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视角】ZeniMax的贪与恶:VR侵权诉讼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

2017-05-17 19:2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VR虚拟现实第一媒体VR日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x1.jpg

针对Oculus和三星的两场侵权诉讼,让ZeniMax彻底曝光在公众视野。而对于它们的“贪与恶”来说,这既不是开始,也不会是结束。

故事的起因要追溯到2009年,创立了《雷神之锤(Quake)》、《Doom(毁灭战士)》等作品的id software,最终被ZeniMax收归囊下。时值Oculus CTO的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当时还在id software中任职。

卡马克对于收购案起初是持乐观态度的,他曾经表示:“我们会继续更大更强,因为我们得到了最棒的天才来帮助我们创作属于未来的里程碑式游戏。”

但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新东家成了他“改变世界”的最大障碍。在卡马克跳槽Oculus的半年后(2014年5月),ZeniMax发起了对Oculus旷日持久的诉讼,它们指控后者利用商业机密研发Oculus Rift,狮子大开口般的40亿索赔金,也让整个VR行业一时风起云涌。

ZeniMax最终取得了胜利。2017年2月1日,Oculus被勒令交纳2.5亿美元罚金,而公司的前后两任CEO Brendan Iribe和Luckey则分别赔付1.5亿美元和0.5亿美元。

ZeniMax对于判决结果很满意(感动),于是在尝到甜头后又将矛头对准了三星:Gear VR中有大量的底层代码来源于Rift,既然Oculus能被告倒,那三星肯定也脱不了干系。

x2.png

理论上来说,ZeniMax维护专利的行为没有错误,但它充满铜臭味的那一套手法,在游戏行业中也富有盛名。

Arkane Studio(ZeniMax旗下工作室)近日发布了一款名为《Prey(掠食)》的作品,但细心的老玩家一定能够发现这个IP并不那么“新”。它的原型由Human Head于2006年开发,在见证了其成功之后,ZeniMax以“注资续作”为由,意图用低价恶意收购这个穷酸的开发团队。

奈何Human Head穷得还比较有志气,自然是不愿接受这个要求,拿到知识产权的ZeniMax随后就将这个IP雪藏了起来。Human Head在谈崩之后沦为了一个外包工作室,而资源富足的ZeniMax,则换了个“雇佣兵”将《Prey》重新推向市场。

x2.jpg

ZeniMax之恶与卡马克的理念背道而驰,这也许是他离开id software的直接原因。后者一直是开源软件的倡导者,并极力反对软件专利的设置,VR设备之所以能这么快的步入消费市场,其共享资源的态度功不可没,

ZeniMax显然不打算停下它们的脚步,但故事最后还留下一个较为“良知”的结局——约翰卡马克本人没有受到判决处罚。这一方面可能是由于他没有通过共享文件受益,另一方面是他早早就归还了借出的文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