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台版王思聪”!19岁亏了1亿,和7个女人生了10个娃,创办“旺旺”得名一声狗叫

2017-03-30 11:3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说起“旺旺”,在中国算是家喻户晓,是每个80、90后的童年回忆,但对于它的主人、台湾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你又知道多少?

  简单来说,蔡衍明的一生,可以用“三多一少”来形容:

  三多:钱多、女人多,孩子多

  他爷爷,他爸都特别有钱,作为富二代,他19岁接管家族企业,1年就亏了1亿,要知道,那可是70年代的1亿元,不是你想亏就能亏的!

  而他自己,靠着几十年的积累,现在身家达到600亿元,连续两年成为台湾首富!

  据说,蔡衍明曾经和7个女人生了10个小孩,最小的孩子才3、4岁,比他的孙子还要小。

  一少:读书少

  蔡衍明从小不爱读书,在街上当小混混,高中干脆直接辍学,更奇葩的是,他自己不读书,也不让孩子读书,甚至定下规矩:孩子年满18岁便不再升学了!这在台湾富豪圈里面是绝无仅有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败家子”、“小混混”,却从台湾走到大陆,从湖南开始,靠着一包又一包米果,成为全球知名的“米果大王”!他的传奇是如何炼成的?

  富二代接手家业

  1年亏1亿

  被骂败家子

  靠一只狗重新振作!

  1957年,蔡衍明出生在台北一个富贵家庭,因为是最小的孩子,所以深受父亲的喜爱。但是他却不爱读书,不是呼朋唤友在街头晃荡,就是在父亲的剧院看电影,一天能够看上10部电影。

  高中时,由于先后和学长发生两次冲突,本来就不爱读书的蔡衍明干脆退学,刚好那时候父亲从朋友手中接过宜兰食品厂,不想看着他整天游手好闲,就让他去接管厂子。

  那时候,蔡衍明只有19岁,没有文化,也没有管理知识,完全找不到头绪,用他的话来讲就是:

“我账也看不懂,人也不认识,我又不敢问。损益表是赚是赔,我也不知道。”

  就这样一个啥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胆子倒是不小,当时台湾的食品厂主要是做代工生产,但他偏要做自己的品牌产品。他说:

“代工要看别人的脸色,要被压价,甚至随时都可能踢你出局。”

  于是,他倾全厂之力,做起了“浪味鱿鱼丝”,但是做品牌哪有那么容易,那时候的台湾人只爱吃日本的零食,结果一年下来,钱一分没赚到,反而赔了一亿多新台币,不仅把厂子搭了进去,还让家里贴了一大笔钱补救,蔡衍明也落下了个“败家子”的称号。

  当时的宜兰食品厂

  人生首次做生意,就尝到了如此大的失败,蔡衍明的心情极为低落,他很长时间都不敢和家人对视,觉得别人看他就是在笑他,甚至还得了抑郁症,一度想跳楼自杀。

  在这种情况下,是蔡衍明的宠物犬黑皮救了他。黑皮自蔡衍明7岁时就一直陪伴着他,虽然个头小小,但是非常好斗。

  蔡衍明回忆,“他的双眼炯炯有神,很自信,也很敢斗。从小就找比他大的狗相咬,有两次被咬得送进医院。但每次从医院回来,他还是要找大只的斗。”

  在爱犬的陪伴下,蔡衍明逐渐康复,性格也发生了变化,“我以前很乐观、很招摇,拜把子一大堆。从那时候开始就自动收敛,因为一个人成功,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失败。”他决心从头再来。

  投身米果东山再起

  一举占领95%的市场!

  沉寂了两年时间,蔡衍明终于找到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1980年的台湾,正处于经济繁荣时期,休闲食品,特别是米果,如同今天的咖啡馆,是一种时尚和潮流,但台湾人吃的都是日本零食,并没有本土品牌。

  因此,蔡衍明决心进入米果领域,而且他不信邪,不做进口,一定要自创品牌。

  虽然之前亏了1亿,但蔡衍明依旧相信这个路子是对的,只是当年自己太过毛躁,把事情搞砸了。他吸取了当年失败的教训,决心证明自己。

  1、质量优先

  为了保证自身产品的质量,年仅22岁的蔡衍明专程来到日本,找到日本三大米果厂之一的岩冢制寻求合作,希望能够引进技术。但64岁的桢计作社长连连拒绝,怕小伙子办事不牢,坏了自己的名声。

  但蔡衍明并没有放弃,整整两年时间,他每月去一次日本,每周都给桢计作寄一封信,不断表达着引起技术的渴望。终于,他的诚心打动了桢计作,把米果制造技术交给了他,这就有了后来我们熟知的“旺旺仙贝”和“旺旺雪饼”。

  左二是桢计作,右二是蔡衍明

  2、打响品牌

  产品有了,叫什么名字好呢?为了想出一个好听、上口又吉利的名字,蔡衍明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怎么睡觉,前前后后想了上千个名字,但都没有一个满意的。

  据说,有天夜里,蔡衍明好不容易睡着,突然听到狗叫,像是在呼唤自己,他惊醒之后,立马跑到家附近的灵犬庙祭拜,再加上想起了自己心爱的宠物黑皮,蔡衍明就把狗叫声谐音“旺旺”,当成了公司的新名字。

  有了新名字、新产品,蔡衍明立刻投入大笔资金做广告,由于广告宣传有效结合了台湾民间信仰的祭拜习惯,旺旺的米果产品一上市,立刻引起了抢购风潮。

  而且,因为旺旺是自有品牌,在价格上拥有极大的空间,蔡衍明主动发起价格战,迫使老牌食品大厂统一与义美相继退出竞争。在台的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95%!

  独具慧眼在湖南开厂

  靠免费试吃打开市场

  1992年,35岁的蔡衍明已经在台湾难逢敌手,适逢邓小平南巡,他嗅到了大陆将要加大开发的商机,决心进军大陆市场,做“更刺激的生意”。

  在那个年代,外资选择在大陆投资,一般都是选择在广东、福建等沿海城市,因为那里是特区,已经发展起来,交通便利、政策优惠力度大。

  但蔡衍明偏偏不走寻常路,他把投资地点选在了湖南,那里远离沿海,没电没马路,什么都没有。

  

  

  旺旺在湖南的厂房

  大家都说蔡衍明疯了,但其实他的算盘打得很精,湖南稻米资源丰富,能够为米果生产提供原料,劳动力也充足。

  更重要的是,旺旺当时的投资只是千万级别,在外资云集的沿海城市,势必不会得到政府的重视,但在湖南,作为第一个投资的台商,势必能够得到很多的优惠政策。

  果不其然,旺旺选择在湖南建厂,当地政府立马投资了公路、发电厂等基础设施,让旺旺可以安心生产。

  不过,旺旺在内地的开局并不顺利,有趣的是,正是这场不顺利让旺旺在大陆打开了局面。

  工厂建成之后,旺旺就拿到了300货柜的订单,本来协议已经说好是款到发货的,可是交货时,大陆经销商却要求卖完再付款,不然就不要货了。

  蔡衍明一下子傻眼了,但他拒绝妥协,只给到款的经销商供货。但剩下的货怎么办?思来想去,蔡衍明一咬牙一跺脚:把这些货都送出去!

  于是,这些货被运到了上海、广州、南京、长沙等地,免费送给了当地的中小学生试吃,学生们人手一包,没想到这样反倒打开了当地市场。

  趁热打铁,蔡衍明又赶紧砸钱做广告,“你旺我旺大家旺”的广告词很快人尽皆知,旺旺食品独特的口感、漂亮的包装也广受到孩子们的喜爱。最终,投产当年,蔡衍明就创收2.5亿人民币。

  

  

  

  有人来抢生意?

  不用怕,和他硬碰硬!

  生意红火,自然有人争抢,看着旺旺米果大赚特赚,康师傅等上百家企业也不甘示弱,纷纷建厂,到了1994年,全国居然有200多个厂商加入了“米果大战”。

  在激烈的竞争之下,米果的价格也从最初的一公斤50元,直降到一公斤30元!

  面对危机,蔡衍明一边祭出价格屠刀,接连推出了四个副品牌的低价米果,一口气把自家产品的价格降到了5元一公斤,狠辣得令人咂舌。他说,“除根之后,才好做”。

  另一边,他又利用各地政府高涨的招商热情,接连在各地投资办厂,完成了制造端的快速扩张,加大产量,减低成本。

  此时,米果的价格已经恢复原先的水平,但旺旺的市场地位从此再也无人能撼动。

  就这样,靠着一包一包的米果,蔡衍明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2015年,根据胡润全球富豪榜的资料显示,旺旺集团蔡衍明坐拥610亿元人民币的总资产。

  

  2016年,蔡衍明力压郭台铭,再次蝉联台湾首富!

  

  

  

  谁说小混混不能做大生意?

  街头智慧照样可以称霸商场!

  蔡衍明虽然是个富二代,但是因为不爱读书,总是混迹街头,所以他的行为处事总带有一种“江湖气”——鄙视陈规陋习,讲求实际,重情重义,有几个故事:

  故事一:

  旺旺曾经在新加坡上市,一直只有15倍的市盈率,而同年在香港上市的康师傅市盈率一度达40倍,但旺旺每年的净利率依然高达16%,

  但就因为比不上康师傅,蔡衍明打算转投港交所,他还说:被提起说差人家很多,成就感没有了,叛逆感出来了,所以一定要去香港!

  而且,蔡衍明不甘心与投行分利润,居然用自己的团队代替专业私募,结果要用私人名义,以每天15万美元的高额利息向银行借款8.5亿美元,用于股权私有化。

  这一回,蔡衍明不仅让外界体验到了他的决策之大胆,还看到了其行动之迅速。从撤离新加坡,到登录港交所,旺旺前后只用了200天,公司市值也从35亿美元提升至51亿美元。

  

  

  故事二:

  蔡衍明不读书也取得成功,因此觉得“街头一年,更胜读书三年”,要求孩子年满18岁便不再升学,直接进入企业学习经营。

  有人反对,他不屑一顾地说:哪个学校的老师,比得上我亲自教做生意?

  蔡衍明与长子蔡绍中

  故事三:

  外界传言,他有过7个女人,共生了10个孩子,虽然他一直没有结婚,但是他坦言,无论是否登记过,只要是自己的女人生的孩子,一概都认。

  故事四:

  对于曾经帮过自己的人,蔡衍明一直铭记于心,譬如向旺旺提供技术的桢计作,就被蔡衍明视为“旺旺之父”。他也把桢计作的雕像,和他父母的雕像,一同陈列在公司。

  

  还有曾经陪伴他、启发他的爱犬黑皮,他也没有忘记。他花了数百万人民币,请画家为黑皮画了一幅油画,高达7米,陈列在公司里面。每个客人到访,他都会引导客人来此处合影。

  对于蔡衍明,不少人都对他的“街头智慧”不屑一顾,觉得没怎么读书、又是个小混混,走到今天全靠运气。

  但就是这样一个“败家子”、“小混混”,却在几十年的商界浮沉中,靠着街头特有的智慧和坚持,一步一步成为了今天的“米果大王”。

  蔡衍明曾说:“学历高的人定性不够,都不够了解自己,要求的待遇比别人高,却不懂得要求自己;反而是学历低的人,比较有耐心,知道自己的不足,工作起来比学历高的人更努力。”

  几十年来,他也用自己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他失败过,也抑郁过,但他始终靠着骨子里面不服输的劲头,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所以说,没读书又怎么样,混街头又如何?只要有心、有胆识、有恒心,你也能成为首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