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90万 大三理工男三年磨一块吉他拨片 空气中晃晃手弹出百首歌 下月初众测

2017-03-28 08:0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AeroBand创始人洪文博

文| 铅笔道 记者 郝陶锐

导语

2015年5月27日,“云台山杯”创业大赛决赛现场。

洪文博的参赛作品是AeroBand(空气乐队),一款可在空气中演奏音乐的智能硬件。他登台之后才发现,设备连接出了问题,发不出一点声音。

一成员眼看不妙,急忙抓起话筒,一边拖时间,一边使眼色——“快修!”

洪文博满头大汗,手上调试不停。突然,“铮”的一声,空气中传出吉他声。瞬间,台下的嘈杂声都消失了。紧接着,架子鼓、乐队游戏都顺利演奏。一曲奏完,掌声雷动。

彼时,洪和团队成员均在河南理工大学读大三,产品刚做出来不到一年。这“铮”的一声,为他们拿到了恺富资本、PreAngel等共计90万元的天使轮投资。

洪文博团队从2014年下半年起研发AeroBand产品它包括硬件和手机App,至今已更新至第六代。最新版产品“空气拨片”专注于吉他乐器,外形酷似吉他拨片。

产品主要针对90后年轻人,目的是降低乐器门槛“使喜爱音乐的人能更轻松接触音乐”。用户将设备用蓝牙与手机相连,并在App中选择乐曲,按一定模式在空气中挥动拨片即可演奏。

近期,AeroBand将发起线上众测,预期收集300名种子用户,并以此完成最后一轮迭代。

: 洪文博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赢比赛获投90万

2015年年初,大三学生洪文博在西安参加了一场路演,由他的数字电路老师谢贝贝带队。

上台演讲、展示产品,对他而言,这似乎与普通的大学生竞赛没什么区别。可随后一连串的评委发言把他炸蒙圈了。“双创”、“创客”、“孵化”等一个个词汇构建的美丽图景,让他觉得胸口有点儿发烧。

还没等他缓过劲儿来,一个投资人就问:“你们打算融多少钱?”洪下意识地看向谢贝贝。谢装作想了想的样子,“五万块吧”。他转过头看了看团队成员,一个个眼睛都瞪得贼大,“弄这么多钱干啥”。

这是洪文博的第一次路演。

洪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学吉他。他是理工男,业余时间很少,初学时手指很容易出血泡。练了一个多月,他感觉没太大进步,只好把吉他闲置在宿舍。

随后他发现,学校里平均每两个宿舍就有一把吉他,但基本都“尘封了,没人玩”。后来,他看到更普遍的数据——95%的吉他初学者会在一年内放弃学习。

他与两个同学说起此事。他们认为,学生对音乐的参与期望很高,只是在想法落地时遇到了困难。工科专业出身的他们立刻就想,能否做一个产品来解决这个问题。

“最初的想法是完全模拟真吉他。”于是,三人在实验室里泡了两周,做出了第一个Demo。当时的产品包括一个键盘和一只手套。用户可用左手按键盘,模拟吉他按弦;右手则戴上内置有传感器的手套,用来模拟吉他拨奏。

产品很快得到周围同学的喜欢,这给了他信心。紧接着,团队按照一个完整乐队所需的全部乐器,开发出不同的手势识别算法,包括吉他、贝斯、架子鼓等,并为他们的产品命名为AeroBand。

AeroBand团队在校园音乐节表演。

2015年年初,AeroBand西安路演获得成功,洪正式萌发了创业想法。

然而问题很快出现。他的创始团队均读大三,正忙于准备考研或找工作。研发进度一度中断,“根本叫不来人”。

此时,“云台山杯” 中美创业大赛开赛消息传来。团队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参赛。

参赛团队共220个,部分来自哈佛、MIT等高校,部分已拿到数百万投资或开始盈利。相比而言,他们的处境很不利。

更糟糕的是,他们的产品在决赛舞台上出了岔子——设备现场失去连接,无法演奏出声。他们只得一边拖时间,一边紧急调试,所幸最后完成了展示,效果也超出洪的预料。

比赛现场,他们拿了特等奖,共收获90万元天使投资。其中,恺富资本和PreAngle共投资55万元,大赛奖金为15万元,河南省政府创业引导资金为20万元。

寒冬里艰难迭代

大赛结束后,恺富资本CEO周轶洋提出,团队应进驻北京正规的孵化机构。2015年7月,洪文博团队入驻海淀创业园。

可洪文博没想到,项目刚启动就撞上了寒冬。

彼时,6月股灾刚刚开始,二级市场带动一级市场转冷,资本环境恶化。而智能硬件研发由于涉及环节多、迭代周期长,投资机构兴趣渐退,相关项目甚至 “集体踏空”。

他们的团队也不例外。他这才认识到,做一个用来玩的产品很简单,但要把它实现商业化却很难。

一方面,他们资金不足,而硬件是“土豪才容易做成的项目”,产品迭代、供应链、市场、公关等都需要资金。为保证产品迭代,洪和创始团队在决定降薪的同时,也利用自身的专业技术,从其他公司接活代工,“一单几万块吧”。

另一方面,音乐爱好者群体庞大复杂,很难捕捉真实需求。洪认为,必须要和用户接触。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在北京频繁组织90后年轻人开展AeroBand线下活动,借此收集反馈,分析用户真正的需求点。

他说,把硬件外形做成吉他拨片的样子,就是活动参与者的点子,“这样更有仪式感”。

AeroBand历代产品,右上角为最新版。

从最初的键盘+手套到手表、手环,再变成如今的拨片,从开发多乐器适配识别到专注于吉他,AeroBand用了近两年时间,共经过5次大换代,“还有无数次小迭代”。

最新版AreoBand硬件外形呈三角水滴状,酷似吉他拨片。其中内置传感器、陀螺仪等元器件,以锂电池供能,续航时间为3~4周。App可适配iOS、安卓系统,曲库有100多首国内外歌曲。

用户只需手握AeroBand,做出有节奏的动作,传感器便可将手势信号通过蓝牙传递至App。App接收后,通过团队研发的手势算法和编谱技术,即可演奏相应的音乐。演奏模式按拨片控制程度高低分“大神”、“标准”、“小白”三种。

此外,洪文博还准备在App中加入社交功能。用户使用拨片演奏后,可把所拍的视频上传至线上社区。

目前,AeroBand已实现量产,准备4月初上线众测。届时,团队将收集300名种子用户,以此完成最后一轮迭代。

The End/

编辑   付文学    校对  吴泽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