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善友:只有少数创新家能够跨越非连续性,成为时代的引领者

2017-05-25 09:55 干货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混沌研习社”(ID:dfscx2014),根据李善友教授(混沌大学创办人)在混沌创投营第一模块课程部分内容整理而成;36氪经授权发布。

什么样的人是我们认为的创新家?

乔布斯有没有解决功能手机的问题?没有。但是他让功能手机的问题变得无关紧要了。

Elon Musk有没有解决传统汽车的问题,没有,但传统汽车的问题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真正的创新家不在已有的结构里解题,这种革命性的变化才是创新。

开题模块起了个很大的名字,叫做认知革命。不管我讲的是什么,有一个事情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我讲的都是错的”。因为我的确发现我讲的东西,经常是错误的。

我会发现有一个愚蠢周期,就是你现在看看多长时间前的你是愚蠢的。这个愚蠢周期,其实另外一个程度上,也代表一个人自我更新的程度。不过没有关系,在座的投资人们,跟着我一起把课程内容推导工作完成就好,即使讲的是错的,对于拓宽或者改变思维方式而言,意义也非常巨大。

那我们从什么地方讲起呢?

创新者的窘境,遭遇不连续性才是企业兴衰的第一因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非常推崇“非连续性”。

几千年以来,我们所有知识都建立在这个归纳法上。但是,英国哲学家休谟第一个发现了归纳法的致命bug:即使所有前提都正确,结论依然有可能错误。归纳法隐含假设“未来将继续和过去一样”,我们也可以叫它连续性假设。

但是,基于归纳法的成功经验是否可靠?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归纳法只是我们思维和生存不得不依赖的一个假设条件,当事物沿着自己固有的S曲线发展时,归纳法能够让人们做出正确的决策,但是当遭遇不连续性,新的事物在新的S曲线里面,新旧两条曲线的性质和趋势根本不一样,这时,过去的数据不但没用,反而有害。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有太多折戟于非连续性的企业,不管是大型机霸主IBM错失小型机的发展机遇,还是诺基亚死在从功能机向智能机的变革中……它们的共同点是,虽然都在各自的领域占主流地位,但都没有跨过不连续性。

回到任何的一个个案,IBM也好,诺基亚也好,复盘时你的直觉一定认为是企业的管理出了问题,CEO有问题、渠道有问题、企业文化出问题了,这个问题那个问题。但拉大尺度看,才会发现根本不是管理问题。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讲过,说上述公司恰恰以管理卓越而著称,但窘境是:良好的管理恰恰是让他们未能保持其行业领先地位的最主要的原因。

尤其进入财务分析,我们能够发现,一个优秀的CFO一定会选择原有曲线的,这是合理的决策,所有的决定都是由合理化的决策带来的。每一件事情做对了,仍有可能错失良机。面对新的曲线,导致失败的恰好是完美无瑕的管理,完美的管理把企业禁锢在了上一个发展曲线里边。

长期来看,遭遇不连续性才是企业兴衰的第一因。这就叫创新者的窘境。

怎么办?面对新兴的非连续性的机会,建议只有一条,不要放弃主业,用独立的规模跟其相匹配的小团队去应对不确定性的“小金库”。


痛点是个伪命题,成于内容,死于通道,成于能力,死于思维


说到新兴的非连续性机会,大多数人都无法准确把握,只有少数创新家能够成功跨越非连续性,成为时代的引领者。

什么样的人是我们认为的创新家?别着急,让我们先聊点儿别的,聊聊《人类简史》这本书。

《人类简史》是我推荐的必读书目:250万年前,人类起源于东非。差不多15万年前,咱们这波人的祖宗——智人出现,我们只是人类家庭里面的小弟弟而已。7万年前,智人发生了一个语言方面的基因突变,开始会讲虚构的故事。

在那之前的动物只能讨论客观事物,牛、羊、野兽、食物,早期的人类也是一样的,只能讨论看得见的东西。如果人类的语言只能讨论看得见的东西,那族群最大的数量是150人,超过150人的族群就生活不下去。而150人以上的合作根基,全在于能够有集体来想虚构故事,任何一帮人,哪怕我们不认识,只要相信同样一个故事,就能共同合作。这句话是这本书里最重要的这句话。

从此,人类文明的演化变为思维模式的演化,我们也可以称之为逻辑变革或者将其定义为创新,生产力的变革是在逻辑变革之后才产生。

所谓非连续性,就是指的逻辑变革前后的非连续性,逻辑变革之后,原有逻辑模型的主体,不能顺利过渡为新逻辑模型的主体,所以我们称其为非连续性。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什么样的人是我们认为的创新家?乔布斯有没有解决功能手机的问题?没有,但是他让功能手机的问题变得无关紧要了。Elon Musk有没有解决传统汽车的问题,没有,但传统汽车的问题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这种革命性的变化才是我们要的狭义上的创新,一定是结构变化,而不是原有结构内的内容变化。真正的创新家并不是在已有的结构里解题,而是换了一个新的更大的结构,结构变化后,原有问题变得不重要了。

在座的投资人,经常会听到创业者说如何解决痛点,各位谈BP的时候,也一定会问对方你能够解决怎样的痛点。但所谓痛点就是现有结构里面存在的问题,过多关注痛点,会导致视野被无形的结构拴住了。


逻辑比事实更真实,如何突破所知障?


说到这儿,大家会问,既然创新是结构变化,是思维模式的变化,那么如何突破原有结构对人的束缚?送给大家一句话:逻辑比事实更真实,逻辑上的观念摧毁并引领感官上的事实。

可是我们绝大多数人,包括在座各位卓越的投资家,我们看待世界还是用眼睛,当你想学have to think different的时候,你先学have to think。

对我们帮助最大的是我们的认知模型,因为构建了连续性基础,而对我们进步最大的遮蔽性也是我们的认知模型,因为他无法自我突破。过去的成功才是未来最大的障碍。

各位来创投营的投资家们,当无数的创业者来到底是选择见还是不见。无数的创业者跟你面前讲他的BP,最后选择投还是不投,选择投多少,都是你在选择。你们无意当中做出的选择也许会改变创业者一生的命运。然后逐渐的,你会滋生一种傲慢感。

最可怕的就是:这个傲慢感不是在脑子里滋生的,而是在潜意识里面滋生的。1876年英国邮政局总工程师说,美国用电话,我们英国人不需要,我们有足够的邮差。美国专利局局长1899年说,能发明的东西全都发明完了。类似于这样的话你们说过没有。

所知障有两个来源,一是他人知之,第二个是自己知之。如何去除这两个所知障?

我们给两条建议:

第一个建议来自笛卡尔,叫普遍怀疑。什么叫普遍怀疑呢,绝不承认是为真,除非我明明白白证明他是真的。他的目标是把脑子里的东西都扔掉之后,找到那些可以信赖的信念再放回来,在那个信念之上,建立起自身的思想体系,就好比给自己的思想洗了一次澡。

笛卡尔举了个例子,有一筐苹果,需要把烂苹果摘出来,但你不知道哪个是坏苹果,最好的办法是先把这框苹果全倒掉,然后再通过检验把好的苹果捡回来。

第二个建议是认为自己相信的东西全都是错的,叫不可知论。也许你会说不可知论会造成虚无,但事实上,不可知论不但没有造成虚无,反而成为进步的动力,《人类简史》里有一句话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科学革命不是知识的革命,而是无知的革命。现代科学愿意承认自己的无知,从而让自己变的更有活力,更有求知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