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2017-04-17 16:20 社交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本文相关引用及参考: businessinsider

AR初创公司Blippar目前正在大把大把地烧钱,但即便如此,其用户活跃度仍然很低,而公司的商业模型也尚未明确。

( 映维网  2017年4月17日)前员工透露,英国融资额最多的科技初创公司之一Blippar目前正在大把大把地烧钱。但即便如此,其用户活跃度仍然很低,而公司的商业模型也尚未明确。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Blippar的联合创始人史提夫·斯宾塞(Steve Spencer)、安博里希·米特拉(Ambarish Mitra)、奥马尔·塔伊布(Omar Tayeb)和杰西·布彻(Jess Butcher)

增强现实公司Blippar自2010年成立以来便经历过数个转折点。

消息人士称,这家公司已经烧掉了数千万美元。

Blippar至今已经完成了7900万英镑融资,但很快便会进行下一轮的融资。

高级工作人员表示,只有少部分用户正在积极使用Blippar应用,而该公司的营收几乎为零。

曾供职于Blippar不同部门的6位前员工匿名透露称,Blippar对其增强现实技术和图像识别技术的公开宣传并不符合实际情况。

联合创始人安博里希·米特拉在2015年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称,Blippar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并成为名副其实的独角兽。米特拉也一度表示:“对于我正在打造的东西,其影响力甚至会比互联网还要大。” Blippar宣称,“我们的技术拥有6500万名用户”。但内部员工表示,其主要产品Blippar应用的用户仅占“6500万”的一小部分。但Bippar官方拒绝透露这部分用户:“我们不会透露每月的活跃用户。”

前员工预计,Blippar每月烧钱达到300万美元。

延伸阅读:16个月亏损3130万美元 AR公司Blippar寻求新一轮融资

Blippar的一名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作为一家私人公司,我们不会对每月的支出数字和现金流进行评论,但我们可以确认这些言论都不正确。”

该公司还表示,他们专注于其技术的“长期愿景”,而这需要一定的发展时间。他们说:“如同所有开辟新天地的公司,我们也明白我们的目标需要时间。”

“但随着我们于最近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真正的视觉发现浏览器(最终允许用户通过视觉而不是字词进行搜索);一套可让任何人DIY自己AR体验的工具;以及即将推出的一系列面向消费者的功能,我们对前方的发展感到兴奋。”

1. 从印度贫民窟到伦敦独角兽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Blippar联合创始人兼执行总监安博里希·米特拉

Blippar于2010年成立,联合创始人包括:执行总监安博里希·米特拉;技术总监奥马尔·塔伊布;首席营销官杰西·布彻;以及首席创意总监史提夫·斯宾塞。

由于经常出现在新闻媒体中,40岁的米特拉显然更为人所熟知。

米特拉在接受Fast Company的采访时表示,出生于印度中产阶级家庭的米特拉于16岁离家出走,并在德里的贫民窟里独自生活。后来,他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关于创业大赛的广告,并凭借自己出色的商业计划赢得了1万美元的奖金。米特拉利用这笔资金创办了一个专为女性服务的网站WomenInfoline。据BBC报道,他带领这家公司成功上市,而在米特拉搬往英国伦敦之前,WomenInfoOnline的雇员一度多达125人。

根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他的故事就像电影一样经过夸大和修饰,WomenInfoOnline事实上并没有上市。米特拉则宣称《英国金融时报》的说法“不准确”,然后3月份通过内部备忘录向员工解释称:他只是将这个网站交给了另一家已经上市的公司。《印度经济时报》曾引述米特拉称,他曾在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书。然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表示他们并没有米特拉的入学记录。米特拉随后解释说他的说法被错误地引用,而他也承认,自己并没有就读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不要紧,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Blippar的投资者和员工担心的不是过去,而是未来。

Blippar最初是作为一款增强现实应用进行公开宣传,但从去年3月份开始已经“成为”一家人工智能视觉搜索引擎。这家公司至今的融资额为7900万英镑(约9900万美元),估值一度达到15亿美元。米特拉表示,自己在2013年拒绝了一家美国公司的收购,因为“我们相信我们将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之一。”

这家公司最为人所熟知的仍然是AR,其应用可让用户扫描产品包装,然后在屏幕上显示额外的内容。对品牌而言,这项功能可以为产品包装增加一层交互性。至于用户,他们可以与有趣的内容(如游戏)进行互动。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两家机构的消息人士称,在Blippar的早期,品牌对他们的技术感到非常兴奋,同时愿意为服务支付费用。但随着用户数量的不断下降,品牌的热情已经下降。

多个消息源称,Blippar策略的调整(从AR应用转为视觉搜索引擎)已经导致这家公司陷入困难的财务状况。

米特拉曾表示,他希望全新的Blippar可以识别“万亿”个对象,但这需要时间和金钱。一位消息人士说:“随着公司转向计算机视觉和视觉浏览器,他们对工程方面投资了很多,但这是一个巨大的(计算)挑战。”

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招募更多的工程师,并对销售部门进行裁员。

去年,Blippar关闭了位于日本、土耳其和印度的办公室,但我们不清楚有多少员工受到影响。Blippar也对伦敦办公室进行了裁员。根据前首席商务官格伦·德鲁利(Glen Drury)的个人LinkedIn资料,德鲁利于去年年初加盟Blippar,但入职不到六个月便被裁撤。

Blippar在去年5月份聘用了英国外交官丹尼·洛佩斯(Danny Lopez)为首席运营官。洛佩兹曾在纽约担任英国总领事,负责在美国推广英国科技事业。在加入Blippar后,洛佩兹将负责公司的全球发展。

在2015年,工程师王学军(清华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加盟Blippar,负责计算机视觉。

这家公司已经证实了办公室的关闭,但他们表示目前有70位国际“合作伙伴”正在将其技术转售给广告客户。Blippar在声明中说:“国际办事处的整合将使我们能够把资源集中在具备长期增长潜力的地区。”

2. Blippar正在大把大把地烧钱

两名前雇员表示,他们离开的原因是Blippar以“烧钱”度日,他们预测这家公司每月的支出约为300万美元。

一名员工表示,Blippar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花光了2015年的融资(有报道称金额为4500万美元)。英国公司登记局的资料显示了两笔股权交易,一笔在2013(1200万美元),另一笔在2014年(2500万美元),总额为3700万美元。


这位员工说:“他们永远都不能满足投资者的期望。”

Blippar此前表示,投资者所有的资金都已经到位。

“就期望而言,Blippar的团队和我们的投资者都专注于长期的愿景,搭建物理世界与数字世界之间的桥梁,帮助人们通过视觉的力量瞬时理解世界,以及周围的机会。”

第二名员工透露,如果按照当前的速度,Blippar在2017年底便会“烧完”2016年的融资(5400万美元)。

这两位前雇员预测,Blippar每月的支出为300万美元。

根据Blippar本身的数据,2016年每月的支出介于100万英镑至200万英镑之间。

截至2016年3月,Blippar的营收为850万英镑,亏损达2600万英镑。就平均而言,该公司在这一时期的基础业务中每月亏损160万英镑。

该公司的文件还显示,在此期间的支出为2300万英镑。即在过去16个月中,平均每月出现143万英镑的负现金流。

但Blippar的成本可能会上升,这意味着每月240万英镑的支出估算很合理。

以下是Blippar财务总结:

Blippar迄今已通过高通风投、房地产开发商Nick Candy和马来西亚政府投资部门Khazanah Nasional Berhad完成了7900万英镑的融资。

截至2016年3月,Blippar的营收为850万英镑,高于2014年的450万英镑。

同期亏损为2600万英镑,高于2014年的500万英镑。

人力成本上涨了六倍,从原来的220万英镑上升至1200万英镑。

技术员工人数已由26人增至60人。

3. Blippar的活跃用户量很低

Blippar声称,公司所有的业务共拥有6500万名用户。一名发言人称:“Blippar旗下拥有Blippar应用、Layar应用,以及数个使用我们SDK的贴牌应用。我们技术的用户数字已经超过了6500万。但我们不会公布每月的活跃用户数量。”在去年11月的推广中,Blippar使用了6500万这一数字。

根据前员工介绍,这并不意味着Blippar拥有6500万的月活跃用户,甚至不代表Blippar应用的下载数量。他们透露说,Blippar应用的月活跃用户数约为50万。

Blippar表示:“我们不会公开我们活跃用户的数字,因为数字每月都有所不同,这具体取决于品牌活动的数量和范围。”

消息人士称,其大部分用户来自Blippar于2014年收购的AR应用程序Layar。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Layar目前仍未一款独立的应用,而在收购发生之前便已经预装至三星Galaxy S等智能手机中。你可以通过这款应用扫描二维码或Layar的标志,然后屏幕中会显示额外的内容。Blippar在宣布收购Layar后表示,该交易使其得到了“全球使用量最大的消费者AR应用之一”。

据VentureBeat报道,2010年有三分之一的智能手机预装了Layar。在收购之前,Layar的下载量至少为3000万。

一名消息人士承认,在Blippar收购Layar之前,其月活跃用户正在不断下降。这位消息人士声称,Blippar的月活跃用户在2013年为518000人,2015年则下降至504000。

“为取得更好的效果,Blippar使用了Layar的数字。他们现在会说‘Blippar公司’,但大部分用户其实都来自于Layar。或许他们正在使用Blippar(软件开发套件),但他们并不是常规的用户。”

另一位消息人士称,商业团队会对外称用户量已经超过6500万,但如果广告商质疑,他们会给出真实的数字。

“广告商显然担心这一点。这也是最主要的反馈之一,广告商会提出正确的问题,他们对真实情况十分关注,他们非常警惕实际的Blippar用户数量。”

4. Blippar的开局很好,但发展不尽如人意

一位曾使用Blippar服务的机构称,用户参与度“极其糟糕,令人震惊”,但他们拒绝提供数字。

一名前员工表示,根据推广的不同,用户参与度也会不同,但无论如何也不足以推动营收增长。

另一家公关公司的执行总监表示,当这款应用首次亮相的时候,Blippar应用在希望尝试创新技术的广告商中十分受欢迎。

“广告商准备将创新预算分配给Blippar,当时许多广告商都在产品中添加二维码。当你考虑包装的时候,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传播渠道。”

这位CEO补充说:”早期的交互率相当高,这在当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问题是,用户基数上的增长很少,重复使用率很低。”

吉百利在2012年使用了Blippar的服务。用户在通过Blippar扫描包装后,手机屏幕中会出现一款30秒的小游戏。一名吉百利的高级营销人员当时称,她“十分喜欢”Blippar,她被这项技术“深深折服”。

5. 你会下载一款专门为你推销广告内容的应用吗?

但是,说服用户下载应用更为艰难,而这也是Blippar的问题开始。数名消息人士称,你会下载一款专门为你推销广告内容的应用吗?如果你扫描了一次可口可乐的瓶子,你还会打开应用再扫描一次吗?

一名前员工表示:“Blippar的技术的确很有趣,但没有理可以说服用户接受这款应用程序并使用它。”

外部数据也说明了同样的问题。根据分析机构SimilarWeb的数据,Blippar应用的使用率并不高。只有不到0.4%的英国安卓用户在安装后20天再次打开Blippar。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与之对比,其他“娱乐性”应用程序的平均值为4.8%。这听起来不是那么糟糕,但如果你与一款顶级的应用程序相比,比如说Snapchat(比Blippar更新,同时还提供AR功能),你就会发现不到0.4%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数字。如下图所示,Snapchat的数据约为18%。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Blippar在美国的数字为0.5%,而Snapchat则为22%。

Blippar表示,在Blippar的广告活动中,平均用户使用时长为85秒。

该公司补充说:“至于广告活动之外的Blippar使用,我们正在不断提高认知度和内容体验,我们知道我们的愿景很远大,而这需要时间才能实现。”

6. “不幸的是,该公司很乐意转变,但这几乎就像原地旋转,没有真正的转变。”

消息人士透露,Blippar的技术经历了几次重大变化,并最终形成了“混合商业模式”。“不幸的是,该公司很乐意转变,但这几乎就像原地旋转,不是真正的转变。”

根据前员工的说法和公开记录,这几年来Blippar的核心技术正是如此演变。

在2012年,高通表示,Blippar的AR技术是基于高通的AR服务Vuforia。

据TechCruch报告,Blippar于2014年收购了Layar,而Blippar执行总监安博里希·米特拉开始将Vuforia称为“竞争对手”。消息人士解释说:“他们开始培养自己的能力了。”

在去年底,Blippar再一次调整策略,从AR转型为对象识别。

现在,如果你打开当前版本的Blippar,其会直接导向手机摄像头。如果你把手机摄像头对准不同的日常对象,Blippar可以进行识别并提供额外的信息。例如,如果你对准一杯茶,Blippar会显示茶的定义和配方,然后还有附近的咖啡厅推荐。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Blippar在2016年12月承诺会给用户带来面部识别功能,但该技术尚未正式铺开。如果打开应用,你会马上发现一个关于面部识别的保留页面。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Blippar承认,这些年来他们的策略发生了变化。他们说:“作为一家成立至今仅为6年的公司,以及作为一家科技公司,Blippar需要根据时间的推移而调整策略,这一点理所当然,也非常重要…因此,借助一支分布在英国、美国和印度办事处的世界级别的工程师队伍,我们已经在AI、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领域培养了我们的能力。”

7. Blippar’的图像识别只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Blippar的财务表明,留给该公司扩展其对象识别技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专家表示,当前版本的Blippar应用在功能上十分有限。

根据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计算机视觉专家彼得·本特利(Peter Bentley)的说法,这款应用只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

他说:“这是一款有趣的玩具,但尚未准备好成为一款真正的应用,其还需要更多的数据。谷歌数年来一直在埋头开发自动驾驶技术也是同样的道理。无论汽车开向何处,它们正在生成更多的数据,可以学习道路的样子。(Blippar的数据集很庞大,但尚未有足够的例子可以理解其正在识别的对象。”

牛津大学的研究员斯蒂芬·希克斯(Stephen Hicks)赞扬了Blippar在为移动设备带来AR功能的努力,但同时表示,这家公司将会受限于数据集。

他说:“缺点在于,它在静态图像的数据集上进行测试。大多数初创公司都没有能力从用户的角度来寻找真实世界的图像,所以他们必须回到数据库之中。”

在测试Blippar的对象识别技术时,我们发现这款应用将“脚”识别为“手”,将“餐桌”识别为“雨衣”,并将“桌子”识别为“摇篮”。当然,Blippar准确地识别出地板、唱片机和咖啡桌。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Blippar表示,在一般水平上描述世界时,其视觉识别功能可以媲美“拥有33000个词汇的儿童”。

发言人称:“在某些方面,Blippar应用程序的理解程度更高,精度更高。但是,索引物理世界需要时间,而这个过程现在已经通过AI进行处理。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领域的识别将会变得更加准确。”

8. “但营收增长并不匹配他们的投资,所以他们需要再次推销这个伟大的梦想。”

Blippar在2017年又该何去何从呢?

据彭博社报道,该公司正试图进行新一轮的融资,但Blippar拒绝对此进行评论。

一位消费人士称,:“人们之所以会投资(Blippar)是因为他们相信米特拉的说法。伟大的梦醒需要大量的资金…但营收增长并不匹配他们的投资,所以他们需要再次推销这个伟大的梦想。”

但是,竞争对手已经步步逼近。

狂烧钱,估值10亿美元的AR独角兽Blippar深陷泥潭

上月有消息人士称:“Blippar要突围的一个方法是将技术集成到手机的摄像头中,这样你就无需打开单独的应用。然后,Blippar可以将技术销售给手机厂商,这是唯一的途径。”

而不久之后,三星推出了Galaxy S8,其摄像头内置了名为Bixby Vision的对象识别技术。

另外,拥有至少1亿活跃用户的音乐识别应用Shazam于上个月推出了自家的AR平台,

目前映维网尚不清楚Blippar将会采取怎样的策略来与之竞争。

在企业点评社区Glassdoor上,一共有48条关于Blippar的评论。这些评论不尽相同,但其中都包括一个相同的主题:这家初创公司需要尽快制定一个明确的策略。

一位匿名人士于去年12月写道:“没有一个明确的愿景,团队之间没有凝聚力,没有一个首要的工程文化。”

另一位人在8月份写道:“不断地创新很好,但战略不能每6个月就更改一次。要明确核心竞争力,然后在这基础上制定现实的战略。”

相同的用户最后补充说:“前提是末日尚未来临。”

来源: https://yivian.com/news/29971.html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