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独家对话柳青:“我们的发展太快” | 对话

2015-11-19 22:40 O2O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在中国长期禁锢的出行领域,似乎只需要一丝微光就能照亮勇者前行的步伐。滴滴快的这样公司,由边缘而主流,正成为资本和用户的热宠。其领导者,程维及柳青,刚刚荣登《财富》“中国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榜首,而在最新的《财富》“2015中国最具影响力的25位商界女性”榜单中,柳青再次上榜。在这样一场由共享经济引发的出行变革中,柳青无疑已是“关键角色”,其管理决策将具备披斩市场的威力。我们都在期待他们新的表现。



  翻阅柳青的人生履历,你会发现她几乎是一位“完美女性”:父亲柳传志是中国商业教父,在加入滴滴快的之前,柳青已经成为高盛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她还有三个孩子,生活本来风平浪静。

  直到遇见滴滴,柳青决定加入一场漫长的战役。作为传统出行领域的颠覆者,她说“要进行一场温和的改革”;作为一位母亲,她说“要永远保持平和的心态与拥有永远活在当下的定力”。不过最终,她相信父亲柳传志的训导:在有限的时间里,让自己的生命对这个世界产生最积极的影响,同时让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历练和成长,这样的生命是最丰满和富有意义的。

  毫无疑问,创业中的柳青,正在进行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奋斗。

  《财富》:滴滴快的估值高达165亿美元,高估值是否会让您感到资本方的压力?

  柳青:滴滴的团队一直以来都是谦逊、警醒,时刻保持危机感的团队。虽然很多人说滴滴是家大公司了,但其实和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情比起来,滴滴乃至整个行业仍然处在婴儿期。所以压力都是我们团队给到自己的。

  滴滴有着所有互联网创业公司里面最豪华的股东群之一。我非常为我们的股东群体感到骄傲,这不仅是因为里面有太多重量级的投资人,从阿里、腾讯、平安等战略股东,到国字号的中投等等。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股东对我们所创造出的价值和公司的前景是充分的信任而且满怀信心的。

  您认为现在滴滴的弱点是什么?如何弥补?

  未来滴滴不会去太多考虑竞争优势或者劣势,我们只需要把我们的使命看清,把需要解决的问题解决,相信技术力量能够解决社会的效率和成本问题,我们就能够实现自己绘制的蓝图。说到面临的挑战,还是我们的发展太快。

  滴滴未来的盈利之路似乎还很长,您是如何考虑这个问题的?

  一家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公司是不需要为盈利担心的。谷歌、Facebook、还有阿里巴巴和腾讯,在创立的5到10年都还是免费的模式。但是随着平台价值的完全成熟,盈利模式会自然地浮现的。

  我们知道,程维是滴滴快的CEO,您是总裁,您如何处理与程维之间的关系,如果有了分歧如何解决?

  就分工的话,程维会更加关注公司的战略方向和最重要的几件事情,而我会更加关注战略的落地和滴滴的整个生态体系在每时每刻的健康度。就好比开车时的远光灯和近光灯。当然,我和程维的配合很默契,也会经常互相补位、换位。

  您很快适应了创业公司的节奏,并且很好地平衡了事业和家庭。这有什么诀窍?

  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来适应从投行到创业公司的切换,这中间也经历了一段心理调适期。一个月中挺波澜起伏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永远保持平和的心态和拥有永远活在当下的定力。要平衡好事业和家庭,需要永远让自己处在最好的状态,工作的时候,不能因为家庭的事情使得自己心有旁骛。在工作结束,陪孩子的时候,不能因为工作上的困难,就把负面情绪带到家里来。只有这样对于当下的专注,和波澜不惊的心态,才能使你的每一个小时都充满效率。

  您获得的最重要的人生建议是什么?来自于谁?

  最重要的还是来自于我父亲。他让我知道,人生是一场没有止境的修行。在有限的时间里,让自己的生命对这个世界产生最积极的影响,同时让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历练和成长,这样的生命是最丰满和富有意义的。

  ---------------------

  “柳青放弃400万美元的年薪加入我们,我很尊敬她。”

  此前,滴滴快的董事长程维在接受《财富》专访时,对柳青的加盟进行了高度评价。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够和柳青有很好的工作配合,是由于柳青能够从投行高管角度“从上到下”的思考,而程维把自己定位为草根创业者,是“从下到上”的思考模式,两人能够形成互补。

  然而,这种默契仍然要面对残酷的市场考验。因为,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没有一个行业比打车软件的竞争更为惨烈:这个行业的时间窗口只有三个月,如果有一方资金断裂,就会彻底出局。

  尽管滴滴快的估值高达165亿美元,“下一个BAT”的名声也不绝于耳,但程维却说,他的内心充满了惶恐和焦虑。“我们依然在一个复杂的局面里,有很大的机会,也有很多挑战。我们应该始终具备一个高速发展的创业公司心态。”

  程维说,“我们是在血海狼窝里出生的,没有哪个行业比滴滴身处的行业更要求速度。”更何况,他们这次要面对的是估值高达500亿美元的对手Uber,以及它背后的那位“斗士”—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

  对于滴滴快的与Uber竞争,柳青的父亲柳传志建议“必须要发挥本土的优势,游击战,拖住它。”投资方马化腾则主张正面拉开架势,歼灭它。而另一位投资方马云则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你拖它两年,它自己会出问题的。”

  那么,程维和柳青究竟会如何应对全新的挑战呢?他们与美国Lyft的战略合作能否再显神通?市场仍在等待答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