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圆桌:母基金该如何选天使投资机构?

2017-06-06 23:20 干货 来源:创头条 查看原文

  6月6日,由中关村创业投资和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中关村天使投资协会、北京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协会联合举办的“第五届中关村天使投资论坛”在北京泰富酒店召开。

  在圆桌讨论环节,元和资本创始合伙人吴瑶萱、盛景母基金合伙人赵今巍、元和资本创始合伙人张正喜、紫荆资本投资总监欧阳凌霄西部资本合伙人赵明,到场就“天使母基金——母基金视野下的天使投资与投资机构选择策略”主题进行了精彩讨论,以下为现场实录:

大佬圆桌:母基金该如何选天使投资机构?

  中国母基金发展历程

  吴瑶萱:大家好,今天很高兴跟大家一起讨论关于母基金的话题。我们都知道,世界上第一个私募基金机构是1976年在美国创立的,而中国也在2010年12月份有了第一只母基金“国创母基金”,到现在有近七年的发展。今天非常荣幸请到国内著名的几个母基金代表机构,来分享“母基金对于天使投资和早期投资”这样的话题。首先想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情况,先从赵总开始。

  赵今巍:我们盛景嘉成母基金,从中国到以色列到硅谷的发展历史比较短,三到四年的历史。

  张正喜:中国和美国的创新路径不一样,美国的天使投资跟它的资本发展是同期进行的,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倒着走,先从PE到VC再到天使投资。美国的文化是具备冒险精神的,中国的文化是比较稳健保守的,我们中关村涌入了那么多天使投资人,应该向他们致敬:他们推动了中国创新创业的发展,推动了中国天使的发展,。我们是两年前成立了母基金,专门投资早期的创业机构。

  欧阳凌霄:紫金资本是专注于早期的投顾,大约80%的资金额度都投早期。这里做个广告,希望跟大家进一步的联系和合作,我们愿意成为各位背后的英雄,谢谢

  赵明:跟前面三位大型母基金的代表有所不同,我是来自于中信证券。我们也是5月25号正式启动了国内首支信息安全母基金,我是负责人。这支基金也是市场舆论关注的热点。我们刚刚脱下投行的新装,即将踏入一个新的领域,今天作为一个小学生,主要是来学习、取经、交朋友。

  母基金该如何分配早期、后期投资?

  吴瑶萱:在座的几位都是属于母基金范畴的,今天我们是在中关村天使投资论坛。在现有的母基金结构里面,是怎么分配做天使投资、早期投资?刚才欧阳总说了是80%。

  赵今巍:我们比例是15%左右。

  吴瑶萱:怎么考虑的呢?我们是先出的PE、VC再崛起,然后现在是天使过热的程度。

  赵今巍:欧阳提到了我们本身是兄弟单位,他们承担了更多的扶持早期的决策。我们的出资人大部分都是企业家,我们要对财富负责任,在整个投资过程中,天使、VC、PE风险是不一样的,传统企业家不是偏好高风险,我们也要考虑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适当的有一些优秀的天使基金,不会做很大比重在天使阶段。偏重稳健和安全是我们的想法。

  吴瑶萱:所以是要放在优秀的早期基金里面。

  张正喜:我们母基金一半以上安排在早期,希望早期的投资机构能够多推好项目。LP是有流动要求的,早期投资比较长,一般投资一个天使项目,要等到IPO需十年时间,这样太长了。所以我们安排一些项目投中后期,这样比较短。我们刚刚成立母基金,上海的一个机构,他们投的盈科医疗已经上个月过会,半年的时间就有一个项目过会,很开心。母基金的投资我们本来想尽量往早投,后来觉得不行,要考虑到LP的需求,各方面的侧重能力,一定要有结果性的安排。

  吴瑶萱:赵总这个两百亿怎么花法?

  赵明:刚才给各位报告了,我们的母基金还是在路上,我很难给出一个比例。但是刚才赵总和张总给了我很多学习的信息。我们是券商系的,券商系可能在中后期更有优势,不管是通过IPO还是通过并购,会对接到早期的、投资人一些需求,发挥整体协同作战的优势。另外我在做投行项目时,也感觉到大家都在跨界。大家不要以为国内做投行只做IPO,我们也在往前端转移,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到天使还不好说。现在从天使到VC,其实转换速度非常快,某些产业发展到临界点,今年上半年可能还亏着,下半年就达到IPO标准了。我想这方面还是有很多潜在的合作空间。

  吴瑶萱:等您的基金规划完了,可以商讨合作的事宜。欧阳总有提到,到去年为止整个投资比例是占到了80%,这覆盖了多少家机构?

  欧阳凌霄:71个基金,59个机构。

  吴瑶萱:所以有机构的多个基金入选了?

  欧阳凌霄:对,都是我们持续布局的基金。

  好的天使长什么样?边界、持久力和生态是关键

  吴瑶萱:聊完大家早期和天使投资的比例之后,下一个问题出来了:对于我们母基金来说,有它要追求的利益,包括退出的安排,怎么去选拔我们要投的机构?背后的投资逻辑,可不可以跟在座的各位分享一下?

  赵今巍:实际上从作为LP投天使基金,角度跟天使投项目一样,选择好基金要考虑它整个团队的投资策略、它的投资模式。投所谓整个赛道的项目,这是基本考虑的方向。我自己刚才想了几个关健词。一是生态。本身天使的特点,不是说每个机构,但绝大部分并没有特别多的人。因此一个基金的管理是不投管退。目前如何建立一个比较好的生态系统,它的项目能够很好地验证、判断,能有很好的投后服务,是很重要的。靠一家去做这个是蛮难的,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做得非常好的天使基金在做生态,然后借别人的力,做相应环节里自己薄弱点。这一个我感觉蛮重要的。

  第二个,因为我自己做VC,接触大量天使之后,发现天使创始合伙人来自于各行各业,有专业机构,有产品、互联网巨头的老大,也有很多别的产业的投资人。他们进来之后,他离真正专业的投资机构有很大区别,所以机构里有很多不确定性:它的高管合伙人分裂出去,或者他的团队走掉,他的策略发生变化。天使很多时候就看一把手,一把手要使整个机构能够不断进化,真正变成机构化的天使。我看到很多所谓的机构化天使,甚至没有做到合规合法很好的进化整个的运营体系,这是对我来讲进化的问题。

  第三个,边界。天使机构很多VC化,VC又天使化,有时候你会当局者迷。如何认清自己,怎么把擅长的事情做深做透,投资策略搞清楚,这个是最关键的。而不是盲目做很多超过自己能力边界,投机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做一个好的天使机构,三个我看重的地方。

  吴瑶萱:第一条特别像我们投资人选创业者,第二个就是管理能力,最后一个是专注,跟我们说创业者要专注一样。您这个15%的额度里面,投了几支机构、几支基金?

  赵今巍:不超过10支。

  张正喜:母基金选机构,现在通行的是自上而下的做法,通过各种榜单,比如中关村天使协会,他们对这个行业是比较了解的。我们把榜单收集起来,做个排名,排出前50家、70家,基本上就是可信任的。我们再派团队跟我们画圈子的企业家做访谈,了解他这些年投资的数据:一个是持久,一个是边界。持久是什么?母基金跟创投机构合作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一支基金投下去要十年八年时间。所以一定要看这个机构的老大能不能长期合作下去,一个创业团队、一个机构,最怕的是分裂,今天走了老二,明天走了老三,这个机构就在不断地削弱。所以我们在做尽调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一点!你的机构要给我一个定心丸:能跟我合作多少年?我们选择的关健词是持久,我们希望机构是稳定的,稳定是有好处的。

  第二点边界我同意赵总的说法。现在很多机构追求大,一说这个机构管理规模,几十亿几百亿,非常牛,非常震撼。但在母基金选择机构时,我们并不认为最大的机构就是最好的机构,因为管理是有边界的。你这个团队、这些人,能管理多少支基金,管理多少创业伙伴?要做深入的投后服务,你没有一定的规模做不到,你投了几百个企业怎么做投后?我没法想象。我们都在讲成长,你力所不能及,光有美好的心愿没用,要有能力完成这个边界。我对边界这个词很重视,希望我们投的机构,它的团队能覆盖它的基金的,覆盖它投资的小伙伴。

  赵明:还是刚才那句话,相对于赵总、张总来说,我的投资标的最多,我把我们的方法详细说一下。紫荆资本投早期机构有三个维度:第一,任何一家投资机构必须符合我们基本的投资定位,也就是非常典型的行业VC母基金。我是追求行业型的,我会要求我投的机构,把所有精力放在这个行业上,这样才能挖到最好的价值。最主要的是,能够有资源帮助这些企业成长。刚才前面几位大佬也做分享,投资就是整合资源的过程,无论是哪个阶段。我们的早期相对宽泛,VC、天使,都是我们关注的属性。

  第二,对这个行业深入地研究,要遵循两个基本的判断标准。第一是周期是否足够,刚张总也提到,很多早期投资的周期非常长,但我们每一支基金都是有存续期,同时有些行业的整个周期就连母基金都无法覆盖,那么相对于这些行业,我们会相对于比较谨慎。

  再就是有没有多轮次退出的机会。早期投资的风险是最大的,很多好项目一开始不错,但真不见得能走到最后。这些年,美国也好,中国也好,死掉的项目都比较多。如果这个行业具备多轮次退出的机会,就有助于把握退出的节奏。

  第三个维度。前两个都是前提条件,满足这个前提条件我们有一个标准,其中一条线是产业线。整体做一些比较,他们的行业经验还是不错的,我们对行业的把握,项目源都还不错。然后还有刚刚说的资源整合,产业出来的确实具备这样的特点。这些年我们也找了这些基金,特别同意刚才赵总的说法,产业圈出来的没做过投资,基金的运营能力就可能有问题,经常会有合伙人离职。然后在退出节奏把握方面,“这个项目两千万进的,一定要变成独角兽退出”,这是非常普遍的。这些基金投资,确实不是一件讲情怀的事。对于这些基金,这些GP,我们不会投第一支基金,而是会先观察,验证一下他的投资能力、资源整合能力,找他的不足,在合作中帮助弥补这些不足。母基金本身也是投后平台,对基金还是要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第二条线,传统老牌的投资机构,很多会越来越往前看,博一个更高的收益。这些投资机构没有产业圈出身的那些毛病,很正统,但他们相比产业圈,在产业资源方面会有不足。越早期的项目对产业需求越大,一般会通过投资,形成自己的生态圈,然后验证对生态圈的影响力。好几个机构有显著的共性:占比较高的股权,通过连续投资的方式,甚至成立自己的成长基金继续跟投之前的项目,到了一定时候,他们就没有那么大资源了。所以,除了博一个更高收益之外,还要保持持续影响力,建立自身的产业资源,帮助他们投好项目,帮助项目成长。我们的做法大概就是这样,希望符合条件的基金多找我们。

  吴瑶萱:赵总你们对于这一块有什么想法?

  赵明:天使轮投资的早期企业,越早期选人越重要。但是选完之后,育人也很重要。很多创业型的企业家,在早期人都不完美,肯定有一个创业的冲动。也许他们有好产品、技术,但要把企业做大做强,甚至将来能够上市,其实非常不容易。这一过程中会面临很多诱惑挑战,这时候,越是早期的投资人,对创业企业家的引导、培育越重要。不能太急躁,得有勇气和定力。我们做投行的经常发现,我们做的是后端的,一不小心留下瑕疵,纠正起来就非常痛苦。有些早期投资人为了区区一点利益或诉求,就把这条路走得不太阳光。我觉得选人很重要,育人也很重要。

  母基金前景如何?

  吴瑶萱:赵总提供了特别难得的,从后期往前看的观点,我们投的时候就可以加入这一项。希望大家一开始把这个活做扎实了,做好了,后面可以跟赵总合作。其实母基金在中国也不是一个新生事物,但是正在处于蓬勃发展的起步阶段。在整个创业发展的过程中,母基金处在非常难得的黄金节点。最后想请各位分享一下,我们母基金在中国发展的定位,和展望的方向。

  赵明:那我只能表个态了,我还是在学习,如果我不看好的话也不会转到这个行业。未来的市场越来越多元,不管是买方还是卖方,融通的渠道越来越多,母基金在资金需求方、供给方之间,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我觉得母基金在这方面会发挥特别重要的作用,我只能表一个态度了。

  欧阳凌霄:这个问题确实得好好说一下,从我们自己四年的经验来说,我们已经不单纯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母基金投资机构,而是一个平台,我们挑好的投资人,会对他的资源背景深入地了解,对于我们来说有资源的LP。

  刚刚赵总和张总都强调一个点:对早期投资而言,理解行业是非常需要的,同时创造它的商业模式也很重要。我们投的都是非常优秀的早期机构,他们在各行各业走到最前面,能够看到未来的发展趋势,某种程度上也是非常好的资源。这就为我们的LP做产业布局,提供了智力支持。我们投的都是行业性的资金,能抓到最优秀的早期项目。这种情况下,母基金为中间协调点,搭建一个智力的大网络,会产生很多有意思的事。

  我们看早期投资看的非常多,也想说一点有情怀的话。这些年早期投资这一块,模式创新投得比较多,王兴的美团都给大家改善了生活。希望我们早期资本能把更多精力放在科技创新这一块,算是工科生一点小情怀吧。

  张正喜: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基金拿钱募资,募谁的钱?机构存在这么多年了,天天在募资,机构要拿母基金的钱,为什么母基金会出现?上一轮谈了边界问题,母基金要弥补这个短板,它除了是财富投资人还是产业投资人,我们背后的LP,经过十年二十年创业,实现了财富自由,有投资需求的,同时还有企业并购的需求,这就是母基金最优质的LP。我们在做一件事情,能够帮助到我们这些机构,搭建一个企业家、母基金、LP的咨询平台,我们有情怀,也有时间、有精神帮助创业伙伴。很多创业伙伴都很年轻,有一腔热血,但是他毕竟没做过老大,没有做过成熟的企业,很多地方有短板。所以如果能把LP给我们的出资人搭建一个企业家平台,这个平台上开放给机构,机构再开放给创业伙伴,创业伙伴有任何问题可以在上面找,这些老企业家、老兵几十年的经验,你的问题他早踩过坑了。你们更重要的是把背后的资源对接给创业伙伴,母基金的生命力就会越来越旺盛。

  第二,母基金一定是有未来的。美国母基金发展是从八五年开始,它的机构投资七几年就有了。美国母基金的规模在整个私募股权机构里,占14%,有大量的养老基金、保险基金。我们可以说,美国机构的募资已经不拿个人的钱了,全是机构的钱。中国是2010年左右开始,不到十年时间,我们母基金在机构募资版图里只占1%。1%到14%,至少还距离十四年时间,个人和家庭的钱还要占到50%以上。这个一定不符合机构发展的历史。今后母基金一定在中国有非常好的未来。

  吴瑶萱:特别棒,接着这个来赵总。

  赵今巍:我不讲母基金了,讲天使,天使现在一个词,还是多。六七年下来,有各种天使投资人的不同策略,估计几百家上千家都有了。未来我自己感觉是两个词:一个是更多,现在即使这样一个多的情况,跟美国、欧洲比,差距都很大。第二个词就是更加的“健康”。天使离不开的本质就是情怀,做天使的人有情怀,才能够做好天使。不要去做跟风的事,现在大家在赶风口,O2O引来一波投资人,单车引来一波投资人,VR引来一波投资人,可能一年翻50倍,回报率有一百倍,各种人都会冲进来。你作为天使投资人,没有情怀去帮他们,不行。一个天使基金机构要投几十个项目,不花很多心思在里面投,不太可能会有好的业绩。商业的利益是随时而来的,没有情怀做天使,商业利益就不可能真正过来。我们讲,创业者向死而生,天使投资是最值得尊敬的人,是向死而生去做这样的一个事业。这是我对天使投资的一个建议,或者自己的一个感觉吧。

  吴瑶萱:谢谢几位嘉宾今天给我们分享的内容,大家跟中国的双创一起处于难得的历史机遇期和黄金窗口上,相信在座的母基金也愿意跟天使机构一起,共同推动中国的双创发展,推动中国整个科技进程的到来。再次谢谢大家,谢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为您推荐: