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被VC拒5次却融2800万刀 他在CBD搭1千套迷你仓 覆盖12家网点

2017-05-16 08:39 人物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CBD迷你仓创始人曹肇棆是在香港长大的第二代人,十分爱笑。

文| 铅笔道 记者  石 伟

导语

在创业融资这条路上,曹肇棆碰壁了多次。去年的一天,曹肇棆有5场与投资人的会面。深夜结束后,他回到住处,躺在浴缸里。

抓了一把头发,曹肇棆回想着当天的5场失败。彼时,他的创业项目名为CBD迷你仓,旨在为用户提供“五星级版”个人储物间。

曹肇棆回想着今天接连碰壁的5次会面,他最后却笑出声来。“这次创业不是烂到透顶,就是好到极致”,曹肇棆坚信是后者。

半年后,他获得2,8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由汇贯南丰房地产基金投资。

在今年刚过去的第一季度,12个网点的营收总额同比去年翻了三番,用户量翻了两倍。

接下来的一年,他希望凭借资本力量与互联网技术,覆盖更多的用户及提供更佳的体验。

注: 曹肇棆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切入迷你仓市场

2012年的一天,曹肇棆接到朋友一通电话。他随即打开手机,看到一张迷你仓的宣传页照片。“期待了那么多年,北京终于迎来了一个迷你仓运营商。”他感慨道。

迷你仓也叫自助式仓储(self storage)或私人仓储(public self storage),是城市居民储存物件的小型仓库。

曹肇棆曾在2008年创立了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一个电子储物柜品牌,名为储物乐。当时,迷你仓的广告铺满了整个香港。每个月,便有十余家迷你仓运营商一窝蜂地涌进市场。

当时,不到24岁的曹肇棆,在外资投行领域已经扮演过甲方、乙方。就他看来,自己比同龄人更早体验一位投行家期盼的职业生涯。当看到香港迷你仓在短短一年不到,市场认可度从30%被培养到将近100%,毕业于剑桥大学的曹肇棆又燃起求学时的好奇心,“想认识一门生意是如何从零做起”。

碍于启动资金不足、市场竞争大,曹肇棆取了巧,选择切入自助存储的另一细分领域——储物柜,“当时香港仅有一家运营商在做储物柜”。但半年下来的的运营业绩却不太理想,“仅保持盈亏平衡”。

他分析原因:香港租金贵、上班及居住距离较短、用户对临时储存的需求小,且政府与居民思维守旧,因此电子储物柜在香港迟迟没有普及。对此,他举了一个案例:“香港新机场在回归后的一年既1998年投入使用,但在2008年才首次提供电子储物柜服务。”

熟悉地产金融的曹肇棆,仍对市场充满信心,“在欧美国家,该行业早已发展成熟,是纽交所里最被受追捧的地产股。”且随着城市化发展,他相信市场潜力巨大。

经过一番调研,他相信中国大陆观念创新,市场是片广阔的蓝海。且从成熟经济体系发展规律来看,随着中国大陆城市化速度加快,迷你仓行业将会迎来爆发。

机缘巧合之下,他于2008年12月3日来到北京,就职于光大控股做地产投资。4年里,在熟悉着风土人情的同时,他跑遍了全国30多个城市,等待着市场时机的成熟。

这次,他早已做好准备。随着参观的迷你仓运营商越来越多,曹肇棆于2014年创立CBD迷你仓,成为落地北京的第11个迷你仓品牌运营商。

 试水迷你仓

吸取上次创业的经验,曹肇棆决定先采用传统迷你仓的做法,试下市场反应。

通过朋友,他打听到靠谱的装修公司。紧接着,第一个网点于8月29日在国贸的新城国际的一个小区开业。

之所以选择该社区,是因为他考量小区内30%的居民为外国人,对于迷你仓并不陌生。

地点方面,曹肇棆选择租用一所空置的地下室作为网点,其占地400平米,有100个仓位,每个仓位配备一把挂锁。“类似普通储物柜。”

对比常见的地下库房,他将迷你仓比作“五星级储物间”,比如增加抽湿机、空调,安装银行的防盗系统,配备24小时监控的摄像头等。

半年后,CBD迷你仓的使用率达到50%,并已实现盈利。对于现金流平衡点,曹肇棆算了一笔账,只要使用率达到30%左右,网点便可实现自给自足。

不久,想法得到资本认可。CBD迷你仓于2015年1月获得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香港某酒店家族。

融资后,他想要将互联网技术引进自助仓储行业,从来简化传统模式的繁琐流程,优化用户体验。

原本,用户需在现场选仓,随后签订合同、支付现金,最后领取挂锁钥匙。经过改良后,用户可在微信端完成就近选仓、按天/月付费、线上开锁等环节,整个下单到交付环节可以在无人化与不到店的情况下,于三分钟内完成。

7月,第二个网点落地于北京十里河。出乎他的意料,智能迷你仓得到同行的关注,十里河网点的第一位用户便是同行。

营运过程中,部分用户反应不能充分使用单个迷你仓位,造成浪费。因此,曹肇棆沿袭香港项目名称,开展了新业务——储物乐,即公司提供上门取送的物品寄存服务。

用户在APP下订单后可将物品储存在塑料箱内,并由平台凑并多单共同放置一个仓位内。解决小型需求后,为满足大型需求,他将CBD迷你仓的设备硬件仓体(单个体积为1.2m*1.2m*1.2m)改为可拼接放大的自由组合模式。

“迷你仓的用户看重私密性,且希望自由随意和取物及时,储物乐则讲究共享一个小仓库。”曹肇棆介绍道。

此外,为给联合办公空间中的公司或办公用品提供存储空间,曹肇棆量身定制了可移动的智能移动仓。项目于去年2月上线。

期间,也有同行不断登门拜访,希望能更多了解CBD的智能迷你仓。其中,市值70亿美金的U-haul企业的董事会主席在去年2月登门陌拜。

在开辟新业务的同时,曹肇棆也在跑马圈地。对于网点选址,他表示其标准比较灵活小到20平米的网点可16个仓位,大到网点面积为1000平米。今年4月,他还在上海新开业了一家网点。

CBD迷你仓创始人曹肇棆身穿带有自家LOGO的服装,右手扶着仓体

融资路艰难

但融资这条路,曹肇棆走得却不容易。去年的一天,他连续被投资人拒绝5次。

虽然迷你仓在纽约、香港、新加坡、东京、悉尼等城市普及当中,但是国内VC们并不买账。

在与投资人的会面中,曹肇棆常被问起迷你仓与物流仓储的关系。“实际上,迷你仓定位为城市居民储存。”他以北京的用户举例,除了20%用户为小型电商在内的B端商家,其余的80%均为C端用户。

除了装修搬家、长期出差、夫妻离异等原因,人们追求空间的美感与居住办公的舒适度是迷你仓兴起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是因为随着城市化发展,以北上广深领头的城市房价升高,人们不得不购买或租赁小户型房屋。其中的一部分用户为满足空间的使用需求,便会把一些不常用的物品放于迷你仓内。

由于迷你仓常被与物流仓库混淆在一起,所以曹肇棆在与投资人的沟通中,多次碰壁。

去年8月,一家北京的开发商在加盟CBD迷你仓的2家网点后,看到营收的良好反馈,才决定成为CBD迷你仓的Pre-A轮投资方。

今年2月,CBD迷你仓又获得28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汇贯南丰(InfraRed Nan Fung)

据曹肇棆介绍,汇贯南丰是由全球管理逾90亿美元的私募基金和千亿级资产规模的香港开发商南丰集团于2006年共同合资组建的房地产基金。截至现在,这家基金已在国内投资于18个项目总计14亿美金,包括位于北京中关村的欧美汇及王府井的淘汇天地等。

截至目前,CBD迷你仓已有1000余套仓体,总储存体积逾5000立方米。今年的第一季度,12家网点的总营收同比去年翻了三番,用户量翻了两倍。

/The End/

编辑   赵芳馨    校对   毛 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