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之于教育:除去成本,还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

2017-04-20 13:55 企业服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 亿欧导读 ] 不过尽管VR如今能为教育界提供范围广泛的可能性,但对于那些对VR心存疑惑的人来说,该技术对教育的帮助仍然不甚明朗。对大多数学校而言,花费大量资金于只能用在课题介绍上的设备显然不是一个可行选项。
美女,VR

可穿戴设备在过去几年中经历了诸多起伏,然而Google Cardboard的出现却证明了一件事情——如果科技公司能提供合适的产品,可穿戴设备和虚拟现实(VR)科技的确可以为教育带来实际帮助。

在英国,今年就将会有100万名学龄儿童有机会使用Google Cardboard头罩体验VR。该公司推出的Expedition项目到目前为止“非常成功”——到1月时即已达到一半的目标,目前正在按计划完成全年目标。

不过尽管VR如今能为教育界提供范围广泛的可能性,但对于那些对VR心存疑惑的人来说,该技术对教育的帮助仍然不甚明朗。

例如,不同的头罩会提供不同的体验——“虚拟现实”通常提供全面的沉浸式体验,能很大的提高参与性,但不少教师可能更喜欢“增强现实”或“混合现实”这样的共享体验。

在VR能成规模应用之前,科技公司仍然需要解决成本和安全等迫在眉睫的问题。英国全国校长协会(NAHT)的一份报告表示,有85%的校长正在考虑限制在设备采购上的开支。

在这样一个资金投入减少的时代,对大多数学校而言,花费大量资金于只能用在课题介绍上的设备显然不是一个可行选项。

数据保护与隐私问题

根据Dentons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利马(Sarah Lima)的说法,VR的应用存在着很多法律和伦理问题——现有的法律都是为非虚拟世界所设计的,如今也必须以之前没有预料到的方式被运用。

利马表示,由于这些设备会与用户“近距离”互动,因此隐私成为了重要问题。眼球跟踪、测量反应次数和面部识别都是VR/AR产品与消费者的互动方式,但这些被存储和处理的数据也可能是敏感的个人数据。为谋求分享体验,很多VR/AR应用需要分享包括所处位置在内的用户详细信息。

根据欧盟的数据保护相关法律,不恰当的数据收集和分享所带来的法律和财务后果会很严重。因此教育机构也需要确保他们所选择的软件、硬件和内容供应商能考虑到对数据的保护问题——包括来自用户明确的授权、年龄分级和“隐私影响评估”。

洛(Graham Low)是伯明翰城市大学教学研究中心的副主管。和很多人一样,他也尝试了很多演示版本的VR头罩。洛表示目前AR和VR掀起了一阵热潮,但他个人的观点是在主流教育环境中,VR更像是一套“问题解决的寻找办法”。目前他还看不到VR会在社会性建构主义理论下的学习过程中能扮演什么角色。

洛认为这更像是一种孤立的体验。相比之下,他认为AR在现实生活中能提供额外的、分层级的信息和内容,因此在所有教育阶段都拥有潜力。但洛也表示,两种技术都在不断升级和成熟,因此未来还很难说。

成本与适配性

学校应该在现在就采用VR技术吗?头罩产品多种多样,有些适合所有年龄,其它则针对13岁以上,因此教育者需要考虑他们的目标是什么。

例如教师们是希望对课题进行一个吸引人的介绍,还是想要在没有实验室的情况下进行解剖等深入体验?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看似是VR弱点的“成本”,反而可能会在学校预算不断减少的时代带来好处。来自教育科技自媒体Edtech Podcast的贝利(Sophie Bailey)认为VR可以帮助学校在无需做出大笔支出的情况下让学生身处昂贵的学习场景中去。

她表示VR目前仍然是一个处在初级阶段的科技,还没有进入到纯粹的教育玩具阶段。作为一种提高参与度的产品,VR很有吸引力,但或许它的一些真正潜力却在于它能增加学生接触到科学实验室或医药仿真环境等昂贵的实景场景中。

因此贝利认为,类似NanoSimbox和Labster这样的公司都值得业界关注。另一方面,Curiscope或Blippar等简易AR产品也可以让用户在无需VR硬件的情况下获得轻松学习的方法。

如今Google已经研发了一套低成本、浸入式和可分享的体验套装,大量学生都获得了免费尝试的机会。Google Cardboard价格很低,但需要有一部智能手机支持,然而很多学校都投资购买了平板电脑,而不是手机。

去年12月份推出的Microsoft的HoloLens则提供了能配合笔记本电脑的多种功能,且设计得更像是一套真正的可穿戴设备。

Microsoft表示这是一套设备齐全的头戴式全息计算机。该设备可以让用户实时进行互动,由于用户处于实际场景之中,因此Microsoft更喜欢用“混合现实”来定义这套设备的技术。

作为一个教育试验项目,HoloLens还未向教育界开放采购,目前只有供应开发者的版本,价格约为2500镑。

专注于教育的VR设备

如今也有不少初创企业愿意提供针对于学校教学的内容和硬件套装来进入这个市场,并挑战像是Facebook的Oculus Rift和Samsung的Gear这类科技巨头推出的产品。

Veative Labs在2017年的Bett大会中推出了Veative VR Learn。作为“全球首个一体化的教育虚拟显示头罩”,该设备包括了3D模型、360度视频、任务、练习、模拟和其它互动活动,同时配有可供教师使用的智能分析和课堂管理应用。

Veative表示VR Learn是一套包括了无线手柄和内置移动设备的头罩,因此不需要额外添置智能手机。

Veative的CEO阿加沃尔(Ankur Aggarwal)则表示,对VR技术而言目前是一个十分令人激动的时刻,“数码一代”的学生和教师都想体验科技能如何帮助教学。这会快速带动VR进入基础教育领域,同时职业教育也可能会成为一个比学术教育更快利用VR的途径。

“感知即现实”

可以看出,现在的孩子已经在过去几年中悄悄地接受了VR,很多年轻人在Minecraft等游戏中创建出了复杂的在线世界。

教师们可以在沉浸式的VR体验,以及方便学生互动的AR体验中进行选择。当然,也有教学机构采用大型全景屏幕来让学生身处在一个逼真的场景中进行角色扮演和培训。

其中最为关键的是,教育者需要不断尝试来了解哪种体验能符合他们的教学目标。

简单来说,VR之于教育的转折点可能会在VR头罩于大众中普及,以及教学内容和功能俘获教师芳心时出现,众多科技企业正在努力让这一天尽快到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