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创业失败后,龚海燕又以“白菜价”卖掉世纪佳缘

2015-07-17 08:32 互联网金融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二次创业失败后,龚海燕又以“白菜价”卖掉世纪佳缘

  在IPO之前,创始人就失去了控制权的世纪佳缘,最终,可能会以一个“白菜价”私有化,离开资本市场。

  3月3日晚,世纪佳缘宣布,收到宏利联合创投基金(Vast Profit Holdings)发出的私有化邀约,报价为每ADS(美国存托股)5.37美元现金。世纪佳缘的股票3月2日收于4.64美元,上述报价的溢价比为15.7%。

  大部分中概股私有化的原因,不外乎是股价偏低,资本市场作为融资通道的价值低下,对于公司品牌,“上市公司”也不再是一块可为之背书的金字招牌,盛大网络、分众传媒都如是,世纪佳缘也如是。IPO之后,世纪佳缘被美国投资者质疑为“盈利模式单一,会员看信收入占到全部收入90%”,股价长期低迷,市值从IPO之时的3.3亿美元,下跌至2015年3月3日的1.49亿美元,增发再融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这种情况下,放弃上市公司的地位、资本市场的增长要求,股价、财报的束缚,重新思考公司战略,确实也不失为良策。

  即便如此,作为一个非创始团队而是资本机构发起的私有化邀约,这样的价格也相当低,近乎白菜价。从财报看,世纪佳缘近期的业绩并不差劲,2014年的Q1~Q3财季,它的营收同比增加分别为20.5%、21.8%、25.5%,2014年总营收应该在1亿美元上下,其毛利也在60%左右。而以世纪佳缘3月3日市值1.49亿美元计,15%的溢价也只有大概1.7亿美元,而且账上还有9千万美元现金,相当于宏利基金只掏了8千万美元就买下了这家季度平均增速20%的公司。

  面对低价的私有化邀约,如果大股东足够强有力,肯定会坚决抵制。然而,对于这个私有化邀约,世纪佳缘管理层的态度却相当和缓友善,这已经说明了问题——大股东认为这个价格足够OK,可以卖掉世纪佳缘了。

  世纪佳缘CEO吴琳光发布内部邮件,称公司尚未对此邀约做出决定。吴琳光还表示,“不管邀约是否被执行,这一资本层面的工作,对佳缘的经营只会有正向的影响。无论是否私有化,新股东的加入对公司的发展都将会起到助力的作用,各位的发展也不会受到任何负面影响。”

  而《中国企业家》联系了世纪佳缘公关总监陈楚,对于 “宏利基金背后是谁” 、“私有化是否管理层主导”等敏感问题,他表示无法回答。但是,谈及私有化原因,他表示:“宏利基金看好公司未来发展,认为股价被美国资本市场严重低估,这是私有化邀约的主要原因。”

  令人扼腕的是,身为创始人,面对如此低价的私有化邀约,龚海燕也选择了不再恋战,全身而退。早在2015年3月2日,宏利基金已经从Aprilsky收购了世纪佳缘8,003,763股普通股,至此,龚海燕从资本层面全面退出了世纪佳缘。此前,通过该机构,龚海燕的持股比例是16.1%。

  实际上,世纪佳缘的IPO,正是在龚海燕放弃了企业绝对控制权的情况下完成的。世纪佳缘IPO之前的融资历程并不算顺利,龚海燕以本人股权的强力稀释为代价,才拿到了三轮数目并不高的融资,世纪佳缘的天使轮是钱永强的200万,以及钱永强、徐小平、王强4000万元人民币,A轮是启明创投的1000万美元。上市之前,龚海燕本人的股权占比就被稀释到25.79%,上市之后则只有20.27%,第一大股东则是钱永强控股的Fame Gain Investments Limited,第三大股东是启明创投。如今的私有化结局,在IPO之时,已经埋下了种子。

  当年,龚海燕2012年底辞任CEO,也曾被解读为“资本逼宫”。IPO之后,龚海燕曾经力图使公司的收入多元化,做了婚恋导购网站喜鹊网,但是,该业务并不成功。龚本人曾证实,2012年3月,吴琳光的加入,正是钱永强和启明创投甘剑平的介绍和建议。

  公司如同创始人自己的孩子,面对低价私有化邀约,创始人黯然退场,唯一的可能性是,她不愿意与董事会多数派唱反调,让公司陷入无休止的拉锯战之中。何况,如今的世纪佳缘经不起折腾:自2012年起,为了摆脱“盈利模式单一”的帽子,世纪佳缘就开始了全方位的转型,除了移动端转型、推出智能手环之外,还要在线下开设门店,切入线下婚恋市场,每一件事情都需要大规模的投入和团队强悍的执行力。

  如今,可以预见的结局是,创始人已经退出,如果私有化成功,世纪佳缘就变成了一家完全由资本控股,由职业经理人打理的公司。这样的公司结构,对于世纪佳缘的转型,将发挥何种作用呢?一切,只能留待时间来检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