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民营快递第一人,之后裁员近万,败光阿里7000万投资,他说:我认命!

2017-04-05 09:0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他被称为我国“民营快递第一人”,一次留学之旅让他找到为之兴奋的事业,短短10年缔造出行业神话,谁知此后却如流星划过,急速隐退,他就是宅急送的创始人陈平

  1959年,陈平出生在湖北天门的状元之乡。兄妹4个中,陈平跟二哥陈东升最要好,上学那会,总跟二哥屁股后面折腾,动不动就翻墙出去玩,还拆坏了学校唯一的一台收音机。

  1978年,高中毕业后,陈平被父亲送进了部队“在军营里改改野性”。要说部队还真是一所大熔炉,此后的十年,楞把陈平从一名淘小子训练成一名合格的士兵,并考上军校,当上了少尉。

  1988年,陈平从部队转业,分配到中央工艺美院做行政,开始过起喝茶水、看报纸,听收音机的办公室生活,日子逐渐悠闲下来。

  直到1990年春节,陈平去二哥家拜年。彼时的二哥已是部委的一名副局级干部,刚刚从日本考察回来。“新干线、樱花、富士山......”,二哥话还没有说完,陈平一拍桌子“我也要去日本留学!”

  就这样,31岁的陈平转身去了东京学习广告影视,周末就到一家中国小餐馆刷盘子。

  1991年夏天,老板娘去大阪进货,谁知走得匆忙,合同忘记带了,“马上给我用宅急便快递过来”,老板娘要得很急。

  “宅急便是什么?”到了街角的小卖部,才知是一家快递公司,原来宅急便啥东西都能邮,“只要在日本国内,5天之内保证送到!”

  陈平觉得不可思议,他想起自己在部队给父亲寄冬靴的事情,前前后后去了三次邮局才搞定。

  第一次要发票“证明鞋子不是偷的”。第二次说要用木箱子包装。等到陈平第三次去邮局的时候,正好赶上大雪,摔在山沟里,差点连命都丢了。

  “宅急便是个好东西,中国也用得着”,第二天,陈平扭头就去“宅急便”应聘,当起了送货员,而且一干就是三年。三年中,陈平对宅急送的流程、管理、激励等方方面面都留了个心眼。

  到了1994年1月18日,陈平就和二哥各出资25万,成立了北京双臣快递。那年,陈平35岁。

  刚开始,雇不起人,陈平就从老家叫上姐姐。两个人在街边发传单、贴广告,从德胜门一路贴到昌平沙河镇,结果两天下来,脚上就磨出了大水泡。

  到了第八天,快递生意没接到,却接了一个拉人的活。原来陈平开着小面包在中关村发传单时,人家以为他是面的,问都没问就跳上车,塞给了他1块钱,“我到亚运村。”

  怎么办?情急之下,陈平就照猫画虎,模仿日本宅急便模式,跟北京各区的小卖部、宾馆、杂货铺合作“一下子签了10个点”。

  回到家,陈平就做起了美梦“一年内把北京拿下,3年内发展到全国”。

  不过,等他第三天到各个点去转悠时,却一下子傻了眼。原来,那些商家接到单子后,都把双臣的车晾一边,而用自家的平板车送货。

  既然弄不来业务,陈平就干脆把三辆面包利用起来,送烤鸭、换煤气、接送孩子、当临时班车,反正街坊需要什么,他就咬着牙干什么。撑到1994年年底,勉勉强强赚了4700块。

  “看来还是学艺不精”,1995年春节一过,陈平去了日本长野,找到一城株式会社的负责人小林。

  没有想到小林对中国的快递市场非常看好,两人一拍即合,当年3月份就成立了“北京双臣一城快运”,注册资本金为180万人民币。

  1996年情人节,小林给陈平支招“送鲜花”。结果,双臣马上火了,4部电话,从早上8点一直响到晚上10点,当天就接到了1万多单,日营业额超过15万。

  此后,陈平给双臣取了一个更响亮的名字“宅急送”,然后大步流星朝前跑。

  首先,把准星瞄向北京火车站

  陈平拿着印有宅急送的小卡片,找到北京铁路系统6大货场的负责人,“要提货请找宅急送,每件货额外付6块钱。”听说有油水,货场负责人自然一口答应。

  结果当年从货场走货的营业额就超过50万,一年不到,陈平就建立起了自己的业务网和运输网。

  其次,向全国扩张

  从1998年开始,陈平的宅急送已经在北京稳住了阵脚,他就以北京、上海、广州为基地,开始实行24小时门对门的服务。

  短短一年时间,陈平就建成了6个子公司,200个网点,每年营收保持着80%的增速。

  最后,分享股份

  为让下面的6家分公司“有苦共担,有利共享”,陈平拿出5%的股份,共计300万股分给各路诸侯,并放出风声“现在喝点汤,将来上市再吃肉”大伙于是玩命干。

  此后10年,宅急送平步青云。到了2007年,宅急送的营业额已经突破13亿,员工近万名,覆盖了全国300多个城市,成为快递业的老大。

  这个时候,陈平决定甩开膀子在小件业务发力,并酝酿上市之路。

  2008年伊始,华平资本通过七拐八拐的关系,主动找到陈平“3亿元入股宅急送,如何?”华平资本那可是美国排名前十位的风投机构,实力相当了得。于是当年5月,陈平就美滋滋签订了协议,然后坐等政府批文。

  不过你知道的,有关方面的批文可不好等,此后直接把陈平扔在了半空中,迟迟落不了地。

  3个月后,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了,华平资本就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这样,到手的鸭子飞走了,陈平的上市计划也搁了浅。

  不过,由于在上市谈判方面牵涉了太多精力,导致小快件业务没发展起来,以大客户为主的项目物流也陷入停滞,宅急送进退两难。

  为求生存,无奈之下,宅急送在一周的时间里,裁掉员工近万名,撤掉2000多个网点。

  当年12月3日,陈平离开了为之奋斗15年的宅急送,业务交给二哥全盘管理。随后他背个小包去了西藏。不过在林芝的一个多月,陈平越想越不心甘“我做错了吗?”

  于是下山以后,陈平就又重返快递江湖,不过这一次,他把宝押在了单独成立的“星辰急便”上,“到2015年,也就是我55岁的时候,如果还没有成功,我就认命!”

  要说陈平口碑还真不错,几乎没费多大力气,星辰急就获得了阿里巴巴7000万的战略投资。有了马大佬站台,几千个加盟商就跟疯了一样,半夜都蹲在陈平家大门外。

  此后3年不到,星辰急便就拥有了150个运转分拨中心和将近4000个网点,即使有“四通一达”在一旁虎视眈眈,星辰急便也毫不畏惧。

  于是,陈平着手通过资本力量扩张。2011年11月,陈平与一家名叫“鑫飞鸿”的华南快递公司签署了收购协议。

  不过,鑫飞鸿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身上背着4000多万的债务,协议一签,陈平就要掏出2000万堵窟窿。

  更要命的是,合同签订以后,一方面鑫飞鸿没有把星辰急便当自家人,动不动就与星辰急便抢单子、抢地盘,好几个网店还大打出手。另一方面还要面对“四通一达”的直接威胁,陈平一下子腹背受敌。

  结果,2012年春节刚过,星辰急便业务便开始大幅萎靡,“陈平携款跑路”的消息不胫而走。仅仅一个月之后的3月1日,陈平就不得不宣布放弃收购,星辰急便随即退出江湖,陈平的快递梦再次破灭。

  “公司解散了,阿里的7000万,我的5000万全部赔光了,在此真诚地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如今“四通一达”和顺丰都已陆续上市,陈平却一错再错,与快递行业渐行渐远。

  当然,陈平还是宅急送的股东,他还在一线坚守,也许陈平的字典里没有“认命”二字,让我们祝福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