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彼得·蒂尔实习生做起,接二连三的创出独角兽公司,他是如何做到的?

2017-03-21 15:5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2016年9月8号,我担任总导演的《硅谷大佬》第一集播出,意外取得了很大影响力。不过,一年前刚创业时,我压根没想到,会跟硅谷、科技淘金热、创投富豪扯上关系。我本以为自己会一直做调查记者、社会问题观察者,但是,一位硅谷创业家的出现,改变了我的方向和命运,让我迷上了科技和商业。他是Joe lonsdale 。

我是在中关村举办的某次活动中,认识Joe lonsdale的。他的发言充满对趋势、和机遇的洞见,吸引了所有人。中文互联网上极少有Joe的信息,可见他在中国并不像其合伙人彼得蒂尔那样知名。

通过外文资料和硅谷的朋友,我很快了解到Joe的真实情况:1982年,Joe出生于美国硅谷,21岁时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22岁创办大数据公司Palantir、并且说服被称为硅谷创投教父的彼得·蒂尔投资、加盟。从Palantir成功退出后,Joe又连续创办两家高科技企业和两家投资机构,其中一家企业管理着5000亿美元的财富。Joe在硅谷,拥有巨额财富、一流人脉还有美满幸福的家庭。

Palantir是一家目前估值200亿美金、号称全球第一的大数据公司,也是大数据公司中第一个独角兽公司。这家公司非常神秘,他们服务美国中情局、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传说中还是帮助美国政府抓住本拉登的主要力量。现年不过34岁的Joe lonsedale,怎么会在22岁时就创办这样硬的公司?他是怎样一个人?他的故事对于我这样的中国创业者来说,有怎样的启示价值?

在和Joe的团队反复沟通并对他所在行业做研究四个多月后,我带领团队飞往硅谷。

到访Joe家庭

Joe和妻子住在一个巨大的庄园里,从大门到别墅,开车要走五分钟。

Joe的助理robin告诉我,Joe的会议还要开一会儿,作为客人,我们可以随便参观。从居住的房子探索一个人的内心,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据说Joe是硅谷仅次于里德诺夫曼的小人脉王,家里总是宾客迎门,天气好的时候几乎天天有party。

Joe家里有三样东西让我好奇:取自美剧《冰与火之歌》的雕塑、水晶球、还有国际象棋。

先来说象棋。Joe的父亲年轻时,是硅谷某半导体公司的高管。此外,他还有一个身份:资深国际象棋教练,他的学生里出了不少国际象棋比赛冠军。Joe从小跟着父亲学棋,父子俩时不时就要杀上一盘。

Joe后来跟我说,国际象棋对于自己战略思维的训练和后来的创业成功,意义非凡。他为此很感激父亲。

“从思维方式上来看,(创业)跟下国际象棋是很像的,你要有创造性的,能够构建一个很好的战略。”

而Joe父亲则说:“下棋非常讲究预先规划、从容不迫和步步为营。下棋教会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免不了会输。当你输了,你要学会如何面对失败;当你赢了,你要学会优雅地面对成功。”

我问Joe:一般情况下你俩下棋谁赢啊?

他答:“一半一半,其实我现在应该成绩比他好,因为现在他老了,我应该能打过他。我父亲家是大家族,竞争性非常强的家族,我们每年感恩节的时候大聚会,每年都要比赛,每年都要比那个引体向上,之前都是我爸赢,直到我爸61岁的时候,实在是太老了,我才赢过他。”

水晶球,放在Joe家里显眼位置。Joe的创业,和水晶球,也大有关系。在风靡世界的电影《指环王》中,平静的夏尔受到了黑暗势力的威胁,白袍巫师甘道夫组建了魔戒远征队,要去拯救夏尔。巫师用的水晶球就叫帕兰提尔。它能穿越时空,看到一切表象下的真相。

2001年9月11日,两家撞向纽约世贸大厦的飞机,打破了全世界的平静。

和绝大多数美国人一样,时年19岁的Joe,心理受到重重一击,他觉得电影《指环王》中的故事,似乎是在现实中发生了。

“911事件以后 ,我们意识到美国政府办事效率很低。美国最聪明的人才并没有加入政府。去到国防和情报部门去解决那里的问题、以及改进那里的科技水平。”Joe说。

其实美国政府并非不重视科技,他们每年要花大约四百亿美元收集数据,你可以想象,这个数据库,够大。911之前,情报部门也曾发现过恐怖分子偶尔留下的痕迹,但是那时,面对海量数据政府还没有能力下手去做挖掘、分析,也因此无法根据恐怖分子留下的蛛丝马迹抓住他们。悲剧不可避免,911发生震惊世人,美国政府忽然发现,他们迫切需要最优秀的头脑提供顶尖技术,来让自己陈旧的情报和反恐系统变得更加聪明。

当时还在斯坦福大学学计算机的Joe Lonsdale,对政府的痛点深有体会,他把这事放在了心上;三年后的2004年,Joe和斯坦福校友一起创办了Palantir。他们用电影《指环王》中水晶球的名字做为公司名字,隐喻着这样的梦想:平静的国土受到恐怖分子威胁,他们要向电影中的白袍巫师一样,把“拯救”当成使命。

Palantir的缘起与野心

我们被要求只能在街对面拍Palantir办公室外景。尽管我们是受创始人邀请的客人,最终还是不被允许进入内部,拍摄哪怕一个镜头。从2004年创办至今,Palantir一直低调行事,很少有人能说得清楚:他们到底是家怎样的公司。而我既然来到硅谷,就想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采访一开始,我就向Joe提问: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它是做什么业务的?

Joe说:“我认为能最好描述Palantir的是 IT服务产品化。也就是说,对那些在信息技术服务方面有很高要求的领域,我们想办法去提供产品而不是服务。”

他解释,假如你在一个反恐部门工作,目标是掌握恐怖分子的踪迹,以便进行精准打击。首先,你必须拥有足够大的相关数据。

他在2015年9月的一次演讲中曾说:“当时和美国做阿富汗的情报工作的时候,就有数千个文件,很多的数据要处理,所以你不能够通过手工的方式整理出来,这是不可能的。”

而数据库中那些彼此有关联的信息,能被Palantir的技术一一识别。当这类信息的量达到一定数量,它就可以帮助你描绘出正在发生的、和恐怖分子相关的事实。这和电影《指环王》中水晶球Palantir的功能何其相似:穿越时空,透过表象洞察一切。

Joe自称,Palantir的技术,能把机器的处理能力和分析师的分析决策能力,完美融合,并将各自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我问:抓住本拉登一事,Palantir确实参与了?

“我认为Palantir做了技术方面的贡献,就此而言我感到非常自豪。”Joe这样回答。

Palantir除了协助美国政府抓住了恐怖分子本拉登,多次击退恐怖组织isis的袭击,还帮助多家银行追回了纳斯达克前主席麦道夫 隐藏起来的数十亿美元巨款。 至于如何具体操作,这还是商业秘密。

除了反恐、金融,他们的触角已经伸入到农业、医疗、消费等领域。比如,在医疗卫生方面,Palantir客户可以使用palantir软件,应对医疗成本增加的问题。 业主还可以避免破产,或者丧失房屋赎回权。

Joe给Palantir这类型的企业取了个名字,叫作智能企业。智能企业与一般的企业的区别就在于,它不针对你我这样的消费者,只帮助大的产业。Joe这辈子最想干的事情就是,不停创办、投资智能企业,让这个显得有些迟钝的世界,变得更加聪明。

Joe的野心在他在TED以及中国某场合的演讲表露无遗。

“我们通过GDP来观察所有大型的产业在每个国家是如何运转的。 百分之七十的GDP都是来自很老的产业部门。这些产业还在以六十年以前的方式来进行转,对如何用最新的技术一无所知。

“去认识不同的产业非常重要,而后去修复它们的缺陷。这也是我们的责任。

“将来有哪些经济会被这些新的技术、被智能企业,在未来的几十年改变呢?大概有20万亿美元的市值,将来会被这些智能企业核心的技术改变。这个是非常令人振奋的,因为这就意味着有史以来第一次,技术领域开始对所有的行业都产生影响。”

Palantir是Joe和大学同学Steve一起创办的,那是2004年,他们刚从斯坦福毕业,有想法有激情,就是没有钱。刚开始找的所有投资机构都拒绝了他们,这些人还给出自认为中肯的建议,劝他俩别干了。Joe停下来想了想,他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恐怕在于:要找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想到了斯坦福校友彼得·蒂尔。

彼得·蒂尔,被誉为硅谷的天使、投资行业的思想家、paypal黑帮的灵魂人物,因为畅销书《从0到1》深受中国创投界追捧。

Joe回忆说,“我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候 就开始接触很多成功人士,想认识他们,从他们身上学习。彼得就是我当时想认识的人,他是我当时最崇拜的人,所以我决定给他工作。”

彼得创办的Paypal,现在是一家全球知名的在线支付系统,不过Joe加盟那年,Paypal频频遭受黑客攻击,还无法盈利。这时,还是实习生的Joe 做出一个大胆举动,他说服公司聘用他的一些朋友加盟,大家组成团队共同为公司解决技术难题。对于一个实习生来说,这是——怎么做到的?

Joe给的答案是“主动”。“我当时那个年纪是非常积级主动的。我有什么想法就跑去和彼得沟通。Peter对自信的人印象深刻,会及时回复。”

让老板印象深刻是多么重要!后来, 当Joe为Palantir为融资时,彼得不仅同意投资,还同意加盟公司担任联合创始人。

“彼得和我在很多方面都有共同点。我们都是国际象棋冠军。我们都对经济、历史抱有很强的兴趣,都喜欢宏观思考。我们对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有很多共识。”

彼得·蒂尔的200万美金天使投资到账后,Palantir正式诞生。

Palantir成立的2004年,彼得·蒂尔还投资了另外一个团队Facebook。他明智地指出:Facebook展示人们想要展示的关系网络,而Palantir展示人们不希望被知道的关系网络。Facebook成长顺利,它如今是全球社交软件领域耀眼的明珠,而Palantir的成长,却是漫长、艰苦。

“最大的挑战是要建立一个怎样的系统,以及该如何拿到反馈信息。我们当时已经有很好的构想,包括该如何模拟政府的系统、该如何联合操作……但每次把东西做出来后,很难找到人给我们反馈信息。”

因为技术难题无法解决,在公司成立的前三年里,Palantir没有找到一个正式的客户。中情局旗下的一家投资机构,在公司成立第二年成了他们名义上的第一个客户,然后对方并不愿意和签署正式合同。因为没有收入,公司经常挣扎在死亡线上。

“在Palantir成立最初的三四年里,我们好几次几乎流失最优秀的员工。我们差点就放弃了。”

这里要提到Joe的合伙人。在公司成立后不久,他通过彼得·蒂尔找到了一个厉害的合伙人。

Alex Karp,是一个拥有哲学博士学位的怪才,他的头发永远都是乱蓬蓬的。 Joe开玩笑说,由于年轻,此前他和Steve好比是两个小孩儿在创业,和大机构打交道时人家往往会轻视他们。Alex加盟并担任CEO后,他们团队才算有了一个大人。

Joe认为,公司要选择的是那些有点子、同时还会对改变世界有使命感的人,Alex无疑符合他对合伙人的所有想象。

“Alex在欧洲学习哲学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有钱的欧洲人 。而我在Palantir的部分工作就是跟各国的情报机构沟通 并且要拿到信息和数据。这些富豪们和这些机构有非常紧密的联系。所以Alex就手把手教我如何打通关系和人脉。”

但有一个Alex并不够,如上所说,招募优秀的人持续入伙并留住他们,非常不容易。据Joe所说,硅谷很多顶尖人才都来自移民家庭,他们父母希望他们去有名大公司工作,所以很多时候Joe要去跟这些人的父母沟通、画饼、讲故事。而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父母还是不会相信Joe,仍让他们孩子去选择谷歌微软

技术大牛的聚集,这是一个艰难爬坡的过程。当一个、两个过去结交的朋友凭着对Joe的信任,接二连三地加入了Palantir后,Palantir忽然有了一种吸引人才主动前来加盟的能力,新的稳定的团队最终形成。“很多我以前帮过的人,来帮助我取得了成功。”Joe后来有一次在演讲中说,“你要学习如何帮助别人,如何对别人有忠诚。几乎我见到了每一个成功的人士都在人际关系方面有非常好的学习。”

聚集了一流的人才之后,Joe、彼得、Alex和Steve等人分头努力,终于突破了持续四年的技术、客户、人才、收入多个问题交织的危局。

2008 年,Palantir为美国中情局完成了第一个项目。这家机构不仅终于和 Palantir签署了正式的合同,还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这样的评价:“Palantir做的是一件伟大的事情,教人类如何与数据对话。他们毫无疑问代表了顶尖智慧。”

这之后不久,美国国家安全局、联邦调查局诸多机构很快找来寻求合作,Palantir在情报系统频频立功,2011年,成功地协助美国政府击毙了本拉登。

如今,Palantir已经是一家在全球拥有18个分支机构、5000多名员工的大公司。

在节目策划阶段我曾问Joe:你最与众不同的特质是什么?他的原话里,除了提到很强的战略思维能力、总是让他能够获胜的竞争力和成就他人之外,还有一点,自信。

“ 我认为想要建立一个大公司 你可能需要有过度的自信。这一点很有帮助。也许是小时候我父亲经常告诉我:‘你做的很棒!’可能我就当真了。”

不过,就在他亲手创办的Palantir如日中天的时候,Joe却决定离开,创办了另外一家企业。

继续前进

Joe 创办的第二家公司Addepar,目前有150多名员工。

他解释,“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我意识到金融系统有很多缺陷,整个平台都很差,透明性也很糟糕。”

当时有管理超过几百亿美金养老金的基金客户,当他们需要了解自己关于在通用汽车公司的各种资产的投资情况如何时,他们得花个三个礼拜的时间才搞明白这些资产的情况。这对于管理资产组合而且要根据市场情况及时的做出反应而言,是无法接受 。

“我们因此想修正这些问题,我们得另外创立一个独立的公司来完成这些任务,这就是Addepar, 它让平台更开放。”

Addepar现在管理着5000亿美元的资产,在它如今的150个客户里,占主流的几乎都是超级富豪、家族基金这些高净值人群。

Addepar在发展过程中,遭遇了和Palantir 几乎一模一样的困难:把第一个让人满意的产品拿出来,也用了将近四年。不过度过难关后,他们的路就越走越宽。

Joe和团队希望,addepar最终可以为任何机构管理钱,能够判断每项投资的价值,不仅仅解决美国的金融问题,还可以解决全球金融的问题。

在创办Addepar后不久,Joe还创办了另外一家智能企业,它就是专注于帮助政府部门提高效率和政府信息公开化的Opengov。此外,他还先后创办Formation8  和8vc两家投资机构,投资具有新技术的项目。

在采访中,关于创业,我还问了Joe两个问题:

——创业最重要的思维方式是什么?

——你一方面要很自信,你要不断朝着你的目标走,不管遇到什么挫折。但同时你要有很实用主义精神,你要知道具体怎么来做,所以就是说你一直在理性和非理性之间要有一个很好的平衡。

——怎样才能成为一个领军人物?

——一般我是向别的领导学习,同时我个人觉得你要在乎你下属的成功,你要跟他们一起庆祝,从心里面发出的,你的感情是很难装的,你真的是能够支持下属,跟他一块庆祝他的成功的话,他才能跟着你。

最后,再说到Joe家院子里的《冰与火之歌》的雕塑——那把家里的剑。

我问他, “你希望这部美剧当中,你希望成为当中哪个人物?”

Joe答:“我不知道。几乎每个角色最后都被杀了。选他们太危险了。我想做几千年之前还很和平的时候的一个国王。”


(编辑:秦梓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