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辞掉3家公司董事后再创业 采60家医院数据评估健康 预计5月面市

2017-03-31 10:1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健康诺创始人龚健

文| 铅笔道 记者 洪佳添

导语

健康诺——这是龚健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第二次创业。2012年,他曾创立过一个基于SaaS的人工智能报告公司,2年后并购退出。卸下创业者的身份后,他转行做了投资人。

生活日趋安逸。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创业者从0到1的过程后,龚健又开始“不安分”了。他审视自己的内心:诚然,见证自己投资的项目成长起来,别有意义,可自己还是更享受创业带来的成就感。

2015年底,龚健辞去三家创业公司董事身份,创立健康诺。健康诺是一个人工智能健康服务平台,其核心为深度学习模型Alpha Health(下称AH)。其在医疗领域的运用主要为医疗助手及医疗保险。通过AH的健康风险评估体系及个人健康评分,可实现精准个性化的保险定价、助理诊断及用药指导。

目前项目已实现盈亏平衡,其分诊机器人的软件、算法部分已经完成,并与10余家大型三甲公立医院达成合作意向,预计今年5月中下旬正式投入使用。与药企合作的慢病管理项目预计今年覆盖全国200家公立医院。

注: 龚健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更适合创业”

此前的项目被并购退出后,龚健转行投资,成为Next Innovation合伙人。

在旁人看来,他的生活十分安逸:一年投资三四个项目,投资压力不大;四处旅行,环游世界几近实现;在这两年时间里,他亦培养了潜水、骑马等新的爱好。

昔日创业生涯渐远,新的角色似乎得心应手。

2015年夏天,他投资的一个项目欲召开A轮融资发布会,作为公司董事,龚健受邀出席。台下,闪光灯、欢呼声、掌声刺激着感官;台上,创业者在聚光灯下慷慨激昂,受人瞩目。

现场洋溢着欢欣的气氛,龚健却有些失落,“我觉得我没有那么开心”。尽管有着项目发展带来的成就感,他的热情突然不似从前。

龚健注视着台上不断成长的小伙子,突然想起了2012年时,初次创业的自己:他辛苦挖掘了15万份非财务报告并清洗;当他没有客户时,焦虑地来回踱步;当他有了第一个客户时,被人肯定的莫大信心;当他有了第100个客户时……

与其担任幕后英雄的角色,他更享受成为站在台上的那个人。“自己把一个东西从0做到1,得到的成就感要远大于我帮助别人从0做到1。”

创业之箭已在弦上,并悄然拉紧。然而,慎重的他尚未迈出第一步。

2015年11月,为了检验自己的技术能力是否还在,龚健参加了黑客马拉松,在24小时内完成一个课题。“此前都是以投资人的身份参加相关活动,这次以创业者的身份去尝试。”

由于供暖不足,入夜的五棵松体育馆十分寒冷。部分团队已经完工睡觉或者聊着天,迟迟找不到突破口的龚健团队却是一片死寂。

放弃比赛回家休息的念头一直在他脑海里徘徊,四肢冰凉的团队三人不停吃着零食,补充能量。直至半夜三四点,团队终于寻找到突破口,龚健开始躁动了起来,“特别特别兴奋”。最终,一宿没睡的团队获得了该场赛事的第一名。

“再坚持一下,就有可能突破这个问题。我觉得我找到了创业死磕的感觉。”回家睡过一家后,第二天,龚健将此前担任的三家公司董事全辞了,全职创业。

“砍掉自己的退路。”

从保险及医疗助手切入

在此前的创业历程中,龚健有着人工智能相关领域的团队基础,并积累了技术经验。而在从事投资时,他亦关注过医疗行业,接触了多家医疗相关的机构,“通过各种方式去接触公立医院,包括HIS系统、医药方、医疗器械方、医师协会、医院媒体等渠道”。医院对于数据持分享态度,相关的医疗人工智能项目也在陆续融资,“这个赛道有抬头的趋势”。

2015年底,龚健创立了健康诺。他在望京SOHO租了一套160平米的办公室,一边挖人组建团队,一边找钱、注册公司、商标、域名,“办公室所有的家具都是我自己装的”。

融资过程十分顺利。得益于此前创业、投资期间积累的人脉,龚健很快整合了周围60多家医院资源,保证了最为关键的数据来源。

最原始的资源来自公立医院,龚健在走访、整合公立医院资源时,亦了解了其痛点。“医患纠纷需要第三方调节、解决方案,这就需要保险产品;病人多医生少,医疗资源缺乏导致医生压力大,提高工作效率显得尤为关键。”他决定从医疗保险及医疗助手两方面切入。

自去年年初至9月,团队获取了十几万个数据点,并不断研发、训练医学相关的模型,使其更加精准。

9月,经过了9个月的模型训练后,龚健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带着数据、精算模型及智能核赔的风控措施,健康诺在4周内与人保及平安达成合作,推出了第一款医美险。互联网医美平台更美、悦美、美黛拉、真优美均是其客户,总共售出近十万份。

与此同时,平台与公立医院及药厂的合作也在进行中,“病历自动写+分诊机器人”的解决方案于12月在部分医院试点成功,预计今年与三百家公立医院达成合作。

今年3月,平台与两家合作外资药企亦将正式开始合作,“首先在广东及东北的两个城市落地”。

“人工智能健康控费平台”

健康诺最为核心的数据库叫Alpha Health(下称AH),一个深度学习的模型,内含有三大块数据:个体数据、医疗数据、健康保险数据。这些数据在医疗上的人工智能应用分为两部分:医疗运用及保险运用。

在医疗运用方面,健康诺研发了分诊机器人、智能病历及智能药物依从性管理。分诊机器人可实现智能分诊,提高分诊准确率;智能病例可识别医生语音,自动生成病历;AH建立模型计算慢病患病基本的体征数据、日常数据和人物背景等数据,从而在药品提供上实现更精准的药物依从性管理。

◆ 分诊机器人预计今年5月中下旬正式投入使用

而在医疗保险运用上,健康诺为保险公司研发理赔机器人,提供智能报案客户服务;通过图像识别、材料真实性、完整度及相关数据,实现智能核赔。

AH吸收、学习健康风险数据、理赔数据后,建立健康风险评估体系,可初步计算出不同群体患特定疾病的大致风险。对于个体投保人,可判断其是否存在骗保行为,辅助保险公司决策。

健康诺在医疗、保险上的运用,建立在同一个模型上。结合这两部分数据,除了健康风险评估体系外,AH还健立了个人健康评分,评分可用于享受保险折扣。“不同的健康评分对应不同的价格。”

龚健意在结合健康风险评估体系及个人健康评分,实现精准个性化的保险定价、助理诊断、用药指导,“总结来说,就是为用户提供精准个性化的健康服务”。

他将其定义为“人工智能健康控费平台”:“通过人工智能的健康服务控制医疗费用、保险费用、药品费用。”对于购买主动管理型健康保险的用户而言,一旦产生相应的疾病,看病的费用由保险承担,超出部分再自行支付。“拿着保险卡直接看病,中间没有现金过程,无现金享受医疗服务。”

同时,平台与药企方合作,亦可通过药物控费,针对不同的健康分数在购买药物时给予相应的折扣,“分数越高折扣越低”。

龚健的思路很清晰,首先面向医院方,复制保险、医疗、药品三个领域的产品,用户基数扩大后,用更多的数据源反哺AH,从而使模型更精准,不断改进用户体验。“现在面向医院,总有一天我也会面向用户,最终实现人工智能健康控费平台。”

然而,与公立医院的合作却十分艰难。在他看来,“公立医院是没有办法被互联网化的,”“想做公立医院数据生意的人非常多,但是我们并没有捷径”。

去年年底,他开始寻求与公立医院的合作中,有次他一个人去谈,对面坐着一个院长六个副院长一排人。从中午开始谈,“各种质疑医疗应用和保险应用,回答了大概六七十个问题”,对方并不太能理解人工智能及数据。

那一刻,龚健只觉得好难。大约晚上8点过,谈判终于结束。他正欲离开之时,院长突然开玩笑地说道:“数据和科技这些东西,还真有点用。”

这一瞬间,龚健突然感觉受到莫大鼓舞。

目前,健康诺已实现盈亏平衡,其分诊机器人的软件、算法部分已经完成,已与10家大型三甲公立医院达成合作意向,预计今年5月中下旬正式投入使用。与药企合作的慢病管理项目预计今年覆盖全国200家公立医院。

/The End/

编辑   赵芳馨     校对   刘金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