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购也能成首富?当过卫兵、做过小贩、不懂英文,36岁的他放弃一切移民澳洲,26年后居然成了华人首富!

2017-04-17 17:0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他是伐木工之子,为了帮补家计念了宪兵学校;

  他曾是一名卫兵,保护泰国流亡元帅的安全;

  他曾在台湾靠摆摊成为富豪,却在事业巅峰期背井离乡去澳洲冒险

  他曾在澳洲举步维艰,靠代购赚取第一桶金,如今已经登上了澳洲富豪榜,成为了当地华人首富。

  他就是今天故事的主角:吴进

  他说:人要辛苦过,才会知道今天得到的果实是多么欢乐。

  伐木工之子、卫兵

  却被元帅建议去经商

  吴进昌,祖籍福建临安,1954年生于台湾花莲,有四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二。父亲是林务局的伐木工人,母亲打零工、补渔网,才能勉强维持一家七口的开销。

  因为家境贫寒,吴进昌半工半读到高三,就去读了宪兵学校,毕业之后,他就做了流亡台湾的前泰国副总理巴博元帅的侍卫,而这位流亡政客改变了吴进昌的一生。


吴进昌当卫兵时的照片

  巴博历经人生的风风雨雨,对政治的残酷性颇有感悟,于是建议吴进昌从商。听了巴博的建议,退伍之后,吴进昌就和妻子到街上摆地摊、卖成衣,随后又做起了批发生意。

  由于为人勤奋,加上经营有方,吴进昌很快就成为了当地首屈一指的成衣批发商,事业如日中天。

  为了孩子,移民澳洲

  当时,台湾社会正处于“社会暴富,人心浮动”的状态,股市突破万点,投资人荷包满满,很多人觉得台湾的钱可以淹没人的膝盖。但吴进昌却担心经济发展过热可能会导致泡沫化,开始考虑移民。

  果不其然,到了1990年,金融危机来袭,台湾股市暴跌,仇恨、痛苦的情绪在台湾社会蔓延,政治抗争和社会抗争不断,绑架、勒索层出不穷。

  那年,吴进昌才36岁,自己的事业也是如日中天,但为了能给家人一个更好的环境,极具冒险精神的吴进昌毅然决定抛下自己在台湾辛苦打拼出来的一切,带着家人移民澳洲,重新开始

  以身作则教育孩子

  异国他乡开始创业

  初到悉尼,吴进昌一下子闲了下来,因为澳洲的生活环境实在太好,而且之前十多年的创业经历也确实耗神,吴进昌便开始休息,一歇就是小半年。

  那时候,吴进昌打发时间的主要办法就是陪太太陈素珍打球散步、养花种草,加之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澳洲能干点什么,所以只能这样继续做着无业游民。直到发生在他儿子身上的一件事,改变了他的想法。

  当时,在澳洲读小学的儿子拿回家一张表,上面要填家长的职业是什么,吴进昌一下子发愁了,自己每天在家就是打球、养花、钓鱼,总不能在儿子的表上填这些吧?

  儿子填表的事情一下子触动了吴进昌,他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他开始意识到,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自己想让孩子成才,必须给孩子做一个好榜样,不能每天都在家里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

  于是,为了以身作则教育孩子,不会英文、没有背景、学历不高、资金也不多的移民吴进昌,决定在悉尼再次创业。

  创业,靠代购起家!

  让吴进昌在澳洲站稳脚跟的,就是做代购。

  90年代,台湾的食品安全问题饱受质疑,澳洲食品的安全优势凸显,再加上快递业逐步发展,在澳洲随处可见正在采买、封箱、邮寄的华人。

  于是,吴进昌就进入了这个行业,借助自己曾经做过贸易的经验,再加上原先在台湾的人脉,很快就成为了当地华人圈子里面做得最大的代购。

  除此之外,随着台湾经济的复苏,再加上澳洲政府大力发展观光,不少台湾游客都会来澳洲旅行,伴手礼的需求骤然增加。吴进昌借助自己的华人优势,大量出货,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

  最容易的代购,不做!

  最难做的制造业,做!

  虽然自己的代购事业做得十分红火,但吴进昌心里却并不满足,他一直在问自己:做代购,能做一辈子吗?

  经过深思熟虑,吴进昌决定进军制造业,因为他决心在澳洲深耕,做出一个能够传给下一代的事业,而制造业就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以前在台湾经商的经历,让吴进昌明白只有自己掌握了技术,才不会受制于人。过去他在台湾做成衣批发,制造技术、货源通通掌握在上游厂商上,自己没有自主权,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

  吴进昌的眼光非常独到,澳洲是世界最大的羊毛产国,但当地人只利用羊毛生产棉被、地毯等纺织品,却很少人用到羊毛脂

  一旦把羊毛脂做成绵羊油,那就是最受欢迎的护肤品,而澳洲当地只有一家企业生产绵羊油,因此这一行业极具潜力。

  投身制造业,困难重重

  说干就干,吴进昌放弃了代购事业,带着妻子和侄子,三个人全身心投入这项事业,创办了品牌Nature’s Care,专营护肤保养品。

  身处异乡,一切都要从零开始,没有门路,就开着车到处找工厂、谈客户,一天都跑十几家公司。为了省钱,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也没有托管,只能边抱着孩子边开车跑业务,转得儿子都吐奶,在车上吐得浑身都是。

  而且,澳洲特别重视“qualification”,也就是资格和能力。企业谈生意会去评估对方的专业和动机,很多事情不是有钱就可以搞定。看到吴进昌一张外国人的面孔,又是一个人过来,十有八九都会将他拒之门外。

  比找不到门路更残酷的,是澳洲与台湾截然不同的文化和社会背景,衍生的问题更让公司运作雪上加霜。

  吴进昌后来回忆:“90年代澳洲工会权力很大,小到午茶时间公司有无准备茶点,大至加班工时等福利问题,只要有劳工向工会投诉,工会就会要求劳工先停止作业,再派员介入协商,等到劳资双方达成共识,劳工才会重返生产线。”

  这一来一往,金钱和精力耗损惊人,再加上聘请的专家刻意留一手,在技术和设备转移后,产品的品质不稳定,容易变色、变味,所以吴进昌只能大量采购降低成本,并通过薄利多销的方式经营。

  短短三年时间,吴进昌不仅赔光了做代购赚回来的钱,连台湾带过来的积蓄也所剩无几。

  断腿也要撑下去

  当时,是吴进昌创业路上最艰难的时刻。屋漏偏逢连夜雨,他还因为太过劳累,不慎从厂房的大锅炉摔下,左腿骨折;他原本还担忧家庭、工厂而拒绝住院,最后在医院强制下才入院开刀。

  这期间,很多亲友都劝他放弃,但他毫不所动,手术没过多久就出院,出院的第一件事就是拄着拐杖回工厂。有老员工回忆当时的情景:我们都吓了一跳,心想,都做了老板,还用这么拼吗?


  只是光有拼劲还不够,吴进昌在公司发展战略上的修正,成为了Nature’s Care起死回生的关键:

1、坚持投入,引进技术。产品质量是第一位,吴进昌继续引进先进技术,采购高科技产品,终于让产品质量稳定下来。

2、集中资源生产拳头产品。Nature’s Care原先有20多种产品,吴进昌挑选了其中8种重新改造生产,其他的通通放弃。

3、回台湾打造外瓶。吴进昌回忆:“澳洲消费者不重视包装,这里所生产的瓶罐不仅不好看、单价又贵,而且大多制造商不愿接受少量的订单,反观台湾所制造的瓶罐、纸盒,物美价廉,所以我们就向台湾订购瓶子了。”

4、打造“澳洲品牌”,主攻免税商店市场。因为澳洲国家形象健康,健康食品的天然材料相当丰富,当产品获得“澳洲品牌”背书,自然更容易赢得国际市场认同。

  风雨之后,终见彩虹

  就这样,凭借着自己不懈的坚持、辛勤的付出和正确的策略,Nature’s Care很快就起死回生,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把前三年亏损的金额全部赚了回来。

  随着中国市场对于保养护肤品需求的不断扩大,吴进昌的生意也越做越大,产品有95%是在澳洲本地销售,这其中又有40%至50%被销往中国。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吴进昌的Nature’s Care已经是澳洲第三大保健品品牌,年销售额达7000多万澳元。


  2016年5月,吴进昌和妻子陈素珍以5.7亿澳元的身家,首次登上澳洲富豪榜,排名第110位,也是悉尼当地的华人首富,距离他们初到澳洲打拼,已经过去了26年。

  有研究澳洲经济的学者曾说:在澳洲从事生产制造业是很困难的。当地政府为了保护环境,不鼓励制造业,设立了严厉的法规,就是想让人知难而退。而吴进昌作为一个移民,从生产制造开始,一路发展到自有品牌,不仅打入当地市场,还外销十几个国家,可以说是一个奇迹。

  很多人觉得,吴进昌的成功都是各种偶然集合在一起的:如果不是为了孩子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就不会来澳洲;如果不是为了给孩子做榜样,也不会开始创业。

  但偶然背后,是更多的必然。

  有能力有想法要移民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能够毅然决然抛下自己辛苦打拼的一切,估计只有吴进昌;

  有理想创业的人,估计也不少,但在异国他乡,不懂英语没有门路,一切从零开始,还能咬牙坚持,并且做得风生水起,估计只有吴进昌;

  在他乡赚到钱的人,应该也有很多,但是放着赚钱的门路不做,为了信念执着去做最难做的制造业,一定只有吴进昌。

  离开台湾的勇气和扎根异乡的毅力,才是吴进昌迈向成功之路最重要的原因。试想一下,如果当年他守在台湾当宪兵,后来的传奇也就不会发生了。

  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如果没有走出框架的勇气,又没有坚持到底的毅力,那么,你的人生将会一成不变,永远都不会有惊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