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内容,还是渠道?众玩家眼中的直播下半场究竟什么样?

2017-03-30 22:15 干货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在线直播平台数量已经接近200家,可垂直领域已有巨头占领,小玩家开始焦虑,资本开始收紧,有融资创新高,也有平台难以为继。从2016年的直播元年到现在,直播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行业拐点,格局开始转变。直播业下半场,机会又将在哪里?昨天,今日网红联合数十家直播平台、百家经纪公司、上百名网红主播在杭州举办了首届中国直播产业领袖峰会暨巅峰榜颁奖典礼,YY、映客、斗鱼、熊猫等一线直播平台分享了各自的见解。

YY LIVE总经理张莹:直播下半场——人+技术+场景

“从2016年开始一直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其实整个直播的概念已经从一个风口上的概念变成了现在互联网生活很主流的交互模式。”这是张莹最真切的感受,从数据以及现象来看,有三点可以佐证:第一,根据各种的数据统计,现在国内直播用户数是3亿规模。目前全中国有7亿网民,换句话说,每四个中国人中有两个人上网,有1个人用直播。第二,现在依然活跃的直播平台的数量大概也就是20个左右,这个数据和去年(2016年年初)有200个的数据相比,可以看到死了一大批。在这一年厮杀里活下来的直播平台从定位和特点上更具有生命力且更健康的。第三,公众对于直播概念的认知度,正在从一个概念,落到内容层面,也就是说大家现在关注直播,不关注直播本身,而关注谁在直播和直播什么内容。

她觉得,成熟的直播体系需要具备五大要素:

第一,直播平台。直播平台是用来生产研发产品的,也用来运营用户和内容,还有创建我们的商业模式。第二,金牌公会。负责培训主播,负责组织表演,也形成各种的社群关系。第三,主播经纪。主播需要再发展,他的工作就是让优秀的主播能够输入到经纪、演艺更广泛的平台获得发展。第四,PUGC,内容。我们直播再发展需要内容的不断升级和创新,内容不能只停留在原生态。第五,“直播+”。直播和各行各业的融合,创造了直播更大的形象空间。

她认为,2017年算是直播的后风口时代,直播的发展需要更强大的驱动力,能够将我们整个直播产业带向一个新的台阶的驱动力大概会有三个部分:第一,“人”。第二,“技术”。第三,“场景”。“人”说的是从业者的成长空间;“技术”是关键技术的突破;“场景”是创新的场景的体验。

斗鱼直播副总裁王岩:游戏直播是未来风口

在王岩看来,斗鱼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而且抓住了直播过去以及未来最大的风口——游戏。直播行业未来一定是内容驱动的行业,最关键就是你给用户提供什么样的内容。

对于直播的后半场他们更关注的是直播的风向,直播行业的责任。

他始终认为,直播本身是最直接能够把信息瞬间传达出去的形式,非常具有爆发力。一个主播说的话,他的一言一行同时被8岁的人和80岁的人一起看到,他们看到的内容是一模一样的,所以直播平台必须把自己的信息做好,把内容的监管好、导向把控好。斗鱼在2015年上了扣分制度,任何一个小的违规就先扣分,扣了1分可能开始引起注意了,再扣几分发现别人不能给他送礼物了,再扣几分这个直播间就有很少的人能够看到自己了。王岩说,斗鱼希望通过扣分制度做分级,不断过滤掉导向和斗鱼不符合的内容,这是每个直播行业从业者要考虑的问题。不能为了赚块钱或者赚眼球把一个事情做得特别大。

他的看法是,所有直播平台都必须回归到最原始的点。直播后半场和前半场,决定它的核心就是在于有多少主播,有多少优质的主播,有多少把优质的主播和用户连接的方式。“每一个在斗鱼发弹幕的人,本质上就是一个在线主播,为什么?因为他敲的这几个字可以被所有观众看到,这几个字本质上就是直播注释,就是帮助用户解读这场直播我们在看什么,我们在聊什么。”

映客副总裁王昊:直播渠道为王的时代到了

相比很多人觉得“内容为王”时间点,王昊更坚信目前正在到来的是一个“渠道为王”的时代,因为内容制作有很多人,但大家都在寻找渠道。现在制作内容的很多,如果渠道选对了,内容就可以是各种各样的。他举了个例子,去年风靡一时的“蓝瘦,香菇”,大家并不认为它是一个优质内容,但是因为在对的渠道上出现了,被大量用户发现,大量流量引入,导致了变成疯狂转发的内容。

他提到,如果一个好的内容,其实逃不过四个字:“美”、“利”、“新”、“情”:

“美”,内容一定是美好的,都是美丽的,一切美丽的东西别人都喜欢;“丽”,别人通过这个内容能够省钱、能够赚钱、能够获了奖励、积分、红包;“新”,在别人那里看不到的,在那这里有,能够给别人很新奇的东西;“情”,情感上的维护,心灵鸡汤、宗教信仰、心理健康。

从王岩自己的亲身经历来看,2016年的确可以被称之为移动直播元年,虽然之前YY、斗鱼在PC端直播非常成功。2015年年底的时候,直播平台30多年,2016年的春节左右是80多家,到2016年4月份的时候接近500家,到2016年年底的时候超过1000家,迅速大量的直播平台涌入,想在所谓的风口上分一杯羹。但到了2017年,他相信直播从现在开始变成一个有门槛的行业。王岩把2017年称之为直播“严年”,所谓的“严年”是对内容的监管、对人的监管。

内容监管是行业最大的门槛,技术并没有太大的门槛。在监管和融资不利的情况下会有大量的直播网站退出这个行业。

熊猫直播副总裁庄明浩:直播内容需要底线

庄明浩认为,直播相对于传统的点播在互动性、娱乐性上可能做得更好,但是只是表象,本质上是信息密度的加强。

如果看直播这个行业或者视频这个行业,有电视台那个年代,还有视频点播的年代,从电视台到视频点播看到了内容丰富性的提升,从点播形态、直播形态可以看到互动性的提升。进入的玩家努力的目标基本上都是一样的,比如说内容的丰富程度,全民参与内容生产,全民参与内容生产在前两个领域中相对比较难,但是在如今却看来相对比较容易。

庄明浩并不觉得UGC还是PGC有什么对错,而是都应该有,只不过每种内容的形态与利弊不一样,每一个平台根据自己的优势、资源选择不一样的标的就好。PGC提供的是更优秀的互动体验,UGC相对来说更简单,比如说主播承担的作用对于直播平台来讲是更大的受众群体,但是我觉得几乎所有主流平台都在疯狂的尝试一个事情就是PUGC,而这个形势下,承担的可能更多是变现方式的转变。

他表示,如今熊猫直播有一些自己的尝试,他们从游戏起家的,除此之外平台也在尝试明星、各行各业的能人以及有想法的主播强调一些PUGC节目的尝试。庄明浩觉得直播行业的政策底线还是要有的,在符合这些底线的前提下探讨直播行业的边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