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2017-05-15 00:3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每年的四五月份,对内容开发者来说,如果有什么重要日程的话,Unite 大会肯定算得上其中之一。

五月的东京,前 Oculus Rift 创始人 Palmer Luckey 穿起黑丝,在 Unite 活动上大玩 Cosplay,不亦乐乎,同时,此刻的 Unite 上海站正等待着数千名开发者的到来。与去年相比,2017 年 Unite 大会的举办地从香格里拉酒店搬到了上海国际会议中心,抬眼便是东方明珠,浦江的美景也尽在眼低。

在 5 月 12 日的主题演讲中,Unity CMO Clive Downie 表示,Unity 5 版本发布后,所支持的平台从 18 个增加到 28 个,其中既包括 iOS、Android、Windows 等,也涵盖了一些 VR/AR 平台,如 Gear VR、Daydream、Steam VR、Xiaomi、Oculus、Google Cardboard。

他称,全球使用 Unity 开发的游戏占到整个移动市场的 38%,2016 年游戏的安装量达到 160 亿次,同时有 26 亿台是设备上安装了 Unity 开发的游戏。

Unity Analytics 总经理 John Cheng 具体谈到中国市场的游戏安装量每一季度的增长都非常惊人,2017 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达到 70%。为了让开发者更容易了解游戏的下载情况,开发出有意思的内容,他向大家介绍了一款分析工具,通过该工具,可了解各个城市游戏下载情况。例如,广州的的人口不如北京、上海多,但它是一个高度娱乐化的城市,游戏安装量远超过北京和上海。

主题演讲后,从 12 日下午到 13 日,主办方设置了多个主题专场,包含国内/国外技术专场,AR/VR 专场,以及案例分享专场等,嘉宾分享的内容也从腾讯的《王者荣耀》,到图形渲染技巧,再到 VR 视听语言的探索。总的来说,各个专场分享的重点偏向于传统终端内容的开发,VR/AR 方面显得有些“凑场数”。

不过,随着 VR/AR 平台的发展,Unite 大会逐渐加重了 VR/AR 内容开发分享比重,甚至从去年开始他们举办了第一届 Unity VR/AR Vision Summit。

另外,展览区里 VR 游戏和体验成了主角。下面介绍些展区的情况。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谷歌展台的工作人员又把网易为 Daydream 平台开发的《破晓唤龙者》带来了,去年 Vision Summit 上网易详细地说了这款游戏开发背后的故事,当时排队体验的人太多,雷锋网编辑没等到,这次终于体验到它了。当然,等了很久。

不得不说,这款第一人称的 RPG 游戏是超出预期的。一进入游戏后,玩家会跟着提示音和文字先学会如何操作 Daydream 手柄。然后,玩家进入某个山洞中,学习如何使用法器。接着,一步步开始探险,寻找宝物。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因为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雷锋网编辑在学习法器时,浪费了比较长的时间,结果因为排队人较多,没能完整体验整个游戏。但有些地方让人感觉很有意思。首先,手柄的操作。Daydream View 的手柄十分简单,只有三个地方可以操作,最上面的圆盘和下面两个小键。游戏中主要使用圆盘来回移动。网易在游戏里设计了一个和手柄类似的虚拟圆盘,你可以通过触碰圆盘的周边进行移动,而不是我们通常像按键一样把圆盘按下。如果需要快速移动,连续按两下圆盘键即可。可能是因为移动速度适当,雷锋网编辑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而且还觉得操控圆盘移动很有意思。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另外就是学习法器的场景。虽说是学习,但这里设置了一些小难度,你需要按照指示完成规定的任务,才能进行下一个场景,而且这里你可以操纵龙去攻击目标,视觉上和玩法上也不无聊。(有兴趣的话可点击查看《网易首款VR游戏幕后有着怎样的开发故事 | 解密》)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神武互动的《像素大战》也比较有趣。之前只体验过单机版,这次发现他们还有多人版。

多人版最多可四个人一起玩,一名玩家佩戴 PSVR,其他三个人使用手柄。手柄玩家的任务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收集一定数量的金币,PSVR 的玩家则面对的一群同样的小怪物,并不知道谁才是它的队友,如果错射击了队友,金币数量就会减少,反之,金币数量便会增多。可能是第一次玩,雷锋网编辑有些辨认不出自己的队友,一开始只是胡乱射击,不过工作人员说其实很好辨认,因为可以从金币的变化情况进行判断。

单人版的分为简单、普通和疯狂模式。每关任务是打怪,收集金币,然后购买更好的武器,准备在最后与 Boss 决斗。比较有趣的是,尽管每种模式下玩法基本类似,但最后的大 Boss 环节会有意想不到的情况。比如,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辑选择的普通模式下,最后一关大 Boss 有分身的技能,而你需要从他的眼睛判断哪个是真身。工作人员透露,每关的大 Boss 都有不一样的设计。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和上款游戏一样,互联星梦的《拯救人类计划》也是一款能多人游戏的 PSVR 游戏,最多可支持三人。

单人版的内容属于塔防类游戏,玩家要将怪物打死,保护人类不被带走。

现场展示的多人版可支持两个人一起玩,有些像“贪吃蛇”和“消消乐”的结合版本。手柄玩家在地图上集合足够的人,将它们送往规定的地点便可得分,而 PSVR 玩家要不断地投放颜色一些的小人,消掉变长的小人队伍。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除夕》也是一款 PSVR 游戏,开发团队是万岁游戏,之前雷锋网还邀请创始人姚堃为我们分享 PSVR 游戏的开发经验。本质上来说,这也是一款打怪的游戏,气氛偏恐怖类,里面隐藏了一些小机关,像当怪物走近时,可以打爆它附近的红色汽油桶。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牛卡VR展示的《全民舞姬》,有些类似于《音盾》,玩的过程中雷锋网编辑想起了当年风靡一时的《劲舞团》,那个时候还真想不到有些相像的东西会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现。(这不会暴露年龄吧。。。)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英特尔的展台展示了 VR 版的《星际迷航》。雷锋网编辑兴冲冲地跑过去,发现这个体验就是模拟《星际迷航》里太空舱的形式,然后玩家可以把自己想象成舰长,在控制面板上进行操作。如果把这个体验放到《生活大爆炸》了,估计 Leonard 和 Sheldon 会激动的尖叫起来吧。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Pinta Studios 的《拾梦老人》,之前有详细介绍过。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英雄体验带去了 Omni,大家排起了大长队。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永恒战士》是比较有名的手游,属于 Glu Mobile 旗下的系列产品,积累有数千万的硬核游戏粉丝。威魔纪元把这款游戏进行了 VR 化,在现场也很受欢迎。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现场唯一一个教育类的 VR 应用,这是可视化计算与虚拟现实四川省重点实验室带来的展示。这个实验室成立于 2002 年,2009 年的时候由省高校重点实验室升格为四川省重点实验室,办公地点是在四川师范大学, 2016 年的时候成立了相关虚拟现实的项目组。

现场展示的是一个化学类的 VR 应用,细节的地方设计的很细致。展台的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之前更多是二维仿真教学资料的开发,跟虚拟现实没有本质的区别。由于化学方面是他们最早接触的,也比较擅长,VR 的教育应用也是从化学着手。

因为实验室位于大学,成员也多是教师,这让他们便于得到老师们的反馈,并应用到 VR 教材的开发中。雷锋网编辑也有疑问:VR 究竟能不能真的帮助教学?工作人员表示,确实不是所有的内容都需要 VR。他们主要是针对 K12,面对新东西,孩子们很容易兴奋,这反倒会领教学效果打折扣,所以 VR 教材的开发要与实际教学的老师密切配合。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Usens 展示了手势交互模组 Fingo,雷锋网编辑体验了一个 Demo,识别精度效果比价好,也没有明显的延迟,但手势识别有一个问题是,你感觉不到任何反馈。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四川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展示了一款脑电波设备,脑电波越强,就能在娃娃机里夹起娃娃。

我所看到的 Unity 开发者大会 | Unite 2017

最后,明年再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