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照到手工厂开建 年底量产的前途汽车这9年做了啥?

2017-04-24 23:5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晓寒

正在举行的上海车展中,8.1H展馆可谓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土豪展馆——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兰博基尼、保时捷、玛莎拉蒂等一众豪华品牌,以及整个上海车展中最贵的钛合金超跑,售价达0.68亿元的意柯那Vulcan都聚集在此。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豪车如云的环境中,一辆车头顶着蜻蜓形LOGO的蓝色跑车同样吸引了不少观众的目光。原因有二,一是这个品牌比较陌生,好奇。二是这辆车的造型足够炫酷,天生吸引目光。

这就是国内汽车设计公司长城华冠旗下前途汽车的首款产品——电动跑车K50。对于汽车圈之外的人士来说,前途汽车多少显得有些陌生。但实际上,前途K50的前身及K50自2008年起,就开始北京/上海车展不断亮相。

展台640

(配图为上海车展中前途汽车的展台)

经过多年的发展,K50逐渐从长城华冠旗下的一个研发项目发展成了前途汽车,并继北汽新能源、长江EV后,拿到了第三张新能源汽车的生产牌照,而其位于苏州的生产基地也即将于今年年底完工,届时,第一辆K50也将在此下线。

在本次上海车展期间,智东西就其创业故事、产品特点以及发展策略等关键问题与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进行了深入对话,并将以次来为您呈现出一个形象鲜明、特点明显的前途汽车。

造车历程:前后跨度9年

说到前途汽车,不得不提其母公司,从事汽车设计业务的新三板公司长城华冠。但说到长城华冠,真的就不用提长城汽车了,因为这两家公司只是碰巧名字相似,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1990年,陆群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毕业后加入了我国第一家合资汽车公司北京吉普(该公司由当时的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与北汽集团合资而成),并在那里与长城华冠的现任CEO王克坚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由于两人工作积极认真,陆群逐渐从发动机试验工程师做到了产品工程部经理,而王克坚也先后担任了产品工程部经理与销售市场部副总经理等管理职位。

合影640

(左为长城华冠/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右为本文作者)

在戴姆勒与北汽签署合资协议之初,中方就曾明确表示北京吉普将会开发自主品牌车型。随后,北京吉普于1996上马了BJ2022挑战者车型的研发项目,陆群、王克坚正是其主要的负责人,经过数年的努力,北京吉普的研发团队走完了该车的所有的设计与验证流程,并在2000年的北京车展上对外亮相。

按照计划,该车将于2002年正式投放市场,不过随即发生了一项关键变化。

当时的戴姆勒克莱斯勒集团决定斥资购买三菱汽车33%的股权,而三菱汽车旗下又有越野车型帕杰罗可用——很明显,花少量资金将帕杰罗这一成熟可靠的车型引入国内生产销售要比重新研发一款新车型一点一点打市场更加靠谱。

2002年,北京吉普与三菱达成协议,将于2003年正式开始生产三菱帕杰罗,中方主导的BJ2022挑战者项目结束。

北京吉普高层的决策考虑的是经济效益,而陆群等北京吉普的年轻设计师们,考虑的则是自己的心血与努力,双方都没有错。

2003年,陆群、王克坚等人与北京吉普内一些希望自主做设计的一批设计师正式离职创立了北京长城华冠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成立没多久,长城华冠就引入了长丰集团(猎豹汽车的母公司)的5100万元投资,为一些自主/合资汽车品牌提供整车设计与开发业务,并参与了国家载人航天宇航员系统以及军用车辆的设计开发工作。

2015年9月,长城华冠挂牌新三板。2016年,长城华冠营业收入9474万,同比增长66%。

由于长城华冠一直处于汽车产业链的顶端——设计开发部分,其对于汽车产品的发展动向有着更深入的认识。2010年,长城华冠成立了电动汽车技术部,我国也开始实行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随后,长城华冠接受了其股东长丰集团CP2D电动车研发项目、顺利完成了北京科委的电动汽车研发课题,并在2012年到2013年期间又先后承接了萨博93电动版的两个改制项目。

得益于在电动汽车领域的这些积累,长城华冠也开启了自主电动汽车的研发工作。

2012年北京车展期间,长城华冠展出了一辆名为“天蝎”的纯电动跑车和一辆名为“天质”的纯电动微型车。事实上,这辆天蝎已经是3.0的版本,其1.0版(汽油车版)最先于2008年的北京车展首次亮相,并伴随着长城华冠对电动汽车的重视而发展成了电动版。

3.0红蝎640

(配图为3.0版的红蝎)

该款天蝎概念车采用了交流感应电机,0-100公里加速12秒,最高车速170km/h,最大续航里程150公里。2014年,在这辆3.0天蝎的基础上,长城华冠又将其发展成了K50,并在随后的北京/上海车展中不断的亮相。

一年之后,长城华冠在原有前途电动汽车技术部的基础上,正式成立了子公司前途汽车。

产品:电动高性能跑车

从2012年3.0的天蝎首次展出来算,可以说K50的研发历程是5年,而如果按着2008年1.0的天蝎首次亮相来算,K50的研发历史已经达到了9年。那么长城华冠花费这么长的时间究竟打造了一辆什么样的电动汽车呢?

“一款高性能电动跑车。”这是陆群对K50的正式定义,“主打操控与驾驶乐趣。”

根据前途汽车方面给出的参数,K50车身的长宽高分别为4630mm、2065mm、1255mm,轴距2650。该车采用了前后桥双电机四轮驱动,0-100公里加速时间小于等于4.6秒,NEDC工况下续航里程大于等于300公里,配合着快充技术,K50可以在45分钟内充满80%的电量。

车型640

(配图为K50敞篷版)

诚然,由于特斯拉在最初打开市场的时候重点宣传了Model S/X顶配车型0-100公里3秒左右的加速时间,再加上蔚来汽车、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Lucid等公司推出的产品也纷纷重点标注加速时间——炸裂的性能成了外界对电动汽车的第一期望。

但是回看K50,其加速与续航性能参数并不算十分“过分”,似乎与其超跑般的外观并不相符。

面对智东西的疑惑,陆群从三方面给予了解释。

首先,打造加速3秒左右的电动车并非不可能,但是后果也很明显,售价高昂,加速2.7秒的Model S指导价接近140万元,而蔚来汽车EP9的售价则达到了140万美元。

其次,加速之外,跑车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就是操控性——即宝马常说的驾驶乐趣。最后,许多车型在进行手工小批量生产时能够实现炸裂的性能,但对于大批量工业生产来说,就很难做到,这也是许多顶级跑车只能限量生产的原因。

“前途汽车不是一个廉价品牌,也不是顶级富豪的玩具,我们针对的主流消费市场。”虽然没有透露K50的售价,但陆群也从侧面给出了前途汽车中端的市场定位,“我们策略是先实现预设的性能,然后再尽力降低成本,而非先把价格定下来,再去提升性能。”

所以在综合考虑成本、售价以及量产问题后,前途最终将K50的性能设置在了目前的水准,并着重在操控性上狠下功夫。而如果更进一步,甚至可以将前途汽车类比为电动汽车中的宝马。

操控说白了就是悬挂与转向系统,前途的做算可以粗略分为三步,先是在顶层设计时就考虑到了悬挂形式、前后轴配重、轻量化材料、重心分布等问题,从底盘结构上保证了车辆的操控性。然后是与博世、米拉等公司进行合作,让这些业内最顶尖的供应商来负责ESP与底盘调教工作。

最后是进行大量的测试。前几日,前途汽车与博世一道,刚刚完成了K50在寒冷地区的测试工作。而陆群也向智东西透露,前途汽车为了完成数百项相关的测试与实验,其单是测试用的K50就已经生产了上百辆——如果放在其他厂商,这个数字甚至都可以算是小批量生产了。

前途K50 冬季测试 ESP 标定-2 640

(配图为前途汽车与博世一道对K50进行冬季测试)

然而在设定了性能指标,确定了研发重点之后,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摆在了智东西面前——那就是前途汽车为何将首款车型选定在了销量很低的跑车市场,而非主流的轿车或是销售火爆的SUV市场?

“我们不是从跑车入手,而是从用户入手。”陆群“纠正”了我的问题。

在他看来,人类对于运动的需求是一种天性的存在,对于驾驭(操控)也是如此,而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是跑车。而目前之所有跑车的销量较小,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汽油跑车的成本过高,成了少数富豪的玩具。

说白了就是许多人们不买跑车的原因是买不起,而非不喜欢。更极端的一个比喻就是如果法拉利或是兰博基尼卖10万元,销量肯定大增。

但是对于法拉利或者兰博基尼来说,做到100万都困难,更别说10万了——而这也是前途K50这类电动跑车的机会。

“即使不是大众市场,价格下来之后的跑车也至少是一个中众市场。”陆群说道。

内饰640

(配图为K50的内饰)

最后,在提及汽车的智能互联浪潮之时,陆群也坦然,虽然K50的车内也装了一块大号屏幕并搭载有ADAS功能,但前途并没有像其他新造车公司那样,着重把智能互联的概念放在宣传的重点。他说,“要不了多久,智能互联就会成为汽车的行业标配,所以我们更应该谈及的是我们在运动与操控方面的特性。”

“这么来说,前途就像是BBA中的宝马(主打驾驶乐趣)?”智东西问道?

“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类比。”陆群回答道。

打法:自主与合作并举

特斯拉开创了电动汽车进入大众消费市场的时代,并且也带动了国内新造车运动的兴起。在新造车运动的发展过程中,牌照与资质问题成了业内不得不谈的一个话题。

目前,国内共有12家公司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分别为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敏安电动、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金康新能源、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速达汽车、合众汽车。

从上可以看出,长城华冠是国内第三家获得新能源汽车牌照的公司,而至于为何能够获得牌照,陆群则一向轻描淡写地将其描述为一件“没有什么神秘性”的事情。据其介绍,想要在国内合法生产并销售汽车,总共需要三道审批,即建厂前的准入许可,建厂后的审批验收,以后车型下线后进入国家相应的产品目录。

“相对而言,当你完成前两步之后,进入目录要略简单一些。”虽然被问了无数次,陆群仍然耐心地向智东西讲解关于资质方面的问题,“而即使是前两步,它也是一个拥有确定审核大纲的事情,按照国家规定的流程一步一步走就行了。”

根据本文第一部分对前途汽车历史的介绍,长城华冠对于电动汽车的研发由来已久,其产品的研发进度也比其他玩家要更快一些,因而在资质的申请流程上也要更快,这就是其能够第三个拿到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的原因。当然,申请的早是一方面,技术指标与技术能力也要通过相应国家部门的审核标准。

在研发电动车、申请资质的同时,前途汽车也在同步推进自家生产基地的建设工作。

2016年2月,前途汽车的生产基地在江苏苏州奠基,计划投资20亿元,规划年产能5万台。那么前途为何不采用省时省钱又省事的代工模式呢?答案来自前途对K50以及后续车型的定位。

前文已经提及,K50主打操控与运动性,并从规划之初就采用了轻量化的设计路线,使用了包括碳纤维、铝合金等轻量化材料,而这些材料的生产与应用与传统汽车的四大工艺模式也并不相同,所以前途选择了自建工厂的路子,并且拥有碳纤维快速模压车间与全铝车身焊接车间。

据陆群介绍,K50外表能够看到的地方都采用了碳纤维符合材料,而车身则是全铝合金材质。

目前,第一批生产设备已经陆续进入前途汽车苏州工厂,而一期工程也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完工投产。与此同时,长城华冠也于去年8月将陆群在清华大学的师弟吴欢挖来,出任长城华冠副总裁与前途汽车(苏州)总经理。据了解,吴欢曾任上汽东岳汽车与上汽正大汽车总经理等职务,常年从事生产制造工作,而吴欢的加入也将加强前途汽车在生产制造方面的能力。

DCIM100MEDIADJI_0025.JPG

 (配图为前途汽车苏州工厂施工现场)

在设计与工厂之外,拥有数万个零部件的汽车要想量产,离不开一众供应商的支持。陆群告诉智东西,前途汽车目前几乎已经谈妥了所有的零部件供应商,包括精进电机、brembo刹车、博世的ESP、米拉的底盘调教、KDX碳纤维车身、博格华纳的减速器等。

从表面上来看,前途汽车似乎更多的依仗的是供应商,但事实并非如此。按照陆群的话来说,前途汽车在研发过程中走的是一条自主研发与供应商配合并举的路子。

车身外部供应商640

(配图为前途汽车的外部供应商)

首先,选择与全球顶尖的供应商合作是车辆品质的重要保证,但是一辆好车并不是这些部件的简单堆叠。前途的能力在于在顶层定义并设计一辆汽车,并将这些供应商的优质部件应用到自己的车辆上。与此同时,前途汽车也将自己的研发重点放在了电机、电池、电控方面,并且还在与电动车/跑车非常相关的轻量化方面投入了大量研发力量。

“我们自己拥有300多项专利,并且还在以每年300+的速度增长。”陆群举例道。

结语:汽车设计公司的新造车打法

纵观眼下的新造车运动,无外乎就是如下几类玩家,一是从互联网公司跨界进入新能源汽车的公司,以蔚来汽车、奇点汽车为代表。二是整车厂商或汽车圈高官成立的新公司,如北汽新能源、威马汽车等。三是汽车行业内公司,如从事零部件生产的万向集团,从事整车设计的长城华冠与开云汽车等。

对于这三类公司来说,其打法有相似之处,如都认可新能源汽车与智能联网的概念。但是在具体的实现路径上,它们也有明显差异,例如互联网系公司喜欢将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的概念放在第一位,并且在宣传上也更倾向于网络传播。而整车厂商与汽车圈高官创立的公司则更倾向于先把汽车的设计与制造做好,进而再向其中添加智能与网联化功能。

前途汽车就是其中一个明显的例子,包括其从一开始就考虑了悬挂形式、车辆前后轴配种、重心位置等设计问题,并且通过与博世、米拉等供应商的深度合作,对自家车辆进行了大量的测试与验证工作,在宣传中,也着重描述自己的操控与制造工艺,对智能网联的概念一笔带过。

当然,在智东西看来,对于这些不同的路径并没有明确的优劣之分,大家最终殊途同归。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