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做的VR王府井店体验记,原来这是一门消费升级的生意

2017-04-28 16:02 在线教育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VR线下体验店并不新鲜。但是“国师”张艺谋导演参与开的店,还是在王府井天价商业地段,种种因素让当红齐天这家公司和他们的举动都显得有点独特,于是36氪记者也来到了王府井新燕莎金街的当红齐天大型主题乐园SoReal超体空间一探究竟。

我们与超体空间同层商场工作人员的沟通获悉,“这里来玩的人挺多的,基本都是小年轻,从周五到周日人尤其多”。我去体验的时间是工作日的下午,整个场地离拥挤还差得比较远,但热门项目也是要排排队的。排队时偶遇了几位自己团票来玩的用户,超体空间为他们提供了狼人杀卡牌,这种熟悉的既视感让我想到了吃火锅排队做美甲的海底捞。

偶遇了一局狼人杀。

来这里体验,重点当然是游戏!SoReal超体空间现在共有6项体验内容,一款恐怖游戏《末班地铁》、两款单人射击游戏《英雄萨姆》和《疾速特攻》、一款蛋椅+电影《天空传奇》、一款空间漫游应用《超时空探秘》,当然这其中的重头戏是可以4个人一起玩的大空间自由行走VR射击游戏《星际方舟》。

SoReal超体空间总占地3000平方米,《星际方舟》游戏场地就占到600平米,玩家可以在其中自由行走,绝对是这里的压轴项目。这款游戏配套设备也不少,Oculus头显被改造成了无线版,估测内含了续航、定位、计算等功能的双肩背包随身背起,手里提着一大支5斤左右的激光枪,弹道随时显示在画面里,瞄准基本没有难度。一场游戏四个人组队同时入场,由于场地大,地图玩法更自由,讲究一点的玩家就会多多尝试各种走位了。游戏中玩家还能够实时地收听队友之间的语音频道,可以交流分工,可玩性大大增强。

不过客观评价,这款游戏还是有改进空间的,比如在地图中行走时,地板和视觉呈现的有一定高度差,总给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总怕会一脚踏空。再比如,我和队友很不幸的连续两次在第一关通关后场景转换时遭遇Bug,未能见识第二关,实际上很是意犹未尽,想约着朋友再来闯一闯。

图为海外VR主题乐园The Void。记者全程带着头显有如盲人,但脑补自己和队友是酱婶的。

其他游戏、电影或应用的体验就比较常规了,单人游戏是HTC VIVE搭配Steam上的内容,其中《疾速特攻》是基努里维斯系列电影的同款VR游戏。《天空传奇》是国内VR内容公司光和数字开发的十多分钟的更像是纪录片类作品,天空嘛,肯定离不开飞行体验,所以蛋椅类设备会提供姿态的变化,以及模拟“逆风飞翔”的鼓风机类体验。现场的诸多其他女性玩家都不怎么愿意尝试恐怖游戏,这也几乎是超体空间里唯一不用排队的一个板块了。据介绍美国VR动画公司Baobab的知名作品《入侵!》也被SoReal引进了,但现场工作人员并没有透露何时才能开放体验。

很遗憾地,我也并没有在超体空间见到张艺谋导演,但是采访到了当红齐天公司的另外两位创始人。创始人CEO齐笑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画卷的制作人,也是澳门渔人码头主题乐园的项目出品人。联系到张艺谋导演一直运作着的“印象西湖雨”系列项目,我们差不多也就知道了,这类艺术+科技的前卫体验,其实一直都是他们钻研的方向。公司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王磊,是国内最大民营电影技术公司天工异彩的创始股东之一,在当红齐天主要负责技术方面的业务。而张导演则会为公司争取更多优势的IP资源,同时也会为体验空间的设计调性进行总体把关。

除了张艺谋导演的光环加持,其实业界也非常好奇的是,在王府井这样的地方开VR主题乐园,这笔账到底得咋算?王磊向36氪记者介绍,王府井这家店从2016年12月开始试运营,除去中间及春节期间的各种调整升级,满打满算60天的运营表现,两轮压力测试中的日峰值体验人次达到300-400,空间容纳上限大概为1000人次。三个档位的套票,价格定在400多元、300多元、200多元,最高档位平均体验完耗时3小时左右。王磊向36氪介绍了两点他们统计的情况,体验者并不都是我们以为的硬核游戏玩家,反而很多电影迷、美剧迷,对科幻感兴趣的人群也占了体验者的很大一部分。另外,超体空间的体验者竟然不是男性居多,男女比例相差无几。当然,记者在体验大空间多人游戏时那意犹未尽的感觉也得到了验证,王磊介绍,这款游戏确实是体验者愿意呼朋引伴再次上门的重要理由。

总体来说,受访的两位创始人表现的非常谨慎,比如运营至今共接待的人次,最终也没有得到官方准确的数字答复,不过3月底36氪在单独对王磊进行访问时,当时这一数字大约是2000;再比如体验乐园规模化的开店计划,他们也没有介绍。只是表达了王府井店的作用除了运营获利外,还会成为他们未来新项目推出的测试基地,其他体验乐园的投入资金以及空间规模不会沿用王府井店的思路。细节之处,齐笑表达了对“100平米也叫体验乐园”这种规模的不甚赞同,似乎言外之意是,当红齐天未来依然会走大于“100平米”的大空间VR体验乐园的商业思路。

酷吧!其实是多台设备360度的强光源投影,射到玻璃上,又射到地面上。

另外,我们总体知道了当红齐天集团总计100人左右的规模,分为四大业务板块,分别是运营公司、科技公司、内容公司以及投资公司,像大空间多人的动捕定位光学方案就是他们自己开发的,《星际方舟》游戏本身似乎是他们与合作方一起完成。而资本方面,当红齐天先后获得了中航信托与联想创投的资金,这两家资方除了财务上的资助外,也会为他们提供相应的行业资源。当红齐天自己的投资公司也有项目正在运作,主要会选择对其集团业务本身产生助力的公司。

最终,其实我们还是想去判断当红齐天在做的VR体验模式究竟是不是一门好生意。当红齐天有这份自信,但诸多理由却没有说破。我们便擅自揣测一下这件事。尽管VR线下体验这一模式属性很多,牵着技术和娱乐的诸多要素,但从记者本人这番体验的诸多细节中,我会将其判断为一门消费升级的生意。

即便是在王府井,新燕莎金街负二层的也还是显得有点空旷。而商场方面还希望以SoReal为核心,带动调性相符的品牌店群体。也就是说,SoReal需要优势的店面选址,商场需要新颖的体验形式引导用户消费升级,大家共同的利益点是获得线下流量,双方彼此需要。据预测,截止到2017年,建筑面积超过30000平方米的城市商业综合体预计在全国数目将会达到5000家。万达、万科、银泰这类商业地产,都会有大量的面积需要体验经济业态来消化。而城市核心商圈的大空间VR体验是很有机会像电影院线市场一样,走上体验经济的金字塔塔尖。

复购率是VR体验这一模式中非常让人尴尬的一个指标。综合记者这一次的整体体验,坦白说除了多人大空间游戏这一类目,其他确实依然无法唤醒我二次消费的欲望。但是《星际方舟》这一案例,确实足以成为我与朋友们“吃饭唱K看电影”这些常见消费之外,愿意“组一局”的存在。(当然重新进行合理定价也是必要的。)SoReal方面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有同样是“组一局”逻辑的桌游产品在店内出现。甚至于在这种逻辑下,连用户性别比例的鸿沟都给抹平了,要知道国内诸多VR平台类应用的用户男女比例几乎可以达到9:1。

偶遇了做咖啡的机器人。此外,超体空间里还有很多贩卖吃吃喝喝的贩售机引导消费,圆桌座位也很多,很适合“组一局”。

反过来说,复购率会不会是一个伪概念呢?用VR带动线下消费极有可能是一个院线思路,大片一档一档地上,用户一部一部地看。这样的思路也并不新,其实很多硬核游戏玩家也是这样追着游戏大厂出新作的档期走。这个思路讲究的是上座率,或者叫购买率,影响的因素那就是作品质量了,IP、玩法、故事,甚至明星都有可能左右上座率。而这个逻辑里,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是院线得跑起来,就需要海量的内容,海量的开发者,这就是为什么说VR有这个潜力了。拆分细一点,除了游戏,例如IMAX也会借助旗下电影相关的IP积极做出相应的VR版内容,他们也在线下布局了VR体验这一模式。除了电影,像SoReal试水的“鹿晗生日季”这类活动也是丰富内容流,提高上座率的一种表现,只不过消费群体是粉丝。

让我们复盘一下这件事,一个公司想跑通这个商业模式,先要有商业地产的获取能力,还要有优秀作品的获取能力,最后要有运营上的丰富经验。而想要做成头部,特别是前两点,能获得多少附加资源,就会获得多少领先优势。当然,跑通了这一模式的公司也并不能一厢情愿地就自称站上风口,还需要等待业界更多真正优秀作品的大量涌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