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天才创始人被扫地出门,20亿美元公司解体,他犯了三宗罪!

2017-04-25 03:55 干货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最近易到的事闹的沸沸扬扬,创始团队集体离职,周航倒戈,去了雷军顺为资本,杨芸去开幼儿园了,汤鹏去向尚未明确,并称早已“名留实走”。

  这三人,虽然到哪里都是人尖儿,但闹成今天这样,确实有点惨烈。

  刀哥今天要说的,比易到的三人组更惨。

  公司做起来了,被高价收购,最后却从独立公司变成别人的团队,创始人和CEO先后出局

  他是个高颜值90后极客,自学成才,搞怪青年;

  

  他是一位创始人,为了打游戏更爽,成为VR领域先行者之一;

  上过时代杂志封面,在福布斯年轻富豪榜上有名。

  

  然而,本应该在公司被收购后发挥更大能量的他,却被扫地出门。

  他是Oculus VR的创始人Palmer Luckey。

  在虚拟现实领域,Oculus是当之无愧的行业先行者,设备先进,生态布局完整。

  而现在的Oculus,不光logo变了,且无论出现在何种场合,名字旁边都要加上“From Facebook”。

  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当初Facebook用20亿美元买下的Oculus VR公司已不在,现在只是一个团队。

  从个人角度,Luckey赚了,但从公司角度,这是一个传奇创业者自己写下的人生败笔。

  技术宅做VR征服扎克伯格,只是为了打游戏更爽

  Palmer Luckey,1992年9月19日生于加州长滩,父亲是汽车销售,母亲全职在家教Luckey和他的三个妹妹读书。

  一直到14岁,Luckey才去学校上学。

  

  从小,Luckey就喜欢鼓捣电子产品,自己装电脑,或者搞游戏机。自学成才,还是个黑客。

  

  曾经一段时间,Luckey迷上了激光器,结果有次做实验把视网膜烧出一个盲点,差点瞎了。

  16岁,Luckey做起了买卖,把收来的坏iPhone修好并解锁,在网上卖,赚了至少36000美元。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因为喜欢玩打游戏,Luckey花数万美元组装了一台有6块大显示器的电脑。即便如此,还是无法满足他对游戏沉浸效果的要求。

  

  于是,他迷上了虚拟现实。2010年,他在加州州立大学读新闻学,同时在另一所大学的研究所做混合现实的研究。

  17岁,他在父亲的车库里搞起了VR原型机开发。

  先后做出过好几款粗制的样品来。

  后来Luckey遇到Brendan Iribe,也就是Oculus的CEO,Iribe带了几个朋友给Luckey投钱,帮他做产品,上Kickstarter众筹,一共筹到资金240多万美元。Oculus也正式成为一家公司,Oculus VR。

  Iribe本来就是一家游戏公司的老板,将Oculus头戴设备和游戏结合起来,扎克伯格被征服了。

  于是,2014年Facebook花20亿美元收购Oculus。后来扎克伯克说,算上各种花费,一共花了30亿美元。

  22岁的Luckey身家一下飙到5亿多美元。

  买大房子,买特斯拉,但除了打打游戏,他没啥特殊爱好,不是爱挥霍和张扬的人。

  虽然各种光环加身,但Luckey一直是个散漫的人,平时基本都是T恤、牛仔裤加拖鞋,光脚是他的最爱。

  比扎克伯格还随意。

  

  不管什么场合,基本都是这样。按他自己的意思,能穿拖鞋就不错了。

  2015年,他上时代杂志封面的照片,还被网友们各种恶搞。

  

  2016年他离开Oculus时,身家已达到7.3亿美元,是福布斯40岁以下富豪榜里第22位。

  扫地出门,因为他不是合格的创始人

  本应趁势发力,Luckey却自己把火给浇灭了。

  Luckey给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捐过10000美元,反对希拉里让他成了众矢之的。

  本来无论是Oculus的发布会,还是代表公司参加行业论坛,发表演讲,都是Luckey上,但这次事件后,Luckey从公众视野里消失了,社交账号也停用,Oculus的年度开发者大会上,他的位置由扎克伯克取代。

  再之后,Oculus VR以Oculus From Facebook示人;在2016年12月,Oculus的CEO辞职,从此再无CEO,只有Facebook新上任的VR部门副总裁。

  前后砸了30亿美元买下来的公司不应该是这样的。扎克伯格到底是怎么了?

  原因就在创始人的三宗罪:

  1、被指剽窃

  Oculus Rift CV1,第一款消费级VR头戴设备,它的推出对整个领域意义重大。但却被指技术剽窃。

  射击游戏半条命的公司Valve同HTC合作研究VR技术,曾经和Oculus有过技术上的交流,更是把Valve公司的VR设备原型机借给了Oculus。

  

  (图中:还没成胖子的Luckey,图右:把半条命带给全世界的Valve公司创始人Gabe Newell)

  于是乎在Oculus Rift CV1刚一面世时,Valve公司便公开称Oculus这款产品“完全抄袭了Valve的设备,其核心设计都出自Valve的研究项目”。

  2015年,Luckey还曾被指控盗用别家公司的研究成果。

  他曾在一家名为TRT的公司做过合同工,设计出一款VR原型头显,签了保密协议,认可版权归TRT公司所有。

  但Luckey私自带着资料和设计图纸创立了Oculus。

  2014年,Luckey的创业伙伴John Carmack还让他背过一次锅。

  Carmack原来在一家名叫ZeniMax的公司分布任技术总监,技术上比较有建树,掌握了不少ZenMax的主要VR技术。

  ZeniMax对Oculus及其两位创始人的指控是违规使用ZeniMax的数据及代码,要求赔偿5亿美元。

  这些事都在Facebook收购Oculus之后爆发了,真正承受这些麻烦的却已经不再是Oculus公司,而是Facebook和扎克伯格,直到现在还在纠缠。

  2、产品跳票

  耗时3年半,OculusRift消费者版本终于在2016年1月开放预订,等待这天很久的粉丝们气氛很火热,全民疯抢。

  抢完等发货呀!

  

  原定3月28日发货,结果到了4月3日,Oculus用电子邮件通知,因配件短缺将延迟发货,做为安抚措施,表示减免运费,将会在4月12日更新发货状态。

  等到了4月12日,发货安排又被推迟近2个月。

  直到5月,Oculus才逐渐开放部分零售渠道,陆续开售少量Rift,真正提前预定的用户要到6月才能拿货。

  

  对此,Luckey没有道歉,更没有诚恳的解释,就是没货,“我宁可缺货”。还和粉丝互怼。

  

  供不上货不要紧,和用户硬怼则太欠考虑。

  3、封闭

  众所周知,任天堂很多很火的游戏确实不是内部开发的,对此,Luckey各种嘲笑,还发了个以“趣闻”开头的推特。

  

  Oculus做的确实是独家游戏,Luckey曾发文回复网友质疑称,“我们正在和外部团队合作开发VR游戏,从一开始,这些游戏就是由我们的内部游戏团队联合设计、联合开发的,Oculus 100%注资。”

  还一直宣称自己是一个开放的平台,称适用于Rift的游戏,同样适用其它VR设备。

  有网友就指出,Oculus这些游戏,游戏开发公司可轻松本地化,但Oculus依然靠合约与数字版权管理来强制独家化。

  Luckey的回应很心机:“如果用户从我们这里买了游戏,我当然不在乎他们在什么设备上玩。”后边紧接着又说:“我们想与其他硬件供应商合作,但不可能以我们的独家游戏为代价,尤其是为那些最低端的垃圾设备做开发。”

  

  很快,有人在他的发文下评论“骗子”。

  后来Luckey还玩起了文字游戏:“Oculus独家和Rift独家不是一个概念。”

  当有人破解了Oculus的软件开发工具包,信誓旦旦说开放的Oculus加强了防盗版机制,所有Oculus游戏,不在Rift上就不能玩。

  对手的做法也和Oculus形成了强烈的对比,Valve无限制地开放了自家的VR设备Vive,但依然能保持游戏平台Steam的获利。

  购买了Oculus游戏但没买Rift的用户着实被坑了一把,所谓的开放成了一句空话。

  这位创始人,居然还在社交网络上说过别家的VR产品比Oculus强多了。破罐破摔了么?

  真的不怪扎克伯格生气。

  创始人是一家创业公司的灵魂,

  当灵魂脱离了这家公司,

  剩下的将只是一副躯壳,

  甚至连壳都不剩。

  互勉,共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