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少年创业3次未成 熬成中年再创业 为9.8万快递员自动派件 获投800万

2017-03-28 07:0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云喇叭”创始人李黎明,IT男瞄准服务业。

文| 铅笔道 记者 石晗旭

导语

做智能快递柜“速递易”的三年内,李黎明十几次跟着快递员,早上五点出门,夜深收工回家,奔波在取件、送件的路上。

每个快件摊前,快递员蹲在地上拼命输入号码,打电话或发短信通知收件人取件,一蹲就是一两个小时。这每天在全国各地发生的日常让李黎明决定为他们开发一款软件,自动同时发送电话、短信及微信通知。

2015年9月14日,“云喇叭”App正式上线。至今,产品服务全国50个城市9.8万快递员,为4400万用户累计通知2.7亿次。平均每天为快递员节省1.5小时通知时间,每月节约70元左右通讯费,到达率98%。

项目通过向快递员收取会员费及LBS广告费盈利。去年11月正式收费至今,会员费总收入400余万元,广告费105万元。

截至目前,“云喇叭”已于2015年7月获暴风科技冯鑫的300万元天使轮投资,去年8月获公司及个人投资者800万元天使+轮投资。

注: 李黎明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技术改善快递业

1986年很平常的一天,广安一中一间教室内端坐着一懵懂少年,脸上映着显示器幽幽的蓝光,双手略显忙乱地敲击着键盘。

良久,他猛地坐直身体,双拳兴奋地握紧——他靠自己编程实现了计算三角形面积。

这是李黎明第一次接触电脑,也是他推开“新世界”大门、与技术结缘的开始。此后,他考入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年少轻狂,一副技术改变天下的屌样”。还是学生的李黎明参与电信127自动寻呼系统开发。其后,他做过ATM联网、POS支付系统及银联手机支付的项目。

2012年8月,校友邀李黎明进入上市公司三泰控股的“速递易”任研发总监。团队用三年的时间在全国落地社区智能快递柜。这成为他关注快递业的契机。

三年间,李黎明接触到很多快递员。为更了解快递员的需求,每隔一两个月他便跟着体验对方的一日生活,包括配送学校、写字楼社区、农村等不同片区。

早上五点,天蒙蒙亮,李黎明揉揉惺忪睡眼,快递员早已倚在车边。二人上车,直奔网点拉货。到了网点,二人狼吞虎咽地解决早餐,再拿货、发货。弯弯绕绕大半天,下午两三点钟才能吃上午饭。饭后,又回到网点,拿货、发件。好不容易送完件,已是夜深。回到住处,快递员录单后,才算松下一口气,可以入睡。

在学校或社区内,快递员多在楼下摆摊,蹲在地上,拿出“棒棒机”(快递员的老功能机),眯着眼、弓着背,挨个给收件方打电话或发短信通知取件。“每天十点到那儿后,可能好几千个快递,他们就在那儿拼命输号码。”

辛苦如此,“男人当牲口,女人当男人”,但快递员的工资并未如网传一样高,“50%收入在3000元及以下”。

“速递易”虽可为快递员部分分担,但公司投入10亿元,每天处理100多万快件,却仅占快递市场略高于4%的份额。“95%的快递还是放不进去,快递员还是一蹲两个小时。IT发达,移动互联网成熟,为什么不能让他们的通知方式更自动化?”

获暴风科技冯鑫投资300万元

为快递员开发一款自动通知收件方App的想法渐渐成形后,李黎明在“速递易”内部提出建议。但大家觉得太简单,没什么价值。

李黎明并不认同,“这个产品能帮快递员省时、省力、省通讯费,市场很大”。2015年3月20日,他离开“速递易”,准备第四次创业。

离职后,他先跑到北上广深等城市,了解移动互联网在改善服务业上的应用,“看了一些面条厂、石材厂、房地产等传统行业”。

5月底的一天,上午10点,李黎明参加的涛峰私董会在香山脚下一酒店中上课,暴风科技冯鑫分享其在国内上市的经验。到了提问环节,李起身问道:“怎样让我们的传统产业能够更好地和互联网结合或者转型?”

冯鑫说:“没想到我们这个私董会里还有问这么low的问题的人。”便继续讲课,没再理他。

李黎明不甘心,就不停给冯鑫发微信求解。半晌,冯鑫回复:“那我们聊聊吧。”二人便溜出会场。

院中亭子里,李黎明用18分钟向冯鑫阐述了自己的想法,“当时只有idea,而且暂定名快小二”。冯鑫点起一支烟,缓缓问道:“那你要怎么样的投资?”

李黎明当场蒙了:“我不知道啊。”于是冯鑫让他拟个详细的计划再来谈。

回到成都后,李黎明写了一个400多字的项目介绍,包括背景、市场、产品形态等。两周后,他再次飞到北京,去办公室找冯鑫。聊了一个半小时后,冯鑫又问:“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他再次语塞,冯鑫也没再追问。

2015年7月3日,李黎明正式创立“云喇叭”。令他意外的是,冯鑫竟然决定投资300万元帮助项目启动,资金于7月30日到账。

免费服务快递员

彼时,技术团队只有4个人,没有产品经理,也没有UI。“页面设计得非常简单,就两个颜色——蓝和白,只有一个图标;而且就一屏,logo都是工程师画的。”

团队更注重的是稳定性,“送快递两个高峰(9:30~11:30、14:00~16:00),全国可能10万快递员集中使用”。为此,团队只能不断测试,横向扩展,持续到上线后半年,才真正解决这一问题。

团队部分成员

至9月14日,“云喇叭”App正式上线,免费为快递员提供自动通知服务。快递员虽仍需手动输入电话号码,但可全部输入后,一键发送,并可同时通过电话、短信及微信通知收件方,“基本可以节约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通讯费每月也能节省70多元”。

种子用户获取自李黎明在“速递易”时期的积累,并用“类传销”的模式拓展:让体验不错的快递员发展有效用户,可获十元话费奖励等。

李黎明还亲自到各个网点宣传。国庆期间,他每天开着车,扫荡成都大学城快递点。常常开几十分钟的路程,蹲在快递员旁边等上一两个小时才能与对方聊一聊,“高峰期他们太忙,根本没时间搭理你”。

看到快递员忙完,李黎明赶紧迎上前去游说:“我给你们一个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的工具,你们可以了解一下怎么使用……”快递员们对此反应不一,部分人欣然接受,也有人表示没智能手机或者根本不想学着用。

上线两月后,李黎明走出成都软件园的办公室,偶遇楼下一个快递小哥。他上前问道:“你用云喇叭吗?”

得到对方肯定回答后,李黎明说明自己就是“云喇叭”的创始人。小哥一口川普:“小哥,你做了一个有功德的事儿!”

至今回忆起对方的话,李黎明都有着压抑不住的成就感。“感觉受不起,我分明只做了一点点小事。”

明确盈利模式

此后,团队完善,功能由最初只有发送及成功通知增加到7个(如失败后重新发送等)。至去年9月,“云喇叭”拥有60828个快递小哥用户。

“云喇叭”App首页、订购页及发送通知页

虽然去年8月,项目已获公司个人投资者80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但单单9月,产品仅通讯成本已达110万元。免费服务这一整年,团队几乎亏损600万元。

向快递员收费势在必行。10月,团队顶住压力,开始预收费,每次通知收取2分钱。预收费的第一天,便收入17.5万。看到这一数据,李黎明开心极了,“没想到收费对快递员的使用没什么影响”。

到了11月,团队正式上线收费套餐,分为特惠包(每次1分钱、单用户每月限购5元)、VIP包(150元6000次)、会员包(60元2000次)及基础包(20元500次)。正式收费后,平台保留了80%的业务量。

虽然收费效果不错,但李黎明从创业伊始便认为从快递员这边赚不到什么钱。“本身他们收入就不高,用我们四川话讲,‘鸡脚杆上剐油’,根本剐不出来的嘛。”

早在2015年6月,李黎明便想到利用平台所能获得的用户位置数据做文章。于是他尝试做起LBS广告,“可以推送用户周边1公里的生活服务信息”。目前,他尚未大力扩展该项业务,仅与部分连锁的化妆品、酒水、汽车设施等五六个类型商店达成合作。

上线至今,“云喇叭”已覆盖全国50个城市,服务9.8万快递员,累计发送2.7亿次快递通知,平均每日通知80万~100万次,到达率98%;收取快递员400余万元会员费,广告营销收入105万元。

今天的李黎明,已不再有“技术改变天下”的狂妄。但他仍坚信,技术可以改善服务从业人员的生活,哪怕只是为快递员做一些微小的工作。

/The End/

编辑   韩正阳     校对   代  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