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星战前夜》到运动VR 冰岛游戏大亨的抉择 | 完美人物志

2017-04-26 01:10 社交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在游戏圈,资深玩家都听说过一个叫作EVE Online(《星战前夜》,简称EVE)的科幻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在这个充斥着碎片化时间和手游的年代,EVE凭借它十几年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吸引了全球(包括中国)一批忠实的硬核(Hardcore)玩家粉丝。每年春夏之交,EVE都会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举办游戏玩家的盛会EVE Fanfest。

比起EVE的名声,这款游戏的开发者冰岛游戏公司CCP要低调很多。这或许是由于冰岛人长期身处寒冷的性格决定。今年是CCP公司成立20年,创始人兼CEO Hilmar Veigar Petursson(下称“Petursson”)一袭白衣地出现在MTV中,高唱“Ibelieve Icanfly”。

Petursson创立这家游戏公司的时候,才24岁。20年过去,游戏开发也走过了PC时代、手游时代,开始迎接VR时代,Petursson错过了一些机会,但对行业的发展趋势与企业战略调整却有了新的认识。

逃离黑洞

如果把CCP比作EVE虚拟宇宙中庞大的泰坦之一,那么过去几年人们会发现它正逐渐驶向一个无尽的黑洞。尽管EVE游戏的用户数仍在继续增加,但是在2013财年CCP亏损了2100万美元,也正是从那年起,CCP开始裁员,一些资深员工陆续离开。2014年,他们甚至不得不关闭在旧金山的办公室。

展望未来20年,Petursson虽然尽量表现出信心,但他的压力也是巨大而无形的。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他说道:“技术在改变,我们的在线游戏EVE也走过了十几个年头,虽然EVE的发展势头还是很好,但未来对我们最大的挑战和机会是如何应用新技术,为玩家创造新的体验。”

到目前为止,EVE仍然是CCP最大的收入来源。2016年,CCP总共创造了8500万美元的营收,其中大部分来自EVE。不过,一些玩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EVE的巅峰时期已经过去,现在CCP之所以还在加大对EVE的投入,是想仰仗EVE的品牌效应,为公司未来的发展聚积人气。

对此,Petursson表示,公司坚持首要发展EVE的策略不会改变,但同时也在小范围发展测试VR游戏技术。比如在今年2月的旧金山游戏开发者大会上,CCP就首次展示了新开发的运动VR游戏Sparc。这是一款对抗型的球类游戏,玩家只需戴上VR头盔,眼前就会显示出虚拟的双手,可以用手抓取前方的小球,并掷向对方的门框,对方可以用手接住或者用盾牌挡开,破门的一方得分。整个游戏持续时间约3分钟。

Sparc是在CCP位于美国亚特兰大的工作室开发的,该款游戏将于今年年底前在包括Oculus、索尼PSVR和HTCVive等各大平台上线。不过这并不是CCP开发的首款VR游戏。2015年CCP面向GearVR发行了射击类游戏《EVE:Gunjack》(星战钢甲),该游戏是在CCP上海工作室开发制作的;《EVE:Gunjack2》也在今年年初上市。此外,去年3月CCP又面向OculusRift发行了太空射击游戏《EVE:Valkyrie》(瓦尔基里),《EVE:Valkyrie》是由CCP在英国纽卡斯尔的工作室开发制作的。

Petursson介绍,目前公司的VR研发刚刚起步,还处于小规模的试验阶段,正在研究它的商业化前景。“有了Sparc以后,我们要考虑下一步的规划了,但是这一切都要基于市场反响。”Petursson说道。

对于VR的前景,Petursson和所有行业参与者一样,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们现在有几百万的VR游戏玩家,并且这一用户群体一定会不断地扩张。我认为VR对我们的挑战是,它是一个非常新的技术,但也存在机遇。我们从事游戏行业20年了,有非常专业的游戏团队,能够做出好的决策。”

错过手游拥抱VR

在CCP的上海办公室,CCP中国总经理Jean-Charles Gaudechon向第一财经记者展示了中国团队开发的《EVE:Gunjack》项目。Gaudechon说:“《EVE:Gunjack》是中国团队为全球开发的项目,也是首款大获成功的VR项目。”据介绍,上海工作室主要负责VR游戏的开发,未来还可能推出手游。

从PC转向主机再转向VR的过程中,手游是CCP漏掉的一个巨大的未探索区域。CCP前员工兼中国区创始人熊振(Horace)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这代人干脆就错过了整个手游时代,等我们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

2005年底,当时还是EVE玩家的熊振因为给Petursson写了一封长信,从中国玩家的角度发表对EVE游戏的看法而受到Petursson的关注。他回忆道:“没过多久,CCP就决定在中国开设办公室,问我有没有兴趣加入,工资2000美元。我们在网上签了雇佣合同,我就算CCP的人了。入职后的第一个任务是参加China Joy,当时员工就我一个人,他们给了我一张展台图纸,让我按照图纸去组织搭建场地,我几乎一个人完成了全部工作。当然老板也非常信任我。”

熊振在为CCP服务了8年之后离开了公司,他走的时候仍然非常感激。他的离职信标题就是“人生中最好的8年”。后来熊振进行了两次创业,现在他带着几位CCP中国的前员工进行VR游戏的开发,目前已经发布了一款音乐动作类的VR游戏。现在还是有很多人把CCP作为游戏行业最好的“黄埔军校”。

Petursson对此采取非常包容的态度,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很高兴看到这些年轻人的成长。他们二十几岁的时候加入CCP,三十几岁的时候可能想做自己的事情,这是很能理解的。”

很多大型游戏公司不做手游,不是不会做,而是根本没想过要做。对于硬核游戏的开发者而言,手游有点“太小儿科”。也正因此,他们错过了手游最好的时代。Petursson曾经在被问及何时面向移动平台开发游戏时回应称:“关于手机,我们对手机伴侣的应用更感兴趣。面向手机创造具有创新性的游戏并不是我们的目标。虽然这已然成为一个专业领域,但这并不符合我们公司的文化。”

在Petursson看来,现在很多人在玩手游,但是和硬核玩家是两个不同的人群,因此不是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不会因为玩手游的人多了,硬核玩家就少了,我认为我们硬核玩家的群体还在吸纳很多新进的人群。”Petursson说。

相比手游,VR是更接近于大型硬核游戏的。Petursson表示:“我们更倾向于VR,因为它更能发挥我们的优势。VR本身就是一个平台,又是资本关注的巨大热点。我们的特长在于PC游戏和网络游戏,而现在我们也开始逐渐成为VR内容的领导者,这些内容将会是今后我们继续关注的对象。”

尽管Petursson对于未来EVE是否会推出VR版本未予明确回应,不过根据EVE游戏高级制作人Andie Nordgren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CCP很可能是在把目前的小型VR项目作为试验,为将来推出大手笔做准备。“我想可能是未来5年,EVE为什么不会尝试VR呢?”Nordgren表示。

游戏经济的衍生

从故事情节来看,EVE游戏是非常适合VR的表现形式的。游戏以宏大的太空为背景,高度融合硬科幻元素,为玩家展现了一个极其自由的虚拟宇宙沙盒世界。玩家在一个远离地球的未知世界,一片被后人称作“新伊甸”的神秘星海驾驶各式宇宙飞船,在成千上万的恒星系与未知虫洞空间中穿梭,进行各式活动,包括作战、采矿、工业制造、科学研究、金融贸易、探索考古等。玩家可从事的活动类型随着相关技能的学习而递增,即使玩家没有上线,游戏中技能的学习也随时都在进行。

Petursso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款游戏为了更加贴近真实,研发过程中邀请了电脑、天文学等专家提供意见,涵盖物理、天文、航天、经济等知识。”为此,CCP还曾经聘请冰岛大学经济学教授Eyjolfur Gudmundsson博士担任公司首席经济学家。CCP也成为全球仅有的专注于经济学研究的游戏公司。

Petursson还表示,EVE游戏是一个完全由玩家驱动的庞大市场,它的运作体系与现实社会的市场经济运作非常相似。在EVE中所使用的高级虚拟币PLEX,可以通过真实的现金或者游戏中的普通虚拟币ISK来购买。购买后,PLEX能够转化成为期30天的月卡游戏时间,玩家也可以在游戏市场里将PLEX重新出售。

中国的EVE游戏忠实玩家薛涵也,已经在EVE平台上超过6年时间。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游戏里经济体系非常复杂敏感,任何价格的小波动都会导致玩家神经紧张,因此游戏开发者也对游戏的经济体系不断地在做平衡和调整,避免游戏中出现通货膨胀过度等问题。”

他还介绍称,EVE的经济系统之庞大,就像现实世界的经济系统一样。EVE中的“市场”实际上是“买单”和“卖单”的交易,这类似现实中的股票系统。所有的交易都是通过挂单进行的,哪怕你直接点右键购买或者出售物品。市场上几乎所有的订单都是玩家创造,除了原始蓝图、技能书和少量贸易物品。

EVE游戏中的经济运作也引起了经济学家的关注。Petursson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道:“在很早的时候,大学找到我们,问我们要一些与游戏经济相关的数据做分析。后来又有社会学家找到我们,要我们的数据来研究社会学和文化,最近我们又为科研领域提供数据。我们认为在创造商业模式的同时,如果能为科学做出贡献,那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会继续坚持。”

今年2月,CCP宣布了一项外太空星球的搜索计划EVEExoplanet,作为“游戏玩家科学”计划的一部分,以“科学众筹”的力量将游戏开发者、玩家、雷克雅未克大学和日内瓦大学多方联系在一起,并邀请第一颗外星球的发现者、日内瓦大学教授、2017年沃尔夫奖物理奖获得者MichelMayor担任该项目负责人。

在外太空探索项目之前,EVE的第一项“科学众包”项目——人类蛋白质图谱已经成功收官。在人类蛋白质图谱的研究中,不到1年时间,玩家就提交了2500万人类细胞的分类结果,也证明了EVE的传奇社区对科学界的巨大贡献。

Nordgr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玩家群体的下一个数据搜索任务和游戏的关系将更加密切,从游戏中那些排列整齐的星球中,他们有机会去发现宇宙的奥秘,同时还将与世界顶级的科研团队一起,将虚拟世界中的发现应用于实际的科研领域。”

走出冰岛

今年3月,冰岛正式走出2008年金融危机破产的阴影,时隔8年后,宣布重返国际金融市场,取消全部资本管制。冰岛公民、企业和养老基金具备全球资本市场的充分准入权。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冰岛银行业几乎崩溃,该国经济遭遇了6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衰退,政坛陷入巨大动荡。为此,冰岛政府实施了长达8年多的资本管控。

以多元化出口为导向的冰岛经济,99%的GDP都来自于冰岛以外的市场。Petursson介绍,CCP对于冰岛GDP的贡献大约占到1%。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注意到,越是经济危机,人们会越多地玩游戏。冰岛过去十年经历了很多,经济泡沫消退后又重袭,但是经济危机对我们的影响并不大,反而是我们自己的游戏中建立了一套经济体系。”

EVE中国游戏玩家张哲瑞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即使在冰岛经济最困难的时期,EVE还是创造了很了不起的收入。EVE游戏引进中国也是中冰两国重要的合作项目。”据介绍,EVE游戏的中国代理商是世纪天成,并且是在中国服务器上运营,区别于欧美服务器。

不过就在冰岛经济日渐复苏之际,Petursson却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定:将公司管理层及总部由冰岛雷克雅未克搬迁至英国伦敦。这对于CCP来说也意味着一个重大的改变。Petursson向第一财经解释了搬迁的原因:“设立伦敦办公室是致力于更加现实的运营。伦敦有更大的人才池,更加接近市场,文化更加多元化,与科技公司沟通也更方便,而且我们原本在英国纽卡斯尔也有自己的工作室。”

他表示,CCP的前20年都在冰岛,希望未来在伦敦发展的20年会更好。Petursson一直非常强调开发过程的运营以及全球各地工作室之间的影响和协同,他希望每间办公室能够更多地专注于自身的项目并拥有更强大的经济地位。“现在我们公司的重心放在伦敦,希望把人们聚集在伦敦进行产品演示和宣传。”他补充道。

对于英国退欧,Petursson表示对公司并没有很大的影响。“虽然现实的运营发生了很大改变,但是我们在财务上和过去没有区别,现在的账户交易仍然设在冰岛。”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2013年5月,EVE游戏开服10周年纪念日上,CCP在当时位于雷克雅未克港口的总部门前,为全球游戏玩家竖立了一座纪念碑,上面刻有EVE所有玩家的游戏角色名字(有包括中国玩家在内的几十万个名字)。至今还有很多旅游者慕名前来寻找自己的名字。Petursson表示,EVE的历史是由玩家书写的,他们为此感到骄傲。

谈到未来20年后,Petursson说自己那时就64岁了,不能做太多预测,但是他希望公司能够不断受益于科技的发展,创造出更多更好的游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