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的潜力有多大,要看它能否找到自己的位置

2017-04-24 15:19 电子商务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虚拟现实与平板电脑有一些共同点。他们都希望成为革命性的新型计算平台;都是经历了一系列错误的开端才得以面世;而现在它们都努力在技术上反复无常的世界找到各自的位置。Adobe 高级体验经理 Christian Cantrell 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自从iPad2010年上市以来,平板电脑已经设法为自己赢得了一些消费者和新的细分市场。但实际上,如果地球上所有平板电脑突然一起消失,这个世界并不会有什么根本性的变化。同样,如果Facebook决定关闭欧酷来、HTC和维尔福软件剥离自己的Vive相关VR头显业务,索尼停止更新游戏机VR,除了Amiga式的狂热粉丝的微弱声音之外,结果可能只会是大家集体耸耸肩。我们中少数买了VR设备的人可能会很隆重地把它打包,然后放到储物间里,让它和PDA、标签扫描机、谷歌眼镜做邻居。

而平板电脑和VR有许多共同点,这应该不是其中之一。

但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在本文中,我将它们统称为VR)与平板电脑有一个关键的不同点。那就是平板电脑的角色可以由与其他技术类似大号的手机、可折叠笔记本电脑等替代,而至今,没有任何技术能够像VR一般,运送、吸引用户并且让用户沉浸其中。我相信VR有潜力永远从根本上改变人机交互的形式。事实上,我认为说——就像图形用户界面,互联网、社交网络和移动计算一样——虚拟现实有可能影响人类的进程,这一点都不夸张。

首次使用高端VR让我想起其他几个第一次:第一次从移动设备访问互联网,第一次拍数码照片,第一次在iPhone上翻看惯性滚动列表,第一次用GPS跟踪我的位置。我既惊讶于我所经历的那一刻,同时惊讶于我在5到10年又会有什么样的经历。正如阿瑟·C·克拉克曾写道:“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尽管VR仍处于起步阶段,它也如其他我所见过的新技术一样,值得魔法的称谓。

MagicLeap公司这种“魔法”经验公司希望有一天能够推出市场。

但技术奇迹、新奇、创新并不能保证成功。我已经批评过了谷歌眼镜,所以相反我会提醒大家注意3d电影、第二人生、赛格威体感车。VR可能可以成为移动平台之后的最重要的计算平台,也可能屈服于它的诸多缺点, 永远不能从理想幻灭的低谷中爬出来。

我可能会被贴上VR党狂热分子的标签,我需要澄清,VR有很多缺点。从显而易见的(太沉重,太昂贵,像素太少,设置复杂且耗时,晕动病,不能喝咖啡等等)到小的缺点(使用后长达数小时的黑眼圈,不可避免的弄乱头发,长时间使用后的疲劳,分享头显所带来的卫生问题,等等)。

虽然其中一些挑战是只有VR会遇到的,但是更多挑战只是缘于该项技术的不成熟。但这并不意味着时间会自然而然的解决这些问题。想要了解VR需要如何克服挑战统治世界,我们首先要向后看,了解VR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威廉·吉布森已经说过很多次,“未来已经在这里——只是分布的不是很均匀。“我认为吉布森的智慧是暗指经济对技术创新的影响。虽然我们认为,虚拟现实是一个全新的未来技术,其实商用VR头显早在九十年代早期就出现了。很显然,他们不会像现在这样好用,但这并不是说他们不成功。更大的问题是,即使它做了显著的改良,也没有任何经济上可行的证据。换句话说,在九十年代去制造一台和如今一样的VR设备并不会违反任何物理定律,但研发成本将会是不可想象的。

那么在2011年当Palmer Luckey和John Carmack开始试验现代VR原型时,和1991年有什么不同呢?当然,处理器和显示技术有巨大的进步,但是我认为,虚拟现实的开创性的时刻是iPhone的推出。

苹果在2007年发布了首款iPhone,在这一过程中,改变的不仅仅是智能手机,也是所有的计算机工作和人机交互。到2011年,当Luckey和Carmack一起研究VR原型时,我们已经在使用iPhone 4 s和三星Galaxy Nexus手机了。让现代智能手机如此引人注目的零件(先进的微控制器、高分辨率显示器、位置传感器、闪存、先进的光学器件等等)的产量都在越来越高,质量也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提高。这意味着大部分拼装一个相当不错的VR设备原型所需要的零件(自然的,也需要外加一些胶带)基本上都是现成的。VR能够利用智能手机产业的迅速发展带来的规模经济来进行发展。

John Carmack戴着欧酷来裂谷早期原型。真的,没有牛皮胶带的话,人类社会会是什么样子呢?

快进到今天。Facebook现在拥有欧酷来,而裂谷大约是在一年前发布的,维尔福和HTC在裂谷推出不久之后推出了自己的Vive头显,谷歌的白日梦头显和平台在去年年底推出,索尼VR游戏机的销售已经远远超出预期。看起来,VR终于来了。

但不要抓得太紧。即使是顶级的VR体验(目前是裂谷和Vive),在我看来是也是MVP,或者用产品经理的话来说就是“最小化可行产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s)”。他们都有能力为用户提供惊人的、身临其境的体验,但他们很贵(尤其是考虑到所需要的计算和图形处理水平在天平的另一端的时候)、很重、不舒服、不能远程移动,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像素、更少的色差、更宽的视野。

在运行游戏大约1小时后的欧酷来裂谷热成像图。随着头显变小,它们也需要运行冷却系统来将热量带离你的脸。

这些都是技术上能够解决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他们是否能在经济上得到解决。虽然在移动行业仍然在继续创新,但很多在VR和智能手机上都会用到的技术已经开始分化。也有一些例外,比如谷歌的白日梦平台;三星Gear VR的设计宗旨就是与手机同步发展,所分化程度较小。但是白日梦头显和谷歌的Pixel手机的配合令人印象深刻,这种体验与裂谷和Vive不是一个级别的。这意味着为了高端VR体验不断提升的同时,保持经济上的可行性,VR产业需要开始生成自己的规模经济,而不是寄希望于手机的捎带。VR长大的时候到了,是时候离开父母的地下室,开始自己的生活了。

这意味着 VR 头显(以及相关的配件如控制器和传感器)需要卖得相当好,但这只是方程式的一半。没有几项技术能完全孤立地存在。越来越多的硬件已经成为广泛平台和生态系统的物理表现和表达方式。例如,为了让亚马逊回声音箱不仅仅成为一个令人惊叹的有着圆柱体外形和远场麦克风阵列的扬声器,它需要Alexa。为了让Alexa超出其核心竞争力,需要第三方提供的技能。回声能做的越多,能够吸引来的客户也就越多。越多的客户在家里使用回升设备,就会有越多的第三方想要加入其中。客户和开发人员投资越多,就越激励亚马逊提升质量,促进多样化,甚至为硬件和软件发许可。这是大多数平台取得成功所需要的良性循环。

史蒂夫·乔布斯2007年在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试图卖给开发者web应用程序的想法,而非本地iOS应用程序。实际上很少有公司会希望把开发人员从他们的平台上推出去。通常来说,科技公司会尽他们所能来吸引内容创造者。

有时,这些正反馈循环会有机地发生。苹果最初试图扼杀iOS生态系统是为了完全控制用户体验,但需求非常强烈,使得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别无选择,只有向开发者开放平台。在此过程中,苹果几乎无意中创造了一个在计算机史上增长最快、利润最高的平台。但生态系统通常难以启动,需要大量的种子资金、开发硬件和其他措施激励内容创造者。

亚马逊 Echo 不仅仅是硬件,VR 也不仅仅是高分辨率、低延迟率头戴式位置跟踪器。这是一个平台,一个生态系统。VR想要成功,它需要硬件、游戏、应用、公用设备、社会经验和多样化的社区。像一个内燃机,一旦生态系统启动,它在很大程度上能自我维持(只要它仍有燃料)。但是使得一个平台运转起来,并且第一次启动是科技行业最艰难的一件事。

欧酷来连接3开发者大会开幕主旨。关键是平台公司团结一切开发者和设计师朝着他们的目标一致努力。

到这一步,VR还是可能会走错。一个很原始但耐用的VR引擎已经诞生,但是我认为这还不算完全开始。硬件价格已下降,数百万美元的开发基金、会议、工程保障和其他激励措施都已完备。但长期成功所需的正反馈循环还没有开动。

幸运的是,您可能能帮上忙。有很多的权威人士会告诉你,VR还没到黄金时间——你最好等一代或两代——坦率地说,他们没有错。想象一下iPhone和哈利波特平装书一样大小而且电池只能持续一个小时。这是VR的现状。但是现在想象一下这样一个世界,iPhone从未得到起跑的跑道——从来没有机会变得小型化,变得精致,并最终几乎完美。

2005年初的iPhone原型。不幸的是,似乎不是用牛皮胶带来粘合的。(来源:Ars Technica)

如果你对VR感到好奇,如果你有技术,我鼓励你去试一试。虽然VR还没有一切都准备好,但它也能做好几件令人惊讶的事,将为你、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提供数百小时的娱乐和惊喜。

如果你是一个内容创造者,为VR做些东西。如果你是一个人,可以做些简单的令人惊讶的东西。如果你有巨大资源和七位数的预算,给自己和团队点压力,构建一些史无前例的壮观的浸入式的体验。我不能保证你的初始投资能获得重大回报,但一旦VR最终成为计算平台——我相信这极有可能——您所获得的知识和经验会是你的巨大优势。

自由市场是民主的,作为创作者和消费者,时间和金钱成为我们决定什么会成功或失败的选票。现在不可能说VR会达到巨大的数量,或硬件和软件在五年到十年内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正如计算机科学家Alan Kay的名言:“预测未来最好的方法是创造它。”所以我们不要等着看VR的发展方向,而是尽我们所能确保它的发展方向。

翻译来源:虫洞翻翻  译者ID:刘学  编辑:杨志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