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硕士做6年架构后入局AR 研感知模组为机器安装智能双眼 获投5000万

2017-04-15 00:11 社交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 触景无限CEO肖洪波

文| 铅笔道 记者 连然

导语

2012年,在推出触景浏览器后很长一段时间,肖洪波和陆凡都处于茫然之中。

技术是新技术,但用户不买账,盈利从何而来?

苦恼渐深,煎熬愈重。

两人不想让员工跟着担忧,一日接一日在陈旧的办公室中讨论,时有争执。

还好,总算拨得云开见月明。方向逐渐清晰起来,他们决定做嵌入式机器感知模组。

触景无限推出的产品视觉卡(V-Card),是包含摄像头、芯片与算法的机器感知模组。其可以在复杂背景中和高动态光照条件下通过算法分析理解景物与人脸,完成特定需求,譬如通过安装该模组,机器人与无人机等设备能实现对周围环境的识别与障碍规避。

目前,触景无限已就视觉卡102与近30家客户达成长期合作,售出约3000块。

注: 肖洪波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推出AR浏览器  却渐生困惑

2004年起,肖洪波先后在惠普、IBM等做了6年的软件架构师。 那时,软件的销售与后续服务处于分离状态。

客户购买软件后遇到问题,若提交给研发中心去修复,后者是以半年或一年为周期来处理的。

2009年,肖洪波参与IBM安全服务平台一项防火墙安全信息管理业务的开发。其主要通过把人工智能相关技术与软件、硬件相结合,将防火墙的数据导入数据中心,帮助用户通过数据分析是否遭到攻击,同时还可做出预判。

下半年,他和当时还在Akamai(互联网内容分法加速CND行业的开拓者)工作的陆凡聊到这项业务,他们意识到,“软件真正的模式应该是这样与数据服务相融合”。

2010年1月,两人离职创办触景无限。当时,他们的想法是为用户提供人工智能分析数据服务。

做数据服务,首先需要有大量数据。传感器正是能产生大量数据的装置。

时逢智能手机兴起,其内置摄像头、电子罗盘等诸多传感器。“有没有可能做出一项服务,把这么多传感器利用起来?”肖洪波思索道。

搜寻信息的过程中,肖洪波注意到增强现实技术,多传感器融合是其所包含的多种新技术与手段之一。

荷兰的Layar此时已开发出一款AR浏览器。不过比起浏览器,其模式更像是开放的开发平台,开发者可在此随意添加模块,将原本的自有数据转换,以AR形式呈现出来。

12月,参考Layar的模式,在对用算法融合不同传感器底层数据调试许久后,触景无限推出了一版AR浏览器(触景浏览器),使用方式与Layar相似。

肖洪波想着,“前端是传感器,后端是各行业数据的集合,数据量积累起来后,再将人工智能分析加进去”。

次年,触景无限拿到100万元天使轮融资,来自陆凡的一位导师。“他知道我们要创业,就来支持了,连BP都没看。”

浏览器推出了,钱也到账了。但肖洪波却困惑起来,“一开始还好,就顺着方向往下走,但做出来之后,越来越拿不准”。

他的困惑主要在于盈利模式不清晰。当时核心团队成员在这方面也意见不一,大家索性一起去国外拜访。

韩国日本转了一圈。“韩国做的一般,日本有几家不错”,

iButterfly就是其中一家公司的项目,其是一款通过手机摄像头与GPS功能、AR技术实现视觉扩展的小程序。

用户利用该软件可以在日本各地寻找到千奇百怪的蝴蝶,商家也可以借此做活动,“比如在麦当劳这种快餐店,商家借助技术放出蝴蝶,用户抓到蝴蝶后,就会变成麦当劳的优惠券”。

尽管如此,“整个谈下来,没有什么启发”。他们有着相似的问题——之所以做AR产品,主要是出于新技术的吸引力。但对于用户来说,新鲜感大过实用性,可盈利点模糊。

况且,这样的程序不仅能耗高,当时的图像处理技术也不足以实现真实信息与虚拟信息的准确对应。

回国后,触景无限在创新中国的比赛上获奖。有投资人找到他们,想投资,肖洪波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还没想明白这条路该怎么往下走。

肖找来一些内容提供商在触景浏览器上投放内容,可用户并不买账,“他们没有得到什么实际价值”。困惑愈深。

模仿人眼做感知模组

2011年下半年 ,创始团队中一人离开,留肖洪波和陆凡坚守阵地,“我们还是相信AR有未来的,只是手机或许不是合适的终端设备”。

◆从左至右:肖洪波、陆凡

肖考量起其他的终端形式,也亲自下场,不再只是提供平台与工具,而是切实扎入行业,探索价值所在。

2012年年初,他选定旅游、教育与电商三领域作为主打。

旅客在旅行过程中存在对景区背景文化的了解需求,这种需求很适合通过增强现实的方式来满足;教育领域与上述类似;而对电商来说,将实体服饰与虚拟服饰关联,可达到引流的效果。

很快,团队推出了“美景看看”这一AR应用,其可在定位的基础上,实现现实与辅助信息的交互。同时,团队在图像识别与追踪方面功力渐深。

新机遇也悄然而来。肖洪波的一位友人——UIUC(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下属一家研究所的主任,想将一项图像搜索算法产品化,正在寻求国内合作伙伴落地此事。

对方了解到肖洪波也在做相关的事情,前来探访,“他觉得我们做的东西挺不错,提议合作”。

合作过程中,肖洪波对增强现实与图像处理的了解更加深刻。

一日,他正在实验室埋头研究算法,研究所的程序员走过来,好奇地看向他的屏幕,“你在做什么?”“增强现实方面的算法”,肖洪波答道。

“那不就相当于人眼嘛。”程序员的答案给了他启发,或许增强现实技术可以不拘泥于手机端。若将其做成单独的视觉感知模组,与硬件设备比如机器人相结合,一样可以发挥作用。

程序员还顺手推荐给肖洪波许多视神经相关的书籍,翻阅的过程中,肖发现人眼是很奇妙的存在,“观看物体与做出理解反应是同时发生的”。

“你看这盆草”,肖洪波侧过身子,指向阳台,“早晨我们看它是绿色的,中午光照强烈时,看着也还是绿色,没什么不一样,但如果从计算机的角度来看,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了”。

人的视觉神经对颜色、形状、光照、深度与移动这五项的感知分在不同视觉神经区域处理。当视觉刺激发生,150毫秒内,人眼会对这五项信息快速做出反应。

肖洪波进一步深化视觉感知模组的想法,“如果不放在手机上,那做成什么形态比较合适?”

联想人眼,他想到了嵌入式装置,“可以装到任何物体上,让其获得对周围空间的感知能力”。

正好,GoogleGlass也在那段时间发布了,肖洪波密切关注着,但在拿到手的那一刻,他却有点失望。“它只能在眼球前方浮现一块屏幕,但屏幕上的内容并没有和周围的信息发生互动。”

再考虑到做这样的眼镜,对光学显示系统有着很高的要求,而这是团队所不擅长的。肖洪波便没有过多在做AR眼镜加以考虑,集中精力做感知模组。

一年后,肖洪波从UIUC回国,和团队着手整合已开发出的传感器融合等相关算法。

两轮融资6000万

2014年起,肖洪波频繁与芯片公司接洽,想要找到适合的芯片搭载模组,同时也在接一些B端外包项目补充现金流。

“对于AR市场来说,芯片公司是上游,终端设备公司是下游,二者间需要桥梁,感知模组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从运算能力、图像并行处理能力、功耗、软件开发平台完备度、芯片结构成熟度与成本等角度权衡比较了十几家的芯片后,肖洪波先选择了英伟达。

满足上述条件的同时,英伟达芯片拥有相对成熟的软件平台,更易于移植团队此前开发出的算法。

不过由于嵌入式平台对这些大芯片公司来说,是相对小的业务单元,所以肖洪波得在研发优化相应算法的同时,还得带着团队自行设计硬件。

要想做模组并将其量产,需要资金的支持。

2015年6月,触景无限完成1000万元Pre-A轮融资,由清控银杏创投与正和岛创投共同出资。本轮触景无限出让20%股份。

这次投资与创始团队的清华背景不无关系。清控银杏创投此前名为启迪创投,是一支清华系基金,倾向投资“理工男技术创业”。

肖洪波在清华的企业家协会结识了启迪创投的罗茁,后者在对团队开发的算法与软件深入评估之后,决定投资。

2016年10月,经过漫长的对不同元器件组装、算法开发调试等过程,触景无限推出了视觉卡(V-Card)1系列产品。

◆视觉卡101示意图

其是一款包含摄像头、芯片与算法的机器视觉模组,拥有空间感知、物体识别、多传感器数据融合等功能,可以在复杂背景中和高动态光照条件下通过算法分析理解景物与人脸,完成特定需求,譬如通过安装该模组,机器人与无人机等设备能实现对周围环境的识别与障碍规避。

1系列产品定价在2000元左右,其中101属于模版型,可根据不同行业需求定制;102则主要针对安防等领域,团队已就其与近30家客户达成长期合作,共售出近3000块;103主要面向无人机与机器人领域。

1系列产品倾向于图像处理,功耗均为十几瓦,相对较高,适合对这方面要求不太高的应用场景;浮点运算能力为300G。

用户购买该模组后,只需要将其与自有摄像头连接,数据便被传输至模组,模组处理数据后,将结果上传到后端服务器。此外,用户还可直接通过WIFI与手机进行连接传输。

今年1月,触景无限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Pre-A轮两家投资方清控银杏创投与正和岛创投均增资跟投。

之前在研发1系列产品时,肖洪波就想将视觉卡做得更小、运行速度更快、功耗更低。

在与诸多芯片公司交流后,他选用英特尔的Movidius芯片作为第二代视觉卡的搭载平台,随后开始做算法移植等工作。

4月,触景无限发布了以双目立体视觉技术为主的视觉卡V203。其倾向渲染功能,功耗为1瓦,体积更小,适合结构紧凑的产品,如无人机、智能穿戴设备等。

◆视觉卡203示意图

V203中加入了深度学习物体识别神经网络,能在前端识别物体,并将反馈直接传输到传感器。

肖洪波拿监控装置举例。由于监控摄像头的安装位置所限,一天中的某些时刻总会处于背光状态,无法清楚拍摄行人面貌。

若在装置中加入V203,前端图像传感器会根据光照等因素自动融合调节相应数据,让摄像头随时都能实现清晰拍摄。

近期,团队从发热、功耗等方面持续优化视觉卡系列产品;肖洪波还在与传统行业公司交流合作事宜,计划将机器感知模组与传统产品相结合,实现后者的升级与创新。

/The End/

编辑   杨雨晨     校对 吴泽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