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渡劫”

2017-05-09 06:36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300104.SZ)再次因“重组乐视影业项目”开始停牌。当晚,易到用车前CEO周航突然发声“易到确实存在资金问题,直接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元”、“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

 

与此同时,“排队离职”继续在中高层蔓延——


“乐视超级汽车张海亮离职”、“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已提交辞呈”……5月4日又出现两宗“传闻”:央五教父马国力离开乐视体育、前央行副行长王永利不再担任乐视金融CEO。尽管未经证实,但乐视人事震荡绝非空穴来风。

 

贾跃亭的“死穴”是公开的秘密: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贾跃亭已将所持5.12亿股(占上市总股本的25.67%)中的4.98亿股(占个人持股的97.5%)质押。其中,2015年10月质押5.07亿股,融资约100亿,警戒线、平仓线分别在30元和26元左右。

 

罗永浩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彪悍者劫数难逃。2014年渡过“雷劫”的贾跃亭“蒙眼狂奔”了三年,转眼又迎来“天劫”,将来还会有“飞升之劫”(乐视网《2016年年度报告》披露2016年历经了“飞升之劫”。)


谁是“理想主义企业家”


周航以“理想主义者”示人逐渐收到效果,最近的“手撕乐视”被某些媒体解读为“理想主义企业家的最后一博”。


“理想主义企业家”长什么样,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听其言、观其行,理想主义不是挂在嘴上的招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是有力的判断依据。


渡过“雷劫”后,贾跃亭有一手好牌:流量居前的视频网站、百万级终端保有量及绑定的付费会员、初具规模的影视业务、占据创业板龙头股地位的上市公司。打好这手牌,贾跃亭的成就、地位、财富不会比邵逸夫差多少。


乐视体育大举购买赛事直播权已超出乐视的实际能力,即便密集通过A、A+和B轮融到88亿,钱还是不够烧。17类运动项目、121项顶级赛事、每年4000场直播……


王健林都不敢这样烧钱!结果,“拖欠英超3000万美元版权费”、“拖欠国安冠名费”、“拖欠女足联赛费用”令乐视的资金缺口妇孺皆知。


乐视汽车在一开始被认为是“闲棋冷子”,不想贾跃亭真要让它从PPT来到实际世界并先声夺人地在美国招兵买马。据贾跃亭说“已陆续花掉100多亿自有资金,再有100亿就能量产”。但来自大洋彼岸的信息却负面多于正面:土地圈而不建、6位美方高管离职、内华达州财长公开质疑……


阿里、京东、唯品会们崛起之后,电商领域新来者被认为“基本没有机会”,乐视却偏要杀入。2015年,乐视电子商务纳入合并报表的营收为3030.31万元,净亏损2356.75万元。2016年,“窟窿”越来越大:营收、净亏损分别为48.21亿元和7.5亿元;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7.61亿元、14.3亿元。为了不被拖死,乐视网宣布“从2016年12月底起,乐视电子商务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2015年10月,“乐视投7亿美元获易到用车70%股权”曾被疑为“假消息”。缺钱的乐视哪儿来的7亿美元,再说易到用车不是“摇钱树”而是“销金窟”,日亏损额以千万计,乐视的“小身板儿”扛得住?


还有花28.85亿港元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以22.67亿港元参股TCL多媒体,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视机厂商Vizio,2.5亿美元从雅虎购买硅谷办公园区,4.2亿美元入手“世茂工三”……


贾跃亭其实是位有执行力的梦想家,凡是“生态化反”梦境里有的都要不惜代价地搬到现实中来。


有一个判断理想主义者的简单办法,就是看TA忽悠了谁、忽悠到什么程度。比如正被传离职的张海亮和王永利,前者曾任上海大众总经理、上汽集团副总裁,后者被认为可能出任央行行长。让这些牛人投身乐视,显然不能仅凭酬谢、期权,当老板要有极大的人格魅力,通俗地说就是能忽悠。


或许贾跃亭、周航都是理想主义企业家,如果二选一,前者会胜出。周航的理想主义不过是隔着屏幕博取些吃瓜群众的点赞,贾跃亭不知面对面地说服了多少“牛人”加盟。没有磅礴的理想主义情怀,绝对无法打动上汽大众总经理、央行副行长这种级别的人物。(详见2015年9月12日虎嗅这篇《这些年,乐视挖了哪些大公司高管》)


无法实现的理想才是最纯正的理想,胜算不高却舍生忘死追求的人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


贾跃亭在2016乐视生态全球年会唱的《野子》,想必乐视员工都听过(没到现场也会看视频)。


怎么大风越狠

我心越荡

幻如一丝尘土

随风自由的在狂舞

我要握紧手中坚定

却又飘散的勇气

我会变成巨人

踏着力气 踩着梦


他们或许会想:跟着这个老板干吧,大不了将来重新找工作!


孙宏斌的眼光


乐视网是贾跃亭手中最优质的资产,其作为上市公司定期披露的财报是窥测乐视生态健康状况最重要的信息来源。而终端业务几乎是乐视网唯一的看点,以百亿级现金流、千万级会员“滋润”着整个乐视生态圈。


1)营收及直接成本


2016年,乐视网营收首次超过200亿元,其中终端业务营收超过100亿元,占比46%。

 


收入增长最快的无疑是终端业务,但同比增速已从2015年的122%降至2016年的66%(2014年曾高达443.5%)。



收入增长迅猛的终端业务,在乐视网账面上是亏损的。2016年终端业务营收101.2亿元,成本却为139.6亿,亏损率高达38%。#硬件真是亏本卖#

 

2)综合效益


由于乐视硬件销售捆绑了会员费,付费会员收入几乎全部是终端业务带动的(2015年、2016年分别为37.8亿和56亿元)。


但购买乐视超级影视会员的消费者图的是版权内容,所以付费业务最少应分担50%版权摊销成本。


按这个思路,可算出乐视终端业务的综合效益(硬件销售+会员付费-硬件成本-应分担摊提成本)。



可以看到,乐视终端业务的综合效益有所下降,从2015年的9.13亿降至2016年的7.44亿。综合毛利润率(分母为销售收入加会员付费)从9.3%降至4.7%,几乎腰斩。


值得注意的是,乐视致新(天津)2016年经营亏损6.36亿元,略低于乐视终端业务综合效益(7.44亿)。


通过粗略推算,乐视终端业务(智能电视+手机)的现金流基本能够持平,每卖一台就“净赚”一个付费用户,这个买卖还是值得做的。


孙宏斌斥资150亿(上市公司60亿,非上市公司不到100亿),瞄的就是乐视终端业务,眼光“毒辣”。


贾跃亭能否“渡劫”的关键


2017年4月14日(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乐视网(300104.SZ)股价报收于30.68元,只消一两个跌停,质押股票惨遭平仓,上市公司控制权将会易主。


重组方案确定后重新开盘后的几个交易日至关重要:


利好越明确,投资者分歧就越少。没有成交量,股价会快速攀升,脱离危险区。贾跃亭的“劫数”就基本渡过了。


利好不明确,部分夺路而逃的投资者将引起“雪崩”,贾跃亭质押的股票将被平仓。失去乐视网控制权的贾跃亭或许能像仰融那样“折腾”很多年,但很难东山再起。


贾跃亭渡劫,其他人则机遇远远大于风险。比如孙宏斌,进可攻(低价增持)退可守(高价减持),财务上非常主动。


如果孙宏斌通过增持成为乐视网实际控制人,未必能把贾跃亭留下的这盘棋走活,他的“劫数”从接手那天起就开始了。


最终的接盘者可能是阿里、腾讯、万达!三巨头都已深度涉足娱乐业,100多亿成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获得控制权,非常划算。这种结果对股民是天大的利好。


伯通老师说“强者叫渡劫,屌丝叫水逆”。强者遭劫是因为试图违背法则(如追求长生不老),万一成功了呢?


希望理想主义企业家贾跃亭能渡过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