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之父回来了 他想用这款奇葩手机干掉iPhone

2017-05-31 21:30 VR/AR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编 | 海中天

导语:Android之父安迪·鲁宾回来了,带着手机与语音控制设备回来了。《连线》杂志刊文称,鲁宾带着一台手机回来,这台手机与iPhone截然不同。它是一个开放平台,可以连接外部模块。鲁宾还打造了一个新系统Ambient OS,想用它替代Android。鲁宾能成功吗?具体还要看Phone的推出之后表现如何。

2014年离开谷歌时,安迪·鲁宾(Andy Rubin)并不想退休。其实他完全有资格退休,之前鲁宾的职业生涯一片辉煌,他开发了一些科技界最具创意的产品,拥有巨额的财富和至高的荣耀。曾经,鲁宾在苹果子公司General Magic担任工程师,他开发了一些联网便携设备,这些设备算是最早的一批。后来鲁宾成为了Danger的CEO,开发了Sidekick,这是一款智能手机,它界定了智能手机的含义,当时智能手机这个术语还没有发明出来。之后,鲁宾创造了Android,现在无数智能手机、电视、汽车、手表安装Android,数量超过20亿台。

鲁宾没有停下脚步。说得更确切一些,他不会停步。四处打听,所有人都是一样的说法:鲁宾看到了未来,他不会坐等未来到来。过去几年里,他亲眼看到苹果、谷歌及其它企业想建造自己的封闭花园,借此统治世界,鲁宾认为这种局面终会结束。鲁宾相信,开放平台永远都是赢家。

AndyRubinHP

正因如此,鲁宾回来了,他现在是Essential Products的CEO,自Android之后,Essential Products是他创办的第一家公司。他想将Essential变成苹果之后最棒的设备制造商,将它打造成一个制造产品、分配产品的开放平台,让无数手机、手表、灯泡、烤箱可以连网。

计划开始时并不是这样的。鲁宾在谷歌花了10年时间运营Android,还有几年时间负责机器人项目,离开谷歌之后没多久,他想讲一个新故事。有一天吃晚餐喝酒时,他与妻子Rie讨论自己的下一步。“我如何才能超越Android呢?”鲁宾问。“我应该做些什么东西,让它变得比Android还大呢?”Rie回答说:“不要做一件事,而是10件。”于是乎,鲁宾创办了VC公司Playground,在Playground Studios有几十名工程师和设计师,他们帮助创业公司开发产品。

随后,鲁宾与合伙人找到了许多投资项目。鲁宾说:“见了许多人,有几千人。看到一些真正疯狂的创意,一些很好的创意,一些很棒的团队,当然也有一些团队并不好。”说话的时候,鲁宾瘦长的身体卷曲着,坐在舒适的椅子上,椅子放在长桌子的一端,就是在这个房间里,鲁宾见了其中的许多人。说话的时候他有点坐立不安,思考时喜欢用手触摸满是胡子的脸。鲁宾称:“我们认为,在消费产品领域,这些人并没有开发一些看似不可能的产品,开发的东西没有巨大的愿景。”这一切表明,苹果之后还没有能够成为苹果的企业,鲁宾认为时机成熟了。

Andy Rubin and Playground Global for WIRED

现在Essential推出了2款产品,预计夏天开始销售,一款是智能手机,定价699美元,叫作“Phone”,一款是智能家庭中枢产品,叫作“Home”,在物联网领域有许多的标准、协议和系统,鲁近希望Home能让市场更有秩序。到底Essential想达成怎样的长远目标呢?要深入理解,我们就应该看看Home。鲁宾想打造一个开源、可以无限扩展的平台,它叫作Ambient OS,未来家庭中所有的智能产品都用Ambient OS驱动。它就是一切事物的Android。鲁宾承认,达成目标需要花一段时间。如果我们想知道鲁宾的计划是如何变成这样的,那就要谈谈Phone。

拿下一块蛋糕

许多人盯着智能手机,它是历史上最大、最具竞争力的市场,除了苹果和三星,其它企业没有多少生存空间,也没有多少利润空间。许多人抱怨说这个行业没有创新了。鲁宾不认同,完全不认同。鲁宾认为有许多创新存在,只是企业没有利用好,因为它们太大了。鲁宾说:“当苹果找到一些新技术,他们会问:‘很好,下季度我能拿到5000万个组件吗?’制造商会说:‘不,不能,我们刚刚才发明出来。”与此同时,企业设计是由委员会决定的,供应链专家与会计过多参与,速度很慢。

如果Essential本季度销售5000万台手机,那么对公司的产品架构主管Jason Keats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为什么?因为Essential根本没法生产这么多手机。这才是关键。Jason Keats说:“我们所采用的技术、所用的制造工艺根本无法在一个季度生产5000万台。”他希望Essential像高端手表制造商一样,而不是商品小工具制造者。从一开始,Essential的设计师、工程师就拜会了无数制造商,寻找最有趣的技术和材料,这些东西没有人可以大规模生产。Keats说:“我们的产品不是提供给每一个人的,它有点独家特色。”

Dave Evans, Head of Design, Andy Rubin and Playground Global for

(Dave Evans)

你自己、你的祖母、你的会计师全都用一样的手机,Essential的每一个人都讨厌这种现象。曾几何时,小设备有个性,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使用者,它们传达时尚感,或者告诉我们用户是书呆子。现在呢,小设备毫无个性,就跟冰箱一样。鲁宾希望Essential能够强调使用者的身份,告诉别人他们不是受营销影响的人、不是极端疯狂的人、不受趋势左右。

鲁宾说,用户购买Essential手机是希望技术为自己服务,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从一开始,团队就知道他们想打造一台钛手机。钛材料的耐用度更好,听起来也很酷。不过加工钛很费钱,也很浪费。Keats说:“我们跑遍全球,看看谁能用不同的工艺处理。”最终,Essential找到一家小型德国企业,它们用注塑模具生产钛元件,也就是说将融化的钛注入模具,而不是用一块钛研磨。与研磨相比,用注塑法生产孔隙更大,不过该公司找到办法,让密度达到很高的水平。

不只一位Essential员工告诉我说,苹果也曾经尝试在下一代iPhone上使用钛,但是没有找到好的解决方案。

改变未来

Essential团队想开发一些独特、新颖、激动人心的产品。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人们还没有为狂野的新外观、激进的新技术做好准备。团队花了很多时间切割树脂玻璃,将它变成各种形状,看看拿在手中感觉如何。Dave Evans是公司的设计主管,他对树脂琉璃的形状特别敏感。Dave Evans说:“树脂玻璃拿在手上感觉相当优雅,抓握感也很棒。”

不过,Essential仍然使用了矩形、现成摄像头,因为没有必要重新发明。就目前而言,Essential的重点是让智能手机最终走上正轨。鲁宾说:“对我而言,设计产品并不是比为自己开发产品更复杂。”他几乎每款手机买一台,办公室的表面上几乎全部被手机占据。鲁宾认为有些地方才是挑战所在,比如电池续航糟糕、用户界面不好用、有许多毫无价值的东西或者膨胀软件——用户根本不需要。

鲁宾说Phone才是他一直想要的手机。它没有任何品牌名,除了“Essential Phone”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因为它并不是Essential的手机,它是你自己的手机。手机安装Android,只是系统更纯粹,没有膨胀软件、没有定制界面。除了前面有一个小凹槽,用来安装800万像素的摄像头,5.7英寸的屏幕几乎没有边框。手机安装最新的骁龙835处理器,运行内存4GB,机身内存128GB。从内部结构上看,Essential 并不想改变游戏规则,它只是想赢。从字面上讲,这款手机很棒,虽然它不防水。

Andy Rubin and Playground Global for WIRED

让我们连接

手机还有一个重要特点:背部有小点,位于右侧。这是一些磁性连接点,可以连接到附件。Essential开发了一台模块化手机,但是“建造感”没有Moto Z和Project Ara那么强烈。鲁宾说,关于附件他们提出一种新概念,尽量让附件不过时。

其它一些制造商正在抛弃耳机接口、连接器,此举会让整个附件产品线过时。鲁宾谈到了iPod扩展坞,上面有30针接口,我们在酒店内还会看到这种设备。鲁宾希望Essential附件永远不会过时。他说:“可以这样说,我们未来拿着一台新手机,它与现在的手机看起来完全不同,我不希望曾经购买过附件的人会将它抛弃,重新为新的手机形态购买新附件。”手机附件同样可以用在智能家庭集成中心,连接器是一样的,还可以兼容未来Essential生产的任何设备。鲁宾相信,消费者想要一台漂亮实用的手机,它能做什么?怎样运行的?消费者自己可以灵活决定。

严格来讲,Essential的第一款附件并不是附件。附件与手机一起销售,它是设备的一部分:这是一个360度摄像头,比拇指大一些。没有配套App,也没有配套蓝牙,手机将它当成内置摄像头使用。它是市场上最小、最简单的360度摄像头。

未来,Essential还会推出其它一些附件,公司准备将扩展坞系统开放,让其它企业也可以开发附件。从360度摄像头我们可以看见鲁宾前进的方向。市场上大多的360度摄像头笨重、复杂,不是特别好。Essential相信如果让技术无缝、集成,就可以推动技术走向主流。曾经苹果变成全球最大的企业,用的也是这种方法:在iPod之前市场上已经有MP3播放器,在iPhone之前已经有智能手机,但是苹果却是第一家将两种概念整合成一种产品的企业。Essential为什么能够存在?因为鲁宾不相信苹果有能力事事兼顾,他想在苹果照顾不到的地方安营扎寨。

个人化的设备

最终,Essential是成功还是失败,具体要看Phone推出之后会怎样。鲁宾的兴趣放在AI、机器人身上。他希望Ambient OS以及系统控制的设备会成为Android的接班人。Ambient OS是一个开源物联网平台,居然没有其它人开发,鲁宾感到惊讶。今年晚些时候Home就会推出,它是为家中所有的智能设备设计的,最终要让这些设备一起工作。团队打造了一个新系统,将SmartThings、HomeKit、Nest及其它东西全都整合起来,推出公共API,让一切无缝协作。系统兼容Alexa、Siri和谷歌助手,有触摸屏和语音控制功能。鲁宾希望用户在起居室使用时似乎在与房屋互动,而不是与一款设备互动。

所有智能家庭产品都还没有真正清晰起来。Essential为什么要从手机起步?因为它是最重要、最亲密的设备,也是用户已经理解的设备。革命必须从手机开始。鲁宾说:“你必须与社会的运行方式保持一致。”他谈到了谷歌眼镜,这款产品失败了,不是因为技术不好,而是因为世界还没有做好准备穿戴它。

Phone似乎是鲁宾的个人设备。采访快要结束时,鲁宾走过办公室的大架子,挑选一些之前在工作中开发的设备给我看。他展示了一台早期Sidekick原型手机给我看,这款手机用来测试复杂的开放-封闭式铰链。有一个架子放着索尼MagicLink,它是最早的PDA,90年代鲁宾在General Magic工作时曾协助开发。你也许会说,在移动革命中只有乔布斯发挥了重要作用,尽管如此,鲁宾仍然忍不住想开发一台手机,一台自己想要的手机。


 

每日一头条

趋势·深度·犀利·干货,最专业的行业解读

深喉爆料、投稿:guoren@zhidx.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