互联网的监管,很多聊天室被迫关闭。于是,邢明就在自己的网站上成立了一个股民论坛,供大家交流。

  论坛上线的时候,正好赶上四通利方改为新浪,网站变成了门户,几十万老网民就孔雀东南飞,投奔了邢明这个不起眼的论坛。

  要知道那个年代的老网民,不是高校老师,就是政府官员。起个什么名字才能配得上这么高端人群呢?邢明想到了三亚的“天涯海角”,于是2000年11月,天涯社区就此诞生。

  栏目呢?也是跟着用户的感觉走,什么股票论坛、关天茶社、煮酒论史、文学小说……就连每个版块的版主都是网友选的。

  天涯社区没有运营团队,邢明自己注册了一个ID“968”,他经常在天涯社区里和网民互动,最爱聊的还是炒股那点事。

  2000年-2001年的那场互联网泡沫,邢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既没有拉风投也没有拉广告,唯一做的事情就是控制成本。

  当时,整个天涯社区就两个技术,他们采取两班倒,全天候处理网络故障,确保天涯社区保持着原生态的论坛模式。

  不融资、不拉广告,天涯就这么奇迹般的在互联网寒冬中活了过来。

  2002年4月,慕容雪村开始在天涯连载网络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短短几日,阅读量超过20万。于是,慕容雪村火了,天涯也火了。

  紧接着2004年,邢明在天涯办了一个“金乌鸦奖”,主要的内容就是恶搞演员。几百万网民积极参与其中,有海报,有主题歌,还可以拉票,比奥斯卡还热闹。

  历时4个月,最终榜单出炉,男一号是张某某,女一号是李某某,天涯让草根阶层彻底做了一把主人。

  很快,天涯的影响力上来了。到了2004年秋天,一个名为《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的帖子,把CCTV的记者都引来了。

  帖子讲的是华中农大的学生徐本禹放弃读研,到贵州山区支教的故事。短短三天时间,跟帖就达到300多万,光看网友回帖就需要三个多小时。徐本禹一下子人气爆棚。

  后来,徐本禹被评为2004年度“感动中国”人物,背后的“天涯”被网友扒了出来。有了央视的站台,“天涯”就彻底在社区界站稳了脚跟。

  当年明月、十年砍柴、芙蓉姐姐等从天涯走向网红,《鬼吹灯》、《黑道风云20年》、《滚蛋吧肿瘤君》、《明朝那些事》等网络小说从这里走向荧屏,朱令被毒案、山西黑砖窑、方韩大战等社会热点事件在这里越辩越明。

  2004年中国bbs社区100强评选,天涯与西祠、网易一起进入前三甲,综合排名第一,并获得了“最具投资价值第一名”。

  得奖的第二天,IDG的王功权就找到邢明,二人针对天涯的商业模式展开强烈讨论。王总前脚刚走,新浪和搜狐的人立马赶来,两大门户网站坚持并购,而邢明坚持入股,最后没有谈拢,就此作罢。

  事后,王功权曾公开表示“如果完全不谈商业化,从一个社区角度,我特别喜欢天涯。”

  到了2005年,Web2.0概念兴起,社区的价值被重视起来。一年以后,联想、谷歌给天涯包了一个1000万的大红包。

  有了大资金的支持,又有了谷歌流量背书,邢明花力气创建了来吧和问答两个产品,导致社区用户很快突破500万。

  高情商的用户和高质量的内容,导致天涯在国内外声名大噪。

  那段时间,政府盯着“天涯杂谈”堵上访者,图书编辑盯着“舞文弄墨”找书稿,企业盯着“投诉版面”看负面新闻,成千上万的网民日夜疯狂跟帖,天涯口碑达到了历史巅峰。

  一开始,其他网站疯狂做彩铃和彩信等增值业务的时候,邢明根本不屑一顾。不过,拿了大佬的钱,邢明不得不“委曲求全”,他开始走商业化道路。

  首先是推出广告栏目

  邢明在网上浏览了几十个社区,“汽车广告看花了我的眼”一个网友在汽车社区的留言让刑明有了灵感,“天涯是综合性社区,完全可以单独搞个广告栏目。”

  于是2007年7月,天涯推出平台广告“推荐话题”。从商业用品到家具生活,推荐话题栏目布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广告。把所有的广告都放在一个栏目里,给了天涯网友一个清静的环境,尽管这个单独的广告版点击率不高,却让刑明很满意

  当年,邢明还在北京成立了运营中心,把大部分技术、产品的研发包括互动媒体放在了北京。到了2007年底,天涯员工人数已经达到300,注册用户突破了2000万。

  其次是推出诚信认证

  从2008年4月开始,新用户注册天涯论坛时,会弹出一个新界面“您的天涯账号已经建立,但还没有经过“诚信认证”,只能浏览,不能使用发帖、回帖等其他功能”。说白了想成为天涯用户“要花1块钱!”

  邢明的解释是“用户注册提供手机通道需要成本,天涯只是收回这部分的成本”不过,网友却炸了锅。1块钱是不多,但是上亿网民吃免费午餐吃习惯了,怎会轻易买账?

  早在2003年,西祠胡同就推出过VIP服务,每月缴费5元,不过2年不到就取消了,“虽然收费能带来直接收益,但与因此流失的用户比较起来,得不偿失。”

  最后就是狠抓营收

  邢明从百度挖来架构师,从谷歌中国挖来营销总监,从IBM挖来财务总监,组成了一只强大的产品研发队伍。2008年10月,天涯推出新项目ADTOP广告系统“企业只需按年支付基准费用,便可以通过天涯虚拟社区平台,进行精准互动营销。”

  七天连锁酒店率先和天涯达成合作,实际收益较之前增长了42%。随后,百事可乐、海南航空京东商城等数十家知名企业纷纷入驻。

  这一年,诛仙、梦幻西游、地下城与勇士等游戏开始活跃,邢明熬了5个通宵尝试了一下诛仙“有点意思”。其实早在2005年,萧鼎在天涯上发表《诛仙》网络小说时,刑明就是他的忠实粉丝。

  于是2009年底,邢明带领团队尝试搞网游,结果一小试牛刀就赚了30万。“又发现一个新大陆”,邢明马上从外部引进60个人的团队,正儿八经进军网游。

  非常遗憾的是,外部团队并不了解天涯用户的特点,导致有一款游戏中出现了只有1人在线这种乌龙事件。就在刑明犹豫不觉之间,游戏损失了几百万。

  雪上加霜的是,原本天涯来吧和问答这两个产品在谷歌的流量十分可观,没有想到2010年谷歌自断手脚,意气宣布退出中国内地。谷歌这一退不要紧,站错队的天涯从此遭受重创。

  刑明本想让天涯去美国上市,他在2006年融资时采用的就是VIE结构。谷歌退出中国后,刑明不得不谋求变回国内上市。

  2009年5月26日,深交所召集多家创业企业和创投机构进行座谈,刑明就名列其中。当年9月,天涯完成二轮融资,业内人士分析有2个亿。

  也是在这年,新浪微博出现,我国创业板正式启动。

  刑明万万没有想到,谷歌却不答应用IPO价格回收,谈判僵持了一年,最终邢明用了290万美元的价格回购了谷歌持有的100万股。

  等他收购完成,才发现创业板门口已经排上了长队,天涯就这样错过了2009年下半年那波上市的最佳窗口期。

  随后就在2009年秋天,新浪微博、百度贴吧砸入重金,吸走了天涯大批的写手以及意见领袖。豆瓣、开心网展露头角,分走了天涯大量80后、85后的新一代用户。

  前者走的是富二代,后者跑的是小鲜肉,刑明心在流血。

  如何迎战?天涯内部形成两派,一派认为社区就快消亡,应该转型做微博;另一派则认为继续做论坛,通过产品改良来满足用户需求。刑明一锤定音“继续做论坛”。话音未落,50多个老员工提出辞职,天涯的业务出现严重滑坡。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邢明把自己关在海口金盘的一家阁楼上,进行了长达一年的反思,他总结出三点教训。

  第一、资本运作不成功。天眼决定回归国内,但是背后却没有资本大佬带着一起玩。而国内互联网公司不支持期权运作,自然吸引不到优秀人才。没钱又没人,拿什么跟百度、微博去拼呢?    

  第二、战略定位存在问题。当时Web已经进入2.0时代,BBS和论坛已经被微博、贴吧、股吧所取代,而邢明却紧抱“论坛能顶半边天”不放手,结果被新浪微博和百度贴吧拍在了沙滩上。

  第三、没有留住意见领袖。孔二狗、熊顿、当年明月等诸多超级IP、意见领袖的出走,导致一个热门新闻话题同样可以在微博上大规模形成吐槽热议,草根用户自然随同流失。

  天涯论坛当初以连载《诛仙》、《明朝那些事》等热门小说横出江湖,而后来微博也同样邀请当红网络小说家进驻,天涯优势何在?

  于是2013年以后,邢明就尝试着改变。憋了4个月,他推出了移动社交新品“微论”。什么意思呢?比如你是张杰的粉,在娱乐八卦版面看到张杰的新闻后,就可以进入张杰的微论中和所有张杰的粉丝讨论。

  创意确实不错,可惜,彼时张小龙的微信已经大火,马云砸入重金的“来往”都成了鸡肋,更别说微论,很快就被微信的6亿多用户打得找不到北。

  到了2014年,天涯社区注册用户超过 1.2亿,月覆盖用户超过 2.5亿,但是天涯客户规模增长已经停止,后续资金也成了问题,邢明被迫选择新三板。2015年8月26日,天涯社区登上了新三板,市值10个亿,不过第一天交易额为零成交。

  此后不久,邢明从CEO上退位,让给了年轻人杨晓敏。随后,2017年3月,华夏幸福以2200万元非公开认购天涯100万股,占股超1%,估值为22亿。不过此时的微信估值已经超过8000亿。

  互联网是一个野蛮生长的战场,谁迅速抢滩,谁就能笑到最后。在过去的17年中,邢明和他的天涯曾有很多次机会站上浪潮之巅,可惜最后总差那么一点。当然,只要还在场上,就还有机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