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 :人工智能给中国企业的思考 | IT领袖峰会

2017-04-02 11:45 智能硬件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 :人工智能给中国企业的思考 | IT领袖峰会

雷锋网按:今天上午,由深圳市人民政府和数字中国联合主办的IT领袖峰会在深圳召开,作为第一个演讲嘉宾,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发表了主题为“中国与世界人工智能的未来”的演讲。

人工智能在改变制造业、金融、医疗和安防等传统行业,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同时也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朱民认为,人工智能需要三个技术支撑:超强的计算、海量的数据和优秀的算法,而这三个方面都已经有巨大的突破。例如,在计算能力上,我们已经实现了3.6亿亿/秒的计算速度,两倍于人脑。

毫无疑问,中国有一流的人才、有资本、有市场,我们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实力已经处于领先地位。但朱民也提到,中国要引领人工智能的发展,就必须要在人工智能产业链上全面发展。

人工智能产业链包含产品端:智能家电、智慧工业,应用端:语音识别、计算机视觉等,基础端则是CPU、GPU、传感器、深度学习等。

在朱民看来,目前中国在基础端的技术积累还比较落后。据雷锋网了解,以芯片为例,现在中国每年要花2000多亿美元进口芯片,这主要的原因就是国内在IC设计、晶圆代工上的实力远不如其它国家。

他认为,中国要改善这样的劣势,就必须在未来人工智能芯片上做出成绩。朱民在现场也给国内企业提出了建议:企业要做产品、应用和消费品,但我们不能迷恋于这些市场;企业要往下做平台、做基础芯片,这才可以在未来的人工智能领域保持长久的竞争力。

以下是朱民在本次IT领袖峰会的演讲实录,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做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

一件事让我深刻地思考。3月19日腾讯的绝艺,在日本东京第十届围棋机器人大赛中一举夺冠,这件事引起我的思考。因为有意思的是绝对是由一组年轻人做的,这些年轻人没有一个人懂围棋,这是典型的在人工智能里面的中国人的论证,如果给机器规则和信息机器就能运转。我觉得这个超越AlphaGo。

第二件事情,中国人又一次走到了世界的舞台,中国人在人工智能领域确实有优势,或者广义上说的华人。大家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AlphaGo后面主导的研究员黄博士是华人,当然他本人是一个6段的棋手。而这次的“绝艺”又是年轻的中国人,我特别感兴趣的是这个名字“绝艺”,我觉得这是中国人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应有的气势和高度。祝贺马化腾先生。

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中国与世界人工智能的未来”,我想讲三个方面,人工智能在中国、人工智能的未来,中国与世界人工智能的未来。

第一个人工智能在中国是方兴未艾、如火如荼,在所有今天人工智能的领域,从机器人到智能金融、智能医疗、智能安防,现在是几千亿的市场,智能家居几十家公司在做,智能教育、智慧城市,到后面已经有了深度学习、推荐引擎、收拾控制、计算机视觉、语言识别、语义识别、自动驾驶,所有这些东西都能在中国找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中国如此的人工智能进步。

东软针对医疗设备的影像做辅助的肺癌诊断,针对专利分类和审查的智能方案,这是非常典型的人工智能。再举一个例子,马云先生在这里,阿里巴巴的阿里小蜜,(这个)人工智能助手你永远不会忘记任何事情。

人工智能将使每一个人变得效率更高,如菜鸟人工智能的配送机器人。中国电信开始利用他广泛的网络建设智慧城市。中国电信做金融,他有3亿的账户,做电信的开始做金融,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百度是最早从事人工智能的企业,百度脑四大功能,自然语言处理达到28种,人脸识别率达到99.7%。

人工智能在中国确实是如火如荼。以色列一位朋友告诉我,他说在全世界从来没有看到中国在人工智能是如此热烈、如此发展。他说在今天的世界上,人工智能其实是存在于中国和美国之间,他说中国的发展一定有未来。所以人工智能毫无疑问在中国具有非常大的市场。

人工智能的未来在哪里?

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有很多,基本的概念,从当前狭义的,从ANI到AGI到ASI,这是当前的路径的之一,到ASI的时候智能爆炸,可能出现很恐怖的效果。AI+HI=SI,这是机器的智能和人的智能结合。

潜艇会游泳吗?问题是它会不会思考?如果它有这个(思考)功能,机器也可以比人强。人工会改进自己的智能,重写程序,调试代码、修复错误?AI会对IQ测试和改进,使自己拥有更多的IQ和EQ。机器有价值观吗?现在facebook和谷歌的机器学习已经初步显示了情感,比如他会拒绝你,他会骂你。如果机器赋权人类,使人类更具有创造力和想象力,那机器和人谁主沉浮?机器有机器权吗?就像人权一样。

AI不可预测,拥有自主意识的系统会做什么?智能爆炸。这些是争论最大的问题。我们用实事求是的办法把今天简单的人工智能往前推,如果我们能够走到当中的这个,就是狭义的人工智能和一般的人工智能当中的这一段,我称之为广义的人工智能加上人类的智能。我觉得这个是我们面临的实实在在的现实可能的路径,也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挑战,这个挑战可能需要我们做10年、20年,以致于30年的奋斗。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考虑无限的可能,我们今天的讨论集中在从狭义的人工智能走向广义的人工智能,加上人类智能未来智能的发展,而不去抽象意义上讨论智能爆炸的未来。

一个是超强计算,一个是海量数据,一个是优秀算法,今天这三件事都有巨大的突破。

我们的计算能力现在已经有3.6亿亿次/秒的计算,国太之光理论达到了12.5亿亿次/秒,2016年167台超级计算机。比如亚马逊从数据走上智慧,充分利用了人工智能的模式。GE现在不只是把机器卖给你,他把机器提供给你,根据机器运行的时间跟你收费,随时告诉你机器的情况怎么样,把企业的成本降低了,安全性大大提高。

医疗是一个巨大的突破,诊断乳腺癌,130张切片,病理学家用30个小时,准确率为73%,人工智能是88.5%。

当我们都在感叹AlphaGo的时候,2017年1月10日,美国FDA首次批准了一款心脏核磁共振影像人工智能分析软件Cardio。诊断皮肤癌,准确度堪比专家,人工智能具有无限宽广的应用前景。

在金融上,风险管理、客户辨认、反洗钱、贷款等,蚂蚁贷款的坏账率远远低于一般的银行,就是因为他有人工智能精准定位。

人工智能和经济增长,Accenture做的报告,到2035年在人工智能帮助下,发达国家可以使他的经济增长,提高劳动生产率40%,这是巨大的增长空间。

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在根本上改变一系列的大趋势,使得整个劳动力变得非市场化、非机构化,这是巨大的变化。

我举一个例子,如果人工智能按照这个发展的话,劳动力市场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将来大部分的工作不是在公司和单位存在,而是由不同的任务需要不同的人,通过网络的组织来实施。我们有各种技术,整个市场的需求都变成网络,基础设施,包括监管标准法律,各种机构,未来的社会在人工智能下,这从根本上改变我们今天生存和赖以活动的相关关系。

 广义的人工智能是认知结构的突破,在这个意义上会改变一切,最终会改变未来,甚至改变我们人类本身。但是人工智能的价值取向也提出了一系列重大的伦理道德挑战,在未来10-15年里,50%的制造工人会被机器取代,这些工人失业怎么办?这些人如果只是待在家里不做任何事的话,财富怎么分配,收入分配不公的问题怎么解决?

如何防止智能不犯错误,比如说今天特斯拉的车第一起事故是因为把白色的车看成是白云,它就撞过去了,没看成是一辆车,我们怎么保证事故不发生呢?当人工智能进入我们的身体,进入我们的细胞,我们的改变行为,(这个时候)人是什么?

如果机器主导生产,人每天带着VR看游戏的话,人和人互动的关系在哪里?智能会有偏见吗?如何防止智能不犯错误,不攻击,今天无人机已经在杀人。我们怎么能保证这些事不发生呢?如果纳米技术和人工结合的话,我们产生人看不到的机器,这些机器进入我们身体、改变我们基因、改变我们细胞、改变我们行为,人是什么?当然最大的挑战,是按照奇点理论。

中国在哪里,中国怎么和世界的人工智能发展和引领世界人工智能发展。

美国国会发了一个报告,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文章来说,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主要大国,统计上确实如此,但中国真正的(优势)在哪里?我把人工智能看成一个产业链,我们可以看到产业链上端是产品、智能家电等等。终端是语音识别、自然语言识别、计算机视觉等等,下端是CPU、GPU、NPU、神经网络学等。中国最多的是应用,我们在有自主知识产权第二阶段的软件上还是相当的一般,第三个基础设施上还远远落后。这就是中国面临的人工智能的现实,我们有市场。比如芯片设计我们几乎没有、芯片晶圆代工很弱,我们只是在封装上。中国每年进口2000亿美元芯片,是中国最大的单项产品进口,如果芯片在别人手里,你怎么能号称是人工智能大国?

谷歌有GPU、特斯拉有它的GPU,中国有中科院的芯片,希望能够赶上。所以企业要往下走特别重要,走到深层的地方。不但如此,企业在往下走的时候,搭造广义的平台特别重要。

当一切变成平台的时候,人工智能平台变得特别重。百度现在开始搭建平台,阿里巴巴和腾讯也开始搭建平台,但是我们的平台和谷歌第二版人工智能平台相比、亚马逊平台相比,还是有差距。所以企业要往平台走、要往下走。

当所有人工智能集中在服务业、消费,中国巨大蓝海集中在制造业。十年前中国制造业仅仅是美国一半都不到,今天是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等于美国、日本的总和,面临发展中国家的竞争。中国制造业的未来,制造业2025取决于人工智能。这是一个未来巨大市场。我们劳动力人口供应在下降,我们机器人比重和韩国、新加坡、德国、美国比非常低,由此我们劳动生产率也是相当低,虽然过去几年有所提高,仅仅高于越南而已,所以机器运用在中国有很大的作用。

如果我对企业提几条建议的话,第一,企业当然要做产品、做应用、做消费品。但是千万不能迷恋在那个市场,我们预测这个市场足以企业开发20年,但是如果只待在这个市场20年没有基础,20年以后,我们不复存在。企业要往下移,做平台,做基础,做芯片,做研究,移向制造业。这是中国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巨大的垂直平行发展的空间。

政府做什么?2016年5月份政府四部委联合发表了一个重要文件,有一个总体思路要创新要发展,提供平台,他提出了实施目标四大目标,打造人工智能基础资源系统、打造核心技术系统,提出九大应用工程,几乎包括了现在所想到所有的这些,这些都非常非常好。我们有科技部和工信部领导在这里,但是这一切是不够的。因为政府的责任不止是制定行业的规划,他具有更广泛的引领这个人工智能发展保护社会秩序、保护人民和引领中国走向世界的巨大责任,所以我对政府提九点建议。

第一,政府第一个责任是充分全面理解它的挑战和人工智能在经济社会发展的挑战以及变化。政府的职能不是要建人工智能的产业,是培育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础和环境。政府要支持人工智能的基础研究,政府要提前研究系统的思考处理人工智能引发的失业和收入分配问题。政府需要提前讨论人工智能会引发我刚才提到的伦理问题。政府应该提前考虑在未来人工智能环境下的监管体系和法律,政府应该有责任培育教育下一代中国公民理解和适应人工智能的未来。最重要一点,政府有责任在今天这个历史的时刻引领中国的人工智能的行业和产业走向世界,和世界沟通交流,构建人类的人工智能未来。政府在做规划之外,还可以做八点。

比如说培育基础环境设施,中国是绿的,这是世界经济论坛我们测的指标,所有权、教育、训练、劳动市场灵活性和训练,基础设施,创新能力,风险投资,中国除了风险投资率的居高,所有的一切都是居中中上一点点的水平,政府需要大力培育环境。

比如说,我们看美国、欧洲和日本,在人工智能上做的最大的是支持对人脑的开发,美国直供10亿美元,支持他们4-50亿美元研究人脑。欧洲提出12亿欧元计划开发人脑。日本不做人脑,通过动物研究来理解脑的功能。政府要加大这个领域投资来支持企业。比如政府全面考虑失业以及失业可能引起的一系列变化。

我们分析表明,到2035年95%生产线不需要工人,50-70%岗位将被机器取代。这个冲击是巨大的。所以政府必须提前做。

个人,个人也有面临巨大挑战,个人面对不确定,个人也要考虑你未来在哪?你是不是属于被淘汰一分子?如果你被淘汰了,你做什么?你怎么和大家合作,使得你能够不断的发展。你怎么能够教育你下一代,使他们能够迎接未来人工智能的挑战。所以个人我觉得三大挑战,第一个,学会理解、跟踪人工智能的发展。第二,准备装备自己、学习、再学习,使得自己能够面对人工智能挑战对你的具体冲击。第三,教育我们下一代。所以个人也有很多事,我们把所有关注起来的话,需要政府、企业、个人集中起来,来关注整个人工智能发展的大局。我们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技术进步、经济,我们要关注人工智能对人类、社会、环境的影响,我们必须关注整个系统,而不是技术。我们需要设计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们需要关注和研究人工智能发展未来的核心价值问题。这个需要全世界共同的努力,这是我们今天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之一。

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同理、合作、共赢,围绕越来越复杂、变化越来越快的世界,我们要更多的合作,更多的参与。所以需要国家、企业、社会和个人都参与到这场巨大的变化中来。这需要我们每个人,需要我们的政治家、我们的官员、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个人同时都能够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和战略,重新塑造我们的心智模式,用开放和合作的态度拥抱未来,只有当一个民族都能这样的时候,这个民族才能够在人工智能中打胜仗。

所以如果把中国在世界人工智能地位看一眼,中国毫无疑问人工智能发展非常快,但是我们只是在高端的产品应用。我们在技术软件开发层面、在基础研究、更基础的理论研究上还有很大的空间。企业有巨大的空间可以发展,政府有巨大的责任去支持、培育和引导这些发展。公民也有巨大的责任和利益去意识到这个变化,去迎接这个变化。但是我对这一切充满信心,因为中国不一样。

我觉得当我们面临世界的人工智能全球竞争的时候,中国和世界第一次站在了同一个起点上,通过40年改革开放,我们第一次有了巨大的市场。这个巨大的市场不但是消费,而且是制造业,我们第一次有了资本,我们现在的企业都在全世界收购,昨天晚上谁说的他收购了他以前老板的大楼,IDG。我们有了一流的公司,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等,我们有一流的人才。华人广义来说,在人工智能领域具有特别的优势,2005-2015年全世界两万篇最重要的人工智能文件,28.2%文章是由华人撰写,引用率达到32.1%。阿尔法狗首创开发人是一个华人。李彦宏有最好的人工智能专家,沈向洋等都是第一代人工智能大师。所以完全是正统的的人工智能专家。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人力资源,包括在座所有的那么多的人在座,中国第一次除了有市场之外,我们有了资本、有了企业、有了人才,我坚定不移地认为人工智能的争夺是世界未来最主要、重要的争夺,因为会决定世界的未来,也会重新撰写和定义中华民族5000年的历史,在这个争夺中,中国没有任何的空间可以犹豫后退。

在今天国际形势上,由于美国的政策,留出更多空间,中国可以走向世界,去协调、支持、引领人工智能发展,这又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机遇。如果不这么做,那未来的结局一定一定会非常困难。人工智能之争已经开始,已经在全世界各个地方开始,因为这是最主要的之争,生死一线间,也就在未来的20年,也就在在座所有各位的手中,拜托了,谢谢大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