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生的逆袭战:“最差老板”,用5年把TCL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2017-03-13 23:0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uploads/2017/03/13/3faa31a8177c9bc30dccd61965e1379a.png/uploads/2017/03/13/3349e6ec963c56853fa420e5d4de72c2.png/uploads/2017/03/13/f0c32da942c9f4f5a6093b95d9b63d2b.png/uploads/2017/03/13/73ca5a369e095488995825b6dfc8c095.png/uploads/2017/03/13/a5a4a0a3e807bf63347a479b566ac6b3.png

每当论及中国汽车行业“市场换技术”的弊端,家电行业通常被作为正面案例:中国家电产业很早就对非传统国营企业开放,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家电企业,TCL就是其中之一。

1982年,李东生大学毕业后没有服从分配去机关,而是去了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TCL的前身,并于1996年最终成为了TCL的掌舵人。如今,李东生已经60岁,在家电这一充分竞争的行业打拼了35年,至今仍然勇立潮头。对他来说,这辈子最大的价值就是专心一件事,而且把它做成了。这件事,就是TCL。

苦练英语,做超级推销员

2017年元旦刚过,CES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开幕,这是全球消费电子领域最大的展会。此次CES,中国力量不可小觑,前来参展的3000多家企业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作为最早征战CES的开拓者李东生,当年租用的9平米的小格子间,如今已换作1000多平米的主展位。

头天半夜赶抵达拉斯维加斯的李东生,一路上都在小声练习。为了让更多人了解TCL,他这几年一直在苦练英语。在演讲会场上,他用英语介绍TCL:“各位来宾早上好,很高兴能够来到这里与各位相聚。35年前,TCL只是一家录音磁带生产商。如今,我们是全球领先的智能产品制造及互联网应用服务的企业集团,世界上第三大电视机生产商。”

在演讲前的早餐,李东生特别召见了TCL通讯的负责人Nicolas Zibell,用英语寒喧,聊着手机业务的拓展。2016年TCL通讯在北美市场表现不错,卖出了1500万部手机,但在国内和其他地区的表现,李东生并不满意。

李东生表示:“坦率讲,我们在国内这几年手机销售不算太好,我们主要市场还是在海外。手机的难度是相对大一点,其实我们其他的业务在国内一直还是保持很有竞争力的,像2016年我们的彩电是超过2000万台,在全球是排在第三位的,只是通讯这一块没有做好,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我们不会放弃,会继续努力的。”

偶遇法国总统竞选人,李东生忙着当起了推销员。法国总统候选人菲永问他:“您的企业叫什么?”他用英语回答:“TCL,来自中国。我们在欧洲有很多业务,其中管理总部就位于巴黎。我们在2004年并购了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以及汤姆逊公司。”

拥抱变化,只为专注家电

李东生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他没有服从分配去机关,而是去了TCL的前身,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一个作坊式的小工厂,他先后当过技术员,销售,还搞过贸易。经过14年一步步的打拼,1996年最终成为了TCL的掌舵人。

2004年,李东生主导TCL、阿尔卡特携手建立合资公司,这场国际并购,一度让李东生成为在全球具有影响力的商业领袖,一时风光无两。但也正是这场并购,导致TCL遭遇20年来首次亏损,18个月净亏18个亿,一度命悬一线。2007年有媒体直接把“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的第六名留给了他。

据李东生身边的人讲,老板吃饼干,吃盒饭,这太正常不过了。在海外并购严重亏损的那两年,他焦虑得连吃饼干都顾不上。当史小诺提问:“最艰难的时候,会到什么样的一种状态呢?”李东生回答:“睡不好觉了,长期这种压力呢,我变得特别的苗条,原来的衣服,特别是裤子都穿不上。”这种状态持续了七、八个月的时间。

只是,李东生并没有被打倒,他用了三年时间扭亏,又用了两年时间健康经营,终于将让TCL活了下来。他说,后来想明白了,一个人很难去面对的挑战,整个团队一起努力,一起想办法,还是挺有效的。“我们面向未来,我们可以通过提升我们的竞争能力,改变我们的组织,改变我们的经营方式,来适应这种全球化的变化。”

李东生曾组织手下的高管团队搞过几次戈壁徒步,过程异常艰苦,在戈壁上走四天三夜,他希望通过这样的磨砺,将所有人的潜能激发出来,找到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只有在精神上做足了准备,打起实战来才更有战斗力。

这些年来,李东生本人做了不少改变。据说,以前他每到一处,就是工作、了解情况、比较严肃,员工也很紧张。但这两年,他变了。这一天,在跟TCL多媒体北美团队开了三个小时会以后,他提议跟大家一起聚个餐。

这几年,传统制造业正受到互联网的凶猛围剿。李东生,这位在商场沉浮三十多年的家电大王,开始频繁地向后辈的年轻企业家取经。他说:“雷军、乐视的贾跃亭,我们都是有交往的,我也不敢以前辈自居,更多的话还是要学习他们的新的这种观念。”

李东生说“希望65岁就退(休)了”,但工作的步伐丝毫没有放缓。如今TCL在全球8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销售机构,业务覆盖了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每年几乎有两个月都在飞国外。他向年轻的跨界者学习,开微信号、和粉丝互动、为品牌代言,他说自己是“进一步刀光剑影,退一步万丈深渊。”

潮头打拼,家是安心港湾

这是李东生在惠州的老家。他的父亲88岁,奶奶107岁。李东生说:“平时是深圳惠州两地跑,在家里吃饭的时间都不多,但是不管多忙,每周一到两次的晚餐,我一定争取回家吃,那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奶奶对着镜头显得很拘谨,李东生跟她说“大家说你很靓”,奶奶笑了。

李东生出生在惠州的东江边上,故而家人给他取名为东生。家人说,他小时候不爱说话,爱看书,当别的孩子都在东江边上玩的时候,小学三年级的他就抱着厚厚的《林海雪原》看。谁都没想到内向的李东生,后来还能做企业。

李东生自己也承认“小的时候比较内向”。后来,“下乡的时候,当民兵排长,厂长叫你说你带几个人把稻子给收了,那个时候下乡真的很苦,像夏天的时候,收稻子插秧总得要脱一两层皮。那你就得把人组织起来,偷懒的人你就得要讲他,所以慢慢地性格就有变化了。”

如今,企业做得大,李东生只有很少的时间能回惠州。家里都是他的妹妹和小姑在照顾。妹妹李海英说,家里都能感受到哥哥的不容易,所以他们之间有种默契,那就是报喜不报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