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强投资人:唯一能限制他的,只有想象力

2017-05-09 16:05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战斗种族的事迹我们听得多了:徒手打败棕熊、坦克开到大街上、本该跳广场舞的大妈拎着 AK47……民风彪悍,富豪们当然也不例外:前首富阿布拉莫维奇战士出身,偷过汽油,坐过牢;现首富乌斯马诺夫是一名职业剑客,进过国家队,还是欧洲击剑协会的主席,也坐过牢。

  富豪榜上的常客们,大多是普京一样的硬汉,这让物理学家出身的投资大佬尤里·米尔纳看起来就像个小绵羊。

  和富豪前辈们多出自能源行业不同,米尔纳靠投资互联网发家,如果说前者连接的是过去,他指向的则是未来:互联网,人工智能,甚至是跟霍金一起寻找外星生命。

  「飞向外太空」的超前探索,和他的成长经历分不开。米尔纳出生于 1961 年,前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在这一年成功环绕地球飞行一周,成为太空旅行的第一人,米尔纳的父母因此给他取名尤里。所以这个名字就相当于我们的「建国」「国庆」,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那会儿也正是冷战时期,国家之间的各种较量,影响着孩子们「长大以后想当什么」。米尔纳想当一名科学家,所以大学选择了理论物理专业,之后又进入了苏联国家科学院。

  不过还没等米尔纳在科学领域有所建树,国家的动荡就再度颠覆了个人的命运。苏联局势不稳,卢布贬值,前途未卜,于是他的经济学家父亲把他送到了美国,在沃顿商学院攻读 MBA。后来又顺理成章地进入华尔街工作,得以积累投资经验。

  身在美国,让米尔纳在「俄罗斯还没人谈论互联网」的时候,就能够接触到大量的前沿资讯,也正是因为看到了摩根士丹利明星分析师的一篇关于互联网商务的报告,大为震动,他才决定成立自己的投资公司 DST (Digital Sky Technologies),专攻互联网领域。

  米尔纳一举成名是在 2008 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当时投资领域一片萧条,连 Facebook 都融不到资金。米尔纳一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打电话给 Facebook 的 CFO,结果对方一听到他是俄罗斯的,当场就拒绝了。因为那一年俄罗斯跟美国的小弟格鲁吉亚之间打仗,政治关系紧张,资本自然也就成了池鱼。

  ▲Facebook 当时的 CFO Gideon Yu

  在电话里被拒绝之后,米尔纳当即就定了去美国的机票——亲自上门三顾茅庐,送钱去。他在 Facebook 公司附近的星巴克里等到了这位 CFO,趁着喝咖啡的间隙,成功说服了对方。

  他说服对方的武器是一个自己发明的公式「扎克伯格定律」,这个定律是说,大概每隔一年左右,人们在互联网上分享的信息就会翻一倍,人们将通过社交网络而不是搜索引擎来获取信息、作出决策。

  这种预见,几乎就是扎克伯格附体,于是这位 CFO 欣然带米尔纳去了扎克伯格办公室,两个人果然也很聊得来,然后就有了后来享誉华尔街的创投神话:2 亿美金换来 50 亿。

  不过这个合作,当初可是被一致嘲笑,一是笑 Facebook 居然堕落到连俄罗斯的资金都要;二是笑米尔纳是个冤大头,人傻,钱多,乱来。Facebook 当时估值 100 亿,人们普遍认为其中水分太大,结果米尔纳不但全盘接受了这个价格,还完全放弃了决策权。

  米尔纳在日后也一直坚持这么做:只出钱不出力,不参与决策,不干涉管理。他的理念是:投资人只管出钱就行了,创业者管你要钱,你就给他钱,其他的就放手让他去干。他对 Facebook 就完全是这么惯着的。

  扎克伯格后来还管他要了一次急钱:急需 15 亿。他二话不说就帮他在 2 个月内搞定了。他去找俄罗斯的富豪们,去向他们介绍这个项目,去游说。当然他不是瞎忽悠,因为他看好 Facebook,认为这家公司一定可以改变世界。他预见到了它的未来。

  投资就是这么回事,预期,这个行业已经夕阳红还是一片蓝海?这家公司财报是否漂亮?除此之外,米尔纳最看重的是创业者的个人特质:他是不是够偏执?他在某些方面是不是足够「不可理喻」?

  米尔纳不喜欢中规中矩的创业者,这样的人或许可以守住一个稳定的江山,但是要打江山扩江山,就最好有点神经质——就像他本人一样。这样的人让他惺惺相惜,自然可以放心放手,只管砸钱就好。

  因为不参与决策,米尔纳可以投资任何他看好的公司,而不用管它们之间是不是存在竞争关系,所以在他的投资名单,一长串那些宿命对手:Facebook 和 Twitter;阿里巴巴和京东……

  他还一手促成了滴滴和快的这两大竞争对手的合并,在给滴滴投了 7 亿美金之后,他提了一个成熟的小建议:你们应该和快的合并,否则迟早会被 Uber 干掉。当然,后面还加了很重要的一句:合并之后,我会再投 10 亿。有钱,有远见,任性。

  ▲米尔纳也是小米背后的推手

  米尔纳的远见让他早早地吃到了互联网这只螃蟹:从硅谷的互联网公司到中国的;而现在,他又再次走得更远,投资人工智能领域,创办了全球人脑研究会;他甚至跑到外太空,资助了一个寻找外星人的「突破计划」,霍金就是其中一员。

  这个计划最耗钱的地方是要租用大型射电望远镜,租金昂贵,过去每年的经费只够租二三十个小时,而现在米尔纳给的钱够他们租上几千个小时,可以从容地探索外星文明。

  米尔纳相信人类不会是孤独的,而去寻找我们的同伴,是人类自然而然的下一步。人工智能也是如此,有争议有恐慌,但一定会到来,而米尔纳在力所能及之处,早早地迈出了这一步。

  李开复曾经评价米尔纳的用词是「格局大」,他认为这也是中国的创业者最为缺少的。大格局可以壮志,可以突破一些无谓的限制,延伸出无限的想象力,像米尔纳一样,哪怕是宇宙起源和未来这样宏大的命题,都可以当成个人的一种使命。而一旦如此,就永远都有伟大的事情可以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