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融资滑铁卢之后的VR/AR将何去何从?

2017-05-05 03:55 智能硬件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过去的2015年以及2016年,资本市场对待VR/AR的热情像是一场飓风,当绝大多数创业者都在期盼“资本寒冬”尽快褪去时,热钱却不断涌向VR/AR市场。然而就在本月初(5月1日),市场研究公司Crunchbase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一季度全球VR/AR的风险投资额只有2亿美元(共有26家公司获得投资),相比去年同期的10亿美元(29家公司融资)暴跌八成,创下过去一年中投资的最低纪录。

 

Crunchbase数据显示,VR/AR的投资热潮正在急速降温

 

技术的不断进步、需求的日益增长并没能让资本市场买帐,尽管仍然有人长期看好VR/AR的发展,绝大多数VR/AR startups不得不正视这一技术领域正在遭受融资滑铁卢的不争事实。Xtecher独家对话VR/AR资深投资人、创业者,窥探“资本寒冬”下VR/AR产业将何去何从。

 

期待已久的风口

 

2016年5月,李思和他的团队创建的“光和数字”在还没有推出任何产品的情况下就收到紫牛基金500万人民币的天使投资。“张泉灵看中我们团队在CG视觉特效领域的背景,并十分看好VR内容的重要性。”光和数字创始人兼CEO李思对Xtecher说。

 

很快,光和数字的内容通过PSVR迅速推广,并得到了SONY的认可和支持,市场渠道不断拓展,通过toB业务,公司已经开始盈利。

 

像光和数字这样的VR/AR创业公司,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实实在在地体验了一回飞翔在风口的感觉。

 

VR/AR从何时起声名大噪,一个节点性事件是2015年9月Magic Leap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只鲸鱼跃出水面又一头扎了回去。

 

 

Magic Leap声称这段视频 “未采用特效或合成技术”

 

Magic Leap所展示的这段视频发生在一家室内体育馆里,使用Magic Leap增强技术实现,一切都是裸眼可见。令人称艳的画面一度引爆互联网,也让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以及AR(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变成妇孺皆知的技术名词,甚至成为2016年浙江省高考语文试卷的命题作文。

 

 

2016年浙江省语文作文题目一度引发争议:欠发达地区的考生也都知道VR吗?

 

Magic Leap只用几秒钟就征服了全世界,并一击戳中资本市场的G点——截至目前,这家尚未推出过任何正式产品的公司,已先后拿到高通资本、传奇娱乐、Thomas Tull、KKR、Vulcan Capital、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Andreessen Horowitz 和 Obvious Ventures等大牌投资机构以及投资人的钱,赏饭大爷的名单里不乏阿里、谷歌这样的角色,到2016年年底,Magic Leap的估值已经超过45亿美元。

 

且不论技术有多牛,这段小视频在VR/AR的发展史上绝对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人们开始畅想,从电视到PC,再从PC到手机,下一个计算终端会是什么?答案就是VR/AR。

 

“2016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VR/AR的元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首席研究员Allen Yang告诉Xtecher。

 

Allen的判断基于市场需求端的一系列数据——仅去年一年,各大VR/AR厂商都交出了十分漂亮的销售业绩:Oculus卖出20万台,HTC卖出 40多万台,SONY凭借VR头显与其拳头产品PS4的兼容性卖出100万台,而Gear VR纸盒式设备更是凭借与移动端手机的适配性卖出1000多万台,即便是价格高达3000美元的HoloLens也在2016年卖出了几千台。

 

“一些技术通往产品化的过程可以能需要走上几年,而VR/AR产品却走过了五六十年。”

 

如果说VR/AR是一夜之间火起来的,Allen绝不认同。他告诉Xtecher,早在2012年就有VR/AR的相关产品推向市场,那个时候一副眼镜要4000多美元,这样高额的价钱不仅消费者负担不起,就连创业公司自身也很难坚持走下去。

 

“如今,随着技术的发展、产品成本的降低,VR/AR的需求开始普及,直到去年,消费者才开始为基于这项技术所研发出的产品买单,我们看到市场对VR/AR产品正在逐渐形成需求,不仅是一些技术发烧友,甚至是普通玩家都开始为VR/AR产品买单。”

 

经过多年的蛰伏,VR/AR终于站在了风口,如今,当你看到有人正佩戴一副滑稽古怪的眼镜并做出一系列离奇古怪的动作,那他一定正沉浸在虚拟现实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Xtecher联合创始人甲小姐体验META产品

 

元年过后的尴尬

 

《星际迷航》里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一个虚幻的3D世界,这个看似只可能出现在科幻电影里的画面,在VR/AR技术出现后变得不再那么遥远。

 

 

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如今的资本市场已经不再那么头脑发热,兴奋过后的投资人开始思考:VR/AR真的是显示的未来么?

 

“其实从2016年Q4开始,资本市场对VR/AR的热情就开始降温。”硅谷第一支专精VR/AR领域的中美跨境风投基金——精准资本(Outpost Capital)合伙人、资深VR/AR投资人王焱告诉Xtechr,“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VR/AR一下子在国内被炒得过火,很多投资者对这个领域还没有很好理解和积淀就开始盲目投入到这个领域,导致一些质量没有那么高的项目也过分引起资本的关注。”

 

“而去年,VR/AR消费版产品相继问世,尽管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依然和这些迅速涌进这个行业的投资者期待的回报产生了偏差,看到市场的实际反映之后,许多投资人纷纷撤资,直接导致这个看上去过‘火’的行业迅速进入了‘资本寒冬’。”王焱说。

 

除了市场规模尚未形成,VR/AR产品依然面对诸多质疑。

 

“一副普通的眼镜重量大约在100g左右,即便是一些比较沉的装饰型或功能型眼镜也不会超过200g,而一个VR头显的重量却在500g左右——想象一下,带着一斤多的头盔玩上15分钟的游戏,有多少人会对这样的产品持续抱有热情?”Allen的发问也是VR眼镜不得不面对的产品痛点。

 

AR的日子也不好过——“AR硬件依然离消费者太远,这使得开发者对产品没有开发信心,大部分AR软件创业者都是瞄准行业应用,大规模的需求依然没有培养起来。”Outpost投资经理曹真告诉Xtecher,“资本冷却的原因是预测的硬件销量没有上来,也没有出现杀手级应用让投资者看到VR/AR的大规模销售。”

 

Magic Leap今年2月传出的有关其供应链的消息也验证了曹真的说法,有传言称Magic Leap产品已经从设计阶段进入到了试产阶段,Magic Leap已经联系产品的制造和供应环节,并且许多陀螺仪、测试设备都已经开始谈判——为了实现通过眼神、手势、语音等多种方式控制各种智能家居设备,产品需要更多部件的相互配合,供应链和制造环节的压力并不比研发阶段要来得轻松。

 

这还只是“不愁没钱花”的Magic Leap,对于绝大多数发展规模和生产量级远不及Magic Leap的VR/AR Startups而言,想要从产品研发走向产品落地,且供应链给力、不跳票,产品质量过硬、成本可控……长长的产业链上处处是坑,一个闪失满盘皆输。

 

“今年的CES上人们并没有看到一款VR/AR产品真正打动消费者,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是,VR/AR距离实际应用还有一段距离。”清华企业家协会天使基金(TEEC Angel Fund)创始合伙人张于庆告诉Xtecher,“这其实和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开始普及的路径如出一辙,任何一个热点都不可能一直处在巅峰状态,VR/AR资本冷却再正常不过。”

 

泡沫退去 还是一杯精酿

 

VR/AR技术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技术积累,终于迎来了消费级产品的春天,却在此时遭遇资本的寒冬,而在王焱看来,这既是坏事,也是好事。

 

王焱用一杯满是麦芽泡沫的啤酒来形容当下投资人眼中的VR/AR产业,他告诉Xtecher,虽然融资环境不再像前两年那样轻松,对于创业者而言公司估值也不再有利,但“这也正是VR/AR产业在进入市场普及阶段前的一次沉淀、反省的好机会”。

 

 

Outpost Capital合伙人、资深VR/AR投资人王焱用一杯带泡沫的啤酒形容目前的AR/VR产业——称其为The beer cup model of bubble。

 

“快速倒进杯子里的啤酒就好比迅速涌入这个产业里的钱,倒得越快,酒的泡沫也就越多。然而,是泡沫就会渐渐散去和消除,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是资本、创业者还是产业链条上的各个环节都需要尽快进行调整和升级——只有把整个产业链条上的断层都补齐,VR/AR产业才能发展得更好。”王焱说。

 

“而泡沫消散的过程,正是这个产业去粗取精的过程。待到泡沫退去,这杯啤酒还会是一杯精酿。”

 

接受记者采访时,正值硅谷的深夜,五月初的湾区受沙漠气候的影响依然略显微凉。王焱刚刚看完一个VR项目往家赶的路上,他对Xtecher记者说:“从收音机、电视机、PC到手机、pad,计算平台离人眼的距离越来越近,虽然VR/AR产品化和应用场景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依然坚信它会是下一代计算终端的终极形态。”

 

当被问到什么样的VR/AR项目才会打动这位在VR/AR领域已经深耕五年的资深投资人并撬开他的荷包时,王焱对记者说:“VR/AR产品目前出货量依然不大,toC的市场也不是短期内就能改变的,基于现有的用户数量做出的产品影响力始终有限。我也并不需要你告诉我这个产品在2020年、2050年会有多大规模的市场。”

 

“相比之下,我更加看重这个产品是否有能力让那些原本不用VR/AR、不懂VR/AR的人愿意去尝试和接受VR/AR技术,这样的项目才更加打动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