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投资10家,创立3家医疗企业,一位美国海归开挂的事业和人生

2017-04-27 10:4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成立安龙基金之前,赵春林已经在国内外医疗行业摸爬滚打了30多年。

zclD.jpg

安龙基金创始人赵春林博士


1985年,赵春林考入清华大学生物系。1990年,远渡重洋,来到美国匹兹堡医学院,攻读公共卫生博士学位。虽然当时在医学院里读的是基础医学,但赵春林与美国的医学生和临床医生,一直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们一起上课、学习解剖、报考MCAT,甚至取得了匹兹堡市第三名的好成绩。


那时候,他也曾打过学医的主意,但权衡之后赵春林发现,在美国学医,时间太过漫长。真正到可以治病救人,要将近40岁。权衡之下,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时摆在赵春林面前有三个选择,一是做律师,但中国人在美国,基本只能做专利律师,说白了就是抠文字,做文件,这并非他的兴趣所在。二是转行做IT,这意味着要完全放弃之前所学,同样也是他无法接受的。转了一圈,最终,赵春林还是选择了商业。1998年,赵春林转战芝加哥大学,攻读MBA。


2000年末,赵春林学有所成,加入了辉瑞,进入医药行业。三年大公司的经历,让赵春林深深体会到了当一颗螺丝钉的滋味,“你觉得你自己在公司很牛X,但是说句不好听的,公司有你没你无所谓,随便找个人,都能够替代你。”


辉瑞的经历,是促使赵春林回国开公司的一个重要原因。


>>>>

回国创业


2004年,正值中国经济蓬勃发展,赵春林和众多海归学者一起,回到祖国,打算抡起袖子,大干一番。


那个时候的赵春林,可谓两袖清风,所有的存款加起来,才堪堪2万美元。无奈之下,只得找家里人借钱,凑足了20万元,后来中关村又资助了10万元,才创立了一家名为龙脉德的科研及医疗器械公司,做起了生命科学和医疗仪器的代理生意。


2008年,赵春林将龙脉得卖给了一家台资企业,当时公司整体收益已经超过1000万元,市值比起刚创立时,也有着近50倍的增长。事后回想起这次创业,他依然总结出了其中的不足。


首先,龙脉得做的是代理商,没有自己的产品和品牌,是给别人做嫁衣。卖的再好,上游厂家也牢牢把控着代理权,随时可以替代你。任何一家纯粹的代理公司,投资机构都不太愿意投资,因为各种不确定性,让公司随时面临死亡的可能。


其次,这家公司只销售高端科研器材,而当时全国总共也才200多个高端科研机构,不仅天花板低,能买得起的客户也有限。


2011年8月,赵春林来到国科嘉和,中科院旗下的一个基金,做起了合伙人。中科院基金对赵春林的投资理念形成,有着很深远的影响。这是他参与的第一个基金,从企业出来之 后,开始以投资人的角度来看待和判断项目。


2014年10月,在国科嘉和待了三年的赵春林,加入了天士力旗下康桥资本。康桥资本作为一家后期基金,往往投的都是大项目。国科嘉和基金当时是5亿人民币的规模,到了康桥资本,一下子提高到了两亿美元,每投一个项目,动辄上亿。这段经历,大大拓宽了赵春林的眼界。


2015年末,赵春林创立了安龙基金。在他看来,后期基金,特别是超过十个亿的基金,常常是追知名项目,拼政府资源,专业知识应用很少后期基金投资独角兽企业,就像跟一帮牛人站在一起拍合照,沾的是别人的光,这与自己当初做投资的目的,有些背道而驰。


而早期基金,除了为LP赚钱,还能把自己的创业经验和专业背景最大化的应用,这才是赵春林真正想要做的。


2016年1月,经过一番筹备,赵春林与中科院的几位成员一同成立了安龙基金。这家聚焦生命科学和医疗健康领域的基金,主要包含三个投资领域:医药,医疗器械,和医疗服务

 

>>>>

医疗服务


移动医疗方向,安龙基金并没有太多出手,由于国家政策和医生保守特性的原因,这个领域发展方向一直不明朗,盈利模式也不晰。


“很多初创公司,模式尚未摸清,就估值上亿,是很可笑的事情。就像90年代时候的互联网泡沫,有很大可能会一波一波地相继死掉。”赵春林说。


安龙脉德是安龙基金尝试的唯一一家移动医疗企业,也是安龙基金参与创立的一家企业。2016年,安龙脉德业绩300多万,2017年也已有近500万合同额,在移动医疗领域中,是一家少见的能够盈利的公司。


除了移动医疗,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领域,安龙基金也投了几家公司,如连心医疗。与一般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公司在肿瘤领域的应用不同,连心医疗所瞄准的重心不在医学诊断,而是肿瘤的放射治疗方案。


通过提供更精确、更智能、更快速高效的个性化临床放疗方案,以提高放疗对癌症的治愈率,减少放疗对正常组织的损伤,最终延长癌症病人的生命。


安龙基金进入其中时,它们的估值都在几千万元左右,“对于一个全新领域和靠谱的创业者,几千万的估值我们是愿意赌的。同创业者共同尝试,说不准将来就会有企业成为这个领域的腾讯和阿里巴巴,但这个几率实在太小,所以接盘侠的事,我们不愿意做。”赵春林告诉动脉网。

 

>>>>

新药研发


医药领域目前的机会在于“新药研发”,这个引号表示国内的新药研发还是需要跨国药企的背书。“咱们国家的新药,要想达到欧美市场的认可度和标准是很难的。”赵春林说。


基于这个理念,安龙基金以中国科学院为基础,同辉瑞制药共同成立了科辉创新,一个由跨国公司参与管理,着眼于中国市场的,可以享受政府政策扶持的企业孵化器。目前,科辉创新已经在成都落地了第一家新药研发企业,这也是安龙参与创立的一家企业。


安龙基金目前基本上不会投国内创新产品,尤其号称“全球领先”,“世界唯一”之类的产品。 即使这些产品和技术采取各种办法拿到了国内药监局的批文和证书,通过了各种招标和定价等关卡,如果该项产品或技术没有国外知名院校和临床机构的文献支持,资金雄厚的跨国企业的背书,大多国内的临床医生也会对这些技术和产品持怀疑态度,得不到临床市场的很快认可,甚至永远不会被认可。

 

这是国内的医生群体经过了多年国内企业欺骗,而产生的普遍怀疑和排斥心理导致的恶果。”赵春林说。


以癌症为例,如果在国外已经公认的重要靶点之外,中国创业者突然冒出一个未经过证明,科研文章里也没有的靶点,可以说,这类创业者已经基本“告别”安龙基金了。


2016年,安龙基金投资了康乃德1000万元,用于新药研发。这家拥有临床(研究阶段)产品的生物医药公司,致力于开发抗自身免疫和过敏疾病的创新药物。主要项目CBP-307是针对S1P1(一个GPCR)靶点的第二代免疫调节剂,用于治疗包括多发性硬化症、炎症性肠病和银屑病(牛皮癣)等多种自身免疫疾病。


今年1月,康乃德获得了启明基金领投的2000万美元的溢价融资。


赵春林告诉动脉网,在国外,针对S1P1已经有成熟的产品了,每年销售额高达7亿美元。但是国外的这款产品,不仅没有进入中国,并且特异性和灵敏度不够,因此用量很大,副作用也较大,而康乃德这款产品的特异性和灵敏度更高一些,这样不仅产品的用量更小,副作用也较小,因此具有很大的市场前景。

 

>>>>

医疗器械


医疗器材的进口替代,尤其高端耗材的进口替代也获得政府支持。高端替代的政策红利不仅仅在于产品专利,临床和报批的政策宽松性,还在于医院招标和采购的政策倾向性。 这类项目最好的创始人是外企产品的代理商。 这是赵春林的老本行,也是他最熟悉的行业。


这些人往往临床医学出身,早年下海成为外企的医药或者医疗器械销售代表,几年后成为代理商,在医疗代理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后,紧紧地把握着医疗销售渠道,对自己专注的市场非常熟悉。


由于竞争越来越激烈市场份额和利润空间被挤压,他们希望能够转型成具有研发能力的生产商。 他们熟悉市场,掌握渠道,同国内的研究机构合作,开发出适应中国国情的医疗器材,利用政府在报批,招标,以及采购的政策倾向性,通过自己的渠道替代进口产品,或者延伸到县镇一级的医院渠道,迅速占领国内医疗市场。


四维祥泰,优途科技,和国科恒泰,都是安龙基金投资的这类项目的代表。


国科恒泰做的是高端医疗耗材的物流平台。原厂把医疗产品(高端器械及耗材)卖给物流平台,这些货品无需经过经销商,直接由经销商给国科恒泰下订单,根据订单将产品直接派送到医院,手术完,国科恒泰再将没有用过的产品运回来。以前需要二级、三级经销商的流程,国科恒泰一家物流公司就完成。


从拿不到订单,到年销售额突破20亿,并且已经提交了材料上中小板,短短三年,国科恒泰取得的成绩斐然。


此外,还有吴哲创立的优途科技,吴哲毕业于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师从IEEE会士Kevin Parker教授,曾主研的弹性成像专利被GE采用,荣获2004年美国超声医学学会唯一年度最佳新科学家奖。2011年,这位曾在美国担当全球企业技术骨干、知名学府教授,从事了13年医疗影像研究的“70后”海归博士来到成都,创办了优途科技有限公司。


科技部项目专员,国内资深超声专家毓星教授曾表示,医学超声诊断一直备受临床欢迎,由于应用广泛、受检人员数量众多,超声检查在许多医院,尤其是大中型医院常常存在严重的排队现象。而对于卧床的危重病人和行动不便的老年患者来说,掌上超声更是方便得多。目前虽然有便携式超声设备,但仍然有几公斤重,且需交流电源,实际应用仍然受到多重制约。


而优途科技的掌上超声产品,目前已经得到CFDA的生产许可,市场在GE同类产品V-Scan的培育下也已经渐渐成熟,是一个典型的进口产品高端替代模式。 影像诊断设备的小型化和便携化解决了临床工作中的迫切需求,在麻醉科、急诊、血管介入科、大规模疾病筛查等领域应用前景广阔。


>>>>

投资13家企业


整个2016年,包括3家参与创立的企业在内,安龙基金共计投资了13家企业,从新药研发,高端医疗器械,到医学服务中的智能医疗和大数据应用。


目前医疗领域,真正让人感觉未来市场广阔的新技术,几乎都是来自生命科学。包括基因诊检测、基因编辑、干细胞治疗,能够促成行业发展的技术,生命科学是基础要求。


“2017年,我们依然会关注生命科学领域。而在医药、医疗器材和医疗服务这三个领域中,前两项依然会是安龙基金的投资重点。”赵春林告诉动脉网。


生命科学及医疗健康领域正处在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在赵春林引领下,安龙基金也在开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注:文中与该企业相关数据,均由受访人提供并确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