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杨振宁点醒 他潜心研发未来黑科技 用AR重新定义驾驶体验

GritFounder 2017-04-15 07:05 企业服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创业项目:未来黑科技Futurus(中国北京)

项目简介:新一代汽车智能仪表—— AR HUD 以及全息成像技术

融资情况:A轮融资中(已确定软银中国)

创业者背景: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毕业,多年外企管理经验。

徐俊峰说:刚毕业就创业不是明智选择,一没有人脉,二没有团队。创业团队的供应链管理、新技术研发都是难点,而在我这儿都不是难题。

他,上课睡觉,作业不做,和“好学生”的模样沾不上一点边……

他,在高中成绩第一,毫无压力地考取了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本科毕业直接保送博士项目,学习声学和光学的交叉学科……

他,对科研有着独特的灵性,却在毕业后放弃了当教授做科研的人生规划,开始做工程技术……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将在大企业的研发部门按部就班地生活下去时,他却作出决定:

我要创业!

他就是未来黑科技的创始人——徐俊峰

被杨振宁点醒 他潜心研发未来黑科技 用AR重新定义驾驶体验

没错,他们公司的名字真的就叫做未来黑科技……

尽管注册这个名字花费了不少的心血,但是,徐俊峰认为这个名字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公司的,因为自己公司拥有了两个非常酷炫的黑科技:

  • 把汽车变成增强现实设备

  • 在空气中做到悬浮成像

敢想,敢做,敢搞事情,是徐俊峰给人的鲜明性格,他以在技术研发领域的“不羁”姿态带着未来黑科技在创业的路上一路狂奔,把那些存在于漫威电影里的特效变成生活中真真切切的技术。

被杨振宁点醒 他潜心研发未来黑科技 用AR重新定义驾驶体验

(图为《钢铁侠》中数码合成的全息显示效果)

Q&A

Grit Founder: 既然你们公司叫做未来黑科技,那么你们公司研发什么样的黑科技呢?

徐俊峰:我们有两项技术,一是我们可以把汽车变成增强现实设备,很多在朋友圈或者新闻上看到的增强现实技术都是数字合成的,在工程上不可实现。目前,世界上只有我们可以做出大视角、高亮度的全尺寸增强现实设备。汽车增强现实需要解决的亮度、视角等问题都是很难的。

二是我们还可以做到在空气中悬浮成像,也就是无介质裸眼全息成像技术

我们在申请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经研发出了这两项专利技术,所以说我们是黑科技公司。其次,我们也在准备着更牛的技术,很多技术我从读研究生的时候就开始琢磨,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发酵很多年了。

另外,我希望未来能够召集更多做基础研究的科学家一起来创造更多有意思的东西。其实我有一个小目标,就希望我以后赚了钱能够做一个真正的研究院,把一些基础理论转换成一些黑科技。

被杨振宁点醒 他潜心研发未来黑科技 用AR重新定义驾驶体验

Grit Founder: 为什么想到涉足到全息技术这个领域呢?

徐俊峰:2005年的我还在读研究生,当时液晶电视太贵了,我就在学校里自己鼓捣,DIY了世界上第一台LED背光投影机。那时侯,我也喜欢数码相机和单反,我对投影技术很迷恋。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从图书馆里面借出来显示理论和图像采集的书,都是如饥似渴地熬通宵读完。

当2D电视变得很便宜以后,我就开始研究3D投影。想把LED投影变成新的东西,后来我好不容易成功之后,3D电视又出来了,后来液晶电视又变成三维的,也变得很便宜了,我觉得这个方案没有前途,所以转行到一些特殊的领域。

当时,VR还不是特别流行,08年的VR也不是现在的样子。那时侯的虚拟现实只是为了做一些行业的应用。比如,做开车用的三维模拟器,假装自己在开车;或者,为了特种作战的训练,模拟导弹发射。因为,现实中发射一颗导弹需要几百万美金,但是利用虚拟现实系统做的时候就不需要花那么多钱。

直到后来出现了头戴式的VR。这个想法很聪明,并且技术门槛不高,它把高大上的VR变得平民化了。VR应用到了头盔上以后,就把价值几百万的虚拟系统变成了几百块美金的系统,把VR普及到消费者的身上去了。但是,这并不是普通创业公司可以折腾的。比如,只有微软、苹果、索尼可以把头盔式的VR做得很好,因为他们有商机,可以卖内容。所以我就思考,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只有做一些垂直领域的,特别少见的产品才能赚到钱

我是从2010年开始研究抬头显示器,我在笔记本上有画过HUD的光路,认为抬头显示器的设计是十分困难的,从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关注一些与此相关的专利和成像的理论。我一直对AR比较喜欢,AR的难点就是把画面做得很大,体积又小。面临恶劣的环境要提高亮度,眼镜的话就比较好实现。

另外一方面,我一直都在专注做VR/AR,全息成像是误打误撞开始的。之前,微信朋友圈里流传着百度神灯,就是全息手机把影像投在空气里面,我当时给别人说“我们这个宇宙里面这是不可能的技术”。所以一开始我也是不相信图像是可以漂浮在空气里面的,后来通过自己不断地研究,发现了它的可实现性

Grit Founder: 你是如何看待AR和全息技术的差异?

徐俊峰: AR在共享信息的时候会有一些困难,只有戴眼镜才可以看得到。

但是全息成像可以让所有人都看见,它听上去比AR更加得酷炫。

但是这两个技术并不能相互替代,AR就相当于手机,全息就相当于电视机,电视机是不能替代手机的,它是一台设备,你不能放在口袋里带走。手机也不能在空气里投出全息画面。全息成像一定是台大的设备,光是从设备上发射出来的。想成多大的像,设备就要有多大。

Grit Founder: 你当时是怎么想到把增强现实技术运用到车载上的?

徐俊峰:这个其实也是非常巧合的。当时要把AR做出来,需要花很多钱,而做车载Demo的钱会少很多。所以,作为创业者,初期花大笔钱做AR眼镜是不现实的。

现在,我们有在研发汽车前装的智能仪表。特斯拉已经应用抬头显示器去替代传统的显示仪表了。在和投资人交流之后,我就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投资商机。现在国内很多的车厂都在寻找这个技术,其中包括宝马、奥迪、沃尔沃等顶尖的欧美汽车企业。抬头显示很快就会应用于量产,我误打误撞进入了一个可以落地的行业。

一两个月之内,我们就会成立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子公司去量产抬头显示器。我们会和国内的传统汽车行业合作,我们以技术换股权,和传统汽车行业的企业合作,一起把这个业务做得扎实。

我们想把任何一辆车都做得的没有介入感,把用户体验也提高。当透明智能仪表关掉以后,你看你的挡风玻璃什么阻碍也没有。但是你打开了它,就可以在空间里面看见几行字。现在,我们的技术比国内外的都要先进很多。

其实,我当时也研究过全息眼镜。我最开始想要做的是终极版的HoloLens,当时想做伪全息眼镜,但没过多长时间,微软就发布了HoloLens。现在退回到2010年,翻看我写的商业计划书,我很早就开始想做这个了,但是没有钱和团队。

被杨振宁点醒 他潜心研发未来黑科技 用AR重新定义驾驶体验

Grit Founder: 南京大学读书的经历有没有帮助你之后的创业?

徐俊峰:2001年,杨振宁到我们学校同学数学和物理方向的十来个学生做了个座谈,他说:“99届学数学和物理的同学啊,以后不要搞科学研究了,以后要多做工程技术。因为现在的科学研究是远超过工程技术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了,但是我们的工程技术太落后了。”

他当时说这个话的时候,我很吃惊,我觉得他来我们学校就是踢馆的,当时我们学校希望我们这些匡亚明班的同学去做科学研究,国家也是这样培养我们的,我也是这样想的。

我当时不太理解他说的话,但是当我工作了很多年以后,我就发现他说的都是对的。就像我们现在所做的事业,对一个学物理的人来说并不是特别的难。但是,在物理学家和工程家科学家之间有一个巨大的鸿沟,科学家不懂产品和产业,而很聪明的工程师只能做一些微创新。只有当工程师和科学家合二为一,他才能创造出更大的价值

比如,特斯拉的创始人伊隆·马斯克,他本身是学物理的,他做的事情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是所有的事情怎么串起来做成一件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他是可行性和执行力相结合的完美化身。

杨振宁的知识渊博,他对这个世界理解得更深刻。我一直都非常庆幸自己学的数学和物理方向,这对我都后面的创业也有非常大的帮助

被杨振宁点醒 他潜心研发未来黑科技 用AR重新定义驾驶体验

Grit Founder: 自己开始创业,心态和管理方式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徐俊峰:我在外企的时候一直就是做管理工作的。我觉得刚毕业就创业不是明智选择,一没有人脉,二没有团队创业团队的供应链管理、新技术研发都是难点,而在我这儿都不是难题

我之前都是在做管理工作,没有做工程师,我把原来的经验都用上了,创业的时候不需要做巨大的改变。我原来是职业经理人,现在是公司的核心,我肩负的责任更多了。

原来我只要对员工负责,对公司负责。现在我还需要对股东负责,还需要把我的工程师和团队维护的更好

做职业经理人是有一个团队立场的,会在公司大局和部门利益权衡的时候,为团队成员争取更多的福利,实现在可控的范围中拥有更强的战斗力。但是创业之后就不太一样,角色需要转换,更需要站在公司的整体立场上,权衡各方面问题。

被杨振宁点醒 他潜心研发未来黑科技 用AR重新定义驾驶体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