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手发起樊登读书会 一手融2千万涉水法制题材剧作 首部作品收视率多次破1

2017-03-22 08:3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 中艺博悦董事长樊登

文| 铅笔道 记者 邱晓雅

导语

某日,樊登转发了一条关于电视剧《警花与警犬》的微博,意料之外地收获了不少粉丝的留言。

这比他发布樊登读书会的内容受欢迎多了。“我们读书会有一百多万收费会员,还是很铁杆的,都不如警花警犬点击的人多,怪了。”

《警花与警犬》是中艺博悦打造的第一部电视剧,也是编剧们走访一线的刑警和警犬训导员,并根据好莱坞结构改造的真实故事。它于去年7月登陆浙江卫视中国蓝剧场,收视率一度登顶暑期第一,网络总点击超过60亿次。

中艺博悦由樊登创立于2015年,其垂直于现实主义法制题材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的剧本研发、创作等。原创内容锁定公安、检查、法院、司法、国安等领域。

: 樊登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打造好莱坞结构的原创故事

穿过微窄的小道,伴着导航里的一声:“目的地就在您左侧,步行导航结束”,铅笔道记者扭头便看到了寿比胡同6号院。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四合院。院子里,萧瑟与生机并存,桑葚树、柿子树、石榴树……屋内,穿着白色休闲连帽卫衣的樊登,在一片陕西茯茶的香气中说:“这样静谧的环境适合编剧们创作。”

是的,坐在茶桌前的这个人就是“樊登读书会”的樊登。在把内容付费做得风生水起的同时,他还是一家现实主义原创剧本开发公司——中艺博悦的董事长。

时间拉回到2015年,此时的中艺博悦还是一个拍着小成本电影的小团队。而这个团队本属于导演张艺飞,他拍了很多上了院线的电影,比如《姑鲁之恋》、《缘来是咱俩》、《情回鹭岛》、《我是大明星》等。

投资不大,张也都赚到了钱。“这哥们儿还行,一部戏投资一两百万元,最后能挣三五百万元。”

◆ 寿比胡同六号院内部环境

看着张拍了这么多年戏,作为朋友的樊登认为: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将很难做大。在他看来,影视行业其实有特别多的机会,且中国最赚钱的公司是拥有IP的影视公司,而不是制作公司。“但中国人欠缺原创故事的能力,今年翻拍《西游记》明年说不定重新拍金庸,然后又是一大堆《射雕英雄传》。”

于是,原创故事就显得特别珍贵。“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天下霸唱的《鬼吹灯》能卖到上亿的版权,为什么?因为它是原创故事。”

樊登觉得好的原创故事应该符合好莱坞三段式的剧作结构。“开场一定有人物性格的铺垫,中间一定会有一件冲突事件,然后用错误的方式不断尝试,不断深入谷底,越做越糟糕,最后终于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

而国内的编剧都是跟着感觉走。“他们写完了就去忽悠老板,老板也不懂,说:‘行,投吧。’投资的失败率特别高。”

一日,马连道茶叶城,樊登与张艺飞在夜市上喝茶、聊天。他对张说:“咱们一起往这个方向走吧。”樊登口中的方向就是打造符合好莱坞三段式结构的原创故事,也就是创立一个专注头部资源的公司,张对此也很赞成,于是点了头。

2015年,他们重新组建了公司——中艺博悦,并租下寿比胡同6号院,招聘编剧团队着手剧本的工业化和标准化生产。

垂直于法制题材

樊登在CCTV、北京卫视任主持人时,采访和认识了很多警察朋友。与他们聊天时,樊觉得这些案子太精彩了,有些甚至是惊悚。“警察那些真实的故事比电视剧还抓人。”

在樊登看来,这些故事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他举了一个例子:“《解救吾先生》一下子就火了,为什么呢?因为这故事是真的。”原来,他曾在做节目时就认识吴若甫,也知道整个电影并无过多的加工。

此外,他觉得在中国如果不讲主旋律就很难讲故事,只能做一些边缘化的网剧。“我们相信天然的故事比编出来的生动。它唯一欠缺的是模式,所以我们找一个故事的内核,找一群会写东西的人,就成了产品。”

◆《警花与警犬》男主于和伟

于是,他给中艺博悦规划了一个方向:垂直于现实主义法制题材的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的剧本研发、创作等。原创内容锁定公安、检查、法院、司法、安全、律政等领域,从而弘扬时代主旋律,弘扬社会正能量。

李刚是樊登众多警察朋友中的其中一个。李曾在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重案支队工作多年,屡破大案要案,也曾将不少新时期警察故事写成了原创剧本。

聊及警犬及训导员的感情,李刚以及其他大老爷们编剧都会流下眼泪。每每警犬要退役或者牺牲时,训犬员都会情感崩溃,都会有长期的心理阴影,且希望为这些警犬养老送终。“重案刑警出身的李刚是个很动感情的编剧,他写东西都是先把自己写哭了,再给别人看。”

◆ 洋溢着青春朝气的警花们

电视剧《警花与警犬》的想法由此诞生。随后,团队开始访谈民警,到一线与训导员和警犬打交道,搜集到许多真实鲜活的故事,再把这些故事打造得更加好莱坞结构化。比如最初女警的性格都桀骜不驯,与配犬的关系不好,慢慢地她就会爱上自己的犬。

剧本则由一个主笔编剧及几个非主笔编剧共同完成,且写作有一个标准的流程。比如每一集剧本都有一个目的,人物情感发生了什么样的转变,怎么引入下一个事件的发生,而不是加水词,凑时长。

再比如某一集必须得死人,否则观众无法倾注感情。樊登还记得第一次开会讨论剧本时,导演说,“这个不行,这一集必须牺牲一个人。都一集多了还没牺牲,这剧就张力不够没法看。”“真正懂的人是有节奏的,到某个时候一定要死,死完后观众才会触动,才会对坏人仇恨,然后倾注感情在人物身上。”

在樊登的想象中,中国的编剧应该变成一个工业化的机器,并且能够产生人文化的温度。“即使导演换了,拍的质量也能一模一样。”

登陆浙江卫视中国蓝剧场

但如此地剧本工业化生产也是一大挑战。对于习惯于放养的国内编剧来说,剧本的工业化生产则成了束缚。一轮轮地推翻,一轮轮地重建,使得很多编剧写着写着就离开了,“不干了,生气了”。

于是,他启用新人编剧。“年轻人的学习能力超强的,我们也会用一些好的大学在校生。”

编剧团队天天磨合,不断地强调结构,不符合结构的剧本就重写。“他们这些人效率特别高,一稿一稿地写,这稿不行就重新写,真的是挺玩命的。”

而在樊登看来,做主旋律的片子就像是戴着镣铐跳舞,摆在面前的是一条条红线,比如不能过多地展示犯罪的过程和细节,容易引起不法之徒的模仿,在客观上容易教唆、诱发新的犯罪。

2015年冬,谷锦云导演、李刚编剧以及几位签约编剧聚集在平谷金海湖度假村封闭式讨论。一个礼拜的时间里,大家一点点的打磨推敲。后来,剧本通过了,再后来,电视剧就开拍了。

◆《警花与警犬》剧照

《警花与警犬》还得到了公安部门的大力支持,“剧组有一个专业的警方制片,专门负责协调协助拍摄,比如直升飞机、无人机、特种防爆车等”。

三个月后,《警花与警犬》拍摄完成。在2016年北京春季影视作品交易会上,浙江卫视买下了首播权。“项目总共投资了不到7000万,前期就卖了1个多亿。”

去年7月,《警花与警犬》接档《欢乐颂》登陆浙江卫视中国蓝剧场。播出第一天,收视率破1。“前几天全国排名第二,之后基本上保持收视率第一的状态。”

之后,山东卫视开始二轮播放,广东卫视、山西卫视三轮播放。而故事创作全面升级的《警花与警犬之再上征程》也立刻着手创作。经过第一部的积累和历练,第二部的创作顺畅得多。编剧们花了90天的时间就完成了40集的剧本。

如今,《警花与警犬之再上征程》已完成拍摄并进入后制,而《警花与警犬》网络总点击超过60亿次。早在去年10月,中艺博悦获得2000万元天使轮融资,估值为1亿元,投资方为长安实业、娱乐工场。

下一步,中艺博悦除了要打造《警花与警犬》系列之外,还将打造消防特勤题材的《蹈火先锋》、犯罪主体研究题材的《心魔猎手》、公安改革题材的《南锣警探》、刑侦探案题材的《我本神探》、刑辩律师题材的《律海情天》等。

/The End/

编辑   王  姝     校对   石  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