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9岁成投行总裁,却抛弃千万年薪,深入艾滋病村……这个创业故事有点不一样

2017-03-31 11:5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他本科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后来又去哈佛大学进修硕士。27 岁,就成为瑞士某银行的联席董事,29 岁,成为了法国一家银行的副总裁,年薪上千万!

  他在华尔街工作了 10 年,梦想就是要成为“华尔街最出色的银行家”。

  曾经,他过着许多人都羡慕的生活。与洛克菲勒的曾孙女喝下午茶,和林青霞一起听昆曲,事业得到李兆基和克林顿的支持,甚至,他的大头照片都被挂在法国国家巴黎银行总部大堂的墙上。

  但这一切,却最终被他亲手改变。他不顾爸妈劝阻、不顾亲友反对,毅然决然的辞掉了年薪上千万的工作,原因则是:他要去拯救河南的艾滋病村,他要救助孤儿和老人。

  从此,他过上了另一种忙碌、艰苦、许多人都不理解的生活,但他自己却乐在其中。

  他就是杜聪,一位从华尔街走出来,选择用自己毕生积蓄和毕生精力救助艾滋病遗孤的慈善家。

  1

  我供你读哈佛,不是让你出来做义工

  你这不是普度众生,是自毁前程

  在 2002 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职场上风生水起的杜聪来到中原地区的农村,在河南的艾滋病村,杜聪第一次知道了艾滋的恐怖。

  他曾在演讲中描述过村中的情况:

我一天跑了好几个村子,每10个成年人中就有4-6个感染了艾滋病,阴暗破陋的房屋,因为药物十分缺乏,病人普遍发烧、咳嗽、腹泻,长满了疱疹。有的就那样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甚至身体已经溃烂,随时都可能毫无尊严地死去。

有一个奶奶抱着两个孙子,小哥俩骨瘦如柴,都感染了艾滋,孩子的父母已因艾滋病去世。奶奶跟我说:“等我两个孩子都走了,我也该走了。

  从没见过这种场景的杜聪,一下子陷入了严重的焦虑。无助的伤病员、认命的临终者、孤苦的艾滋遗孤…几个镜头交替在杜聪脑海闪现,一连数月,杜聪晚上都会做噩梦,半夜醒来痛哭。

  在离开村子的前一夜,他彻夜难眠,下定决心要为这里的人做点事。

  然后他做了一个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事情:他要辞去了年薪千万的工作,并用自己的积蓄救助艾滋孤儿。

  放下别人羡慕的锦绣前程,要去做公益?

  第一个出来反对的就是杜聪的母亲中:“我供你读哈佛,不是让你出来做义工的。你为什么那么关心跟你毫无关系,那么遥远的一帮孩子?”

  至今,母亲认定儿子为普救众生而选择了自毁前程之路。

  除了母亲,还有更多的人说杜聪是傻,是笨,是“中了邪”。

  面对亲朋好友的劝阻与很多人的嘲讽,杜聪却还是毅然决然的辞掉了工作,他说:“将来的事我看不见,现在的事,我不能看见了不管。”

  然后,可以尽情享受人生的杜聪,就这样踏上了救助艾滋病遗孤之路。他说,辞职前后最大的变化就是:“比以前更忙,一文不挣,全年无休。”

  虽然忙、虽然累、虽然没有钱,但杜聪这一做就是 20 年。

  2

  和政府打“游击战”

  被他们撵出来,就想办法再回去

  起初,杜聪的救助并不顺利。据杜聪说,在刚开始的大半年,当地政府并不信任他。

  当地政府觉得,他这样一个华侨过来帮忙,肯定是有动机的。不是来传教就是来宣传西方文化,甚至是来骗钱的。

  刚到河南时,杜聪甚至还遇到过飞车跟踪、礼貌驱逐、悬赏缉拿等等。只要得到“线报”,就会马上就会派工作人员出来拦截,把我们堵在村里,然后送我们到县城。

  有时也会跟我们礼貌地说,“艾滋病问题已经解决了,谢谢你们的好意,别再来了。”然后就送我们上车,礼送出境!

  刚开始的大半年,他们几乎都是和当地政府打游击战,刚被他们撵出来,只要他们走远了,就想办法再回去。

  再后来跟官员打交道较多了,许多人都过来道歉:“杜老师啊,以前你来时,我们对你有冒犯,是因为我们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人,完全无所图、不求回报地去做好事。”

  3

  花光积蓄、满世界筹款

  只为让孩子们能更自信的活

  艾滋病人最大的遗愿,就是希望子女读书,能够继续接受教育。

一次,病危的母亲拉着杜聪的手乞求,“我不行了,希望你能照顾我的孩子,拜托你了。如果有人愿意资助你孩子读书,那我就死得。。。安心了。”

杜聪说:“你放心,我会照顾你的孩子,让他读书!”

  为实现诺言,杜聪成立了智行基金会,专门去资助那些艾滋遗孤。他每天全世界到处去筹款,为的就是有足够的钱保证村里的每一个艾滋遗孤申请者都能够受到资助。

  从河南到安徽、山东、广东4省7县24村,患病小孩超过2万人,为了资助他们,杜聪前后花了 亿。

  资助艾滋遗孤几年后,杜聪发现仅仅是资助他们念书,远远不够。

  生活在艾滋阴影下的很多孩子都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他们克服不了受歧视的阴影,或低眉缩首、或沉默不语,很难“抬头做人”。

  据杜聪说,他亲眼看到有的孩子,把“仇”或“忍”字刻在手臂上,有的孩子立志长大后要去血战报仇。

  还有一次春节,杜聪接5名艾滋孤儿外出游玩,一个14岁的小女孩第一次进入科技馆的试音量室,几次张嘴却发不出声音。原因就是她没勇气当众测试自己能制造多大分贝。

  后来,杜聪就发起各种艺术疗愈项目,通过画画、唱歌、舞蹈、戏剧等方式帮助孩子建立自信。

  还让每年资助的大学生回家,他和那些学生一家一户地去说,我也是这个村子长大的,我家里也有艾滋病,你也可以像我一样,靠知识改变命运,读大学,将来过上想要的生活。

  他说:“这些大学生很阳光很正面,回去跟这些中小学生说,他们也真的就看见自己的希望了。”

  4

  拒绝20万的捐款

  换来每年300万的回报

  随着智行基金会资助孤儿越来越多,而这些基金基本全靠募捐,但募捐不能持久,这也就逼迫杜聪地靠新的筹款的方式。

  一次,法国雅高酒店集团联系他,想捐2万欧元给智行。杜聪研究了一下,发现这家企业旗下竟然有有100多家酒店,日均3万多个客房订单。若每个客房放一个环保袋,那么一天至少有3万件的销售业绩。

  于是,他就建议酒店以社会投资的方式,在河南农村建立一个环保袋加工厂,支持当地艾滋妇女自力更生。如今,这家加工厂每年已经可以创造了 300 多万营业额。

  杜聪说:“如果我当初收下那2万欧,那现在早就用光了。做慈善,要像种了一棵苹果树,不断会有苹果长出来,有苹果吃。”

  5

上大学、学面点、开店杜聪让2万个孩子都有出息

  到今年为止,杜聪和他所创立的基金会,已经先后资助了共计2万个孩子,其中有2500多名考上了大学,北大、交大,出国留学的都有。

  因为很多孩子很优秀,但不一定适应上学读书,杜聪便会资助这些孩子去技校里学习手艺。

  许多孩子去“海上青焙坊”学习烘焙,毕业后进入五星级酒店工作,表现出色,还留学法国。

  他还在南京西路开了一家名叫Village127的面包店,意思就是,127个孩子的农村。

  他说:“许多孩子需要的是未来发展的机会,他们有能力出好吃的面包,他们需要的是我们能够购买他们的面包。”

  曾经杜聪的身上有很多辉煌的标签,然而对于他而言,这些都抵不过这一个身份“两万艾滋病儿童的爸爸”

  “生命很短,短到来不及作秀;生命也很长,长到可以看见自己曾经帮助过的孩子能自力更生、重展笑颜,看到他们和正常人一样经历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如今,杜聪已经48岁,常年在外奔波,全年无休的高负荷工作,让他患有严重的高血糖和高血压。但他却依然乐在其中,从不后悔,他说:

“成功”在如今社会被定义得世俗狭隘,金钱、地位、荣誉,没有得到的拼命追求,已经得到的还想得到更多。

人的一生如果只是得到与追逐的过程,这些都会随着生命的殆尽而消失。

浮生若梦,行大爱才是真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