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任性”投资人王功权,在55岁时开始折腾创业

2017-04-06 19:5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商界诗人”、“最人性投资人”、“私奔大佬”,王功权身上的标签实在天多了,他的人生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折腾。

这次让王功权高密度回归媒体视线的,是他创办的青普旅游宣布获得2亿元A轮融资的消息,而这个定位为人文度假的高端旅游项目,是王功权由投资人变身创业者的转身之作。

尽管有17年之久的投资人经验,但这样的转型也并不十分容易,与此而来的各种变化另令功权坦言像在生第二个孩子。

不过,对喜欢随心而为、挑战自我的王功权来说,折腾才是人生的常态。

有梦就做

从曾经与冯仑、潘石屹齐名的“万通六君子”之一,到加盟IDG资本和鼎晖投资的知名投资人,再到如今青普旅游项目的创始人,王功权的每个大动作都是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这次的青普,更像是王功权个人人文情怀孕育多年的产物。

谁都知道王功权热爱古诗词,不仅自己爱写诗,还投资成立中华诗词研究院,将一大批专业的诗人学者聚集起来切磋交流,这样另类又赤忱的爱好,在创投圈里并不多见。

2015年5月,王功权与老友杨雪山、邵伟志共同创立青普,并将之定位为人文度假生活方式的提供商,把文化、度假和线下精品酒店三个行业串联了起来。参与者可跟随文化导师体验各地民俗风情,享受学习白话诗、参加民国太太的餐厅、学习餐桌礼仪等特色环节。

这完全是王功权个人所向往生活的投影——还原生活的本真,与文化兴趣相投的人品味人生。就这样,王功权终于将自己的兴趣与事业结合起来了,他也深信这个商业模式是正确的,总会有一批人愿意为这样具有人文气息的旅游活动买单并从中获得快乐。

目前青普产品的费用并不低,比如五天苏州行售价为双人间19000元/人,这还不包括往返的交通费,王功权也知道,青普的用户一定是有追求有品味,并且具备一定消费能力的人。

往事不可追

行走在人世间,王功权练的是“随心随性”大法,但他也曾坦言对很多突发事件感到后悔——对,就是那场高调异常的“私奔事件”。

2011年5月16日晚上,王功权在微博上发布原创诗歌《私奔之歌》时,人们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随后王功权宣布说“各位亲友,各位同事,我放弃一切,和王琴私奔了”,便带着一身银屑病,与王琴在南方乡间避世而居去了。

身为公众人物、知名投资人,彼时的王功权所打算放弃的,是多年的商业资源、社会地位和财富,尽管他对妻子怀有深厚的感情,但刚发生的爱情更让人冲昏头脑。但是迫于社会舆等多重论压力,最终这件事以王琴提出分手落幕,回过头来评价此事时,王功权坦言当初的做法并不可取。

但是关于王功权的负面消息并未就此戛然而止,2013年10月20日,王功权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被正式逮捕,这次的罪名是指使“公盟”创始人许志永,“通过聚会商议、网上勾连、印制宣传材料、当街散发宣传材料、发表微博、文章等形式,多次煽动非京籍家长群体赴教育部门聚会,向政府部门施压。”

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王功权的心境在不断转变,年龄越长,王功权越觉得金钱不再重要,而曾经忽略掉的自由、随性,才是人生真正该追求的,他开始想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青普就是其中之一。

创业无路可退

在获得两亿元融资后,青普买下成立八年之久的国内精品度假酒店、著名品牌花间堂多数股权,成为花间堂的最大股东,同样有高端人文旅游度假的追求,青普与花间堂的联姻似乎再合适不过了。

有数据显示,文化消费领域是一个很大的市场,2016年已经达到4万亿人民币,占去年GDP总量的10%,中产阶级的休闲度假需求也越来越旺盛。当青普别致的行馆与花间堂的精品酒店在业务上进一步融合,所能提供的服务与覆盖的人群将进一步扩大。

青普越办越好,王功权也越来越忙,但是他也从中感受到了未曾有过的焦虑,这是一种身为创业者必然会有的体会,也是王功权做投资人时期并不理解的东西,那就是身为一个创业者的无路可退。

但是青普刚起步不久,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借用王功权自己写的一句诗来说,“岂信平原真计拙,何须沧海患途穷”,还是边走边看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