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4岁选择再出发,结果仅仅12年就缔造出299亿的传媒集团

2017-04-23 16:30 文体娱乐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他本是一介文弱书生,却因心中怀揣的记者梦,一直从未放弃。此后短短12年间,他一手创造出全国最大的民营娱乐传媒集团,屡次书写国产电影史的票房神话,他就是 光线传媒 的创始人王长田。

他34岁选择再出发,结果仅仅12年就缔造出299亿的传媒集团

1965年4月,王长田出生于大连一户普通的工人家庭。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他11岁还不到1米3,总受同学欺负。

小学毕业那年,王长田从农村考入县城中学,父亲给他5块钱,结果在半路上就被一个小混混抢走4块,到学校饿了半个月肚子。

不过,令父母欣慰的是,王长田学习成绩一直非常出色,作文总是被当做范文。高一那年,他写下一篇《母亲》,结果班主任在课堂上读着读着就哭了“把母亲吃苦的细节写活了”。从小学到高中,不下10个语文老师对王长田说,“你以后准能当个大记者!”

1984年,王长田如愿考上了复旦新闻系,开始了记者梦的长征。

  复旦牛,新闻系更牛,而王长田所在的“8413”班更是牛上加牛, 新浪网 的 曹国伟 、《南方都市报》的总编辑曹轲、《解放日报》的总编辑裘新都是这个班上的。

王长田当然也不差,1988年大学毕业,他被分配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主要负责对外新闻宣传。照理讲,整天在领导身边工作,用不了三年五载就能混个一官半职,那是一份多少人羡慕不已的工作啊。

不过,王长田却不这么想“给领导做秘书不自由,还是当个记者快活”。

所以一年后的1989年10月7号,当王长田在处长的办公桌上看到一本刚刚创刊的《中华工商时报》时,他立马拿起报纸敲开了工商时报领导的门。

没有想到与那位领导前后聊了还不到5分钟,人家就当场拍板“想来就可以办手续!”估计领导琢磨王长田在逗闷子,“放着中央级的铁饭碗不要,这小子疯了吧?”

不料2个月以后,王长田真就去了《中华工商时报》报到。此后3年,他的足迹踏遍大同、延安、阿坝、六盘水等100多个偏远城市,写出了300多篇深度报道。

1992年春天,王长田升任市场新闻部副主任,成为报社最为年轻的中层干部。

不过,到了1994年,王长田又郁闷了。因为电视媒体的影响力正一点点超过纸媒,而记者的影响力一天天下降,“企业哪怕花钱、送红包也一定要在电视上露面。”

1995年3月,王长田机缘巧合到北京电视台采访吴副台长。当时,吴台长正打算办一档全新的新闻栏目,不过一直未找到合适的人选。

“想不想试试?”吴台长很直接,王长田更直接,第2周就加入了北京电视台。

  一个月后,王长田推出《北京特快》,一改以往歌功颂德的风格,讲的全是与 老百姓 生活息息相关的经济事件和经济话题,包括“医院挂号难的深度报道”,“学区房涨价背后的推手”,“为什么北京越来越拥挤”等等。

结果《北京特快》仅仅播出一周,就打进地方台收视率的前三,甚至威胁到了《东方时空》老大哥。

  1997年春天,香港回归之前,王长田想借热点做一期专栏节目。可没想到的是,策划书刚交上去就被上面给否了“审查没通过”。由于时间紧迫, 王成 田只好临时改成明星专访,那也是王长田第一次接触娱乐圈。

不过,几期节目做下来,王长田发现娱乐圈的人更好打交道,比做经济节目要容易得多,而且邀约明星只要跟经纪人提前沟通好了就没问题,“根本不用承担政治风险”。媒体人的直觉告诉他,“娱乐产业是块大肥肉!”

于是1998年,王长田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辞职创业。”

  当年7月,王长田离开北京电视台,邀请了4位朋友,成立一家电视策划公司。5个人既懂新闻,又懂电视,王长田对未来无限憧憬“ 钱生钱 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不过真干起来,发现创业真的挺难。本来想靠写策划和拍摄专题片赚钱,可是参加10次竞标10次失败“根本不给入围机会。”3个月后,4位 合伙人 就熬不住了,纷纷撤资,公司就这么黄了。

那段时间,王长田经常一个人窝在出租房里看电视,从1台调到到51台再切回1台。

圣诞平安夜,王长田泡了一碗红烧牛肉面,一屁股又坐到电视机前。刚好湖南台在播“快乐大本营”,王长田就坐在地上哈哈笑了一个小时。

笑完以后,王长田突发奇想“我为什么不做一档类似的节目?”

第二天,王长田就找到一位电视台的老领导咨询,“要多少钱才能撑起一档娱乐类节目?”“五千万,最少也得一千万”。“乖乖”,王长田想着自己存折里那10万块,倒吸一口凉气。

“大的做不了,那就做小的”。1999年1月5日,下着鹅毛大雪,王长田和弟弟王洪田走进西三环一个叫做“万寿寺北里”的胡同,王成田的目光停留在一个4层的砖楼下,楼门上方写着“嘉德写字楼”。

  那天,“ 光线传媒 ”诞生了。

王长田租了两套编辑机和摄像机,工作计划是2月招人,3月开拍,4月做样带,5月媒体看片会,6月开始发行。王长田又托关系从一个娱乐记者手中搞到的一份影视圈名人的通讯录“从小明星做起,不需要出场费,只要管盒饭就行”。

那段时间,王长田每天早6点起床,到紫竹院公园跑一圈,然后带上早点回办公室,逐一放到同事的办公桌上,还不忘给每人泡一杯咖啡。晚上加班到凌晨一两点,走之前还要把办公室打扫一遍,把每个人的杯子冲洗干净。

  王长田有一个本子,专门记录着“王二欢喜欢吃炸酱面、郑东田喜欢喝不加糖的咖啡、 张燕 能一顿喝掉三碗排骨汤……”本子的第一页还写着“如果我会摄影、会化妆、会主持,那么我就能干很多件事,但是我都不会,所以我要干好每一件小事。”

老板不会没有关系,下面员工会啊!那12个员工都被王长田“婆婆妈妈”的细心感动得一塌糊涂,纷纷踩足了油门加班到凌晨3点。结果仅仅两个月就搞出了《中国娱乐报道》的样片“用25分钟讲述娱乐圈里的北漂一族”。

  故事有了,找谁拍呢?王长田找到中戏工作的一位师兄,想让他推荐一个新人,结果师兄给推荐了 章子怡 。当年章子怡还没有从中戏毕业,正在拍摄《我的父亲母亲》。于是,章子怡就坐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畅谈对 张艺 谋和《我的父亲母亲》的看法。

结果当年7月,《中国娱乐播报》在湖南台生活频道一亮相,就火得一塌糊涂“一样的娱乐圈,不一样的立场和声音。”仅仅3个月后,《中国娱乐播报》的平均收视率就超过8%,覆盖了全国50多个省市级电视台。

  节目一火,竞争对手就红眼了,以光线传媒没有制作 许可 证为由举报,“召集公安、工商、税务各个部门来开会,扬言联合收拾我们。”搞得王长田非常紧张,经常在外面躲到凌晨一点,甚至不敢回家睡觉。

“只有把市场尽快做大,引起政府和外界的足够重视,才能保护光线”。《中国娱乐报道》诞生4个月后,王长田决定将节目由一周三期改成每天一期。

一改不要紧,到了2000年初,《中国娱乐报道》覆盖的电视台数量就超过150家,收视观众达到3.15亿,被称为“娱乐界的新闻联播”。

《人民日报》更是发表文章,“作为一个独立于电视台之外的民间电视策划企业,光线是突破传统模式的惊人之笔。”那一年光线的收入是300万。

2000年底,光线逐渐走向正轨,但是却依然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有一个摄像或者记者要走,王长田都要紧张半天,生怕人都走光了。不过,随着《中国娱乐报道》名声越来越响,很多演艺公司和经纪公司主动找上门来。

资源一多,王长田就有底气扩大产品线。于是,排行榜类的《音乐风云榜》、明星访谈类的《娱乐人物周刊》以及《娱乐现场》、《明星》、《影视风云榜》等10个栏目相继推出,2004年更是一口气推出了7档综艺节目。

没有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就在2005年春天,广电总局推出“两台合并”政策,地市级的无线电视台开始和有线电视台合并,光线的利润空间受到极大挤压,就连在北京四台播出了5年之久的王牌节目《娱乐现场》也被迫调整。

王长田被迫带着光线传媒进行战略转型。

往哪转呢?很快,王长田发现电影圈有市场。2005年前后,主流院线从1000家一下子陡增到3000多家,电影行业迎来了久违的黄金大爆发。

可是,能保证票房的导演,像冯小刚、张艺谋等已经被几大电影公司瓜分完毕,早说王长田也给不起酬劳。

于是,王长田把目光对准了香港导演。2006年12月22日,光线传媒发行的第一部电影《伤城》在内地上市,王长田请到的是刘伟强、麦兆辉联合执导。结果仅仅一个月票房就突破了6000万,王长田第一次试水大获成功。

此后,王长田信心倍增,即便是金融危机的阴霾还没有散去,他依然砸下千万资金进行电影制作,“经济的冬天就是娱乐产业的春天”。

2008年,发行的8部电影全部实现盈利,《画皮》的票房突破2亿后,王长田又趁热打铁跟徐嘉上推出了《画壁》。

2009年伊始,投资拍摄了包括《全城戒备》《花田喜事2010》及《四大名捕》在内的6部大制作影片。

2010年,投资、制作和发行的影片超过10部,总票房超过7亿元人民币,占全国总票房比例10%以上。

2011年8月3日,光线传媒登录创业板,创下80亿的市值,王长田的身价也飙升到41亿,成为民营电视制作领域的第一富豪。12年的苦等和坚守,让王长田熬出了阵阵掌声。

  但是,真正的爆发才刚刚开始。光线上市不久后, 徐峥 找到王长田,在办公室里手舞足蹈讲故事,时而站着、时而坐着、时而搞笑、时而煽情“没有剧本,一个字也没有”。

25分钟后,徐峥张口要2500万,“拍《泰囧》”,那天,王长田没有睡午觉,晕晕乎乎就答应了。等徐峥走后,回头一问下面的副总,才知徐峥就是一个没有拍过几部电影的小白。

好在徐峥花钱也挺节省,制作投入不到300万,主演片酬和营销费用不到6000万,因为他也知道《泰囧》就是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类型“不能让王总亏太多”。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泰囧》在世界末日的尾声上映,以12.67亿的票房成绩和4000万的观影人数创造了国产电影的神话。

那段时间,整个光线忙得炸开了锅,要求加映场次的影院数不胜数,王长田直呼,“《泰囧》带给我的成就感,比光线上市更强烈。”

更让王长田扬眉吐气的是,随后的《致青春》上映16天6亿票房、《中国合伙人》3天票房过亿。三部电影为光线创下了25亿的票房纪录,在国产电影的票房史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与票房同步律动的,还有资本市场的股票价格。光线传媒一天一个涨停,很多股民都乐抽了。如今,光线传媒的市值已经达到299亿,超过了昔日的娱乐一哥华谊,跻身 中国电影 第一军团,而王长田的身价也达到了惊人的135亿。

“有这个起点,你不可能走到未来,但是仅有这个起点根本不代表未来”。目前,王长田正带领着光线传媒向着光亮的方向奋勇前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