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金矿上的民航大数据,科技谷CEO陈思恩九死一生创业路

2017-05-09 17:20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简直是坐在金矿上”。民航央企工作近十年,通过日积月累的观察,陈思恩发现了民航大数据的价值所在,科技谷的创业之路由此开启。本文,Xtecher走进陈思恩的创业之路,看这家曾在悬崖边上挣扎多时的公司,如何发现经营哲学,走向开阔。


作者|左左

编辑|甲小姐

网址|www.xtecher.com

微信公众号ID|Xtecher


坐在金矿上的民航大数据


2012年,陈思恩在圣何塞州立大学博士后研究期间发现美国有一家叫Palantir的大数据公司,其估值竟然达到了90亿美金。他钻研Palantir的商业模式、技术团队和竞争对手,发现这家企业的用户有几千家,几千家用户均是以一套产品作为支撑的。


而今,这家在硅谷成立于2004年的Palantir,从政府业务起家,后覆盖至金融、医疗、安全等多个领域,现估值已超过200亿美元。


“他们很牛,成长性很高,客户也都是FBI、CIA、石油大亨等大佬,但Palantir做的事情却很容易。”陈思恩陷入了思考。


彼时,陈思恩任职于一家央企——他已在中国航信厦门民航凯亚有限公司耕耘近十年。通过日积月累的观察,他发现了民航大数据的价值所在:“简直是坐在金矿上。”


机场、航站楼客流量很大,光飞行纪录与消费记录就数不胜数。民航一年因此能积累大量的数据,但这些数据却没办法被充分使用。受到技术手段的限制,分析数据的产品亟待升华。


面对眼前的“金矿”,陈思恩决定以此作为切入点,开启创业路。他快速组建了一支核心团队:清华大学计算机工程硕士、美国得克萨斯理工大学商学院终身教授林漳希博士;浙江省状元、曾任职赛门铁克数据科学部总监、Expedia、惠普高管的冯望烟博士;清华大学工程学士、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毕业的夏木博士。


四位合伙人筹集到550万、加上自己积累的150万,陈思恩抱着共计700万人民币,于2013年成立了科技谷公司。


2013至2014年,四个人就闷头在硅谷做产品的初期研发工作。

“天眼系统”


怎么做?

 

看过《速度与激情7》的人会对其中的“天眼系统”过目不忘。它可以通过手机音频、监控摄像头等监控手段大量采集数据,再使用大数据、人脸识别、全球实时追踪技术,让任何人都无所遁形。


 222.png

《速度与激情7》剧照

 

从电影情节落实到现实中的民航领域,就变成了更为普世而现实的议题:如何整合各个孤立的乘客信息?如何筛选高频、高价值的商务类旅客,挖掘海量数据中的商业价值?如何全面保障航空公司、机场、铁路等交通出行领域的安全?

 

为解决以上问题,科技谷推出了两款产品:Smart大数据平台和Insight数据洞察工具。


 333.png

 

第一代Smart大数据平台类似于市面上的云平台,主要起到了数据存储、数据整合、数据分析与处理等作用。它是一项可部署在云平台或物理机集群上的企业级软件,可帮助航空企业统一储存并整合孤立的乘客信息。


444.png

 

第二代Insight数据洞察工具则是科技谷目前的核心产品。它融入了人工智能,基于spark分布式计算框架,建立了丰富的机器学习算法库及用户业务模型。只要用户输入相关的业务数据、文本数据等,就可以完成基于场景分析数据实体的画像、基于行为分析数据实体的日志,和基于关系分析数据实体的关系网络。

 

这两代产品的打造,瞄准了民航领域普遍存在的两大痛点。


瞄准两大痛点


价值发现,精准营销

 

“我们是一个金钥匙。给我8000万的数据,投一个亿就可以撬动六个亿。” 客流管理、折扣票分配、超额订票系统,三个模型共同运作。陈思恩的自信,来自其产品一方面可以帮助航空公司大幅提升客户体验和满意度,另一方面将直接为航空公司带来看得见的商业利润。


具体来讲,科技谷利用Smart大数据平台和Insight数据洞察工具,可通过“用户画像”和“360度客户视图”实现对出行旅客的分类及价值评分。

 

首先,航空公司可依据此分类及评分筛选出高频率出行、高价值的商务类旅客,并有针对性地提供精准营销及实时推荐服务。

 

通过大数据平台的支持,旅客只要登录航空公司网站,填好出发地、目的地、出发日期和人数、费用预算等信息,平台通过分析消费者以往消费行为,即可生成分析报告。

 

旅客的消费档次如何?怎样为游客提供个性化和高品质的旅行服务?航空公司原官网转化购买率是15%,科技谷目前做到了30%,今年预计将达到50%。

 

实时预警,安全保障

 

除了精准营销之外,科技谷还可以针对机场安全部门的应用场景及实际需求,展现出实时预警的能力。

 

一个人会在候机楼有什么异常行为?进入洗手间后会呆多久?光行窃案件航空系统每年大概就有十几起。

 

由于科技谷全面引入了订票、安检、户籍及其它关键数据,可以在机场进行实时监控。机场安全部门能够及时、精准地锁定目标,全面掌握目标人员的关系网络。例如,当重点关注人员出现异常行为时,后台能够保证其行程、行为的全程被重点关注,并提供实时预警。利于安全部门相关人员做出相应的应对决策,科学调度警力,保证机场的安全运营。

 

2016年,民航总局和公安局接入了科技谷的系统后,在全国建了一个数据中心,成功把行窃率降到了个位数。


拓展疆域


“我们是一个混合软件加咨询的公司,跟IBM、Palantir很像。”谈及科技谷的定位,陈思恩如是说。

 

目前科技谷的服务模式是通过组合软件销售,连接用户数据,做整体打包。“跟项目有点像,但它的每单case都比较大。为什么广告公司每年要收可口可乐100万美金?就是因为它每个月的服务有价值,而我们就是长期合作于大数据服务部门的一个team,为我们的客户带来服务价值。”


目前,科技谷已经拿下了中国南方航空公司、中国浪潮信息、铁路总局等大客户。场景覆盖:个性化出行服务与公共资源协同分配、多触点渠道归因分析、DNN深度神经网络推展到边缘运算、发现犯罪征兆的无人机和预测性警务应用。科技谷通过机器学习即服务的方式提供产品与服务,平台数据每月有33亿交易数据和272TB的日志增量,每月用户增长率约为30%。


除了立足于交通出行领域,科技谷会向旅游、安全、教育等领域逐步拓展:

 

在信息安全方面,科技谷将为网信办提供网络上的用户画像;在教育领域,科技谷已经和4所学校达成合作。陈思恩向Xtecher介绍,他们开发出了教研系统,能够帮助大数据学院的老师进行教学,预计今年会和大约17所学校展开合作。

 

此外,基于上述Smart大数据平台和Insight数据洞察工具两代产品,陈思恩向Xtecher表示,科技谷的产品还将进一步迭代,2017年底至2019年将重点铺设第三代产品。第三代产品与面向卫星的边缘计算相关,具体将配合武汉的天广卫星项目。相较于第二代,第三代具备更高的性能——可以支撑武汉整个城市的大数据运算及卫星图像进行场景特征检测。


曾经“差点把公司搞死了”


陈思恩读到了博士,并成为博士后研究员后,一路走来却是横跨了六个专业:电子技术、计算机、软件工程、管理科学、统计学、管理学。热爱挑战的他也并不是第一次创业。

 

2000年,本科期间的陈思恩就创办了0592PC电脑网站,四个人做二手电脑交易。上线一年,日访问量的独立IP就达到2000人。

 

“第二年就纯营收了。”但当时0592PC没有实体公司,而是买了他人的公司名+域名。网站火起来后,域名立马被人转手卖掉,“用户找不到网址,我们一下就傻了眼”。后来陈思恩又创立了一个新域名,可惜访问量再也没上去,最后此事不了了之。

 

由于投入的资金小,加上早已回本,这件事并没给陈思恩太大的打击。那时的他未曾想到,十五年后他会在下一个创业路上九死一生。

 

“我差点把公司搞死了。”对比之下,回忆起第二次创业、科技谷初创期的艰难时光,陈思恩仍心有余悸。


前文已述,13年公司成立时,大伙儿凑了700万人民币开工,可光是美国头两年的初期研发,就砸进去了600多万。到了2015年,公司账面上几乎山穷水尽。经历了从国外产品代理到自主研发的转型,自主研发大数据技术及市场的投入远比想象的大。

 

2015年5月,无奈之下的陈思恩不得不走出去,参加了科技部举办的一个融资路演。

 

认真听取每一场培训、记下所有纲要、亲自动手做PPT,上台之前的陈思恩自信满满。可一场总结发言下来,评委评价:讲得很好,简直是教科书的范本,只可惜你的项目不行。

 

“第一场直接就被KO掉了。”此时,陈思恩突然意识到了他在商业布局上的大问题——“一切都太散了”。外面的报刊记者要采访、电视台也要采访,但这种知名度换不来救命钱。

 

除此之外,彼时,大数据虽在美国火热,却在国内仍停留在概念上。在全球旅训的一个会议上,某航旅事业部的总经理直接盖棺定论:“大数据基本都是大忽悠”。

 

没客户买单、更没投资人敢投。组建起的团队成员也看不下去纷纷离开了,二十多人的团队,笼罩着一股浓重的危机。

 

所有的合伙人是陈思恩拉到的,2015年临时回中国发展是陈思恩决定的,技术方向也是陈思恩一锤定音的——而这个“企业独裁者”当时当刻面临的已不仅仅是低落,而是“快疯了”。他马不停蹄地去敲一个个投资人的大门,却屡屡被拒。他给联合创始人团队打电话,都因各种原因没有接听。

 

陈思恩想继续往前迈步,前方却是万丈深渊。


逼出来的两轮融资


出现问题就得解决问题。即使陈思恩整个人快疯了,但还得想方设法让企业活。

 

正如汤因比所揭示的“高级别的文明体从来都是在异常困难而非异常优越的环境中降生的。挑战越大,刺激越强”,同年11月,“缺钱”的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

 

陈思恩的科技谷团队报名参加了第四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当时全国共有300多家电子信息领域的企业在苏州参赛,陈思恩带领团队成员一路杀到决赛,最后拿到了全国第十二名、厦门赛区第一名的好成绩。

 

在这次比赛中,陈思恩成功地吸引了投资人的注意。年底,科技谷获得了第一笔Pre-A轮融资——汇银资本资本的500万人民币,这笔救命钱让陈思恩脱离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困局。

 

2016年2月,陈思恩发现上市邦在安徽卫视主办了一档名为“烈火真金”创业真人秀,于是再次报名。在“烈火真金”的比赛中,陈思恩杀到了决赛,获得了全国并列冠军。赛后不久,科技谷拿到了星河互联1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

 

可以说,科技谷的两轮融资都是在“悬崖边上”被生生逼出来的。

开启“一到一百”


拿到A轮融资后,科技谷整个团队翻了一倍,从26个人变成了52个人。让陈思恩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今年春节公司发红包,在外跑业务的员工都回来了。他看着全部坐满的工位,一种成就感与幸福感油然而生。

 

除了团队的扩建,科技谷的业务规模也扩了一倍,“去年已经开始盈利了,收入是1100万,纯利润为145万。今年预计收入为3300万,每年都有可能是三倍的增长。”

 

“之前一直是从零到一,今年能够持续盈利就是从一到一百了。”陈思恩不免感叹。如今,也有众多投资人看好科技谷的项目,目前,陈思恩正筹备A+轮融资,计划融资2000万以上人民币。


经营是一种哲学


发展中解决问题,这造就了现在的陈思恩能够搞定三方面的能力:第一能搞定投资;第二能搞定更牛的人加入团队;第三能搞定不同类型的客户。

 

在创业的过程中,陈思恩觉得这是一种经历,也是一种历练。“经营是一种哲学,跟各种人各种事,完全是一种人性的体现。因为所有人都在看你,IT公司半年就是一个生命期,然后你CEO就是在聚光灯底下那个人,你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会影响公司所有的判断。”

 

那为什么创业?陈思恩笑道“总有一种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感觉,要出来做点事。”

 

趟过了创业的一个个坑之后,陈思恩也开始静下心来思考过去自己掉进去的原因。

 

他告诉Xtecher,过去,他是一个独裁者,常常关起门跳着脚和合伙人吵,没人能吵得过他,而现在的他变得更加平和。“偶尔需要独裁的时候还是得独裁一下”,陈思恩笑着说,不过该统一决策的时候统一决策,该民主的时候也会让大家共同商讨。

 

此外,曾经对现金流和对市场预期过于乐观,这直接会导致经营上出现问题。“一种是投入一分钱,马上赚一分钱;还有一种是投一分钱,未来两三年以后才赚钱。这两种模式是完全不一样的。”今天打东,明天打西,会让项目变散。“一会儿想这个,一会儿又想那个,你就会搞死你自己。”

 

现在随着云计算的推进,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时代即将到来,人们逐渐接受并看中大数据的服务价值。对于科技谷这类做数据分析的公司来说,也就意味着会有更大的需求市场出现。

 

在“一个客户可能就是一个微信朋友圈”的认知之下,陈思恩也不再仅靠比赛来获得关注。2017年,陈思恩会将团队扩充至70人,并着重铺设市场和渠道。他希望能够让科技谷立足于航空大数据,无远弗届,逐步扩展到各个亟需开发的领域中去,以求得更广袤的空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