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VR/AR业务副总裁:Daydream是关键步骤,要解决设备摩擦问题

2017-05-25 07:18 智能硬件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2017年谷歌 I/O 开发者大会开幕前,谷歌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副总裁 Clay Bavor 在 Medium 上分享了一篇题为 Virtual and Augmented Realities: Asking the right questions and traveling the path ahead 的文章,以非常理性的角度对目前 VR 和 AR 的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并呼吁大家对结合两种技术的沉浸运算再耐心一些,因为现在的VR和AR还在“大哥大”时代。

Daydream主页

2016年可以说是VR和AR的大势年:面向消费者的新型VR硬件上市,既有手机端也有电脑端。开发商们也都开始认真探索如何将AR技术融入到日常可用设备。与此同时,我们团队把重点放在了推出谷歌某些主要产品上面。六个月前,我们推出了高品质移动VR平台Daydream。不久,首个基于谷歌3D感应技术Tango的手机上市,第一次实现了将智能手机AR送到消费者手中。

整个行业在短期内取得了许多进步,我们团队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仍然有许多问题留待解答。如今已经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开始享受这些最新发展成果,不过这还只是个开始。

直觉告诉我,现在正是退而结网的最好时机。我仔细观察了VR和AR的发展现状,也思考了一些问题,如:我们正处于什么阶段?我们的目标是什么?这对谷歌有何意义?对世界又有何意义?下面给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拙见。

名字背后的意义

如果有人问我“VR”和“AR”到底是什么?我一般会回答:VR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AR可以给你带来一切东西;VR可以把你传送到其他地方,AR则让你足不出户就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准确来说,它们可以让你“感觉”自己做到了这些事情,就像拥有了某种超能力。不过,体验者通常需要戴一个头设,或者看着自己的手机取景器。

很多人问我这两种技术哪种会“赢”。我想说,这个问题本身就有bug,它把AR和VR看做两种完全独立,相互竞争的技术。这其实是个误区。VR和AR更像光谱的两极——计算机生成的图像被编织到自然环境中形成的光谱。VR利用计算机生成的图像完全取代现实世界,AR则将计算机生成的图像添加到用户周遭环境中。打个比方,VR可以把你“瞬移”到虚拟卢浮宫里,但是如果你真的在卢浮宫,AR可以向你展示虚拟足迹,引导你走到蒙娜丽莎的画像前。

但最终光谱上的这些点上都将模糊化:AR头设可以增强用户的现实视野,VR头设可以让用户进入逼真的虚拟环境,两种技术混合则兼而有之。一旦技术进步到这种程度,VR和AR之间的区别将更加模糊。

如果把VR和AR比作光谱上的两点,那我们应该怎么称呼这个光谱呢?这里给出了一些参考——沉浸式运算,以现实物理存在为基础的运算,感知运算,混合现实,或者沉浸式现实。这项技术非常年轻,要想完善对它的定义,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我们暂且称它为沉浸式运算。

运算界面

1940年美国加州人口普查局的电脑穿孔卡片

为什么沉浸式运算能让事物看起来如此逼真?为什么要投资这种技术?

我们先回顾一下计算机发展史以及我们是如何实现与它们互动的。

过去几十年里,人类在计算机上所做的工作像是一次次缩短我们和计算机之间的抽象层——计算机访问越来越广泛,对我们也越来越有价值。反之,人类的创造力和生产力也不断进步。

起初,与计算机“对话”意味着重装计算机。穿孔卡片的出现是一种改进,计算机编程因此变得更容易了。后来有了命令行,打印卡就取代了穿孔卡。

但真正的突破还是图形用户界面(GUI)。计算机第一次变得可视,突然间很多人都可以接触和使用它们,从写学校报告到设计喷气发动机都能用上。

智能手机把计算机的可及性和运算能力送到了用户手中。触摸屏允许用户通过手指与计算机直接互动,手机摄像头可以捕捉到我们眼中的世界。最近,类似谷歌助手的对话界面使得用户与设备间的交互如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自然无缝。

但就我们而言,抽象层仍然存在。和朋友视频电话时,并不能像现实中看到的那样,它只是作为一个缩小的平面版本出现屏幕上。当你尝试找出某间餐厅的地址,它可以给你提供非常详细的地图,但是手机并不能让你直接走到目的地,你得自己找出与地图相符的路线。

有了沉浸式运算,我们就不用一直盯着屏幕查看手机,我们可以直接用手移动的物体,或者干脆看着他们运动。沉浸式运算可以消除我们与电脑间更多的抽象层。运算无缝融入环境后,我们就能获得语境中的信息。这是运算界面接下来不可避免的一步。

谷歌的使命

谷歌1998年的网站主页

谷歌的使命是网罗全球信息,并将其加工为通用的有用信息。我们从网页开始——包括文本和图像——然后是书籍,地图和视频。随着网络上的信息内容越来越丰富,搜索和访问的工具也越来越多样化。

沉浸式运算将在这方面更进一步。如果你想不用看书或视频就了解更多有关秘鲁古城马丘比丘的信息,你肯定会选择访问网页。我们还将配置可以反映现实生活片段的VR摄像头。找某家餐馆时,我们不用看二维街道地图,AR设备可以确切找出他的方位,并引导你走到距预定餐桌几英寸的地方。外科医生用三维医学扫描患者全身,可以更好地了解患者的身体状况。随着沉浸式运算融入周遭环境,我们获得的信息将更加丰富,相关度更高,对我们也更有帮助。

这不仅事关信息本身,对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也有一定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多年来一直在投资构建可以广泛应用的计算平台的原因。我们期望有了Chrome之后,网络能安全快速运行,然后通过Android系统为更多用户提供手机运算,利用Cardboard和Daydream实现沉浸式运算,带给用户多样化,有用又有趣的体验。

与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一样,VR和AR也被视为谷歌收集全球信息的下一阶段任务。在这个更大的背景下,关于沉浸式运算的思考以及谷歌投资这一领域的意义都值得深思。

AR和VR发展现状

正在使用“大哥大(Motorola DynaTAC 8000X)”的商人

经常有人问我们VR和AR什么时候能“准备就绪”,“杀手级应用”长什么样,这些问题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用户对我们的AR和VR设备投入市场的热切期待。

首先,搞清楚我们正处于沉浸式运算发展的哪一阶段非常重要,同时还要确保我们的比较方式合理。iPhone自十年前推出,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无处不在。有人认为,沉浸式运算会在同一时间尺度遵循相同发展曲线,这种说法不完全正确。至于为什么,了解一下手机发展史或许会给你一点思路。

第一个商用移动电话Dynatac 8000x发布于1984。我们正处在初代消费者可用沉浸运算设备阶段,把上世纪80年代的移动电话与任何过去十年间发布的产品相比较都再合适不过。这并不代表我认为VR和AR技术还要30年才能完全成熟并达到可日常应用的水平。我比那更乐观。不过,与十年前的智能手机相比较确实不太合适。

从手机的演变过程我们还能学到另一课。早期,技术刚被发现有市场时,还只服务于一小部分人。比如,对于面临紧急事件或者在偏远荒野徒步旅行的人来说,GPS的出现确实非常有用。当时第一个安装摄像头的手机在今天看来只能算低配,如今GPS和智能手机的摄像头已经无处不在。

AR和VR设备以后会越来越便宜,越来越便于使用,用户界面和应用程序方面也会有新的突破。随着应用价值上升,生产成本降低,沉浸式运算将影响越来越多用户的生活。这些都不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怎么做?

我们团队的口号是“人人可用沉浸运算”。Cardboard只是开始,Daydream却是接下来给装载Android系统的用户带来高品质的手机VR体验的关键步骤。Tango支持智能手机应用AR技术,可用于游戏、娱乐、教育等很多方面。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实现目的又需要付出什么呢?

简而言之:这不是任何某个方面的问题,我们需要的是全面提高。

详细来说:

首先是摩擦,我们必须消除设备使用过程中产生的摩擦。头设最好方便使用,舒适便携。谷歌I/O大会上推出的Daydream VR一体机正是我们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它有你需要的所有VR内置,体验过程也变得更加容易。只是,简化用户体验确实非常有难度。

其次是底层支持技术。要想VR和AR更逼真,更具说服力,显示器、光学跟踪,输入,显卡,传感器等等,这些方面都必须多下功夫。确定VR设备的“视网膜”分辨率是个衡量优劣的标准问题;而为了让AR的应用形式更精致,智能手机还需要先提高自身的传感能力。还要掌握更多有关运动,空间,以及精准定位的信息,而且要精确到厘米甚至毫米。

这些听起来需要来个巨大的技术飞跃才能搞定,不过,其实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进展:支持利用VR跟踪定位的WorldSense,提供“可视定位服务”的VPS,如可精确室内定位的GPS。他们确实已经非常先进。目前的VR和AR设备主要使用智能手机组件,这就像我们当初也是利用自行车和汽车部件开始建造飞机,也算是向莱特兄弟致敬了。接下来的几年,我们还将继续开发更多更先进的VR和AR设备。

另一方面,这也给了我们更广泛深刻的经验。随着基础技术的提高,新的应用和体验都将成为现实。拿Tilt Brush打个比方,如果不是空间跟踪定位控制器的发明,这种app根本不可能出现。单纯拿个手柄绘画没什么意义,硬件和软件必须结合在一起才有用。未来,我们也将看到更多类似的共同进化。精确的手势跟踪使得新型交互成为可能,眼部跟踪则使得新型依靠视线接触和面部表情的社会应用成为可能。

而且,我们需要收集更多的用户体验数据,使用案例和兴趣。我们正在支持YouTube空间里的创作者,利用Jump相机在Medium上发表更多的想法和观点。我们已与数十位艺术家紧密合作,探索开发Tilt Brush Artists的VR技术。当然,我们也会为开发者,创造者,作家和摄影师等人在这方面的探索提供支持。

可能性洞穴

打个比方,思考沉浸运算就像在探索一个可能性洞穴。这个洞穴非常大,里面还有许多分支和潜在路径,而且里面乌漆墨黑。虽然有闪光的地方,但很难看到遥远的未来。然而,通过研究,原型建造,产品开发,最重要的是人们如何使用以及如何从中受益,为我们照亮了大半洞穴,从而更清晰地洞察一切,取得进步。

从我们目前所处状况来看,很难清楚地预见未来如何展开。但有一点很清楚,它不久一定会明晰。我对此非常乐观,相信沉浸运算将来一定会改善我们的生活。如今我们帮助孩子们探索了教室里的广阔世界,帮助记者把全球热点事件的前线消息传达给了观众,还帮助艺术家们创造出了从前难以想象的艺术作品。总有一天,我们在这方面能做的还有更多。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这也只是时间问题。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