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深度】谷歌收购Owlchemy的背后,是7年间踱步不前的游戏业务

2017-05-19 21:3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VR虚拟现实第一媒体VR日报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谷歌拓展业务的手段,大抵是拿占比七八成的广告营收去研发自己的脑洞产品。在这些产品和服务中,有不少项目都遭到了弃置,其中大多数缘由于理论过于超前,也有一小撮是与谷歌的气质水土不服。而它们的游戏业务,显然更偏向后者。

有趣的是,这个科技范的公司偏偏还对游戏很感兴趣,你会发现它们经常制作一些doodle彩蛋。为了纪念《吃豆人》诞辰30周年,谷歌搜索引擎的标志还被改成过迷宫,而“手气不错(I'm Feeling Lucky)”按钮则变成了投币键位,这个页面如今还得以保留。

x2.jpg

(Owlchemy Labs团队,搞怪的一群人)

VR游戏的兴起,似乎再次触动了它们的神经。谷歌近日和《工作模拟器(Job Simulator)》的开发者Owlchemy Labs洽谈了工作室的收购事宜,并共同对外宣布了这个消息。

在现存的这些VR内容中,Owlchemy的作品还算获得了口碑和销量的双丰收,而参考《工作模拟器》的特性,我们能够发现它具有很多轻度的社交元素。这恰好契合几年前Google+的战略目标,谷歌高管Punit Soni就曾表示:要通过独家的社交游戏,在对峙中干掉Facebook。

不过,至少在社交游戏这一点上,它们没有成功。

频频受挫的游戏业务

2010年可以说是谷歌大张旗鼓迈向游戏领域的一年,它们在7月份时向社交游戏服务提供商Zynga注资1亿美元,同年4月还招募了索尼技术元老Mark Deloura,次年又再次扩增游戏产品团队。不过,这些行动最后都是惨淡收场。

Zynga在2010年时还处于高速上升期,全年营收能够达到8.5亿美元,它的估值也几乎翻了一番,从40亿美元直接飙升到70~90亿美元。要知道,EA(美国艺电)当时也才60亿美元左右的估值,谷歌做出投资的决定确实不难理解。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社交游戏的热潮很快就褪去了,Zynga没能看清局势迅速转型,它的市值在短短三年内蒸发了九成,到了2013年只剩下2.28亿美元。另一方面,Mark Deloura在就职了四个月后就得出“这里不适合我”的结论,随即跳槽到THQ公司并当上了副总裁。

x3.jpg

如果这些遭遇可以归咎于“人算不如天算”的话,谷歌对于Niantic Labs的处理就是在即将要成功时,却把摇钱树给砍断了。

Niantic Labs同样是孵化于2010年的一个内部项目,它归属于谷歌时就展现出了巨大的潜力,旗下的ar游戏《Ingress》直到现在还经久不衰。不过,谷歌在2015年经历了一次重组(变为Alphabet)后,Niantic就随即脱离了母公司。

1年后,它们带着《Ingress》的模式化作品《Pokémon GO》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并且在商业方面取得了极大的成功,Niantic以此获得了超过10亿美元的收入。

看到自己的老朋友John Hanke(Niantic创办人)风风火火,谷歌首席游戏设计师Noah Falstein自然也坐不住了。他在今年的4月6号离开谷歌,并写下了这么一段话:

“不幸的是,尽管世界游戏市场在规模、多样性和地理范围上都不断增长,但最初雇佣我来打造大型系列游戏的机会却未能实现。因此,我决定离开,今天4月6日将是我在谷歌任职的最后一天。”

事情至此已经很明确了,尽管谷歌一直撩骚游戏业界,但自己最终还是没能下定决心自研游戏,在谷歌的游戏部门“干出一番大事”成了痴人说梦。

即便是游戏发行商,自研产品也是十分必要的

谷歌不是没有成功的游戏业务,Google Play就是其中之一。根据Newzoo在2016年发布的统计报告来看,游戏分发是它们营利的一个大头,全年也有41亿美元的游戏收入到账。

相比自研游戏,谷歌更愿意拓展能够吸引第三方开发者的平台,它们甚至一度在Google+上力推独占游戏。Daydream平台同样也是依葫芦画瓢的结果,这一次谷歌差点连硬件都不想做了,最初只给出了一个参考标准,后续推出的pixel手机和Daydream View才终于让人松了一口气。

不过,要想扩大自身的游戏业务,缺乏自研产品可能是个致命伤。Valve在持有Steam的同时,也有《CS:GO》、《半条命》这样的IP持续产生营收,而索尼则是不断的扩建第一方工作室,以此来强化自己的内容池。

这么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其一是通过自研产品,平台方能够更好的得知第三方开发商和玩家的需求,Steam上的创意工坊、鉴赏家等功能肯定受到了相关启发。其二是一旦平台方需要推广自己的新硬件,强大的第一方内容支持几乎成为了决定因素。

x4.jpg

Noah Falstein对于VR游戏一直感兴趣,他曾在2016年的VRDC上为此准备了长篇演讲,彰显了自己对于交互、沉浸感、视觉等方面的深度理解。在Noah Falstein离开后,谷歌的VR内容研发出现了一个真空期。

Daydream平台目前的流量不尽人意,它急需新鲜血液的注入,从头开始组建开发团队显然是不现实的。谷歌针对Owlchemy Labs的收购,看起来是快速填补真空期的最好方式,无论是旗下产品的移植,还是基于经验的后续研发,都能为谷歌迅速带来内容。

从这一点来看,对于自研产品兴趣寥寥的谷歌,很有可能效仿索尼的“第一方工作室”模式,Owlchemy Labs将不会是唯一的收购计划。如果谷歌有意朝这个方向发展,说不准哪一天,它们将在这“7年之痒”后向前迈进一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