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模式”开启:一阵风吹过,只剩下满地狼藉的VR体验店

2017-05-08 14:40 社交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 亿欧导读 ] 多数从业者都认同,VR只有和垂直领域结合才能大放异彩。在所有娱乐手段里,VR游戏只是一盘菜,最重要的是要和其他娱乐相结合,要沉淀在垂直领域里,比如VR+电影,VR+KTV,丰富传统产业的形式。
VR电影

【编者按】2016年全国VR体验店总体数量在35000家左右,而目前还处在开店筹备中的,大致数量有12000家。其中52%的店面,只有一到两成的回头客,最终能从VR体验店中赚到钱的人仅三成不到。由于通过纯VR体验经营赚到钱的少之又少,大部分店主都在尝试用餐饮等增值服务对冲风险。VR这阵风吹过,到底带来了什么?

本文首发于商学院,作者亢樱青,由亿欧编辑整理,供行业人士参考。


炮长(网名)是众多VR体验店创业者中的一员,但在2016年的冬天,他将店面连同设备全部转手了。

炮长的VR体验店开在杭州人流密集的商场,巅峰时期置办了10多套手机头盔加体感枪,两套HTC vive,三套蛋椅。在开店初期和节假日人流还比较乐观,进店人流日均有500人左右,有时还会出现排队的情况,但后来进门的人越来越少。“之前我们是做手机VR头显设备的,意愿是想通过实体体验店,推广我们的产品,同时给我们的APP引流。但是由于硬件迭代太慢,能让人肯定的内容不多,前几批玩家玩腻后,知道了VR游戏是个什么东西,新的玩家也就不会有新鲜感,并没有产生黏性,生意就差了。”

经过了半年多的经营,炮长跟多数创业者一样,上了VR产业的“烈士墙”。“现在经过商场,看到其他人开的VR体验店人流也是少,感到很心寒。起初我们也是反感蛋椅这种低级设备,后来是被市场推着走,毕竟这个能带来现金流。”他说。

不只是中国创业者,在全美拥有500家Oculus Rift线下体验店的Facebook,不久前也宣布关闭200家线下体验店,关店比例将近40%。此外,Oculus Rift在百思买将近500家体验店,体验者却寥寥无几。

根据盛天网络发布的《中国VR体验店现状白皮书》显示,2016年全国VR体验店总体数量在35000家左右,而目前还处在开店筹备中的,大致数量有12000家。这些VR体验店的从业者近半数是从运营网吧、KTV、游戏厅、地产等行业转型而来;其中52%的店面,只有一到两成的回头客,最终能从VR体验店中赚到钱的人仅三成不到。由于通过纯VR体验经营赚到钱的少之又少,大部分店主都在尝试用餐饮等增值服务对冲风险。

对于消费者来说,对VR体验的满意度仅为15%,其中价格是影响消费者是否进行VR体验的关键性因素。通过梳理发现,目前蛋椅类VR的体验价格平均在30~50元左右,体验时间为5~12分钟;而可行走类VR大多按照项目收费,每项人均收费50~80元,体验时间为平均10分钟。VR体验店则以小时计费,大部分在100元每小时以上。

VR体验劣币驱逐良币凸显

“地段,地段,还是地段”。谈到线下店,开在热闹的商圈总不会出错。然而即使开在王府井银泰的in88地下一层的V观世界,每天的人流量也仅有20人左右。“如果是为了赚钱,开VR体验店绝不是一个好机会。”圣威特科技市场部总经理焦亚超表示。VR还是一个新生事物,由于媒体、消费者对VR有了太多期待,但现实情况下,受制于硬件问题,内容问题,大家体验后就会发现和预期差的太多了,加上市面上劣质的产品堆积,难免会有心理落差,导致这个风口即将被创业者自己给堵死。

V观世界是圣威特打造的VR大型综合室内体验店,一期设有“寻龙诀”、“激战”、“行尸”、“绝密飞行”、“龙战士”、“VR观影”六款VR游戏和娱乐产品,还有法老之谜、声音万花筒、大明星等声光电游戏模块,玩下来套票售价298元,现在焦亚超已经不指望体验店来盈利了。除了地租和人员成本以外,硬件,内容都造价不菲。比如,“寻龙诀”这个项目,5分钟的体验售价98元,然而这一整套设备,从影片到基建的投入近百万元。

这些费时费力打造出来的影片本可以打包卖给其他体验店,但圣威特很快就发现抄袭之风在VR创业者中有多么盛行。“就拿‘站立式飞行影院’来说,我们的影片里的每一个动作都是要配合底下的动感平台,需要有一套编程的程序配合,不能有丝毫的差别,因为劣质设备动作效果和眼睛有延迟,对人的神经有损害。我们这样的一套设备卖30万,但抄袭者只卖我们一半的价钱。消费者体验过后觉得效果不好,今后对整个这个类型的产品没了信心,加上现在大家在VR体验店上也没有品牌概念,这对行业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打击。”焦亚超说。

缺乏优质内容,导致体验店玩家复玩率低,一次性的体验的“拔草客”居多。并且现阶段用户在VR环境下的体验大多彼此孤立,在游戏进程中,旁观者只从屏幕中观看游戏画面,这种相对苍白的观看体验大大削弱了VR对于旁观者的魅力、吸引力,这种原因都让虚拟现实体验店的运营逐渐陷入了危机之中。受制于成本,在内容上,没有几个公司能做到持续性更新。当下VR游戏需要做的就是融入竞技性,由玩家与电脑对打,双人与电脑对打,升级到玩家与玩家对战,这其中有很高的技术壁垒,但凡游戏有了竞技性,就会有重复体验的欲望,VR体验店就能迎来回头客。

机会在哪?沉浸,沉浸,再沉浸

VR之风的火热,吸引了如身临其境、奥秘之家、抉择等传统的线下娱乐项目都开始在自身领域内布局VR品牌,VR+影视也越来越被自带IP的影视公司所看好。不久前,由张艺谋任品牌联合创始人的VR主题乐园“SoReal超体空间”在王府井正式开业。

多数从业者都认同,VR只有和垂直领域结合才能大放异彩。在所有娱乐手段里,VR游戏只是一盘菜,圣威特想要做的是提供一桌子菜,最重要的是要和其他娱乐相结合,要沉淀在垂直领域里,比如VR+电影,VR+KTV,丰富传统产业的形式。目前VR体验店有两种定位,一种是轻度体验,创业者置办几个设备就能开张;一种是重度体验,需要有大型机械、布景、设备相配合,而未来的趋势一定是超沉浸式的VR体验店。随着技术的发展,今后每家每户拥有一台VR设备不无可能,这就好比电视和电影院,即使电视走进家庭,电影院也不会被替代,这是由于电影院给人带来的视听感受是电视给不了的。“未来有垂直领域行业经验,有技术的企业会留下来。目前V观世界不会再进行扩张,只是进行市场占位,以确保不会在未来有缺失,当市场成熟到一定程度再杀回来。”焦亚超表示。

迪士尼在上海的开幕让国人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题公园,现在已经有人想在VR虚拟现实时代复刻迪士尼的成功,开办虚拟现实主题公园,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为游客带来临场沉浸感。据统计,今年会有3000家主题公园和特色小镇陆续开张,VR潜藏着巨大的机会。

2015年10月,华谊兄弟注资参股圣威特,随后在2016年1月宣布共同打造基于电影IP《集结号》的VR Ride项目,圣威特将与华谊兄弟合作实现“IP资源最大化使用”。集结号项目位于集结号区战场区板块,占地面积6200余平米,这是一个重度的沉浸的体验,除了视觉上的刺激以外,还有很多肢体上的感受。该项目基于六自由度动感轨道车,结合VR沉浸式头盔显示器,VR虚拟现实还原战场,还有风雪、爆破等环境特效,打造360°全景浸入式体验。

“我们用VR技术升级娱乐感受,比如游乐场里占地上千平米的大型景点‘加勒比海盗’,结合VR,其体验不仅比传统工艺更新奇,也给传统工业省去了布景,占地等30%的成本,这也是投资方乐意看到的。”焦亚超表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