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商:胡雪岩、董明珠、史玉柱,他们竟然有着非比寻常的渊源?

2017-05-03 20:4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作为地地道道的安徽黄山人,我走进《冯仑风马牛》这档节目,与冯仑对话,以徽商这个特殊商派为切入点,剖析古代商业发展起伏兴衰,探讨徽商能声名鹊起的原因及能提供给现代企业家、创业者的借鉴。

徽商:胡雪岩、董明珠、史玉柱,他们竟然有着非比寻常的渊源?

艾诚对话冯仑

  的确,徽商成就了传奇,作为中国十大商帮之首,在中国经济史上书写了六百余年历史,诞生了胡庆余堂、胡开文等著名徽商老字号品牌。近代又涌现了苏宁、正威、联想等全球巨型企业及众多明星企业家。“无徽不成镇,无镇不成商”,这也是我为之自豪、骄傲的地方。

  商派徽商缘何能声明鹊起?

  如同晋商等其他商派,徽商为特定的历史产物。所谓徽商,特指徽州商帮,也就是为了应对外部日益激烈的生存竞争,借助血缘、地缘关系结合而成的徽州商人群体。

  说起徽商,我和冯仑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明代中叶,徽商真正声名鹊起的时代。盐、典、木各业巨商崛起,积累了大批资金,其中有不少商业利润回馈于徽州本土。 民间资金来源充裕,可以便利地获得低息借贷,并通过个人信用“打会”融资,藉此投资于各类生意、外出务工经商。皖南形成了商业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环境。

  第一、财自道生,利缘义取

  人们都说“商贾好儒,徽商崇文”。确实徽商行事作风,无不受儒家思想程朱理学的影响,看重“财自道生,利缘义取”。

  提起徽商,必提胡雪岩。他是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更是为富好仁的忠厚仁者。1874年,胡雪岩创办了胡庆余堂,在匾额上亲提店训“戒欺”二字,并以“采办务真,修制务精;以信为本,真不二价” 告诫员工。

  重儒、重诚的精神是胡雪岩建造商业帝国的基石。“采办务真”指在制作各味丸散膏丹时,一定要要采购地道的药材,不能以次充好;“修制务精”指为了保证药的质量,要对采购的药材进行去杂提纯;“以信为本,真不二价”则代表重视诚信、货真价实。

  同样,尊崇“财自道生,利缘义取”精神的徽商还有胡开文。胡开文是清代制墨名手,“胡开文”墨业创始人。

  胡开文曾称他制造的墨不管在水中浸泡多长时间也不会溶化散色。一天,一位游学人买了这种墨后不小心掉进水里,墨经水浸泡溶化。于是这位买墨人找到胡开文,在证实无误后,胡开文当下向其道歉,并以墨赔偿。之后停售并回购了这种墨,将其倒进一个池塘进行销毁。于是历史上留下了胡开文毁墨于一池的故事。

  第二、政商博弈、官商一体

  曾读过美国学者费正清的《中国与美国》,里面对中国“政商博弈、官商一体”现象的评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个西方人对于全部中国历史所要问的最迫切的问题之一是,中国商人阶级为什么不能摆脱对官场的依赖,而建立一支工业的或经营企业的独立力量?”

  费正清以捕鼠器比喻,“中国商人具有一种与西方企业家完全不同的想法:中国的传统不是制造一个更好的捕鼠机,而是从官方取得捕鼠的特权。”不得不承认点评之到位。

  “政商博弈、官商一体的典型徽商代表莫过于亦官亦商的胡雪岩。”冯仑说。我深表赞同。

  胡雪岩有个称号“红顶商人”, 凭借敏锐的商业嗅觉和与军界的密切联系,胡雪岩的商业帝国进入巅峰,最终又因为清廷内部的派系之争而“雪化岩崩”。

  早年经营钱庄时,胡雪岩协助左宗棠创办了福州船政局、收复了新疆伊犁,将当铺和银号的生意扩大到全国。后来太平天国运动、洋务运动时,胡雪岩又进入药号和丝业领域。商业帝国最恢弘时,浙江一半以上的战时财政都握在胡雪岩手中。

  19世纪80年代,在国际市场上的中国蚕丝业处境艰难、受尽排挤。外国丝商的联合压价使胡雪岩亏损重大。在加上由于协助了左宗棠而得罪了李鸿章,李鸿章在其与洋商的竞争过程中,设置各种障碍,使其一直处于被动状态,最终军界派系之争给了胡雪岩致命一击。

  提及胡雪岩,冯仑也感慨颇多。他一针见血的指出,中国的企业史,归根到底是一部政商博弈史,“一言以蔽之,中国古代的著名富豪中,从范蠡、吕不韦到沈万三,其成功的一个共同要诀,就是官商一体。商人看中的事官员可以利用权势将政策向他们倾斜,通过钱权交易的形式获得某些特权。”

  让人遗憾的是,明代中叶之后,徽商逐渐衰落,其中原因错综复杂,但封建中央集权下的抑商政策以及古代政商关系的畸形发展对其影响巨大。昔日繁华渐成泡影,让人唏嘘。传统意义上的徽商走向没落。

  新徽商能崛起的优秀特质有哪些?

  改革开放后,破冰计划经济,市场水暖。安徽再次涌现一批优秀的企业家。

  但在我看来,他们已非传统意义上的徽商范畴,更准确的说他们或者企业发迹于安徽之后扩展全国甚至走出国门,并非以地域、宗族和血缘为纽带形成商业派别,自身亦没有或较少强调安徽的地域性或源远流长的徽商文化。姑且称他们为新徽商。

  除了重儒,流淌于传统徽商血液中的优秀特质,亦被新徽商润物无声地继承下来。

  第一、重诚信、敢担当

  新徽商传承了徽商的诚信不欺的道德原则。巨人集团的创始人史玉柱从巨人汉卡起家,后来跨界到保健品行业,从脑白金到黄金搭档,积累了巨额财富,然而由于建造珠海巨人大厦,一夜之间负债2.5亿,成为名副其实的“负翁”。

  然而史玉柱有着非常人的魄力、品行,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爬起来。东山再起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偿还所有债务,并在报纸上刊登声明告知全社会。凭借着不服输和敢于担当债务的诚信精神,史玉柱被评为 “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第二、条件艰苦仍坚持精耕细作

  从小时有记忆起,我便被安徽当地民谣耳濡目染,“丈夫志四方,不辞万里游;风气渐成习,持筹遍九州”, 胡适先生曾把徽商形象地比喻成“徽骆驼”,徽商不畏苦、寒精神可见;明清时期,徽州山区生存资源极为贫乏,穷则思变,敢为天下先,如此生存之道放置于改革开放之后亦一脉相承。

  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可谓“徽骆驼”的代表。他出身贫寒,父母早逝。1995年,创办比亚迪,创业初始,以镍镉电池为主打产品,由于条件困难,资金不够建新的生产线,王传福就亲自带领20多名员工组建人力流水线,整日在一间旧车间里“打打敲敲”。

  进入到锂离子电池领域后,艰难的处境依旧没难倒他,王传福通过拆解、改造、创新,组建半自动化流水线,用人工代替机器,以添加吸水药剂替代干燥室,最终将业务做到世界前列。后来,王传福收购秦川汽车时,又遭到基金经理联手抛盘,导致比亚迪股价暴跌。种种挫折下,他仍没有放弃,对质量精耕细作,最终比亚迪迎来转机。

  第三、以品质“说话”、重客户体验

  艾问有期节目专访董明珠,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品质!”是董明珠最常说的一个词,也是她的情怀所在。董明珠1999年加入格力,在格力销售人员集体出走时,她被临危受命,带企业走出低谷。在董明珠带领下,格力日益壮大,连续多年空调产销量、销售收入、市场占有率均居全国首位。

  格力的品质是董明珠最看重的。她一直坚持用技术、规模和质量来为格力赢得荣誉,为了向消费者保证品质,格力提出并实践了6年免费服务的承诺。“格力让世界爱上中国造”的口号更是将格力注重产品品质的精神带向全世界。

  今天的安徽优秀企业或企业家,对“儒”进行了继承式创新,将仁义道德嬗变为“以诚待人,以信接物,以义为利,仁心为重”,秉承用户至上,注重产品质量,维护企业品牌信誉。放眼新徽商,董明珠、王传福、史玉柱等人,身上的更多烙印得益于经济改革开放的大潮、互联网时代的大趋势,以及挣扎跳出中国传统政商关系的旧壳,对市场常识的追逐和坚守。

  今日徽商已远非昔日商派徽商,以过往为鉴,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与政府有亲也有清,尊重市场规则、尊重商业常识,才是新徽商峥嵘之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