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I/O 大会看谷歌如何推动 VR/AR 的生态发展和技术边界 | Google I/O 2017

2017-05-20 21:25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从 I/O 大会看谷歌如何推动 VR/AR 的生态发展和技术边界 | Google I/O 2017

谷歌的 VR/AR 故事,一切还要从 Carboard 说起。

三年前,Google I/O 大会上推出 Cardboard 纸盒眼镜,你可以自己拼装,把手机放进去观看 360 度的视频,或是玩一款小游戏。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谷歌在跟大家看玩笑,后来的故事众所周知,便宜但不廉价的 Cardboard 让更多的人知道 VR,同时 1000万(谷歌官方 2017 年3 月宣布的数据)的销量证明,谷歌对 Cardboard,也可以说对 VR 非常认真。

彼时,Facebook 刚刚以 20 亿美金收购 Oculus (后来经过官司事件爆出收购价为 30 亿美金),引起国内外对 VR 的追捧。2015 年,包括苹果、微软等在内的各大厂商相继在 VR、AR 领域投资布局,申请专利,或是推出产品。谷歌也不着急,这一年的 Google I/O 上继续升级 Cardboard,并且开始注重丰富 VR 内容,比如 YouTube 支持 360 度全景视频,并推出由 16 台相机构成的 Jump 拍摄平台。

随后 2016 年的 Google I/O 上,谷歌终于发布了移动 VR 平台 Daydream,同年 10 月,Cardboard 的升级版 VR 眼镜 Daydream View 也正式推出,与此同时,谷歌还宣布与一些手机厂商合作推出支持 Daydream 的手机。但是,一年过去了,与 Cardboard 相比,Daydeam View 并没有卖出去多少,当时承诺的手机也未能按时登场。

不过,2017 年 Google I/O 向我们多方面地展现了谷歌对 VR/ AR 的态度。

从 I/O 大会看谷歌如何推动 VR/AR 的生态发展和技术边界 | Google I/O 2017

在首场主题演讲上,谷歌 VR/AR 副总裁 Clay Bavor 宣布与高通合作推出可支持 Daydream 平台的一体机,而 HTC 和联想也将参考该一体机的设计方案,推出自家的消费级设备。尽管 Clay 只展示了一体机的概念图,并未公布任何具体信息,但据外媒报道,谷歌有望采用今年高通刚发布骁龙 835 VR 平台。该一体机的价格可能跟 Oculus 和 HTC Vive 的价格接近,即 600~700 美元之间。发布时间是今年后半年。一位谷歌发言人表示,“一体机的价格是根据 OEM 商使用的屏幕决定的,跟 PC 端头盔的价格接近,这还节省了 PC 成本。”

比起硬件,软件的发布和更新则更引人注目。

首先是 Seurat 渲染技术。

     

谷歌表示,该技术不仅能为移动 VR 带来高质量的 CGI(电脑图像界面)资源,还能让设备处理的数据更少,这也是现在其他光场方法要克服的难题。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Seurat 是为了专门处理超高质量的 CGI 研发(甚至连高端的 PC VR 设备都无法实时运行),使这些高质量的视觉画面能顺畅地在移动 VR 设备上运行。

据介绍,Seurat 利用被称为平面光场(surface light-fields)的东西,这其中涉及创建原始的超高质量资源,为玩家定义查看区域,然后在该区域内找到可能的角度样本,从而确保在区域中看到所有的事物。

高质量的资源被压缩成数量很少的模块,少到可以在移动 VR 设备上顺畅运行,同时还能保证高质量的资源,甚至包括透视修正的反射高光。谷歌工程师向媒体透露说,最初由卢卡斯影业制作的 VR 版《Rogue One Scene》其原始高清画面由 5000 万三角型态构成,甚至是性能强大的 PC 也难以流畅运行。但是经 Seurat 优化后,将三角型态减少为 7 万个,从而可以在 Daydream 上轻松运行完整的 3D 画面。

其次,谷歌发布一个 Inside-out 位置追踪系统,并将其称为“WorldSense”。

雷锋网也发文表示,该追踪系统将加入到一体机中,谷歌称,与此前的 Daydream View 相比,该技术将极大提升 VR 体验,实现 6DOF 的定位。先前的 Daydeam 设备主要依赖于手机,只能追踪头部的转动。而“World Sense”将能检测到头部在 VR 里的移动,如前后上下。

在一段演示动画中,WorldSense 不仅能实现 Inside-out 追踪追踪,还能描绘出用户周围的环境。你可以看到桌上物体被检测到时,呈现出几何形状,同时这些物体的体积也随着角度变化而实时更新。Backchannel 的记者表示,他在谷歌总部体验过这款一体机后,觉得比 Daydream View 和 Gear VR 都更流畅,而其中的秘密武器就在于“WorldSense”,它可以追踪头部的移动,并且保持较低的延迟。

从 I/O 大会看谷歌如何推动 VR/AR 的生态发展和技术边界 | Google I/O 2017

另外,还有一项技术是 VPS (视觉定位服务),该技术来自 Tango 团队,之后将引入新 Tango 产品和一体机中。Bavor 在现场展示了一段视频对 VPS 进行详细的解释。 视频中,系统通过一系列视觉特征点在室内进行导航,并通过新旧观察点的比较来确定物体位置。如此一来,手机就也能实现空间位置中的厘米级精准定位。所以,如果说 GPS 可以指引我们进门,那么之后就得靠 VPS 来准确定位我们需要寻找的物品。

随着安卓O的发布,今年 Daydream 平台也更新到了 2.0 版本,被称作 Daydream Euphrates。

最早安卓系统是为触屏设备设计的,但现在既要支持手机,也要支持一体机,新的安卓系统和 Daydream 将有更好的融合。Daydream 2.0 主要涉及到 Daydream Home、Daydream Cast、Daydream Sharing,同时图像、音效、性能方面也有一些更新。

一切的一切还是围绕着 Daydream 平台,雷锋网觉得谷歌的这些动作似乎也在一步步验证着早先媒体们的预测:“把 Daydream 变成 VR/AR 的‘安卓’”。

那么,为什么从 Cardboard 开始 ?

从 I/O 大会看谷歌如何推动 VR/AR 的生态发展和技术边界 | Google I/O 2017

在外媒 Backchannel 的一篇报道中,开头便写道:“在硅谷,没有人像 Clay Bavor 一样如此热爱虚拟现实,相信它是未来。” 作为谷歌 VR/AR 副总裁,从 Cardboard 开始,他便一直努力推动谷歌在该领域的发展。

他表示,推出便宜,甚至几乎免费送出的 Cardboard 经过慎重的考虑,而且十分必要,因为更好的 VR 体验来自于更高端的 VR 头盔,但是现在高端设备的价格还无法令数百万的消费者接受。他说:

“我们可以打造一款售价 2000 美金的终极 VR 头盔,这是不是很厉害呢?当然,我们的实验室里已经有了,但是它对人们尝试和购买 VR 设备毫无意义。”

显然,那时还没有足够的技术使 VR 成为主流,应用于日常各个领域。但 Cardboard 之后,Bavor 觉得 VR 体验应该变得更好。他曾在博客中这样描述,现在的 VR 设备是一种将手机部件重新拼装的方案,“就像我们把自行车和汽车的零部件拿来造飞机。”

而 Bavor 认为“你不需要另一部手机,也不需要一台 PC,更不需要将它们插入任何事物中。你所需要的 VR 就是头盔本身。”所以,一体机出现了。

与 VR 相对的是 AR,今年谷歌也展示了 AR 的一些成果。Bavor 认为 VR 和 AR 不是敌对的,反而将二者统称为沉浸式计算,用他一句话概括来说:“VR 可以把你放到任何地方;AR 则把任何事物带给你(VR can put you anywhere; AR can bring anything to you.)。

Tango 团队的技术总监 Johnny Lee(早先负责微软 Kinect 项目)称,“AR 把灯关了就是 VR(VR is AR with lights turned off)。”大会期间,谷歌演示了一款名为 Expeditions AR 的教育类的软件。学生们使用 Cardboard 分享由老师操控的 VR 实地考察。将手机放在自拍杆上,学生可以在教室里查看虚拟物体,像星球、DNA 等。

尽管 VR/AR 上谷歌取得不少成果,但人们还是会想起那个失败的“Google Glass”。

从 I/O 大会看谷歌如何推动 VR/AR 的生态发展和技术边界 | Google I/O 2017

但谈到 Googe Glass,Bavor 表示:

“愿景是正确的,但是你所能看到的,和当下技术的发展两者没有匹配。或许当时 Google Glass 想要实现的事情有些多。”

他还认为,Glass 秘密研发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公司无视了人们对这款产品的意见。

“我领导这支团队和 VR 的信念之一就是,从产品研发中吸取经验,并且从人们对使用产品的反馈中吸取经验。(One of) ”

他也说了让我们耐心些。“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重要的是,人们要理解产品发展的规律。”

他相信,付出是值得的。未来,应用将会变得很重要,就像今天我们手机上的那些应用。 改变信息传递的方式是谷歌的核心任务。人们不只是想接受谷歌提供的信息洪水中,人们将会“体验”它。他和他的同事们依然相信 VR/AR 将变成数字现实,像PC,然后图像界面,到现在的手机。“这将成为我们感知世界穿越世界、与世界交互的方式。”

当然,他并不认为人们短时间内对 VR 的发展期望将导致第二次 VR 寒冬。

“90 年代时人们对 VR 有过狂热,但那时体验过 VR 的人,没人会称其为瞬间传送。今天,我们已经跨过这个门槛了,对 VR 的热情同当时一样,但技术基础则完全是不同的级别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